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古初探 第46章 医者仁心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双凡传第一卷 上古初探 第46章 医者仁心
(88106 www.88106.com)    楼小梵在床上安睡,陆不凡趴在楼小梵的床头也睡得正酣。而凡九命睡不着,在屋子里溜达,凡老半眯着眼不时看看他,又沉沉的睡了去。

    突然大巫师像风儿一样的闯了进来,高嚷道:“你们两个快起来!有急事需要你们帮忙!”

    这声音在塔楼里像一声炸雷,惊的两个人一轱辘爬了起来。楼小梵揉了揉眼睛。凡老也揉了揉眼站了起来。凡九命瞪着绿莹莹的眼睛,露出顺从的表情看着大巫师。

    陆不凡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脸困意的问大巫师:“出了什么事,难道白天的人造反了吗?”

    大巫师飘到陆不凡头顶,敲着他的脑袋说:“你这家伙,脑子里唯恐天下不乱,九爻部落今晚有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需要你们去帮帮他们。”

    楼小梵的眼睛已经目光炯炯,翻身下了床,坚定而急促的说:“那我们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

    陆不凡见到楼小梵完全没有睡意,暗自称奇,自己也瞬间变得精神抖擞起来。

    大巫师来到屋子中央的抉择轮面前,见到凡老和凡九命跟了过来,大巫师说:“你们两个就别跟着过来了,你们两个掉毛,对女人生孩子不好。”

    一猫一鼠生气的挺起胸膛说:“谁掉毛了,我们每天都梳理毛发。”

    陆不凡赶紧插嘴说:“大巫师,还是带上他们吧,也许会派上用场。”

    大巫师不再说话,将抉择轮上的石头掷在爻的方位,看到抉择轮转了起来。

    陆不凡突然想起什么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爻的方位,九爻部落看来是用卦位命名的,应该还有一爻,二爻,三爻,可是为什么今天听到的部落没有听说用卦位命名的呢。”

    大巫师奇怪的看着陆不凡,夸赞道:“你心思倒是细腻。这些都是原生部落,有些早已消失,有些成了大部落。”

    说话间,几个人瞬间来到了九爻部落的一个巷口。此时深更半夜,除了听到一个女人的哀嚎,没有其他声息。

    众人寻声赶去,大巫师听着女人的惨叫声感到心惊,停下脚步说:“我受不了这样的声音,你们且去,我在这里等你们。”

    陆楼两人没有感到意外,脚下不停,奔向了声音的来源,一猫一鼠在身后紧紧跟随。而大巫师站住了脚步,消失在夜色中。

    令两人感到意外的是,隐隐看到一个房子传来亮光,门前却十分冷落,不像他们初来大陆时候,门外有一大堆人围观祈福。

    很快,众人听到一个男人的哭声传来,他的声音有些虚弱,抽泣着,大声叫着:“族长,求求你想想办法,你办法最多!救救我的老婆,我不想让她死!”

    众人看到一个男人几乎拽着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手足无措,结巴着说:“这,这我也没有办法。我,我只能为她祈福。”

    少年的旁边蹲着一条狗,威风凛凛的看向四方。它听到脚步声,警觉的看向远方,大声的“汪”了起来。

    凡老和凡九命突然停下了脚步,大声喊道:“什么狗!”两人惊恐的看着远方的那条狗。缓缓停下了脚步。

    凡九命用惊恐的声音问道:“老家伙,你对这声音熟不熟?”

    凡老突然变得咬牙切齿的说:“熟悉,实在是太熟悉了!”

    “是他吗,你看是他吗?”凡九命目露着凶光。

    “就是他!化成怨灵,我也能认出来。”凡老警惕的看着那条狗,仿佛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陆楼两人见猫和鼠没有跟上来,催促道:“快跟上呀。”

    他们两个却无动于衷。

    女人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声音里透漏着绝望和无奈,仿佛在等死一般。

    楼小梵催促陆不凡跟上,不管猫和鼠的异常。两人赶紧向屋子里走去。

    少年和那个男人看到有来人跑过来,感到惊奇,心里也有了希望,奔上来想要说话。

    陆楼两人看清了那个少年,长得浓眉大眼,四方脸,眼睛大大的,远远看上去很瘦弱,走近了才发现,少年一身肌肉如铁,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魅力。

    还没有来得及寒暄,楼小梵早已开口道:“没有接生婆吗?”

