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 噩梦的终结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死光正文 尾声 噩梦的终结
(88106 www.88106.com)    1

    一个盛夏的中午。

    比尔光着身子站在麦克。汉伦的卧室里,看着镜子里自己瘦削的身体。他光秃秃的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阳光在他面前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这仍然是一个成年人的躯体。可是岁月无情。皱纹已经悄悄地爬上了额头——17岁的时候可没有这个东西。现在你太老了,做不到你想做的那些事情了。你会送了你们两个的命。

    他穿上短裤。“如果我们相信那个,我们就不会——不会去做我们曾经做的那些事情。”他想。因为他实在记不清他们曾经做过些什么,或者是什么使奥德拉患上神经紧张症。他只知道现在要做些什么,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不做,连这个也会被忘记了。奥德拉坐在楼下麦克的躺椅上,她的秀发技在肩头,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她从不讲话,只有别人领着她才会四处走动。

    现在不同了。你已经老了。认了吧。

    我不相信。

    那就死在德里吧。有什么了不起。

    他穿上运动袜、刚买来的牛仔裤和昨天才从班戈买回来的橘黄色的圆领衫。胸前写着:“德里到底在什么地方?缅因州?”他坐在床边——这张他与他的温暖却又冷若死尸的妻子共度了最后一周时间的床——穿上运动鞋,也是昨天刚从班戈买回来的。现在他站起来重新审视镜中的自己。他看到了一个虽已人到中年,却是一副小孩装扮的大男人。

    你看上去很滑稽。小孩就不滑稽了吗?可是你不是小孩了。

    “去他的吧。咱们来点摇滚。”比尔轻声说着,离开了房间。

    2

    在那些仍要继续的梦里,他总是在黄昏的时候独自离开德里。

    德里镇一片荒凉;人们都已经远走他乡了。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鞋子踏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在不断回响。除此之外,只有下水道中空洞的流水声。

    3

    他把银箭推上车道,支在那里,再检查一下轮胎。前胎还好,后胎有点瘪。他拿出麦克的气筒打好气,又检查轮子上挂的纸牌。

    还能发出他童年的记忆中的那种机关枪的嗒嗒声。太棒了。

    你疯了。

    也许吧。我们走着瞧。

    他转身回到麦克的车库里,取出那瓶“三合一”,给链条、轮齿都上了些油。他站起身,看着银箭,轻轻地按了按车铃。还能响。他满意地点点头,回到屋里。

    4

    他又看到那些地方,和从前一样完好无损:德里小学、开心桥,那些满怀激情准备在这个精彩的世界上拼搏一番的高中毕业生;他看见了如血的天空的衬托下保罗。班扬的塑像,堪萨斯大街人行道两旁歪歪斜斜的白色围栏。他看见这些景物依然如故,并且永远都是他记忆中的样子……因为爱和恐惧,他的心都要碎了。离开,离开德里,他想。我们要离开德里了。如果这是个故事,那么这个故事就要结束了。夕阳西沉。天地间只有我的脚步声和下水道里的流水声。是时候了。

    5

    奥德拉一动不动地坐在电视机前,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当比尔关掉电视时,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奥德拉。”他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来。”她木然没有反应。她的手握在他的手中,像是温暖的蜡像。比尔给她穿好衣服。她本该是个可爱迷人的女子——如果不是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

    “来。”他又说,领着她走进麦克的厨房,又出来。她顺从地跟随着。

    比尔把她领到银箭跟前。奥德拉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麦克的车库。

    “上来,奥德拉。”

    她没有反应。比尔耐心地帮她跨上自行车的后座,轻轻地摸摸她的头顶,她才坐下。

    比尔跨上车座,准备拉过奥德拉的小手,揽住他的腰。就在此时,那双小手自己伸过来,抱住了他。比尔望着那双手,心怦怦地狂跳起来。一个星期以来,这是奥德拉第一个独立完成的动作……

    第一次能够自己行动,自从它碰巧……不管它是什么。

    “奥德拉?”

