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813】大结局后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英雄联盟:冠军之箭第三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813】大结局后
(88106 www.88106.com)    姜浅予对近来的生活大体上还是比较满意的。

    她知道自己的真实水平与同学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自入学以来,学习一直很认真很努力,但基础差,就像是隐藏分太低,排位要补分——其中辛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

    她有段时间几乎累的撑不下来,觉得要不就混个毕业算了,不过最终还是挨了过来,到了这个学期,才终于觉得慢慢轻松起来。

    虽然离家远隔重洋,但就算在国内还是在外读书,差距不大,都是靠网络连接,唯一的小小的缺憾,则是跟林轩隔得太远。

    不过每天都会互相发消息,有时候就会,彼此都不苛责,睡前肯定会有一次视频电话,虽然比不得见面时的亲热,终究还是有一种彼此陪伴的感觉。

    反正就只有三年了,很快就会过去的。

    她在学校里认识了不少新同学,但真正能够称得上是朋友的并不多,江映雪过来后,才算是有了一个真正的能说话的人,算是填补了她留学生涯里最后一块空白。

    两人住在一块,一应琐事都有专人负责,每天接送,要做的事情基本就是学习、交际、生活,也没有像国内那样总有男生想勾搭自己,每天心情都很好。

    她对江映雪的感觉一直都有些纠结,最初是警惕和提防的心思更多,后来见了,有些忍不住的本能的亲近,发现她对自己似乎也是如此后,就顺势抱着一些小心思与她亲近起来。

    一直到确信林轩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了队友,并且她自己也没有半点别的想法,甚至因为身体的缘故,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嫁人后,她才慢慢淡了那些小心思,并且觉得有些愧疚。

    但即便如此,也只是淡了。

    这半年来的相处后,对她有了更深的了解后,才算是真的没有了任何的提防,相处日久,慢慢把她当做了与赵涵、柳霜霜、蒋雨晴一般的闺中密友,且由于江映雪超越普通女孩子的眼界见识,与她聊得话题还要更亲近些。

    觉得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什么话都能聊得来。

    但最近这几天,她发现自己忽然有些不懂她了。

    或者说,是江映雪这几天变得有些奇怪。

    她心里做出过许多个猜测,但都一一推翻了,也问过江映雪,也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答案。

    后来发现她只是喜欢一个人发呆,对自己好像反而更加亲近,笑的多了,话也变多了,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就慢慢地不再想其中缘故。

    只是偶尔还是不由自主地记起发生这个变化前的那个夜晚。

    旧金山湾区又地中海气候的凉爽、潮湿,临近夏季,气温也并不酷热,不过雨水倒是多了些,临近五月的时候,连续几天下雨,然后晴了一天,又在当晚变天,电闪雷鸣,下起大雨来。

    江映雪怕打雷。

    姜浅予准备睡的时候,听到她敲门,可怜兮兮地说想要跟她一块睡,姜浅予虽然觉得好笑,还是答应了下来,与林轩发了消息,没有跟他开视频,只聊了几句,就忘了理他。

    夜里,她被一阵雷声惊醒,察觉到身边有人,还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记起江映雪过来跟自己一块睡的。

    她正要重新合眼,却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两点幽光,呆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到自己房间里来了,就趴在江映雪脑袋旁边,要是她也醒来,估计会被吓一跳。

    好在江映雪说怕打雷,结果她都醒了,她还睡得踏实,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一道电光在窗外闪过,她在光亮中看到呆呆正看着自己,凶巴巴地瞪它一眼,却也懒得起来让它回自己的小房间去,视野余光瞥见江映雪被子没盖好,于是伸手帮她拉了一下被子,顺便有些好奇地,偷偷用手在她胸前戳了戳,然后担心把她弄醒了,做贼似的赶紧躺下装睡。

    江映雪没醒,她也很快再次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间觉得江映雪在推自己,隐约地听到了她不再冷澈的嗓音,夹杂着睡意,娇柔悦耳,微微带着些许的困惑和嗔怪:“浅浅?你怎么又跑我家来啦?也不跟我说一声,吓我一跳。”

    “啊?”

    醒来后再睡,反而睡得更沉,小妮子从深度睡眠中被吵醒,又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没好气地道:“你讲不讲道理呀,这是我的房间好不好?”

    “啊?”

    黑暗之中,她看不清江映雪的表情,何况眼睛都没睁开,只是从她的声音来判断,似乎很疑惑,像是思索了一下,才又听她问:“就你自己吗?蓁蓁呢?”

    “谁?”

