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节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恋正文 第12节
(88106 www.88106.com)    我开始往中轻井泽方面走。在远方可以看到绿色的起伏的山,在道路的旁边盛开着红色的花朵。

    我不停地回想雏子说的话。简直像是快要发疯似地不停在脑中翻来覆去。小信说很棒,小布很棒,兴奋得不得了。

    我一想像信太即告诉雏子这些的情景,就连站也站不稳,愤怒地头昏起来。我想起前一晚上的事,信太郎的爱抚相当温柔,一点都不粗鲁乳头还残留着被咬的疼痛感。信太郎连这也报告了吗?我咬了小布的乳头,不知咬了多少次。那小小的乳头,要是不用舌尖舔还不知道在哪儿。

    我突然站住,往上仰像是吐东西一样大大地喘气,在旁边走着看起来像是观光客的老夫妇有点嫌恶地回头看我。我用指尖摸摸鼻子下面,假装在打喷涕。

    虽然是自己奔跑出来,但我心中想让他们担心,想要他们陷入不安而好好大闹一场。这是给他们的惩罚。对这种高兴地互相吹嘘自己的情事的夫妇,不给他们一点颜色不行。我不记得是走到哪里,也没有目标。身上没有带钱包,连咖啡店都没办法进去。

    我继续在公路上行走,途中好像往右转,等到意识过来时,我已站在年轻井泽车站。

    车站旁边的空地正在办花市。各式各样的树苗还有盆栽并排挤在路上。印象中有许多打扮相当时髦来度假的游客,相当热闹。

    好像是镇上的农会主办的市集。在树荫下搭起了帐篷,里面有桌子和椅子。桌子上贴着一张纸条写着请自取饮用,然后摆着一个大水壳和好多小茶碗。是免费提供给来参观花市的人喝的麦茶。

    在炎热的夏天持续行走,喉咙相当地渴。我毫不犹豫地进了帐篷,将麦茶倒进杯子喝干。麦茶好像是一大早就放在那里了,不够冰凉。

    我倒了第二杯,端着杯子在折叠椅上坐了下来。树荫下的帐篷很凉快。我用肩膀的衣服擦鼻头的汗。帐篷内没有其他人坐着。流的汗一点一点干了,在脑中狂吹的热风也静了下来。我想,自己到底在这样的地方做什么。也思考了唐木的事。一想到才在四个月前我还和唐木一起睡在一个被窝里。虽然才四个月,但是感觉相当地遥远。

    前年的夏天,我还和唐木一起共度。唐木为了与和他同属的东北大学的学生见面来到仙台,返乡省亲的我和他在市内的咖啡厅会合,一同前往唐木落脚的东北大学的宿舍。

    屋里不知从哪捡来的好几件被子叠在一起,然后再铺上肮脏的床单就当作是床。长着胡子的学生看到我们就说“我出去买烟”,然后就出门了。

    学生的脚步一远,唐木突然把我压倒在那汗臭的床上。我激烈地抵抗。

    他用不解的神情问我:“怎么啦?”

    我说,“这种地方太脏了。”

    他这么压着我不动,过了好一会才离开身说:“我弄不懂你。”我也回说:“我才搞不清楚你呢。”封闭的房间像蒸笼一样,有不少蚊子飞来飞去。在室内散乱着的印刷的板子下面,有一只巨大的蟑螂死掉了。

    然后在他回到东京前的那几天最糟了。他像着了魔一样口沫横飞地谈着抗争,对我带他参观的青叶城和广濑川都没有兴致观赏。一发现在街角有演说,就插进去开始大声地辩论起来。然后在我带他去的爵士咖啡店,他眼里也像没有我这个人一样地看着书,好几个钟头都不说一句话。

    那是炎热的夏天,我也懒得跟他吵架。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想在有蟑螂尸体的房间内,睡在混合着他人汗臭的床单上这一点,种下了不合之因。我真的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在唐木回去东京的那天,我到车站去送他。在椅子上等我的唐木,一看到我就猛然地把我拉到月台的阴暗处。

    “干什么?”我问。他的脸扭曲着,然后突然将我紧紧抱住,紧到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手的力量减弱,用像是要哭出来的声音说:“不要离开我!我求你。”

    ……不知哪儿传来笑声。我回头看,在帐篷的旁边,看到一位老妇人正在听着种植树苗的说明。

    妇人接过矮矮的一株根部卷起来的树苗,腰伸得直直地以免白色的蕾丝洋装沾到泥巴。

    “这么说,我已经是这把年纪了,等不到结出果实也不一定。”妇人笑容可鞠地说。

    妇人说话的对象是一位戴着深蓝色帽子的五十岁左右的男性。男人抽着烟说:“不用担心,这位太太怎么看,至少还有四十年没问题。”