    没有回答。他想回头看看奥德拉,却无法转过身来。只能看见揽着他的腰的那双小手。“我们出去兜兜风。”比尔说着,慢慢往前骑。“你抱紧我,奥德拉。我想……我想我可以骑快一点。”

    如果我还有当年的那份胆量的话。

    他想起了他刚到德里时遇到的那个孩子,那时他还活着。玩滑板怎么能小心呢,那个孩子说。

    这话太对了,孩子。

    “奥德拉,准备好了吗?”

    没有回答,她的手是不是拖得紧了一点?这可能只是他的良好的愿望吧。

    他加快速度驶出车道,向右看了看。帕默尔巷一直通到梅恩北大街,从那里向左拐有一段下坡路。下坡,速度会加快。想到此,他不禁感到一阵恐惧的颤栗;这个不安的想法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但是……但是也不完全是恐惧,是吗?对。那也是一种渴望……他看着那个孩子夹着滑板走过去的时候就产生了一种渴望。渴望能飞起来,渴望听到身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不安与渴望,世界与向往之间——就像一天到晚计较得失的成年人和说做就做、从不考虑后果的孩子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不安与渴望。你的向往和你不敢尝试的一切。

    比尔闭上眼睛,感受着身后死尸一般的妻子的重量,感觉着前面某处的山坡,感觉着自己的心跳。

    要勇敢,现实点,停住。

    他慢慢地往前骑着。“想听听摇滚乐吗,奥德拉?”

    没有回答,但是没关系,他已经准备好了。他开始加快速度。

    起初怎么也骑不动。银箭剧烈摇摆着,奥德拉的重量使他更难保持平衡……但是她肯定在设法保持平衡,虽然是无意识的,不然他们早就摔倒了。比尔站在脚蹬上,双手紧紧握住车把,仰起头,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就要摔倒在大街上。摔得我们两个脑浆迸流——他站在脚蹬上,用力蹬车,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阵狂喜使他情不自禁地笑起来。比尔听到纸牌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感到一缕微风拂过他的光秃秃的头顶。他开心地笑了。巷子尽头有“停车”提示。比尔刹住车,又打了点气。然后绕过那块提示牌,向左拐去。奥德拉使车子摇摆不定。有好几次他们都差点被甩下车来。

    风声渐大,吹干了额头的汗珠。比尔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像听海螺壳里大海的声音。

    他骑得更快了,在速度中掌握着平衡。比尔高声喊道:“哈——哟,银箭。走潮!”

    奥德拉的手臂紧紧地揽着他的腰。比尔感觉到她贴在自己的背上。但是现在不用回头去看她……没有必要。他又用力蹬车,大笑起来。人们都回过头来迷惑地看着他。

    前面就是梅恩北大街。他听到心底的一个声音在警告他,快停下来,不然就会把他们两个都摔死。可是比尔不但没有刹车,反而加快了速度。他们就像离弦之箭,朝山下冲去。冲向那个他渴望的地方。

    他骑着银箭冲下山坡,骑得飞快。

    6

    离开。

    你就这么走了,突然有一种渴望,渴望回过头,最后再看一眼夕阳中的新英格兰——尖尖的屋顶、水塔、肩上扯着斧头的保罗。

    但是也许最好不要回头。最好相信走过这段路,前面就是无尽的幸福——这完全是可能的;谁说没有这样的结局?并不是所有驶进黑暗中的船只都再也看不到日出。生活教给我们的就是生活中有许多幸福的故事。

    你离开,在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飞速地离开。这是你应该做的。不要总是留连于那些天真无邪的童年密友。在你的记忆中,在你的思想中,无论如何会留有一片空间与他们永远在一起,永远爱着他们。所以赶快离开,趁最后一抹光线还未消失,离开德里,离开童年的记忆……但是不要丢掉曾经的渴望。让它时时激励我们。

