新卷 我不会不要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新卷 我不会不要你
(88106 www.88106.com)    “颜颜!”季冬阳由内疚转为气愤,“好!你相信所谓的‘你的’誓言,那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誓言?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说的话吗?”伤心她这么无视一心为她着想的心意。

    展颜看得出,季冬阳的眼底又无法掩饰的哀伤和痛楚,可是自己心底的担心又作何解释?只想爱他,可是,若是这份爱给他造成了伤害,那么她真的愿意放弃这份爱!

    展颜的欲言又止让季冬阳一声叹息,在光与影、虚与实、风与叶之间,缓缓蔓延开来。

    “我们也算是走过了风风雨雨,历经磨难,为什么当所有人都看好我们的时候你却退缩了?”他承载了太多情感的声调让展颜几乎要哭出来,“我对我们的爱从抗拒到接受,从悔悟到欣喜,一步步走来,我庆幸还能得到你的爱!可是,你知道吗?你的身边并不是只有我,我也曾那么深的伤害你,我也会怕!怕自己在你心中会变得渺小,一文不名!我爱得小心翼翼,慎之又慎,生怕一个不好就失去了你!”季冬阳极力地平静下来,“我隐瞒你,就是怕你会胡思乱想。当我知道你指天发誓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的震动吗?我恨自己!是我亲手将你推进了深渊!是我的错!”

    轻轻地拾起展颜曾经受伤的手腕,摩挲着还见微红的印记,“当我知道你这里,曾经深深的刺下去的时候,我恨不得你的那一刀是刺向我的胸口!”

    展颜惊诧,“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只有方以安知晓,他什么时候说出来的。

    “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了我你不止心理上遭受重创,就连身体上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如果你认为车祸的事情是对你的惩罚,那么我反而认为它们是对我的惩罚!惩罚我不珍惜你,伤害了你!”

    “不!”展颜用手堵住了季冬阳的嘴,“不是对你,是对我!”季冬阳这样的解释更让她不安。

    拿开那只颤抖的手,季冬阳继续说道:“你能想象我恨自己的程度吗?!你能想象我没有了你的情景吗?!看——!”季冬阳伸出右手,将衬衣挽上去,“你曾经问我这是怎么了,我没有回答你。”

    斑驳的痕迹清晰可见,凹凸的红肉让展颜看的心惊肉跳,仿佛这里热度惊人,她的指尖碰了下又飞速的跳开。

    “冬阳——”心痛的泪水滑落,打湿了脚下的那片飘落的树叶。他为此而受过的那些苦痛,像涓涓细流汇成的大江大河,惊涛骇浪般冲击着展颜内心的脆弱的堤岸,一波强过一波,推倒,直至淹没。

    “这样,是不是可以弥补我的过错?” 他的话中带着一抹胆怯,也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抬手擦掉她滚烫的泪珠,“我也曾发誓,不再让你掉一滴泪水,可惜我又食言了!你说,老天会不会再惩罚我?” 然后让他后悔,绝望,无处赎罪!

    展颜使劲地摇摇头,泪水更加剧烈,“不会!不会!” 你只是不懂我、看不到我最伤心的执着。

    “你害怕,我也害怕!对你的隐瞒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我心口爬来爬去,让我寝食难安!面对你,这些秘密像是定时炸弹,你发现后就会立刻引爆,然后炸得我粉身碎骨!我怕的不是你会发现,而是你会因此离我而去!”

    真想将她完完整整地属于他一个人,然后控制她的行动和思想,把她安置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如果你的怕,像大海那样深,那只要我舀走它一瓢水,你的怕就会少一点;如果你的怕像喜马拉雅山那样高,那只要我移走它一担土,你的怕就会少一点。可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隐瞒!”

    “我不说,是怕你伤心,怕你多想,我只想让你幸福快乐!颜颜,我隐瞒这次车祸的事情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可惜,事与愿违。”高大挺拔的季冬阳正以黯深沉谧的黑瞳直直望住展颜,灼热如炬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所有不必要的想法融化干净。

    “现在的你,就是以前的我。你以为对我好实际上却是对我的伤害,难道,我们还要继续错过吗?”