    “您不要开玩笑了。”妇人说,但是并没有不高兴,还是笑嘻嘻地将树苗还给男子。

    “这可是?太太,在这儿是没什么稀奇,但拿回东京的话,大家可会羡慕哟。既耐寒,又会长出香味芬芳的果实,可是没得挑的。”

    “但是不巧我先生不喜欢有香味的果实。”

    “那真是少见。”

    “就是呀,我们家那位和一般人不一样。对不起呀,真的。让您那么麻烦还说明了这么多。真是不好意思。”

    老妇人用很高贵的姿态将大的帽沿重新戴好,稍稍倾身道谢后离去。

    我走出帐篷,往下看着老妇人没有买而放在那里的树苗。大概有六十公分高,没有什么特别,是一株细长的树苗。

    “今天真是热。”男人用绕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朝着我搭汕说。“你是来轻井泽做什么?这儿有学校宿舍吗?”

    我微笑回说:“我来这打工。”

    “什么样的工作?”

    “服务业。”我这么一说又笑了起来。我的工作的确可以算是服务业,服侍片濑夫妇。一阵自虐似的快感在胸中浪涛汹涌。

    男人看着我说:“是在民宿帮忙吗?”

    “嗯,就是那类的工作。”

    “狠不错嘛。东京的夏天太热了。对了,这个怎么样?我算你便宜一点。”

    男人这么说,故意模仿刚刚的老妇人的语气说:“真是不巧,我先生不喜欢有香味的果实……这么一来,我可没法度了。”

    我又笑开了。“这会结出香香的果实吗?”

    “当然啦!这是椁(marmelo,葡萄牙文。为甜瓜的一种,甘酸可口)。”

    “椁”

    “和梨花很像的呀。”

    “梨花?”

    “年轻人就是这样,什么都不懂。”男人皱起眉,“不知道吗?感冒的时候喝梨花酒就会好。用梨花果加上烧酒,没喝过吗?”

    “呀!那个呀!我微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做的梨花酒,用有盖子的玻璃瓶装着,放在流理台的下方。”“就是那个梨花果呀,我知道。我好喜欢那个香味。”

    男人不厌其烦地推销说,种了以后过十年,最多十五年会长出很漂亮的果实。想到在十年及十五年遥远的将来后,这个瘦小的树苗会开花结果实在不可思议。

    “我很想买,但是不巧忘了带钱包。”

    “你父母呢?在东京?”

    “不,仙台。”

    “嗯,仙台呀,我只去过一次。在回松岛的路上。”

    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阵。眼睛溜溜地看四周,然后把我叫过去。“这个给你。”

    “什么?”

    “没什么,拿去。”

    “但是……为什么?”

    “送你当纪念。来轻井泽打工的纪念。或许把它带由仙台让母亲种在庭院里。过了十年,你结了婚生了一群小孩后,果实就结成了。然后想起来很久以前在轻井泽有一位先生送树苗给我。要是这样的话,我也很高兴。”

    男人用放在旁边的旧报纸,把树苗胡乱包起来递给我。我说“谢谢”。

    这个树苗种在他们别墅的庭院里的话……我马上这么想。等果实结成了,他们准已是迈人中年喽。要是他们眺望着庭园,朦胧回忆起以往时,能想起我的话,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这么一想就坐立难安。

    我抱着树苗,开始往回走。想把它种在别墅的庭院后,什么都不成就回东京。

    我被这个“将树苗种好,沉默地离开他们”的想法所吸引。然后把打工辞掉,也不再去目黑的公寓。但就算我从他们的眼前消失,树苗会继续成长、茂盛、开花。偶尔来到轻井泽看到这株树,他们即使不愿意也会想起我。

    太好了!虽然是有点傻,但是我真的为了这个幼稚的想法而兴奋得很。

    在中轻井泽车站前的十字路口往左弯,正要沿着十八号公路走的时候。不知哪儿传来急躁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另一头的车道叫“小布”,我看到信太郎把车停下来几乎整个上半身露出驾驶座向我招手。在后面的车辆不高兴地按着喇叭,但是信太郎却不为所动。