    即使再黑的夜,再冷的风,我们的眼中也始终充满希望。我们的心始终在一起跳动。我们永远不会迷失自己。

    快离开,永远带着微笑。勇往直前,寻找你的理想,抓住你的信念。无须畏惧,不要退缩。生活会给你力量。

    7

    银箭像在风中行驶。前方就是隔离路墩,他看见大街当中塌陷下去的巨大的黑洞,听见了汩汩洪水奔流着涌向那纠缠不休的黑暗。这声音使他不由得大笑起来。

    他驾驶着银箭,猛地向左拐去,与隔离路墩擦身而过,离大街中央的那个黑洞相距不到3英寸。他几乎失去了控制。眼前是一片汪洋。

    “比尔?”是奥德拉的声音,朦朦胧胧,有些沙哑,像是刚从梦中醒来。“比尔,我们在哪儿?在干什么?”

    此时比尔已经顾不上回答奥德拉的问话。“哈——哟,银箭!”

    比尔高声吆喝着,车子冲着路障直冲过去。“哈——哟,银箭。走嘞!”银箭以每小时40英里的速度撞在路障上,车身几乎撞得粉碎。奥得拉惊叫一声,紧紧地搂住比尔,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站在路边,观望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银箭飞了出去,落在路基早已被洪水冲垮的人行道上。比尔身体的左侧撞在珠宝店的墙上。比尔感到车子后轮突然下沉,意识到他们身后的人行道正在下陷。但是,银箭很争气。猛地向前冲过去,把他们带到坚实的马路上。比尔猛地转个弯,闪过了一个翻倒在地的垃圾筒,车于又落在大街中央。他看见一辆卡车正向他们驶来,但是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就在卡车开过来的前一秒钟,飞车经过那条狭窄的通道。他一边高声吆喝着,泪水夺眶而出。

    “比尔,你会送了我们两个的命!”奥德拉大声叫道。声音里带着恐惧,但是她却在放声大笑。

    比尔将车身向一侧倾斜,这一次他感到奥德拉和他一起侧身,使得自行车更好控制了。“你觉得真是这样吗?”他大声喊道。

    “不是觉得,我知道是这样!”她抱比尔抱得更紧了。“但是请不要停下来!”

    然而,比尔却没说什么。他停下车,转身望着她。她那么苍白,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是充满了恐惧和混乱……但是她是清醒的,而且她在笑。

    “奥德拉。”他也笑了。他把她从自行车上抱下来,热烈地拥抱她,深情地吻她,吻她的光洁的前额、她的眼睛、她的脸颊、她的嘴唇……她也紧紧地拥抱着他。

    “比尔,出了什么事?我只记得我在班戈下了飞机,以后的事情就一点也不记得了。你没事吧?”

    “没事。”

    “我呢?”

    “也没事,现在。”

    她轻轻地推开他,好仔细地看着他。“比尔,你说话还口吃吗?”

    “不了。”比尔轻轻地吻着她。“我的口吃已经好了。”

    “永远好了?”

    “是的,”他说,“我想这一次是永远地好了。”

    “我爱你。”她说。

    比尔微笑着,点点头。他笑起来的时候显得那么年轻。“我也爱你,”他说,“还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呢?”

    8

    他从梦中醒来,除了记得自己在梦中重回童年之外,别的都忘记了。他抚摩着身旁的妻子,看着她睡得香甜的样子。也许她也在梦着自己的梦想吧。他想,做个孩子真好,但是做个成年人也未尝不好。成年人能够回忆童年、探寻过去的理想和信念。有一天我要把这一切都写下来,他想。他知道这只是猛醒后心血来潮的想法。

    可是在清晨的静滋中这样想一想,想一想童年的甜蜜、理想和渴望,这样的回忆使你相信人类生命的短暂,使你的心中充满勇气和爱心。这样的回忆告诉你,当你义无反顾地向前走的时候也要不时地回头想想过去。生命就是一个旋转的车轮,不断重复着过去的故事。也惟有如此,生命才能成为永恒。

    所以,比尔邦邦经常在梦醒后的清晨回想过去。每当这时,他就会重回童年,与那些亲爱的伙伴们共享温馨的友谊。

    此书于1981年9月9日开始创作,1985年12月28日完成于缅因州班戈城。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死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死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死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