    季冬阳的话犹如醍醐灌顶,让展颜顿时茅塞顿开。她永远无法对他说再见,也永远无法说要错过!

    就像陆之遥对她说季冬阳陷入困境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誓言应验”!不论他们是否在一起,人生的路上总少不了风风雨雨、磕磕绊绊,当做历练也好,打击也罢,他们是永远不会分开的!

    现在的我,就是以前的你。我以为对你好实际上却是对你的伤害,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错过!

    展颜知道,已经不能再想当然的把所有的状况都归罪于当初那个誓言,然后等着命运这只无形的大手继续挥动无情的棍棒对自己横加压迫,自己应该踏出抗拒命运的第一步,然后一步步地、坚定地走向季冬阳!

    和他,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挥霍!我要的永远,不是我们生命的一瞬间,我要的全部,不是心里想到的那一点,我要的相守,是彼此信赖和和真实的时间。

    差一点就由于一个错误的想法和决定毁了两人的人生!

    “等我们老了,是不是也可以像沈岙和逍遥这样,死了也会相爱?”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

    听到展颜这样问,季冬阳知道她终于想开了,高兴地将展颜抱起来转圈,开心的扬声道:“我们会的!我们一定会的!”发会雪白,土会掩埋,思念不腐坏,到了绝路也要爱!

    本是心意相隔,缘何如此深爱?上天让我们遇见,融入彼此的世界,那么,不需思考,哪怕再多的苦难,我们依然愿意陷入这温柔的陷阱,缠绵,永不退却!

    扬起的笑,像一朵被爱洗涤后盛开的蔷薇,坚固的柔情保卫了柔嫩的花蕊。

    季冬阳凝望再度展现朝气的纯真笑颜,满怀爱怜地露出笑意:以后别再有波折了!

    相拥且笑着的两人让站在远处的陆家人倍感欣慰,他们也乐意见到逍遥的幸福在展颜身上得到延续,又想到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他们却又长叹气。陆家想留住可爱的沈陆,他们也会让他健康快乐成长,可是逍遥却把他托付给了展颜,他们又不能违背逍遥的遗言,只希望展颜能在这里住的更长些。

    “陆大哥他们把逍遥和沈岙的骨灰埋在了这里。”展颜拉着季冬阳三鞠躬,“他们还留下了一个孩子,叫沈陆。”

    “子娟告诉我了。其实,我还要感谢沈岙,是他教会了我怎么去爱。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离开!”

    躯体化为泥土,这是所有人的归宿,“他的一切甚至他的存在都是为了逍遥!在世界上,有这样两个人专门为对方而生该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还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找到对方。”

    展颜颔首,更加抱紧了季冬阳的手臂,“天若有情还是天亦有情?我们是这样的两个人吗?可是生命无常,如何知道那个人就是对方?”

    季冬阳转身将展颜狠狠地圈在怀里,线条坚硬的下颚轻轻地抵在她的发顶,大掌抚摸着她的长发和肩背,声音却异常坚定和执着:“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你!你别想逃,也别想欺骗我,不管你如何改变,我都能认出来!”

    展颜在季冬阳怀里闷声却高兴地回应道:“我不逃,我也不会欺骗你!”天亦有情,所以我会在十几年前就确定你是我的那个人;纵然你我曾分离,但是依旧抵不过我们内心的爱!

    “颜颜,嫁给我吧!”千年万年,真心真意。

    展颜愣住,这是求婚吗?季冬阳在向自己求婚吗?

    一句话,在这个清风吹拂的树下,在彼此的心意相通中,骤然直击入展颜的心底。泪水肆虐,在眼前蔓延成一片;然而,不期而至的吻,为她的容颜更加增添了红嫩。

    “颜颜,为什么要哭?”季冬阳心疼的吻掉她的泪珠,还紧张着她的答案。

    展颜只是闭眼摇头,欣喜地难以表达。

    季冬阳误会展颜摇头是不同意他的求婚,顿时天崩地裂,“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展颜抬头望着季冬阳,眼睛里都是锦簇花团,瞧见季冬阳火烧眉毛的样子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比他想象中的还爱我!