    那个少年和男人大喜,知道是来帮忙的,赶忙说道:“突然间要生,晚上哪里有接生婆愿意来,我们这部落,这一百年间只活了一个晚上出生的孩子。谁愿意经历这伤心之地。”

    听的两人心惊,惊呼怎么会这样。

    楼小梵心里挂念产妇,赶紧进了屋,几个人鱼贯而入,看到产妇在一张绿萝编制的床上几乎奄奄一息。

    屋子中央几块石头拢着木头,架着一个石锅,已经烧开了水。

    那个少年族长说:“水我已经烧上了,我看到接生婆用艾竹切断脐带,我也备好了。只是我不懂接生。”少年涨红了脸。

    楼小梵欣赏的点了点头,摸了摸产妇的额头,又看了看产妇的脸色,感觉产妇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吃惊的说:“按道理不该如此,感觉她既没有生孩子的心情,也没有求生的欲望。”

    少年目光一亮,信服的说:“你说的不错。这青色大陆有些邪门,一到深夜,大家就会特别困倦,原本怨灵也会难以作恶,但据说只有怀孕的女人肚子里的怨灵是个例外,他们好像不受影响,最邪门的就是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怨灵最凶悍的时候。曾有怨灵冲破女人的肚子,大家三天才抓住消灭。”

    陆楼两人听的心惊。此时女人的男人像是熬不住,已经趴在地上睡着了。

    陆不凡惊呼:“果然邪门。不过你为什么不困呢?”

    少年摇了摇头,一脸茫然,道:“你们不也是一样?”

    楼小梵掐着产妇的人中,产妇悠悠醒了过来。

    楼小梵突然声调变了,高亢的说:“准妈妈,听我说,为了你的孩子,你不能放弃。否则你们两个人都保不住!”

    “我,我不行了。你们帮我解脱了吧?”女人虚弱的说。

    “说什么话呢?要加油!有我在,我一定要保你们母子平安,但是你要努力知道吗?喂,不能闭上眼睛,深呼吸。”楼小梵的话有些不容置疑的威严。

    女人勉强挣扎着,楼小梵拿了一件柔软的物什靠在女人的后背上。

    陆不凡还没等楼小梵招呼,已经用木盆打了水,将一件晾干的植物泡在水里,像毛巾一样拧了一下,递给楼小梵。

    楼小梵很满意,给女人擦拭身体,不停的跟她说话。女人仿佛缓了过来,有了信心。

    陆不凡觉得楼小梵实在是太迷人了。

    楼小梵心里对陆不凡说:“情况很不好。她已经没有什么力气,要是能做剖腹产就好了。”

    陆不凡心里叹了口气说:“你这要求实在太难了。你上次把手探进去不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不如先试一下。”

    楼小梵自感也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如此一搏。她并没有把握能够再次获得成功,就是当手探进去的一刹那,她被看见的场景惊呆了。

    婴儿闭着眼睛在挣扎,奋力挥舞小手,而他的脖子好像被什么黑色的物体缠绕紧紧的。小手和手脚也被束缚住,随时想要把他扼死。

    仿佛看到一双可怖的笑脸,狰狞的露出诡谲的表情。

    楼小梵的手刚探进去,仿佛有无数的黑色触角去万箭齐发,楼小梵还没来得及反应,瞬间她的手已被束缚住,一股大力向里吸。

    婴儿的束缚减了下来,那种窒息感终于无影无踪。只是苦了楼小梵,黑色的触角对于这只入侵得手十分好奇,紧紧的捆缚住,不仅用力的拉,一些触角顺着楼小梵的手臂向外攀爬。

    楼小梵惊呼,当下急了起来,感谢陆不凡过来帮忙。陆不凡不假思索的使劲去拉楼小梵。遗憾的是,他不能像上次那样给楼小梵灵力。

    两个人哪里是怨灵的对手,使出浑身的劲儿,眼睁睁看着楼小梵的胳膊已经进去了一半儿。眼看着黑色的的触角已经顺着楼小梵的胳膊爬了出来。

    楼小梵再次惊呼。

    少年族长使出念力对着触角一指,触角吃疼,又缩了回去。

    经过这么一缓,楼小梵的压力小了许多,想要顺势把手拉出来,却发现依然被无数触角拉扯住。

    陆不凡无奈的叹息说“不成了,我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了,想帮你有心无力。”

    少年族长说:“我有灵力也在衰减,我也不知道怎么把灵力传给你,我看这怨灵很厉害,他肯定是在等我灵力衰弱再冲出来。”

    此时听到门外传来狗叫声,猫叫声和鼠叫声。像是三个动物互相在示威。

    原来少年族长进来的时候,让跟随自己的狗守在门口,这条狗正站在门口高傲的四处观看。

    一猫一鼠没有跟上陆楼两人,看到大家进了屋,只有那条狗还站在那里。这是一只鬣狗,眉毛位置有两只灰色的斑点,远远看去像有四只眼睛。只是它太老了,身上开始脱毛,毛皮显得灰头土脸的,唯有脖子的鬃毛又硬又长,威风的拖在地上。

    凡九命盯着鬣狗看,幽幽说道:“这坏东西好像老了许多,也没以前威风了!”

    凡老捋着胡子说:“我也觉得是,气势大不如前。”

    “没想到它还活着!真是祸害千年不死!”凡九命愤愤说。

    凡老心有余悸的说:“想起他当年威风凶残的模样,我就心慌。你看到刚才没有,那个少年跟他说呆在外面,他竟然顺从的摇着尾巴,还去舔那个少年的脚面,天呐,这怎么可能?”

