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章 九天崖上美如仙境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梵天太玄经正文卷 第二百章 九天崖上美如仙境
(88106 www.88106.com)    “不好了,神尊,不好了!”

    本是去请丹溪先生的花明月回来了,却并未带来丹溪先生,而且看她那急切的样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般。

    “怎么了?”

    文星魂本是很镇定的一个人,可看到花明月跌跌撞撞的样子,却也被她给影响了,有些着急起来。

    “丹,丹溪先生,被人袭击了!”

    丹溪先生被人袭击?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要知道丹溪先生自打从东瀛回来,就一直在研究文星魂冲峨眉山带来的那能让人功力瞬间暴增的神秘药物,难道他的被袭击会与那东西有关。

    ‘糟了!’

    文星魂心中暗叫不好,若袭击丹溪先生的人是冲那东西去的,岂不是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是那东西被盗,对文星魂来说其实影响也不是特别大,而此刻他最担心的,便是丹溪先生和木瓦郡主的安危。

    本来指望丹溪先生能救回木瓦的性命,可现在丹溪先生也遇到袭击。

    “君子剑和淑女剑呢?”

    文星魂这才想起自己派了君子剑和淑女剑两人负责朱丹溪的安全,按说这二人武功也是极高,普通人想要同时将她们二人拿下,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一流的高手。

    而放眼整个中原武林,这样的高手也是屈指可数的,按照文星魂的推测,最多不超过十人。

    “君子剑和淑女剑被打晕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丹溪先生就……”

    花明月没敢继续说下去,她知道神尊很是看重丹溪先生,若是知道他也危在旦夕,那岂不是要发狂嘛!

    “你先把木瓦姑娘带到绝伦宫安置,然后马上去把苏烟河给我找来!”

    “是!”

    文星魂见木瓦交给花明月,又转而对各门派前来道贺的代表道。

    “各位武林同道,家中出了点小事儿,我现在要去处理,还请大家在此稍作休息,阳顶天旗主会代我好好招待各位!”

    他们的对话,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丹溪先生被人袭击生死不明,这哪里还能是什么小事儿。

    要知道丹溪先生的名声一向都是非常好的,虽说他也是九天绝伦宫的人,可向来只要找他求医,无论任何人他都会为其医治,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活菩萨。

    “神尊有事儿就先去忙吧,我等在此休息便是,请神尊不必挂怀!”

    武当派宋远桥受师父张三丰的影响,对文星魂很有好感,甚至有些崇拜,于是他便主动出来圆场。

    “告辞!”

    文星魂和莫冰儿竟凭空从原地消失了,本来文璋还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却也没能来得及。

    说他们二人消失,其实并不准确,只是他们离开的速度太快,常人根本无法有所察觉而已。

    二人离开之后,现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在场的诸多门派代表,都是相互认识的,彼此间也都有些交情,可唯独文璋和桑巴米亚,却只能干站着,有些不太自然。

    阳顶天也不知怎么突然开了窍,朝文璋和桑巴米亚走了过来。

    “您就是文四爷吧,在下阳顶天,久仰大名!”

    要说阳顶天这小子,聪明就聪明在此处,他知道如今文璋也是九天绝伦宫的一员,而且只是一个小小的大都分舵主,与他这四大旗主之首从身份上来说相差甚远,就如同皇帝身边在丞相和县衙之中的小县令一般。

    可那文璋是谁!他可是神尊的亲叔公,是神尊祖父的亲弟弟,即使他什么也不是,却也是怠慢不得的,更何况,人家好歹也是九天绝伦宫自己人,怎能和那前来为神尊新婚贺喜的其他门派客人在一块儿。

    “原来是阳旗主,请恕属下眼拙,未能识得阳旗主!”

    文璋对阳顶天一拱手,竟自称属下,给足了阳顶天这个旗主的面子,阳顶天心中受宠若惊,可他也非泛泛之辈,哪里会看不出文璋的心思。

    虽说自己身为旗主,可只要人家在神尊面前说上一句什么,只怕便会完全改变自己在神尊心目中的地位,所以阳顶天知道,这个人他是绝对不能得罪,而且还要好生招待的。

    “哎哟哟,您老可别跟我客气,什么旗主不旗主的,那些虚名都只是平时在普通人那里拿出来做做样子的而已,今日在文四爷面前,在下就是一个晚辈而已,对了文四爷,我们上去做做吧!”

    阳顶天指了指石壁上的密道,文璋当然知道他说的上去是什么意思,九天绝伦宫,这个天下最神秘的地方,他还真的是非常好奇。

    文璋的脚都已经踏出去了一步,却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

    阳顶天有些惊讶,本以为自己好好招待文璋,定能让他在神尊面前为自己说几句好话,可他却停了下来。

    “这,神尊只说把我们这些来客安排在下面,你却带我上去,要是神尊知道了怪罪下来,岂不是连累了阳旗主!”

    原来文璋担心的是这事儿,阳顶天心中暗笑,他也太小心了。

    “没关系的文四爷,您本就是九天绝伦宫的人,更何况您还是神尊的叔公,这绝伦宫还不就是您自己的家嘛,神尊要是在绝伦宫看见您,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罪!”