    “冬阳,我暂时不能答应。”现在不是时候,她要享受两心相知相守的快乐,以前他让她吃了太多苦头,没有道理这么快的就答应他。

    听展颜说了一个“暂时”,季冬阳的心稍稍放松些,“那你什么时候能答应?”要想抱得美人归看来还要等等了,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

    展颜擦掉眼泪,“嘿嘿”两声,现在主动权在她手里,看季冬阳还惹她伤心,“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亲昵的感觉让季冬阳更加想宠溺她,只要她开心,他愿意等,愿意付出更多!

    ……

    “事情都解决好了?”

    “嗯。我们提出赔偿二十万,然后另加一处120平米房产,并保证孩子的学业到大学毕业!保险公司也会赔偿一部分。”人家市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季冬阳也不想台过分,就提出了折中办法,其中费了些周折,但总归还算圆满。

    “怎么听起来好像不止一百万?”现在的房价也不低,120平米的房产怎么也要六七十万吧!

    “钱多了不是什么好事!不如有个住所实在!”钱多了就是麻烦!不如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严缙那边呢?”

    “那边好说,严缙不会这么卑鄙的,他也知会过我,是一个误会!”

    “哦!那就好!”总归是不好的事情都过去了!雨过天晴了!

    展颜带着季冬阳去看望小沈陆。

    “看,他好小啊!”小的这么可爱,让人误以为这是个有趣的玩具。

    季冬阳没见过什么小孩子,更别说才出生没几天的婴儿了,但还是被小沈陆胖嘟嘟、圆乎乎的神态所吸引,心里涌起一股疼惜的感觉。

    “逍遥把他交给我了!”展颜似乎也觉得逍遥说的对,这个孩子和自己有缘,看,他正睁大眼睛对着自己笑呢!

    “哦。”季冬阳身心被小沈陆吸引,没有听到展颜在说什么,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指着沈陆问道:“把他交给你?什么意思?”

    “就是说沈陆以后是我的孩子,我是他的妈妈!”

    “妈妈——?”季冬阳细细咀嚼这两个字,上下打量展颜,“你要做他的妈妈?”

    “是啊,是逍遥亲口对我说的,陆家也同意了!”

    “可是,可是,你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经验啊?”这是什么逻辑?没听说逍遥的精神有问题啊!她怎么这么放心的把小小的沈陆交给一个还未结婚的人?

    “结不结婚不重要,再说,哪一个母亲一开始就是有经验的?”何况,她已经在慢慢学习了!

    季冬阳不放心,“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展颜眼神闪烁,“你——不同意吗?”答应逍遥的时候两人的阻碍还没有清除,要怎么和他商量!他不喜欢沈陆吗?

    “颜颜,我只是觉得你不合适!我想逍遥也是糊涂了!”季冬阳话语一顿,“我的意思是,怕你照顾不好他,他还这么小,你对如何做一个好母亲也完全没有准备,我是为了你们两个着想!”展颜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怎么照顾一个婴孩?!

    “你不相信我会做好吗?”

    展颜的坚持让季冬阳无奈,“我相信你会是个好母亲,但需要时间。”陆家人能更好的照顾沈陆。

    “我不会辜负逍遥的嘱托!如果你不愿意,大可以离开!”反正她笃定了季冬阳也不会这么做!

    看着展颜的任性,季冬阳搂过展颜,“明知道我不会离开还说这样的话。好,既然你答应了而且也愿意,我顺从你就是了!但是,如果你觉得无法照顾好他那就赶紧说,他这么小,可不会开口说话!”

    展颜撅起小嘴,假装生气的说道:“哼,原来你不是担心我,是担心他啊!”

    季冬阳甜蜜的微笑,深深吻了她的手心,再紧紧握住。

    有她在身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还奢求什么呢?

