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节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恋正文 第13节
(88106 www.88106.com)    九月回到东京后,我有花时间与片濑夫妇以外的人相处吗?我想,答案几乎没有。

    我也不怎么去上学。就算去也是蜻蜒点水,只去上必要上的课,然后马上回家。在校园有谁找我说话,我也只是像家庭主妇一样应酬一下就走人。

    我对信太郎与雏子以外的人毫无兴趣。在街头演说的咆哮声中路过也充耳不闻。就算我会反射性地接过散发到面前来的传单,但是上面写些什么根本视而不见。

    那年夏天发生的事不停地在我脑中旋转。随着呼吸都可以闻到夏天青草的味道,还有被雨浸湿的树脂的味道。

    在那个充满着野鸟叫声的别墅阳台,我感到信太郎抱着我。等到端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置身于大讲堂,才知道自己张着眼在做白日梦。回过神来,看着笔记,才没过一分钟,这会儿耳际又响起了雏子唤着“小布”的声音。不可思议的是,居然可以闻到雏子一直擦着的香水昧,于是胸中便会一紧。

    在秋天的季节,觉得太早回家可惜,我一个人到晚上还在外面漫步而行。那个时候,我把信太郎翻译的影印本一直带在身边。

    《玫瑰沙龙》这本不像是小说面像是神话的抽象故事的翻译已渐人佳境。我担心要是哪天原稿带在身上弄丢了可是找不回来。所以即使信太郎嘲笑我太过紧张,我还是拿着笔记到学校拜托板田春美影印了一份。

    在公园的板凳或是咖啡厅的角落,还是路过美术馆外的庭院,我会把影印本打开来阅读。只不过是重新读过,我感到信太郎的声音就在附近。我不想看其他的书也不想看其他的字,只想品味着自己记录下的信太郎声音的文字。

    在称为《玫瑰沙龙》的起居间内,集结着男男女女。他们像是住在天上的神,顺从着自然的法则不停地交欢、吃喝、笑、哭、唱歌、跳舞。

    虽然书中不是完全没有世俗的感情纠纷,但是嫉妒、焦躁,或是疏离感很快地在沙龙本身特有的性的泉源中消失。只有在新的人物登场时会掀起一阵风浪,展现小说该有的活力,但是那人物一旦融进了沙龙中,那儿就会再回复原有的平静。

    世界一直在沙龙的门外。但是在某个夏天的夜晚,有一个场景是描写登场人物的其中一人,从沙龙的窗外眺望着星空,这么倒过来想着,搞不好自己这一群人是世界的中心,而包围着自己满天的星空,才是世界的另外一头……

    我很喜欢这一幕。好几次好几次不厌其烦地只重读这一部分。小说中的男性一面抱着让人联想到妃子的神秘哑女,一面这么想着。眺望着窗外而流泪。

    他的眼泪沾湿了哑女的手臂。这么一来,仿佛睡着了的沉静的女孩起身,用手绕着他的头子。女孩的脸压过来寻求他的唇,让他再看不到窗外的景象。天上的星空,还有黑暗中绽放的蔷薇,甚至眼前的美丽哑女的脸庞都在视线之外。只能感到的是吞吐的气息、肌肤的温热,还有涌上来的欲望。其他的一切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在他心中消失。

    偶尔在重读这美丽的一幕时,咖啡店正好放着“女王”的音乐。那时我就感到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幸福从体内流窜而出,试着想像哑女是雏子,而眺望窗外流泪的是信太郎。然后会有一会儿感动到身体无法动弹。

    我越是这么回想越是重新认识到,我在那时是同等地爱着雏了与信太朗。我对他们付出的友情也是同等的。我对片濑夫妇的爱,用尽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我想可以用爱、友情,或性的嗜好……这些各式各样的说法来形容,但是至少那种感情在当时是与独占欲无缘的。

    不管他们夫妇在性这方面多么地开放与不受拘束都和我无关,只要他们夫妇的眼神能投向我我就满足了。同时,在我心中也萌生了他们夫妇应该不会离我而去的没来由的信赖感。

    那个时候我两三次做了很奇怪的梦。片濑夫妻变成我的双亲。我在摇篮中微笑着往上盯着他们夫妻不放,雏子说:“小布,好可爱,然后摇着摇篮。信太郎伸过手来,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胸部和腹部。”

    明明应该是婴儿,但是我的乳这是房这时却鼓起来,变成女人的身体。雏子帮我换尿布,我感到害羞。我想表达出这种感觉,但是出口的却光是呻吟声。

    雏子说……不要哭,马上就会很舒服了。嗯……雏子的手让我意识到潮湿的阴部晾在阳光中。我看着两人,好像看到理所当然事物一样平稳地微笑。

    信太郎喃喃地说真是想吃,雏子微笑着点头。雏子美极了,非常有女人味。我害羞得不得了……是一个这样的梦。我张开了眼,和梦的内容相反地,有我流泪的痕迹。想到自己真正像是婴儿一样地哭泣着就感到好笑。

