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节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恋正文 第25节
(88106 www.88106.com)    有一会儿,我动也不动,眼睛盯着画面。上面不断地播出机动队员的动态。渐渐地,我甚至无法理解那些影像所代表的意义。

    大久保刚刚说的话在我的脑中卷起漩涡。“枪”,他说,砰!一声,往头部射。嗯!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想起了这个家里面有猎枪。简直像是玩连连看游戏一样。要是大久保没有说出枪这个字眼的话,我也不会想起在橱柜的抽屉中的那把钥匙。我当然也不会想到,只要用那把钥匙就可以拿得到真枪。

    但是,有关这一点的说明是相当的困难。也不能说我完全都没有想用枪去威胁雏子和大久保,或是杀了雏子或大久保。或许我心中想,要是有枪的话,可以简单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一定。那是我后来才意识到的,在那个时候,我连这一点都没有想到。

    我想要那种可以左右自己人生最后瞬间的东西。除了这么说以外,我无法解释。我的身体浮在空中,已失去了自己还活着的那种实在感。对我来说,明天、昨天,还有今天都不存在。要是说有什么东西我还看得见,恐怕只有茫然地近乎可怕的原野风景。

    我想要拥有能支持自己的东西,支持接下来的行动。下一步、下个动作。不管你怎么称呼它。反正我除了像呆子一样站在那里,像呆子一样呼吸吐气以外,想要有能暗示我下一步该怎么做的东西。

    我站起身来,走到橱柜那儿。我伸手打开了在最右边的抽屉。就像我想的,在里面有柜子的钥匙。

    我拿了钥匙,离开起居室往厨房走。然后通过厨房到了走廊,打开储藏室的门。面向北的柜子冷得像冰箱一样。一呼吸就吸进了冷空气,在肺中隐隐作痛。

    我打开天花板的电灯。把钥匙插进柜子里。吐的气成了白烟,好像是在户外一样。我把猎枪从黑色皮制的套子中取出来,闻到一阵枪支的味道。全新的枪有点生锈,我一闻到那味道,在脑中澎湃的血液完全平静下来。

    一年半前,信太郎和副岛教过我的记忆苏醒过来。我从柜子里面拿出装着子弹的小箱子,然后将子弹上膛。

    在这么做着的时候,我相当正确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然呀,我又不是发疯了。只是无心、什么都没想地把枪上了膛。

    我感到装着子弹的枪好像开始呼吸。它好像是有生命的东西。

    我拿着枪走出储藏室。外面天色已黑。火炉和暖气炉的烟带给起居间些许暖意。我穿过起居室站在往二楼的楼梯前。楼上没有声响,也听不到说话的声音。

    我一级一级地不出声地往上爬。手上的枪很重,那种冰冷和沉重让我安心。好像得到了比谁都强的伙伴。枪有枪的守则,我只要循着那样的守则就可以了。

    我站在二楼的卧室前。将耳朵贴到门上,并偷窥里面的情形。我平静得有点异常。

    可以听到楼下电视机的声音,我转了转门把,发现没有上锁。

    我轻轻地开了门。床头柜上的灯在室内投出谈谈的光。我看到雏子睡在那张大床上。雏子把一双手臂放在额头上,闭着眼,斜着头。

    大久保撑着雏子的身体,靠在床头。把两脚放在被子中坐着。地板上有大久保脱下来的睡衣。大久保光着上半身,没有胸毛。

    大久保闭着眼,不知是睡着了呢,还是闭目养神。反正,他的眼睛是闭着的。光是知道他那只像黑色大理石的冷冷眼睛没往我这看,我就很满意了。

    或许是门链已松了,就算不去撑,门也是会半开着,也因此响起了一声“嘎”的难听的声音。

    雏子张开眼仰起头往这看。说有点发烧的雏子,上了床以后真的昏昏入睡。她好像是还没从梦境中醒来一样,像天真无邪的小孩静静地仰起上半身。

    不知是不是没有看到我手中的东西,还是看到了也不能想像会发什么事情。雏子好像呆呆的,以茫然的神情望着这端。

    “干什么?”大久保低声喊。

    他很明显地注意到我手上拿的东西。但是他一点都没有感到吃惊或是害怕。不要说害怕了,他的眼神简直就是在说“没有比这个更无聊的游戏”一样。他很平板地说,脸上表情显得极为厌烦。

    我默默地踏进了卧室。点着灯油的火炉中燃烧着白烟。但我根本不知是冷是热。

    我手上的枪会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只要照做就行了。

    我静静地端着枪,将枪口向着他,把手指放在板机上。

    “混蛋。”大久保低声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那时,我听到了远处有车子往这里接近的声音。只不过不到一秒钟那么短的时间,我听到了那个声音。

    我看到大久保慢慢地把一只脚伸下床来,看到他从胸部到肩膀的结实肌肉。他好像是想瞬间从床上飞奔过来,把我推倒的话,可以简单地夺走我手中的枪。我不能让他有机会。枪是我的分身。要是我可以那么简单地把枪交给大久保的话,还不如在那儿拿枪对着自己扣板机还比较痛快。

    我重新举枪,用力将枪口瞄准他的上半身。大久保没有表情地停止动作。我看到他伸出来的脚又回到被子里。

    我感到有车子到别墅来,进了大门停放在玄关前。

    “有人来了。”雏子说,眼睛故意转着,“警察吧。一定是,是警察。”

    那实在是很愚蠢的谎话。像是吓小孩的把戏。那是我第一次听到雏子口中说出毫无魅力的话。我觉得那时的雏子好丑。

    铃响了。雏予简直像是被枪击中了一样全身激烈地颤抖。

    铃声响遍室内。我更加用力握着枪支。

    我感觉到玄关的扣链被卸下来,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小布。”楼下传来了信太郎讶异的声音,“你在吗?”

