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全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1640四海扬帆正文 第47章 全局
(88106 www.88106.com)    联军司令部,大沙盘前。

    参谋拔掉韶州府和清远卫的明军旗帜,插上鞑靼人的战旗,从湖南经连州开抵北江的满洲正黄旗固山额真伊尔德占领了南至清远,北至韶州这一段北江。

    伊尔德是岳乐派出的偏师,占领清远后,他已与西江上的敌军主力建立了稳固的地面联系。但由于三水卡住了两江交汇口,伊尔德身后没有水运,他必须通过连州的羊肠小道或是清远的陆路获得补给。

    连城壁退到南雄府,在那里死守,打退鞑靼人数次进攻。明军统帅连城壁在王兴的小寨子中为中国守御海角一片残土达十年之久,意志坚强,决心毋庸置疑。

    只要战斗烈度一上去,缺乏水运补给的伊尔德就显示出他的虚弱了,他必须囤积很长时间的物资才有可能发动一场有力的攻城战。

    岳乐派出的这支偏师切断了北江,阻隔了广州与粤北明军直接水路联系,如果在以前,这一定会引起明军大崩溃,但现在,由于明军本身也未在中间州县上投入太多兵力,守序欣慰地看到,明军虽然小败不断,主力损失不大,还在坚持。

    守序趴在二楼的栏杆上,从这里看下去,沙盘上的变化更加一目了然。

    “萧国隆的部队开到哪里了?”

    “快到江西了,他们每天都有军报回报。”

    “很好,再派人去他的军中,告诉萧国隆。粤北赣南2万5千将士在看着他的部队,一定要打通与赣州的东路联系。”

    “是,元首。”

    岭北至两广有6条陆路联系,岳乐的部队控制了主干道灵渠与贺州古道,伊尔德控制了湖南宜章与韶州府之间,沿武水而入北江的九泷十八滩和郴州与连州之间的阳山关与湟溪关。

    广州必须保住最后一条路,即从惠州出发,经河源、龙川,沿东江上溯至江西定南水、寻邬水,然后在赣州府信丰县进入赣江水系,与赣州相连。

    兰钦顶在赣州城,连成壁顶在南雄,位于两军之间的南安等3府7县成为明军的后方,明军虽然被伊尔德和罗可铎南北夹击,不过占领区的面积依然很大,形势不算太坏。只要萧国隆稳住东江,粤北赣南的明军依然有后方支持,这将极大稳固军心。

    东江位于福建郑成功与广州联军主力之间,暂时不会遭遇鞑靼人主力攻击,闽西南的绿营被歼灭过一次,早就心胆俱裂,最多派点兵过来袭扰,不会有太大影响。

    惠州总兵萧国隆部有5000兵,他是王兴的副将,在敌后山区里与鞑靼人血战里十年,也是不用怀疑他的战斗决心。守序把在广州缴获的绿营装备都发给了各路明军,大大提高明军各部的战斗力,看守交通线这种事,就算萧国隆的部队中有很多新兵,应该也不难做好。

    守序捧着茶杯,看向钦廉战区。

    “广西的报告到了吗?”

    “到了,元首。”

    守序接过来打开。

    广西的情况不是太好,岳乐大军从灵渠、桂林南下,给广西的定藩部队打了一针鸡血,敌军士气和战斗决心大为增强。

    岳乐以满洲正红旗固山额真济席哈挂征南将军印,统一指挥广西所有八旗、定藩兵和绿营兵。

    济席哈本人率1.8万兵击破天门关,张时杰的练军第4镇和熊兆佐、周金汤的练军第5镇余部被包围在玉林要塞。线国安从南宁出发,率1万兵破灵山县,包围了李元胤的钦州城。

    广西巡抚谢元汴率抚标兵守住博白县,廉州的李来亨派出步兵支援他,明军卡住了南流江大道,济席哈不可能派出主力走小路连续绕过玉林和博白两座要塞进入南流江平原,所以南流江前线的战斗就成为围城战和碎片化的小规模战斗。

    明军与鞑靼人在山区打得昏天黑地,济席哈的满兵战斗力确实比明军强,但时间已入盛夏,雨水频繁,弓身开胶,鞑靼人的弓箭技能都废了,两军全靠火枪战斗。这种山区地形下,明军熟悉地理,惯于爬山,小规模野战中并不落下风。练军有些部队购买了少量线膛枪,山区打冷枪的神器,把鞑靼人搞得叫苦不迭。