    姜浅予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去拍她的脸颊,“你做梦啦?还没醒?”

    “讨厌。”

    江映雪轻轻拍开了她的手,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样子,嗔道:“还有空开玩笑,哪有你这样当妈的呀?”

    “啊?”

    姜浅予有些奇怪地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用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虽然困得脑袋一团浆糊,但还是很肯定自己没当过妈,虽然……虽然……可毕竟没结婚,而且还在上学好不好?

    “大半夜的,你怎么过来的啊?林轩呢?”

    江映雪又问,声音里透着微微的责备与关切,“我可不会照顾孕妇啊。”

    “啊?”

    姜浅予终于慢慢地清醒了过来,伸手开了灯,揉揉眼睛,见真的是江映雪,然后才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没发烧吧?”

    江映雪适应了一下灯光,也在看着她,只是目光下移,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咦?”了一声,“你肚子怎么回事?我儿……”

    话没说完,忽然抬手捂住了脑袋,似乎有些痛楚,微微呻吟了一声,姜浅予吓了一跳,忙扶着她,江映雪却又像是没事了,慢慢放下手,有些迷茫和疑惑地看着她,然后伸出一只手,与她她方才类似,在她胸前摸了摸,“咦?好像也变小了……”

    姜浅予没来得及讲话,她就又皱起眉头,一只手捂着脑袋,似是有些痛楚,姜浅予忙问:“你怎么了?别怕别怕,我这就喊人……”

    她慌忙要下床,江映雪却又拉住了她,重新睁开眼睛,望着她露出一丝笑容,“没事了,不用喊。”

    姜浅予惊魂未定,看着她似乎有些奇怪的目光,又问一遍:“真没事?”

    江映雪望着她,脸上慢慢露出微微的笑意,与目光一样温柔,轻轻摇了摇头,“真没事……刚刚做了个梦,没事啦,睡吧。”

    姜浅予将信将疑,重新回到被窝里,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三十三分。

    她放下手机,又看了眼江映雪,见她坐在床上看着自己,微微而笑,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不过居然这么爱笑了,道:“那我关灯啦?”

    “嗯。”

    姜浅予关了灯,拉着她躺了下来,这才问道:“你梦到什么了,怎么我都当妈啦?”

    江映雪过了一会儿才道:“不记得了……反正就是个梦而已。”

    “也对。你之前说的是个什么名字来着?好像还蛮好听的?”

    “蓁蓁。”

    江映雪的回答依旧慢了半拍,嗓音却很轻柔,“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嗯……这几句好像都是用桃花来形容新娘美丽,婚后家庭美满幸福的吧?”

    “嗯。”

    “听起来还不错。”

    “你不困啦?”

    “被你一吓,哪里还睡得着呀。”

    姜浅予还是很快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隐隐约约还记得后来又跟江映雪说了些什么,又好像是她问的,自己回答,但记不清楚了。

    江映雪像是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起来脸色有些苍白,没有去上课,小妮子中午下课后,才知道她被送到医院里去了,匆忙到了医院,江映雪既不是旧病复发,也不是得了新病,脸色比早上要好了很多,不过还是又在医院里躺了一个下午,傍晚的时候才出院。

    之后就开始时常怔怔地发呆,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又不肯说,姜浅予确实也想不出会出什么事情,后来见她慢慢恢复,笑容变多了,主动说话的次数也多了,两人关系愈发亲近,也就不再去追究这个。

    她一早就决定放假就要回国的,如果没有意外,以后也是如此,江映雪却准备假期留在这里,姜浅予不好劝她,自己更不可能留下,多少有些遗憾,不过就一个假期而已,也没有很在意。

    她谎报了放假日期,偷偷买了回去的机票,想给林轩一个惊喜,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要来北美,差点闹个她走他来的大乌龙。

    林轩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准备收拾东西去机场,无奈之下,只好告诉他实情,不过林轩还是跑来了,她只得取消了机票。

    江映雪得知了林轩要来的消息,表情似乎有些古怪,最后笑了笑说:“来的挺及时。”

    姜浅予狐疑地问:“什么及时?”

    江映雪笑盈盈地望着她:“想知道呀?”

    姜浅予瞪着她不说话,江映雪忍俊不禁地道:“好啦,想知道的话,以后去问他好了。”

    “什么意思?”

    姜浅予有些疑惑,“你跟林轩有事情瞒着我?”