    “待在原地,不要动。听到了没。我马上过去。”信太郎这么说,然后加速前进,四周全是喇叭声。

    我好像在做梦一样。信太郎的车在十字口先左转消失后,大概在相当近的距离回转,以闯红灯的车速开过来。在我站的行人道的旁边紧急煞车停了下来,后面的卡车发疯似地按嘈喇叭。

    “上车!”信太郎开车门,像在发怒-样说“快点”。我没说话,上了车。抱着树苗的顶尖磨擦着车顶发出声响。

    信太郎什么都没说开着车。车速相当快,急驶在公路上。进到别墅的石子路后往右转,然后用力踏煞车。我的身体还有他的身体都往前倾。

    “开得太快了。”我说,“不像老师开车的方式。”信太郎看着我。看不出脸色发白或是情绪不安。但是有我没见过的那种强悍。“跑到哪里去了?害我担心死了。雏子说要一起来找,但是怕小布要是回来家里不能没有人在,所以没来。还好找到了,真的。”

    我不知到底算好还是不好,但努力看起来很轻松,装得投事的样子。

    “中轻井泽车站有花市,一位先生给了我这个。”

    “这是什么?”

    “是椁。”

    他点点头。我竭尽所能不怀好意地瞪着他。“虽不是用钱买来的东西,但想留给老师和雏子作纪念。等下我把它种在院子里,然后就回东京。”

    “什么?”

    “回家呀。回东京。”我重复说。然后喉咙哽住了,声音颤抖着:“这里我再也待不下去了。”

    “你说什么?小布。”

    “我没有办法过像老师和雏子这种生活。我脑袋已经不清楚了。什么都搞不清楚了。”

    信太郎朝我伸过手来。但树苗挡在中间,他从我手中把它拿过去放到后座,然后扭住我的肩膀。

    我身体僵硬。信太郎靠过来抚摸我的脸颊。我快忘记的那种亲密又苏醒过来。他的触摸扩到全身。我把眼睛闭起来。自己是想哭泣呢,还是想矩绝呢,还是想完全委身于他呢?什么都无法思考。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害怕。

    他把嘴唇凑到我的耳边,低声私语说:“我和雏子都好喜欢你。”

    “老师背叛了雏子,我也是。但是雏子和老师都不在乎。我不了解也没办法相信。雏子应该生气的不是吗?老师应该会觉得做了不该做的事而感到烦恼不是吗?为什么和打工的学生上床呢?应该会想以后要是不会惹麻烦最好,不是这样吗?”

    “我一点也不烦恼。”信太郎抱着我更紧。车里全是衣服摩擦的声音。“就算我和你上床也不算背叛雏子。雏子自己也做一样的事。不管她和谁上床都不算背叛我。我们是这样想。”

    “我不了解。”我摇头说。越过车窗可以看到在远处一位正下田做工的男子。他不时地停下手中的工作往这边看。外面光线很强,到处都是太阳的火焰。

    “小布。”信太郎说,亲吻着我的头发。“雏子在担心着呢。回家吧。”

    “我在老师的床上睡觉时,雏子进到房里来了吗?”

    “进去了呀,我就因为这样才被吵醒的。”

    “她说什么?”

    “不想吵醒你。我和雏子都没开口。”

    “雏子在卧室内换了衣服吗?”

    “嗯,尽量不吵到你。”

    “是谁把洋装挂起来的?”

    “雏子呀。”

    “然后你两人一起下楼的吗?”

    “对呀。”

    “你们说了些什么呢?”

    “小布。”他说,用两手把我的脸端起,“什么问题都没有。听清楚了。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这个等你看到雏子以后会更了解。我没办法跟你说清楚,我和雏子就是这么活的。”

    我硬咽起来。胸部剧烈起伏。信太郎越是抚摸我、越是在耳边私语,我就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身体麻酥起来,完全无法思考。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恐惧。

    回到别墅,雏子奔到玄关外面来。像是想吃饵的小猫一样,往我这儿跑来,大大张开两只手臂抱起我,摸着我的脸颊。

    “傻瓜。小布真是傻。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雏子波浪状的头发像羽毛般的柔软拂在我的脸颊。雏子没有穿着胸罩的丰满胸部压着我的胸前。她的胸部极为柔软,充满弹力。

    我两只手就这么垂着,接受着拥抱。她抬起头又再度小声说了句“傻瓜”。在笑容中可以发现一种真正的放心。我不禁胸口热了起来。雏子的鼻子下面浮着汗滴,带着烟味的吐气在我的脸庞边飘着。雏子离我近得不能再近了。