    他其实并不了解文星魂,虽然确实是文星魂的叔公,可毕竟自己这侄孙身份很不一般,所以他处处小心。

    “那好吧,不过,可是你把我带走了,却把这些各派的客人们留在这里,这……”

    阳顶天简直要无语,不想这老爷子事儿倒是真多,他本想说这些都是些普通的客人,哪里能和您老人家相提并论,好在只是心里想了想,并未这样说出来,要不然,他这招待的任务怕是就要搞砸了。

    “没关系,等神尊大婚之时,会把所有客人都请上绝伦宫的!”

    “是这样!”

    文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是得上去才行,若是不上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文星魂,那自己想和他说的事情,岂不是……

    “那好吧!”

    终于他还是决定和阳顶天上九天崖了,他对桑巴米亚招了招手道。

    “你也和我一起上去吧,神尊已经答应留下你了!”

    桑巴米亚点了点头,九天绝伦宫的大名她如雷贯耳,却是头一次来,对于马上就能见到真正的九天绝伦宫,她心中还是蛮期待的。

    进了密道,不远处便放着一个木制的大吊篮,那大吊篮顶端被一根异常粗大的绳索连着,吊篮门口站着两个身穿白衣的精壮少年。

    阳顶天朝吊篮走了过去,文璋和桑巴米亚也紧跟其后,待到吊篮门口,两个精状少年异口同声道。

    “见过阳旗主!”

    阳顶天对那二人点头示意,首先走进那吊篮之中,旋即又招呼文璋和桑巴米亚也走了进去。

    这样的吊篮,文璋和桑巴米亚都是头一次见,看样子能容纳下十来个人的样子,待到三人都进了吊篮之中,就见阳顶天按下了吊篮中的一个圆形机关,那吊篮竟自己快速往上升了起来。

    文璋和桑巴米亚措不及防,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还好阳顶天及时扶住了文璋,桑巴米亚也扶住吊篮壁站稳了。

    “这东西还能自己上下?”

    见文璋发出疑问,阳顶天连忙给他解释。

    “哦,这是一个上升下降的机关,在九天崖下按动大一点的机关,它便能很快将你带到九天崖上,在九天崖上按动小的机关,它又能把你带下来!”

    听阳顶天这么一说,文璋果然发现他刚刚按动的那个圆形机关旁边,还有一个稍小一些的小圆形机关。

    “果然是玄妙无比,以前只是听闻九天绝伦宫神奇的事物许许多多,今日才算是见识了!”

    几句话的功夫,三人已经被吊篮给待到了九天崖上,两个身穿白衣的精壮少年立于吊篮旁边,和九天崖下如出一辙。

    “阳旗主!”

    和九天崖下面的精壮少年一样,这两个少年一见阳顶天也赶紧行礼,并打开了木吊篮前面的两扇大门。

    那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文璋和桑巴米亚两人的目光都被外面精致的景色给吸引了。

    一片五颜六色的花海,如梦幻中的场景一般,红的,蓝的,紫的,粉的,只要是这世上有的颜色,大门外面竟全都有。

    不由自主的,文璋和桑巴米亚都走出了那大门,看着眼前梦幻一般的场景,文璋看着发呆,桑巴米亚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陶醉在其中。

    在那千姿百态的花海深处,屹立着一栋金碧辉煌的宫殿,整座宫殿在落日的余晖下被映照得闪闪发光,桑巴米亚心中感叹,那哪里是大都皇帝的宫殿能够与之比拟的。

    难怪这里被称为九天绝伦宫,只这一眼望去所见的区域,便与那天界才有的景色一般无二了吧,虽然她不知道天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可眼前的一切,不就是仙境一般的存在嘛!

    “二位,那便是绝伦宫了,是神尊居住和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

    文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目光却不曾从绝伦宫宫殿上离开,他也是在是舍不得把目光移走。

    桑巴米亚更是不由自主的朝绝伦宫的方向开始走去了,竟都忘了她前面便是一片花海,待踩到一株带刺的鲜花脚上传来一阵刺痛才反应了过来。

    “姑娘小心,这些花虽然好看,却是有毒的!”

    阳顶天这提醒似乎来得太晚,桑巴米亚发现自己那被花刺到的地方疼痛难忍,差点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还好在她眼泪就要掉下来的那一刻,阳顶天连忙封住了她的穴道,又从怀里掏出两枚丹药拿到桑巴米亚面前。

    “把这药丸吃了吧,一会儿就不疼了,这花名叫烈焰玫瑰,被它扎一下虽不至于有性命之忧,若是没有解药却也能剧痛上两个时辰,常人是难以支撑那么久的,所以我们也叫它要命玫瑰!”

    桑巴米亚张大了嘴想哭却哭不出来,别提心中有多难受了,见阳顶天拿出了药丸她想也不想便接过来丢进了嘴里,看来的确被那花折磨得不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梵天太玄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梵天太玄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梵天太玄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