    江映雪朝她粲然一笑,有些俏皮,“现在没有,以后就不知道了。”

    姜浅予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了两秒钟,缓缓展颜一笑,笑容明媚、美丽,而又自信,神采飞扬,“现在没有,以后就更不会有了。”

    江映雪轻声笑道:“这么自信呀?”

    “那当然。”

    姜浅予挨着她在窗前坐下,望着窗外金黄色的斜阳,江映雪用手指捅了捅她,“我第一次遇见他……嗯,不对,应该是一次交流,他跟我说,他一直喜欢一个女孩子,就是为了她来打职业的。”

    姜浅予倪她一眼,轻轻哼了一声,很傲娇。

    江映雪笑吟吟地看着她,“他还说,希望有朝一日,那个女孩子能够看到他为她做的努力。”

    姜浅予疑惑地转过头来,“他真这么说?”

    “一字不差我不敢说,但意思绝对没有任何偏差。”

    江映雪依旧淡淡微笑,“他说那个女孩子叫许清如,我没见过,你认识吗?”

    过了一会儿,窗前才响起女孩儿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认!识!”

    林轩在第三天的下午抵达,姜浅予去接人,江映雪并未同去,坐在阳台,静静地沐浴在斜阳下看书,但书一直都没有打开过,封面是《林徽因全集——散文··书信》。

    “叮咚”

    手机的清脆响动打断了她的沉思,纤白细嫩的手掌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打开,是来自林轩的消息:“你这样就有点过分了吧?”

    她看着那一行消息,脑海中似是浮现出了他正被逼问的画面,有些忍俊不禁,阳光照耀在那如玉般的美丽容颜上,明艳不可方物,但很快,嘴角盈盈笑意慢慢淡去,轻轻抿住。

    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阳光照耀下,它们一颗颗晶亮剔透,如同明珠。

    却接连着破碎!破碎!破碎!破碎……

    一滴滴。

    一颗颗。

    再也不可能复原。

    “喵……”

    后面传来一声猫叫,江映雪转过头去,见呆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阳台门前,阳光照在它黑亮的毛发上,隐隐透出淡淡的红色,一双蓝绿色的大眼睛里反射出瑰丽的光彩。

    她抹去脸上泪痕,又在裙子上拭了拭手,朝它伸出手来,轻声唤道:“呆呆,过来。”

    呆呆又“喵~”地叫了一声,慢慢踱了过去,江映雪将它抱在怀里,手指轻轻抚着它柔顺光亮的毛发,低头看着它道:“你不会真的是玄猫吧?不过就算真是玄猫,趋吉避凶,又有什么用……”

    呆呆靠在她胸前,很舒服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有轻微的“呼噜,呼噜”声响了起来。

    江映雪有些好笑,轻轻用指尖戳了戳它粉嫩的鼻子,呆呆被弄醒了,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疑惑,又“喵~”了一声,见她只是发呆,就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呼噜呼噜起来。

    江映雪被汽车轻微的轰鸣声惊醒,往楼下看去的时候,正见车子停下,林轩和姜浅予从后座出来,姜浅予先抬头看来,朝她挥了挥手,然后旁边的那个家伙也抬头看来,同样朝她挥了挥手。

    她一个都没搭理。

    很快有脚步声上楼,逐渐接近过来,她回头看时,林轩朝她露出了一个很温和善意的笑容,“好久不见。”

    江映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随后低下头,淡淡地道:“是好久不见啦。”

    林轩见阳台还有椅子,拉了过来,与她隔了一段距离坐下来,见她怀里还抱着呼噜呼噜的呆呆,笑道:“还真会找地方。”

    江映雪抬眸瞥他一眼,“你不去陪浅浅,跑我这里做什么?”

    林轩有些尴尬,摊了摊手道:“你不是说我来的及时吗?”

    江映雪撇撇嘴,“就知道闺蜜什么的靠不住。”

    “她也是以为你想通了嘛。”

    林轩干咳一声,以为她动摇了,继续劝告,“我知道不该劝你,但讲道理,学习能力没有那么快下降,晚几年上学完全来得及,但晚几年打职业就肯定不行了,对不对?电子竞技过了二十岁就是行将朽木啊!再说了,你妈妈还这么年轻,你不急着去担责任对不对?对你来讲钱不就是一个数字,而且是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往上涨的,谁让钱越来越不值钱呢……”

    林轩唠唠叨叨半天,才发现她好像有些不大对劲,于是止住了话语,往后仰了仰身子,仔细地打量着她。

    江映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神态很熟悉,但与记忆中的江映雪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林轩只好继续扯淡:“亚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你知道吧?就当是为了LPL,为了中华之崛起而……呃,晚点读书?”