    那个时候,我在被黑暗包围的公寓房间里,往上看着天花板,试着将“老师”说出口。我反复地叫着:“老师!雏子!”“老师!雏子!”叫到连自己都觉得快发疯了还是不能罢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起身,在睡衣外加了毛衣,然后跑出房子,在寂静的街上漫步。

    还好没有人看到我那个样子。毫无疑问地,我一定看起来就像是个“正沉迷于不正常的恋爱关系中的疯女子”。

    一到礼拜六和礼拜天,我还是持续到片濑夫妇的住处帮忙《玫瑰沙龙》的翻译工作。但是除了这两天以外,我常常因想见他们而焦躁不安。那时我就打电话到他们家。多半雏子会来接:“啊!是小布。怎么啦?有什么事吗?”我一听到雏子懒洋洋的声音就说:“没什么事。”我一闭上嘴,雏子就说:“你要不要马上过来,正好小信今天会晚一点回来,你来陪我吃晚饭好不好?”那时我会直接到公寓去,或者是到雏子指定的店与她会合。像是手帕交一样,和雏子对面坐着吃冰淇淋,天南地北地聊。聊信太郎、半田、副岛,还有在轻井泽的回忆……

    吃完了饭,绕到在车站前的市场陪她买东西,两人一起分担提着慢慢地走回家,一路上听着雏子的喋喋不休,是多么地让我开心呀。

    雏子喜欢谈她自己,我则喜欢听她说。我想我的应对方式大概很有技巧,在一起越久,雏子的话就渐渐变成一个人的独自。我则会在那时偷偷看着雏子的侧面,我喜欢偷窥雏予那美丽的轮廓。

    有时雏子会说“在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顺便绕到附近的公园吧”。十月份天暗得早,傍晚已是夕阳斜照,公园树木的四周已渐渐暗下来。雏子要我坐在板凳上,然后拿出香烟。我帮她点上火。

    “喂,小布。”雏子望着天空,喃喃自语似地吐着烟。

    “你有没有过不管怎样马上想跟男人上床的时候?”

    “什么?”

    “就是想要……想要……心痒得不得了,不知如何是好。没有过吗?”

    我用笑来敷衍。“说真的,我没有过那样的经验。”

    “我有时会变成那样。”雏子像是想到什么笑了一下,用优雅的姿势把烟灰点到地上。“像是呀……像这样到车站前的超市买东西呀,当然是一个人。就像平常一样买东西罗,但是买着买着,会突然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地想要做爱。真的是很突然。看到猥亵的图画或是书都还不会那样,是很突然地。一旦想要,就会像是发疯似地想要那个。”

    我保持沉默。雏子像是想起那时的情景一样,动了动小鼻子。“上次也是这样。大概一个礼拜前吧,在市场挑蔬菜的时候,突然想要,忍都忍不住,连站都站不好。好像禁不住要蹲到地上一样。”

    我下意识地咬着嘴唇。要不这样的话我的喉咙会发出声音,搞不好会小小地呻吟起来。“反正是想得厉害。”雏子继续说,“那个时候还好,小信学校比较早下课,在傍晚已回到家。我呢,已经无心买东西,用跑的步子回家。飞奔进书房里说:‘小信,我忍不住了。’”

    “呀。”我说,调整一下姿势,然后小鹿乱撞地不自然地报以微笑。“那……老师那时候是什么反应呢?”

    “小信知道我有时候会变那样,所以一点也不惊讶。像是发作一样,只要抱我上床就会好。很怪哟,一治好我就会再出门买东西。忘了买的东西不买不行。”

    听听雏子毫无保留的告白,我即使会团想不通而惊讶,但一点不觉得那是龌龊的事。反而我相当羡慕雏子强烈的性欲。那是纯粹的性欲,不含有任何杂质。没有混合着感情,只是期望获得快乐,这到底有什么地方污秽呢?我也希望能像雏子一样。我认为在这一点上,雏子比谁都来得清高。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自己对雏子的感情超过了只是崇拜与友情,而带有性爱的吸引力。那种感情和对信太郎的感觉没有太大的差别,在心中澎湃汹涌不可断绝。

    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那问题真是愚昧极了,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脸红,但是却不后侮。就算在那时不问,总有一天我还是会问雏子的,因为不问不会甘心。

    “对方要是女的呢?可以吗?”我犹豫地问道。

    雏子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缓缓地面向我。“什么意思?”

