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参观青岛工业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与南宋同行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参观青岛工业区
(88106 www.88106.com)    李庭芝与陆秀夫的四轮马车进到青岛市区后,由于那马车的外表太过寻常,就像一条小溪流进了大河里一样,很难再被发现了。

    事实上,就算他们走在大街的行人道上也不会能多么吸引别人注意,别看他们穿着大宋士绅的典型衣物。

    大街上是各色衣服,各色皮肤的大展台。

    流求式的,大宋式的,各种民族式的……甚至完全混搭的都有!

    两个人从车厢内向外看去,可以看见骑着骏马的衣冠鲜亮的骑警……让他们吃惊的是,竟然还看见了女骑警!

    李庭芝得意地说:“呵呵,流求人口之少由此可见也……哪里有我大宋的人口众多。”

    陆秀夫刚想直接说什么,但是又咽下去了。

    《流求时报》提到过,正宗的鞑靼人不过两百万,当年却差一点全面攻占了大宋……到现在提起他们的铁骑大军,整个大宋上上下下的人还是心有余悸!

    人口数量不是决定胜利的唯一条件,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李庭芝还看到了黑人小孩子在嬉玩着,又说:“不过,他们利用那些黑鬼来种棉花收棉花的办法甚好!

    但是不知道为何,那个什么自封的国王为何要以五年为期来释放奴隶……”

    陆秀夫叹了一口气说:“我大宋不知道为什么就不会像他们那样买到工钱便宜的黑鬼……只能使用价格较贵的日本国人。

    我听闻他们释放奴隶的目的是为了降低奴隶售卖的价钱……初次听闻,感觉怪异,但是细细一想,颇有道理。

    由于不是终身制,那黑鬼的价钱确实不会太高,而且还会让使用者善待他们。”

    李庭芝捋着胡子想了想,便点头认可。

    有件事情两人都清楚,但是都没有说出来。

    北方汉人远远比黑鬼奴隶好用,工钱也不会高到哪去……但是,他们敢擅自开启战端,去“解救”北方汉人嘛?!

    他们真的不敢的……好容易才靠着贾平章的妙计把战争转嫁给了流求军队,若是敢私自行动再引发与鞑靼强盗的战争,那可真是万死不劫了。

    他们先去了青岛的工业区看了看……那里的大烟囱林立如林,那滚滚远去的黑烟似乎都已经将青岛市区下风处的天空染黑了。

    李庭芝面色黯淡,说:“果然如此!他们说什么无工不富的话是有十分的道理……这一座座厂房便是天下财富的发端之处。”

    他们原本想去青岛兵工厂里看看,但是那里防备森严,寻常人还真无法靠近。

    陆秀夫提出可以去找这里驻军的师长,他与他打过几次交道。

    李庭芝想想,说:“算了,不必再次张口求人了……我不知道我的后任是谁,只听闻是御前火器军队里的一名军官,军官年轻化、专业化,那个法可统领还真能想得出这个办法来说服谢太皇太后……这分明是照搬流求岛的做法。”

    他们在街上偶然还能看见所谓联邦帝国的年轻的军官,一个个军服笔挺,军威十足。

    和他们相比,大宋军队中,除了御前火器军的军服与他们类似一些,看上去满有军威……其它穿原来军服的军人确实有些猥琐了。

    两人前前后后转了一大圈才把军工厂的外围走完,根本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进入点。

    那里的工人进进出出每次都要被门口的警卫检查。

    “工人”这个词也是最开始在《流求时报》上提出的,它不同与劳力,也不太同与工匠,是特指在工厂里务工的人员。

    他们的薪水可要比大宋在作坊里务工的人高多了,这自然吸引了有一点技术的人前来……如果有特别的技术的人,还会得到更高的待遇。

    《流求时报》上曾经报道过一名箍木桶的工匠,由于技术高超,加工速度快,每个月的薪水竟然要比得上大宋的知县了。

    这真是让文人们感怀啊。

    其实,由于他们对流求岛新出的《蹴鞠报》不屑一顾,根本不看一眼……踢那个东西只能算是玩耍罢了,如何还能单独出一份报纸!

    所以他们不会去看的,当然就不知道眼下一些所谓的球星收入更加惊人!

    流求岛上的蹴鞠球联赛眼下正办的红红火火,热衷于赌博大宋人都有跨海下注的……所以各支蹴鞠球队都能在赌博中收益颇丰。

    两支球队中,当然是胜者多拿份额了,自然就愿意出高价购买球星。

    他们两个人要是知道有的球星竟然能年收入一万贯钱钞,真不知道又会做何感想。

    他们以订购棉布为理由借机参观了青岛最大的一家棉纺厂,据说是广州城的一家大商户开办的。

    李庭芝不解地问要陪同他们参观的人说:“徐州同样是靠近产棉区的城市,而且劳力和物价还比这里便宜,两地税收相差无几……你们为何要在这里办厂而不是去徐州呢?莫非徐州的地方官吏行事不公?!”

    将要陪同他们参观的人是一个年轻人,他笑着说:“徐州的地方官吏如何我真不知道,只知道这里的地方官员还算可以,他们极少来我这里指手画脚,只要不违反他们的规定,没有人会干涉我们的生产!

    若是有一些纠纷,我们这里的行业会出面解决……入行会的会费不是白白缴纳的……如果确有不公之事,我们可以直接发稿于《流求时报》或是其它报纸!

    好多家报纸的记者四处留言说是请我们有事情时千万要告之,而且他们会根据事件大小给予报稿人一定的报酬……他们为了争稿件真是十分下力。

    若是在徐州城,我们只能奢求地方主管清正廉洁了……万一寻不见地方主管,我们岂不是叫天不应,入地无门了吗?!

    工钱根本不是主要成本,不过占了十成中的一成,能降低一些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关键区别是,这里还可以得到最便捷的技术服务,而且运输极为方便……产出棉布或棉纱,直接可以送到码头出海。”

    李庭芝有些生气,说:“你们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你们出事时会找不到地方主管?我大宋也有《民声报》,你怎知道他们不会为你们发稿?!”

    那个年轻人没有看出李庭芝的生气,快快地说:“我们是大工厂,哪里可以采用试一试的办法?那些损耗如何能承担得起呢?!”

    好吧,李庭芝无语了,他开发徐州的时日还是不够,远没有流求岛在山东地区的开发早,人家不信任他是有原因的。

    假以时日啊,假以时日啊……但是以后却没有机会了。

    陆秀夫接过了话题问道:“技术服务是何意?”

    “……比如煤气管道,自来水上水和下水管道。”

    对啊,人家要方便的工业服务……徐州地区的工厂都是自己解决自的问题。

    李庭芝心里有些后悔,他应该早一些来山东地区走上一走!

    ps:关注 )获取最新内容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与南宋同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与南宋同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南宋同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