    江映雪不答,低头抚着呆呆的毛发,阳光照耀下,手指纤嫩莹白,猫毛黑亮柔顺,很有美感,更美的却是她此刻沐浴在阳光下端坐的优美姿态。

    林轩一时忘了要说啥,江映雪见他不说话了,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不说了?”

    林轩叹了口气,“好吧,我不再劝了,跑这一趟就是最后做一下尝试,尽点心意,说到底,得尊重你的想法。”

    江映雪明亮澄澈的眸子盯着他,忽地展颜笑起来,“你忘啦?在浅浅爸妈没那么早离婚的那个世界,我早就毕业了。”

    林轩怔了一下,激动地一拍大腿,然后站起来关上了阳台门,这才道:“卧……咳,你一直不提这事,我都给忘了!”

    江映雪又盯着他不讲话,她今天似乎经常这样注视着他。

    林轩往后面看了看,是一株盆栽,没啥好看的,确定她在看自己,才又回过头来,“那你答应了?”

    江映雪甜甜一笑,话却气人,“我为什么要答应?”

    “你不是都学过一遍了吗?”

    “我可以选修其他专业啊。”

    “没用啊,你毕业了是要当老板的,又不是求职面试,那么多学历没用。”

    林轩说罢,打量着她几秒,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忽然愿意提这事了?”

    江映雪垂眸看着呆呆,轻声道:“其实以前也愿意的。”

    “什么?”

    她声音太小,林轩没听清,江映雪却不答,抬头问:“你就没想过一件事情?”

    “什么?”

    “那个世界里,浅浅的爸妈离婚晚,那,会不会有第三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她爸妈一直都没有离婚呢?”

    林轩怔了怔,不知道是一叶障目,还是不敢去想,他好像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对于宿慧这件事情,他最大的感悟基本就停留在“上辈子我媳妇也是我媳妇”的幸福感之中。

    江映雪望着他,迎着因日暮而并不刺眼的阳光,眸子里像是有难以言述的神彩,又似藏着什么想要倾诉却又不敢也不能吐露的万千言语,“又或者说,会不会有一个世界,你的爸妈也没有离婚……”

    林轩愣了好一会儿,才问:“什么意思?”

    江映雪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又抬起,朝他摇了摇头,微微笑道:“没事,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胡思乱想。”

    林轩皱着眉头,半晌才道:“你的意思是,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世界?”

    江映雪摇摇头,移开目光,“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再多的话就乱了”

    林轩莫名地有些心跳加速,终究还是没忍住,低声问:“你记得几个?”

    江映雪抬眸看他一眼,很快又低下头去,“三个。”

    林轩皱眉想了想,“我只记得两个,第三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嗯……有与我有关的吗?”

    江映雪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我记不得了,但肯定有第三个世界……我确定。”

    很轻柔的嗓音,到最后三个字才慢慢加重。

    林轩皱了皱眉头,“这事是有些离奇,但是你,我,加上浅浅的爸爸,已经是三个了……”

    见江映雪表情有些吃惊,他苦笑道:“浅浅的爸爸也是,我以前就想跟你说的,但你那时候好像不太想提这件事情,我就没说。”

    江映雪轻轻“嗯”了一声,林轩又道:“我们三个人前世今生的交集,好像就是浅浅,但偏偏她什么都不知道……”

    江映雪望着他,微笑着轻声道:“无知的人最幸福,也许……我们都欠她呢。”

    林轩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江映雪面朝着他,目光微微偏斜,望向远空,道:“人双眼的极限角度,垂直方向大概150度,水平方向大概230度,想要获得很好的视觉效果,垂直方向大概只有20度,水平方向大概36度。但即便只是以这个范围,延展向无尽幽远的太空深处,也会有数之不尽的,亿亿万万颗星辰……按我们现在的科学理论,整个宇宙应该是处于同一个时间与空间里的,但那么遥远的地方,时间单位与距离单位都已经没了区别,谁能说得清楚?”

    林轩吐出一口气,有些汗颜地道:“我没想过那么多……”

    顿了一顿,又笑道:“改行研究科学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多拿几个冠军皮肤靠谱些,对吧?”

    江映雪回头看着他,微微一笑,“有道理。”

    林轩惊喜道:“那你同意了?”

    江映雪摇摇头。

    林轩有些郁闷,“好吧……你真不记得第三个世界里的事情?”

    江映雪微微笑了笑,笑容很美,但不像是在笑,“记得又不是什么好事,干嘛要记得?”