    我大声地咽下口水,但是并不紧张。我只是单纯想知道答案。“雏子在发作的时候……对方非得是男人不行吗?”

    雏子有一瞬间张大了眼,然后正吸着的烟掉到地上,她用鞋尖把烟踏熄。雏子小声地说“小布”,而且欣喜地将两只手臂大大张开把我紧紧地抱起起。

    “小布!你最棒!最棒!”

    我故意笑得很大声,在雏子的臂膀中扭动说,“是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女同性恋。”我有点不安地想,要是太认真的话搞不好反而被误解。雏子不知道有没有在听,只是紧抱着我、唤着我的小名。“我和小信能认识你好高兴。小布是个好女孩。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到死不分开。嗯?”

    当然好,我说。虽然像是小孩一样的说法,但是雏子的口气中,有他人绝对模仿不来的真挚。我鼻子突然一酸,想流出泪来。

    雏子摇着我的身体像在哄小孩一样。有一会儿好像在想些什么一样。然后终于用沙哑的声音说:“说的也是,要是对方是小布的话也好。”

    “什么?”

    “我是说当我发作的时候,要是对象是小布的话,那也很好。”

    “讨厌!雏子老是乱说。”

    “真的呀。我为什么要撤谎?”

    “雏子的对象这么多,怎么会想到我。”

    “有些东西是无法和男人分享的。有时会想要柔软的东西,那种一抱紧会折断一样的、纤细的东西。你了解吧?”

    雏子将身体挪开,把两手搭在我肩上,将自己的额头靠上我的。雏子的唇近在眼前。这么近距离看着雏子的脸庞还是第一次。雏子魅力四射。雏子一兴奋,鼻头就会冒汗。那时的雏子鼻头也流着汗珠,在夜幕低垂的公园街灯下闪着光。

    一阵恐怖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想,自己就这么被雏子所诱惑,成为她性爱的对象的话,会不会就再也无法理会其他的人了呢?

    但雏子只是靠着我的额头,抖动着肩膀吃吃地笑了出来。好不容易吹散了在我心中萌芽的灰暗预感。

    “下次我发作的时候,要是小信、半田,还有副岛都不在身旁的话……”说到这,雏子又笑起来。“我就偷袭你,你要早点有心理准备。”

    “请便。”我说,也露出笑脸。

    我们坐的板凳前有人走过,是一位穿着深蓝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一面走一面不断回头往我们这儿望,带着好色的目光。

    “你看。”雏子抱着我大胆地指着男人,“那个男人羡慕得很。”

    我的脸颊感到雏子脸颊的温热的扩散。雏子的脸庞异常柔软并有些湿气。我感到难以呼吸。因为过于紧张的关系,我好像快贫血昏倒了。

    “小布,好香。”雏子把嘴凑到我的颈部来,“好像是日晒的味道。”

    我感到一串火把一瞬间贯彻全身。我抽身站起来。要是不这样,我在那个时候会在刚路过男人的注视下委身雏子,随她需索地亲吻起来。事实上,那正是我所期求的也说不定。

    在被逮捕以后的供词中,我陈述说,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恨过片激雏子。我肯定地说,虽然与信太郎有肉体关系,但我没有因此就厌恶雏子的存在。在开庭时我也一再重复这一点。

    在法律世界维生的人,好像就接受了字面上的意思。在那时,雏子除了信太郎以外,还和至少两位男性有肉体的关系,这个事实已被熟知。虽说她是信太郎的妻子,但一般而言,没有必要对这样的女性怀有恨意。因此,也不是不能想像,矢野美布子并不想从她那里把信太郎抢过来。一开始是雏子任意开始乱玩男女关系,要是丈夫也有情人,就会很自然地建立互相默认的关系。所以矢野美布子也没必要介意雏子的存在。我想他们是这样单纯地解读。

    但是事实不是这样。我不只是爱上了信太郎。我的爱,是对信太郎和雏子的爱。要是少了其中之一,我都不可能身心俱溺地沉迷于那样凄惨壮烈的爱情。

    一般人,还有媒体都试图把我犯下的罪,归结于不幸的三角关系。那可是大错特错。我一次都没有认为我和片濑夫妇的关系是三角关系。不管怎么说,我和他们都是对等关系。

    那年的十一月,我和片獭夫妇一起再访位于轻并泽古宿的别墅。那是在打猎被解禁以后的事。信太郎因大学讲课的关系必须到那里待个两三天,没有要者妈同行,而是让副岛一起来,两个男人可以享受打猎的乐趣。

    到了别墅第二天的早上,信太郎和副岛一起乘车出门去捕猎物。副岛带来的两头猎犬也同行。我和雏子留在别墅。不巧天气不好,就在家里打扫雨水带来的霉味,让人运来暖炉用的柴,就这么听音乐、看书,来打发时间。