    恐怕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雏子是活生生的女性的肉体,而不是信太郎的妻子。但是没有那种在高中时代好玩地和女同学抱在一起时,会感到的那种特别的差赫,也没有后悔。我只是身体完全地接受着雏子。为她的美、丰腴、柔软而感动。我记得当时那种朦胧的喜悦。

    我们三人进到家里面,在阳台喝着雏子做的冰柠檬汁,桌上有水果,有葡萄、水蜜姚、香蕉等等。信太郎用指甲很快地剥着水蜜桃的皮,溅得都是汁。闻到甜昧的蜜蜂三只一起飞过来,我们一面尖叫一面往屋内跑。除此之外,都待在阳台懒得动。

    他们夫妻对我逃跑的事问都没问,昨天的事也没提。也没谈半田和副岛的事。只是温馨地谈天。聊庭园的树木、野鸟、花草……

    到了傍晚,虫儿在落叶松的树林深处叫着。气温下降了不少。天空开始阴霾起来,远处传来打雷声。

    雏子端来冰过的白酒。下酒小菜早已准备好了,是雏子亲手做的红烧肉。

    信太郎开始聊起《玫瑰沙龙》。他说书中有关性行为的描写实在是太唯美了,有时还会搞不清,那是在描述性爱的场景而错译。他这么一说,雏子的眼睛就亮起来问道:“比如说呢?”

    信太郎要我拿记下来的草稿来。我一站起身,他也站起来说:“算了,不用了。小布,我们三人都进屋去吧。有点累了,躺在床上聊天好了。”

    我将他的话听成“三人一起上床算了”,心想要来的终于来了。好像从混沌黑暗的底端被解放似的。

    但是没有感到厌恶。我对他们的爱情一点都没有动摇。应该拒绝呢,还是这么三人上床呢。要在这两者间择其一.似乎只有神才能做到。于是我就这么简单地成为神。我和他们夫妇并着肩一面说笑一面上了楼梯。我从自己房间拿了笔记到了他们的卧房,他们俩已钻进被窝等我。雏子叫我进来挤在中间。信太郎为我把位置空出来。

    开始下起雨来,四周渐渐暗起来。信太郎把床头灯打开,一面读着笔记,一面向雏子解说。尽管是男女狂乱的情节,而且一念出来会觉得是愚蠢的丑态,但是翻译出来的文字听起来美极了。

    雏子很忧闲地听得入迷。抽着烟把头靠在我肩上。或许是因为中午在艳阳下走了一大段路的原因吧。我的手臂晒黑了,一被碰到感觉很痒。我一搔痒,雏子就把手指伸过来,在我肌肤上划着圆圈。

    信太郎不厌其烦地继续念着。窗外打起雷来,室内有闪电。雨下得得更大了。

    虫儿飞到网子上,发出嗡嗡的声响飞来飞去。凉爽的夜风把窗帘吹得摇摇晃晃。室内充满着树脂的味道、草的香味还有含着雨的土香。

    我们三人有相当长的时间,就是这么贴着肌肤在一张大床上动也不动。我和雏子静静地听着信太郎的阅读声。信太郎有时像是陷入思考一样地继续念着。我被无比的幸福所催眠,就这么睡着了。一睡到早上才醒来。

    第二天早晨,信太郎在别墅的庭园朝南、阳光最充足的地方,选了一个角落挖起土来。我在那儿种下了树苗,雏子用露水来浇它。

    我想说,希望到结果时都一直能跟你们在一起,但是没有办法说出口。种好树苗后,我帮忙信太郎的翻译工作。到傍晚三人一起到旧轻井泽去买东西。

    那天老妈从二阶堂的别墅回来。夜里在阳台吃老妈做的莱,我喝醉了不醒人事,任由信太郎抱回房间,在自己的床上熟睡到天亮。

    然后第二天,我按预定计划经东京回到老家仙台。现在回想起他们夫妇到车站替我送行的身影,还是万分地怀念。他们买了月台票到月台上来。信太郎穿着白色的麻外套,雏子穿着类似质料的洋装,头上缠着紫色的印度棉纱。

    我在列车前站住。一说:“再见了,九月见。”雏子就眼眶润湿,像是赌气一样撇开头。信太郎笑着从后面抱住雏子。雏子的头上有信太郎的头。两人这么站着像是双头天使一样。

    在发车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门关上了。我们隔着车窗相互挥手。我第一次感到那种胸中收紧的难过别离。信太郎、雏子,不管哪一个,我都同样地爱着。

    火车开动了。渐渐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我靠着车门哽咽起来——

    转载请保留!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