    生命如花,犹如夏之绚烂,也有秋之静美,少一分遗憾就会多一分美丽,瞬间的耀眼和短暂的惊鸿已经不是两人所追求的,不管以后的日子是抱着笑还流着泪,他们都只为对方……

    麦粱和左谦的婚礼上,热闹又冷清。

    热闹的是环境的装饰,满眼的红,大红的喜字,从屋里到屋外,从地面到房梁,都是红!与之对称的却是冷清的人气,零零散散,除了来帮忙的就只是比较亲近的几个人而已。麦粱那边直接是一个人也没有来,而左谦这边则包括有他的父母、几个亲戚和关系不错的朋友,所有人加起来也就二十几个人,和别人撑破天的人声鼎沸相比这里确实有些不正常的“小心翼翼”。

    “我感觉这里真奇怪!”展颜被季冬阳拉来做宾客,可是她也注意到这里不寻常的气氛,难道不应该热热闹闹的吗?

    “这都是左谦自找的!”左谦是季氏销售部的主管,两人关系不错,当知道左谦心系“身败名裂”的麦粱时,真的觉得是天方夜谭!两天的处境现在是云泥之别!左谦是人们口中勇斗歹徒的英雄,而麦粱则是让人恨不得踩在脚底的“狐狸精”!

    “什么意思?”对于他们的曲折,展颜还不了解。

    “那是他们的故事,以后讲给你听!”季冬阳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梁。

    新娘子和新郎进门了!展颜好奇地盯着今天的主角。

    新娘子麦粱长的平淡无奇,脸有些苍白,许是擦了粉,两颊略显微红,可是她是那种放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人,可是再看看左谦,挺拔的身材,威猛的气势,仪表堂堂,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左袖里空荡荡的。

    展颜寻思,难道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气氛终于有些高涨,新郎和新娘被众人耍的团团转,展颜似乎也受到感染,脸颊绯红,挤进人群里看热闹,倒是手上的那只大掌一直紧握。

    “颜颜,我们结婚吧!”左谦的幸福也看得季冬阳心痒,可是他的话被人群的高声盖过,展颜没有听到。

    无奈,只得陪着她看热闹,把“求婚”这件事放在一边。

    季冬阳舍不得展颜在台北和上海之间来回飞,于是只好自己辛苦一些,周末的时候雷打不动的飞去台北,倒是刘子娟看不过去了。

    “冬阳,你不能这么惯着她,以后还了得!”

    季冬阳笑笑,“习惯了!”习惯照顾她,习惯给她最好的,习惯看她开心的笑。

    “你们的事,我不管了!”刘子娟重新回到上海经营“娟子小馆”,宜兰那里就暂时放弃了。她知道,展颜和季冬阳的故事应该由他们自己去写,别人包括自己,看着就好。

    展颜接到了江永心的信,是寄到健康煮的,由季冬阳交给了展颜。

    季冬阳有私心,他不想展颜再接触江永生,但是他毕竟救了她,而且他的腿多半是因为自己才会这样,他还是决定把心交给展颜。

    “信?谁的?现在还有人写信吗?”展颜没有注意到季冬阳不情愿的脸色。

    “江永生。”

    展颜沉默。

    你还好吗?

    季冬阳目不转睛的盯着展颜的表情,怕看到她的难过,怕她的情绪起伏,因为她正看的是江永生的信!

    好久,展颜才抬眼,季冬阳注意到她的眼睛还算平静。

    “你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季冬阳撇过头,“那是你的权利!”你想告诉我,我就听,你若是不说,我就不问。其实心里还是在猜测他能说些什么。

    展颜忽然觉得季冬阳像个孩子,他明明就是想知道,嘴上还说的冠冕堂皇,故意语气沉重,“他说他要回来!”

    季冬阳几乎跳起来,“回来?”回来干什么?颜颜说他们结婚了,难道他和赵禾敏相处的不好?他要回来抢回颜颜?

    “回来干什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展颜抿着嘴,漂亮的唇线泄露了她的好心情,然而此刻正紧张的季冬阳却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他怎么知道我没有答应你的求婚?”

    季冬阳愕然,他只是不经意的在周大山面前提过,还被他嗤笑个没完,难道是江永生知道自己求婚不成认为他能成功不成?

    一个紧张,把展颜紧紧的禁锢在怀里,“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展颜在季冬阳怀里乐开了花。

    一周后,季冬阳又飞去台北。

    “小凡给我打电话了!”季冬阳决定要搬回上次一句,“小心眼”地予以回击。但是展颜不吃这一套,反而笑着问道:“她也要回来?想和你复婚?”