    一猫一鼠看了半天,发现鬣狗朝他们望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然而鬣狗看了他们半天,并没有任何动作。

    凡九命瞪大眼睛吃惊的说:“天啦,怎么会这样!他好像认不出我们?还是不是他?”

    凡老冷静的说:“我确定是他。这确实匪夷所思,要不我们去打个招呼?”

    “你疯啦?我可不去。”凡九命下意识的跳开。

    凡老不屑的说:“你真是个胆小鬼,我可记着他当年咬了我一口,我记着仇哩。”

    凡老警惕的张鬣狗走去,鬣狗盯着凡老的眼睛略有所思。凡九命紧张的远远看着,却发现鬣狗没有任何举动。

    “这味道我有些熟悉。”鬣狗喃喃自语,仿佛陷入沉思,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凡九命耳朵尖,听到了鬣狗的话,不可思议的说:“这鬣狗想必老年痴呆了,已经不记得我们了!”

    果然,一猫一鼠与鬣狗对视,鬣狗没有做出很大的敌意。只是对视的时间久了,鬣狗有些愤怒,咆哮说:“你们盯着我干什么?看你们不怀好意,不是什么善类!”

    鬣狗的鬃毛突然炸起,仿佛回复了当年雄风,凡老和凡九命看到此时的模样,无明业火烧了起来,也呲着牙,想要跟鬣狗决一高低。

    凡九命觉得鬣狗已经不付当年鬣狗的威风,他和凡老两个人一定可以收拾他。

    陆不凡听到猫与鼠的叫声大喜,高喊着一猫一鼠的名字,希望他们过来帮忙。

    猫和鼠赶紧鸣金收兵,对鬣狗说:“我们要进去,我们的主人可是在里面。”

    少年族长高喊:“让他们进来!”

    鬣狗也不做阻拦目送一猫一鼠进了屋子。

    一猫一鼠甫一进屋,看到两位主人拉着楼小梵的手臂满头大汗,当下不假思索,也加入到拉人的战局中。

    少年族长感觉体力不支,强撑着体力盯着黑色的怨灵,防止他再次爬出来。

    产妇的腹部剧烈的胎动起来,楼小梵的额头落下豆大的汗珠。楼小梵几乎落下泪来,黑色的触角几乎想拗断楼小梵的胳膊,楼小梵奋力挣扎,手掌里攥了一把怨灵,死死的捏住。

    楼小梵感觉有个黑色的幽灵张大嘴巴吐血舌头,露出狰狞的表情,仿佛在嘶吼,想要想一个出口出去。

    陆不凡快被一猫一鼠蠢哭了,急促的喊道:“快快!借些灵力给我们,你们能有多大力气?”

    凡老看着凡九命说:“你的主人小瞧了我们!”

    凡九命无奈的摇摇头,一猫一鼠卯足了劲儿向外拉,楼小梵的手已经渐渐出了来,黑色的触角们也触目惊心的跟着出了去。

    还好少年族长早有防备,使出浑身解数,将这些触角击退。

    楼小梵的手终于得到解脱。陆楼两人长出一口气,少年族长也瘫坐在地上。

    产妇传来一声哀嚎,大家惊悚的发现产妇的肚子波动的厉害,仿佛随时都要爆炸。

    “不得了了!我必须要再探进去把孩子救出来!”楼小梵焦急的说,“可是我能力有限。”

    少年族长大声喘着气说:“如果他再出来的话,我已经没有把握能制服他,我太虚弱了!”

    陆不凡渴求的望着一猫一鼠希望他们能够借灵出来。

    凡老解释道:“我们这几天元气大伤,一时没有恢复,况且这是晚上,对于这个大陆的能力者有封印,我们也不例外,要不那个小孩儿发疯,我们为什么躲得那么辛苦?”

    陆不凡深色黯然下来,楼小梵看着奄奄一息的产妇,跺着脚说:“我一定要试一试,否则的话我会一辈子不安!”

    陆不凡叹息一声:“真是到了生死关头,你们两个家伙不给力。”

    凡老明显被激怒了,说了句:“我们又被小娃娃轻视了。好吧,既然是生死关头,我和老猫还有保命一招,当年就是靠他活了下来。”

    凡九命摇了摇头说:“真没想到这一辈子还会跟你用这么一次!”

    “别啰嗦了,男主人,你找到中间来,跟随我们左跳三下,右跳三下,然后身子前后摇摆。”

    陆不凡不明所以,现在一猫一鼠中间,跟着猫和鼠跳起舞来。

    楼小梵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说:“你们真是亲亲的一家!”

    陆不凡感觉自己被当猴子耍,不满的说:“你们别闹了好吗,把我当白——”,这痴字还没有说出口,陆不凡突然感觉自己和一猫一鼠融入一体,身体里奔腾出一股力量。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双凡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双凡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双凡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