    信太郎和副岛捕获的猎物只有一只山鸡。副岛一回到别墅马上就把它杀来做火锅。

    在夏天时大家每天溺着的阳台已被雨打湿,光是站着几分钟就会冷得受不了。我们在起居间起了火炉,围着大桌子吃火锅。在进食的时候,训练有素的猎犬们就乖乖地坐在房间的角落。

    热闹地吃完晚餐,副岛颇有含意地望着信太郎。信太郎一贯地微笑说:“有时这样也不错。”

    “老妈不在正好。不管怎么样,有些事不能在老妈面前做。她会向二阶堂打小报告……但也没关系,对不对?雏子。”

    副岛这么说,雏子把脸撑在桌上回问说:“你想我会拒绝吗?”两个男人都吃吃笑起来。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吸大麻。我一说我不知道怎么吸,信太郎就将细细地卷起来的纸烟往我嘴里一塞:“就像吸烟一样吸就好了。”他这么教我。“吸进去以后,先把它留在肺里一会,不这样的话没有效。”

    我照他的话做,头有点昏。

    烟有两根。我和信太郎,雏子和副岛轮流抽。

    信太郎关掉房间的灯,放上唱片。是“黑色神秘女郎”。

    “第一次吗?小布。”在桌子那一端的雏子问。雏子的鼻头泛着透明大粒的汗珠。

    我点头。信太郎马上说:“不要担心,和迷幻药不同。不会变得不舒服。”

    火炉中的火柴,在黑暗中除了我以外,有六只眼瞳放着光芒。雏子站起身走到我身边,在地板上坐下来。

    “好热。”她说,把身上的毛衣脱下来,只穿着内衣,把下巴靠在我坐着的椅子的扶把上,像是小狗对着主人撒娇一样。信太郎望着我,我马上可以感觉到他被某种欲望驱使。但不知道对象是我呢,还是雏子呢,还是谁都好呢。

    “小信、副岛,你们听我说,”雏子保持那样的姿势向上盯着我看。小巧的鼻子一瞬间像是兔子一样动。“我想亲小布。”

    “我会吃醋哟。”副岛开玩笑说。

    “我和副岛可不亲嘴哟。”信太郎说。两人像在喘气一样低声笑起来。雏子手伸过来,开始在我牛仔裤包着紧紧的大腿上抚摸起来。一股极端的厌恶和极端的快感同时向我袭击而来。

    从没有过的感觉扩大全身,虽然厌恶地想哭出来,但是席卷而来的甜美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求救似地看着信太郎。他含着笑意的眼光,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望着我。

    随后发生的事,我不想归国于大麻。我的确吸了,但是只不过两三口。大部分应该都到了信太郎的肺部里。

    我在那晚上和雏子接吻,抚摸了雏子的乳这是房。光是触摸觉得不够,一面抚摸,一面把嘴凑到雏子的喉咙边。雏子就像是被男人抚摸一样,令人惊讶地激烈喘息,身体开始有反应。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雏子又爬到我身上来,力度像是野兽般地强,我无法抵抗。

    “不要。”我说,一半像是在哭泣一样,“老师,你帮帮忙。”

    “真是胡闹。”信太郎说。吃吃地笑着走过来轻轻地把雏子抱起来。他向着我和副岛挤眼睛,就这么把雏子抱到沙发上。

    两人没多久就在沙发上缠绵起来。副岛保持着乎稳的微笑,端着白兰地的杯子到阳台去,两头猎犬跟在他后面。越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副岛抚摸着猎犬们的身影。

    “过来。”信太朗回过头叫我。在信太郎身体下面的雏子激烈地呻吟着,但是他却以一股奇妙冷静的方式向我招手。

    “我还是在这里就好了。”我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不知道我的声音传不传得到他们那儿。在室内,炉火映出他们两人庞大而摇晃着的影子。

    我待在这就好,就好……我胸中反复地说。在火影中贪婪地交缠着的信太郎和雏子美极了。我想一直盯着他们看到腻为止。这是我的,谁也不能夺取的美丽雕像。信太郎和雏子,不管他们在我面前做出什么动作,怎样地像野兽一样叫出声,我的视线毫不动摇,只是持续盯着他们,分享着他们的快乐。

    那晚的夜里,雨变成了雪。早上起床往外一看,落时纷纷的林中有薄薄的积雪。

    在下雪前,副岛回到了自己的别墅。在暖炉前并排睡着的我们三人,像是讲好一样全着了凉。回到东京在他们目黑的家,一面咳个不停,一面一起分着吃感冒药。那种幸福的感觉至今难忘——

    转载请保留!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