    玉林前线还有一点对明军很有利。

    玉林位于山区盆地中心,夏季一旦下大雨,全城和城池周边就会泡水。本来城市泡水对守御不是好事,但谢元汴这些年一直在玉林搞基建,粮仓弹药库都修在火山灰水泥建筑的二楼,本地士兵更是对一楼泡水习以为常,城内有小船沿着街道互相联系。

    城外的八旗兵就不行了,一次营地泡水对战斗力和兵力的伤害超过一次大败。弹药失效,粮食长霉,兵丁大面积病倒,每天都有八旗和绿营兵的尸体被扔进南流江里喂鱼。

    钦州被包围,李元胤坚壁清野,撤退百姓,明军面对这种局面早有预案,这些年来演练过无数次,比较顺利。

    李元胤这几年在钦州拼命挖地球,沿州城至港口修筑了一系列棱堡炮台,背靠海上生命线,李元胤的大炮比围城的线国安还多,定藩部队只能对着钦州干瞪眼。

    李来亨的主力在廉州城休整,他不断派出小股部队袭击线国安,迫使敌军始终无法全力攻城。

    总的来看,广西虽然局面恶化,但也可以坚持。

    以往明军屡战屡败有个关键问题是他们的火药始终比较紧张,各部明军屡屡出现粮食还没吃光,却把火药打光的事。

    秋冬季节,鞑靼人可以在整个北中国大面积扫硝,也能从四川获得洞穴硝石,每年使用的火药量达数百万斤,南方气候湿润,明军无法扫硝,总是被敌军火力压制。

    这种事在联邦全力介入大陆后已不存在了,联军在广东缴获了1百万斤火药,短期内,所有明军都不必担心火药问题,不就是躲在城墙上,埋伏在山头和老林子里敞开打铳子吗,谁怕谁啊。

    守序放下广西的报告。

    凭借湿热的天气、复杂的地形、坚固的城墙,数百门大炮,广西明军以后撤为代价,不断在山区和海边消耗鞑靼人的攻击动能。

    李来亨的主力骑兵休整待命,琼州混成旅在雷州冷眼旁观,隔着几重战线,鞑靼人似乎还不知道这支部队存在。

    守序看向肇庆。

    西江主战场,岳乐以议政王大臣杜兰坐镇梧州府,负责全军补给,他本人亲驻肇庆府。

    北京抽调了一半旗营兵分三路出征,如果算上各条战线的存量八旗兵,动员率相当高。

    岳乐指挥的部队有1万2千八旗兵,3000外藩蒙古兵,3000续顺公藩下兵和3万抽调的各省绿营兵,其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是甘肃提督张勇的西北绿营。

    这5万兵在三水至梧州一线展开,主力集结于肇庆,如果算上广西绿营和粤北的伊尔德,岳乐控制的兵力约为9.5万人,人数实在是很多。

    岳乐从内地带来很多内河水师兵,在广西大造战船,控制住羚羊峡以上的珠江。

    岳乐的兵抵达西江后,西江右岸山区罗定、新兴一线的明军即撤空了百姓,制造了一大片山地无人区,广阔的粤西南山区中,只有军队,没有百姓。与广西一样,明军和武装起来的百姓义兵拿着鸟铳、虎蹲炮、轻型佛朗机在几百公里长的山区战线与鞑靼人对射。

    守序不知道山里头到底有多少部队,他只知道发下去足以武装2万人的绿营装备,超过1万杆鸟铳,数百门虎蹲炮、轻型佛朗机,20万斤火药。

    八旗兵打到如今这个岁月,进军变得非常谨慎,衡州和磨盘山两战给了他们血的教训,再不像十几年前,几百人即敢深入明军阵地瞎搞。

    岳乐本身也是个很持重的统帅,鞑靼人的主力始终未跨过羚羊峡,让守序很不满意。船只辎重顺流过羚羊峡很容易,逆流过羚羊峡得靠拉纤,很麻烦。

    守序在攻下广州后当然可以一鼓作气攻下肇庆,但他没有这么做,留着肇庆能给鞑靼人快速克复广州的希望,羚羊峡就是给岳乐留的坑,现在的关键是,把鞑靼人的主力和辎重引过来。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1640四海扬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1640四海扬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1640四海扬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