    林轩奇道:“怎么说?”

    江映雪抱着呆呆,玄猫在她怀中睁开了眼睛,蓝绿色的眼睛看着林轩,她轻声如呓语:“你很幸运,两个世界里都遇到了浅浅,但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幸运,又或者说,你如果获得了第三个世界的宿慧,也未必会一直这样幸运。假如……某个人获得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宿慧记忆,而她身处的这个世界里,她前世今生都所爱的那个人,已经与旁人在一起了,她该怎么做,又能怎么做?”

    林轩怔了那儿,只是略一深想,就觉得浑身僵冷,苦笑道:“那样的话,宿慧确实不是好事。”

    又道:“应该不会有这么操蛋的事情发生吧?”

    刚说完,却想起了沈鹤,岳父大人的经历似乎就远远谈不上幸运吧?

    两人对坐沉默,许久之后,江映雪忽又展颜一笑,道:“不过换个角度,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轩不想表现的像个傻子,于是不说话,只用目光看着她,表示询问。

    “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宿慧其实就是一场梦,最重要的不是要经历什么,而是要能醒过来,就像你,你就是这个世界里的林轩……”

    她望着他,“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你好像一直都是醒着的。”

    “就像你说的,我很幸运,醒着或者不醒,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差距。”

    林轩摊摊手,又问:“这也不是好事吧?”

    沐浴在斜阳中的女孩儿眼眸如水,嘴角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要是这个世界里遇到了喜欢的人,有又没有办法在一起,那么知道自己在另外一个世界与他在一起了,过得很幸福,在这个世界里也看着他幸福,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扯淡!”

    林轩撇撇嘴,“要是我……”说了一半,顿了一顿,发现换成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道:“……就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江映雪笑了笑没有说话,却听姜浅予在楼道里喊:“琼妃,你看到呆呆了吗?”

    “在我这呢。”

    隔着阳台门,小妮子似乎“哦”了一声,又喊:“林轩。”

    林轩问:“怎么了?”

    “吃醋啦!”

    林轩有些无奈,自不会当真,转头看江映雪,她起身站了起来,容颜如玉,肌肤胜雪,在晚阳微风中婀娜挺立,明亮的眸子中露出淡淡的笑意:“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跟你回去。”

    林轩终于意识到她哪里不一样了,以往的江映雪清冷美丽,可初见时仍显稚嫩,而哪怕是半年前,她离开SKY的时候,虽已长成,可阅历摆在那儿,给人的感觉也只是一个略显伤感的少女。

    而此时的她,外表依旧,但给人的感觉,却再没有任何稚嫩之感,像是一轮初升的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挂上中天,皎皎玉盘,晶莹剔透,落满一地清辉。

    林轩莫名地想起了苏洛雨,那个初见时给了他极大惊艳冲击感的美女,时至今日,小妮子距离她那样的风华神韵仍有稍逊,却没想到江映雪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绝代风华。

    这绝不是外形上的改变,而是源于阅历、识见和灵魂的积淀升华……

    那么就仅仅半年的时间而已,她怎么就忽然有了这样近乎脱胎换骨的变化呢?

    如果是因为宿慧的话,她不是早就有宿慧记忆了?

    他略一愣神,还是很快反应过来,道:“你说。”

    江映雪盯着他,眸子黑亮莹澈,眼神颇有些威胁的意味,“如果这个世界里,浅浅生了蓁蓁后,也怀了双胞胎,我还要一个。”

    \u0010\u0010\u0010林轩微微一愕之后,结合自己的经历,很快明白过来,她对于前世记忆可能只停留在浅浅怀二胎的时候,对后面的事情并不清楚,居然还惦记着这件事情。

    这事在前世里既成事实,他这会儿并没有再如那时一样的纠结反感,果断答应,道:“行!”

    “真的?”

    大概他答应的太干脆,江映雪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他,“不许反悔!”

    “谁反悔谁是狗!”林轩一副你要是还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的恳切决绝。

    江映雪又打量了他一会儿,这才点头,转身打开阳台门,朝外走去,“那好,我跟你们一块回去。”

    林轩舒了一口气,终于露出笑容,但很快凝固。

    他小跑着追了上去,一叠声地低叫道:“等等!等等!前世你俩十多年的交情,她非要把儿子给你,我拦都拦不住,这辈子她肯定不愿意啊,我答应了也没用,到时候怎么跟她说啊?喂!喂!江映雪!不带这样的……汪汪汪行不?”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英雄联盟:冠军之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英雄联盟:冠军之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英雄联盟:冠军之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