    “你?——!”季冬阳觉得刘子娟的话对极了,真是太宠她了,她竟然可以笑得这么肆无忌惮!“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哦?”语气转个弯,“什么事啊?”展颜可不想像季冬阳那样乱吃“飞醋”。

    季冬阳在展颜身边坐下,秋千还算结实,坐着两个人也掉不下来。

    “她要和eric结婚了!”本想“刺激”展颜一下,谁知她不上当,不过对小凡来说这是件大喜事。

    到底是谁侵入了谁的感情,是谁破坏了谁的人生?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现在他们都是幸福的!

    “那要送份大礼了!”展颜豪气的一挥臂膀,“这件任务就交给你了!”

    季冬阳为难地皱皱眉,“真是个艰巨的任务啊!”惹得展颜哈哈大笑。

    “你不是想知道江永生给我写了什么吗?”展颜灿然的望着季冬阳。

    “你不想说就算了!”

    “他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再不答应你的求婚我也老了!”

    啊?季冬阳瞪大眼睛盯着展颜,咽下唾沫,“他,真的这样说?”

    “是啊!他还说,他在加拿大挺好的,不用挂念,他很幸福!”

    幸福是件奢侈的事,觉得幸福已经很好。

    季冬阳掰正展颜,炯炯的眼神望着她,再一次郑重且神情的说道:“颜颜,嫁给我吧!”

    展颜挣脱束缚,只是笑,跑着离开了银杏树下的秋千。

    哎,再一次失败!

    又过了一周,季冬阳像往常那样去陆家大宅看望展颜,可是展颜不在,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沈陆呢?”沈陆现在很认展颜,她只要稍微离开一会就哇哇大哭。

    “她抱着他呢!”

    她抱着沈陆能去哪里呢?无奈的看看手里的提拉米苏,这是他从上海带来的,可惜,她不在。

    不知怎么的,一个地点出现在季冬阳的脑中,宜兰!

    这次他小心了,直接交了一辆的士。

    “去宜兰,要快!”

    到达宜兰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老屋里没有灯光,让季冬阳沸腾的血液顿时凝固。

    原来直觉并不可信。

    没有钥匙开门进去,他只好通过门缝看看里面的情形,如果里面晒着小衣服什么的,那颜颜一定就在里面!

    藤条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猛地一阵风吹来,只听见一阵“吱哟哟”的声音,几件小衣服顺着藤条从另一端滑过来。

    “颜颜!颜颜!我是季冬阳啊!开门啊!”直觉没错,她来了宜兰,她就在老屋里!季冬阳对着厚厚的门板一阵猛拍。

    “颜颜!颜颜!”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会许什么愿?”里面果然传来展颜的声音。

    生日?季冬阳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可是颜颜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静下心,双手合十。

    “颜颜健康!”

    “好,颜颜会健康!”

    “颜颜快乐!”

    “好,颜颜会快乐!

    “颜颜——不会不要我!!”

    ——

    许久,久得季冬阳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颜颜愿意!”

    门被打开,展颜抱着沈陆出现在季冬阳的面前,双眼湿润,“季冬阳——我们不会不要你!”

    月光氤氲,柔和地照着天下此刻相拥相吻的有情人……

    云 飘多久

    路 有多远

    这未知的旅途陌生而孤独

    为了去寻找生命中的宝物

    我随着风起伏

    从南到北漫长的路

    下一站是幸福

    不管多少坎坷辛苦

    有你我不迷途

    由来到去一生的路

    下一站是幸福

    无怨无悔的付出

    只求圆满归宿

    雪 花飞舞

    月 映着湖

    越渴望的旅途越有些盲目

    错误的脚步会有爱去引渡

    能遇上你我就知足

    从南到北漫长的路

    下一站是幸福

    不管多少坎坷辛苦

    有你我不迷途

    由来到去一生的路

    下一站是幸福

    无怨无悔的付出

    只求圆满归宿

    从南到北漫长的路

    走 一直走

    没 有归途

    这纷扰的世界依然在忙碌

    千山万水后尘埃落向何处

    心放下就是领悟

    回头看见幸福(徐千雅《下一站是幸福》)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