    雏子张开嘴想喊出声。我将枪口对着雏子,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大久保用手去堵住雏子的嘴。大久保大概是冷静地判断,如果雏子叫出来的话,说不定我会失去理智扣下板机。

    雏子抓着大久保。被雏子抓着的大久保的胸口上,有雏子指甲划过的红色痕迹。

    听到有脚步声,信太郎走进了起居室。他先是到厨房去查看,又到一楼的两间客房去看。然后窥探浴室和厕所。好像最后才进了储藏室。

    听到信太郎从储藏室飞奔出来的脚步声,然后到了楼梯前止住。

    “小布。”他说,“你在哪儿?”

    信太郎慢慢地走上楼梯。我把枪口对着雏子和大久保,稳住两脚,动也不动。

    在床上的两人的视线向门外看。

    “不要做傻事。”信太郎说,“把那个交给我,快点!”

    我慢慢地回过头,把枪口向着信太郎。他两手举起到肩膀上方低声说:“不要乱来!”信太郎穿着他冬天最喜欢穿的浅咖啡色长大衣。他感到威胁极度地动摇,但还是努力去相信我不会做出扣板机的傻事。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信太郎开始说。他大概相信只要一直说话就可以安抚我。“我有不详的预感,所以马上回到公寓看,一看就看到我书桌上列车的时刻表摊开着。是南下信越线的时间表。我就马上打电话到这来,但是接不通。所以就赶来了。”

    要是不清楚事情原委的人在现场,一定觉得很荒谬。夫妇中、妻子那一方和一位光着上身的年轻男子在床上。而丈夫这一边则被一位年轻女性举着枪对着,两手往上举。好像在解释什么似地说个不停……这实在不像是一般男女关系会有的结局。乍看之下好像和三角关系没什么关联的年轻女人,为什么会非拿着枪不可呢?不管是谁都一定无法理解。

    “为什么要杀我们呢?”雏子颤抖着身大声地问道。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不满,你到底想要什么……”

    “还给我。”信太郎说,然后慢慢地将右手伸出来。我没理会他。

    “我想大概没有装子弹吧。”大久保说,“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大哥。只不过是发生了一堆不合意的事,想要吓吓人罢了。”

    信太郎转向大久保。“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

    “你刚刚说了什么?”

    “刚刚?我说没有装子弹。”

    “在那后面,在你说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后面,你说了什么?再说一次看看!”

    大久保的脸上鼓起了一股很开朗的笑容。“不行吗?哥哥。我这么叫你,你听了不舒服是吧?”

    “不要这样。”雏子像小孩一样歪着头,激烈地摇着头发哭出声来,“住嘴!住嘴!大家都住嘴!我受不了了。什么都……”

    “雏子是我的。”大久保没有安慰哭叫着的雏子,谈淡地说,“就算一辈子都不做爱,雏子还是我的。哥哥。我和你不一样。我不像你一样把雏子塑造成一位荡妇。我爱她的方式比你高尚,我爱她整个人。”

    “胡说八道!”信太郎像呻吟似地说,“你闯进别人的别墅,迷惑雏子。你这个奸夫。”

    “哼。”大久保嗤之以鼻说,“我可以告诉你,你为什么要把雏子弄得像个荡妇。因为你想忘了她是你妹妹的事实。你免费把雏子提供给其他的男人享用,让雏子自由。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减低自己一人独占着这位世上最有魅力的妹妹的罪恶感。”

    信太郎不吭气,大久保就两手一插,一个人点头歪着颈子说:“我说错了吗?嗯,哥哥?”我手上的枪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我猛然将枪口对着大久保。右手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往下一扣。我的身体激烈地往后弹。

    大久保的身体在床上震了起来,双眼翻白。

    雏子惨叫起来。她一面叫着,一面从床上冲出身来。信太郎抱住雏子的身体。但是她还是继续尖叫。那是金属碰撞在一起、像是铁棒摩擦玻璃的异常的叫声。

    我不喜欢她那样,我神经整个绷紧,脑中充血、沸腾。我想往大久保身上再击个一百发、两百发的子弹。我再对准大久保扣下板机。大久保无法动弹。雏子用更尖的声音叫着。不知她是想护着大久保呢。还是只是因为过于惊吓,身子往前奔出来。在我和大久保间,雏子冲了出来。

    来不及了。扣紧的扳机在那瞬间移动了几厘米,我身体又被震起来。我想我射中了雏子。但是倒到地板上的不是雏子,是信太郎。他为了保护雏子从身后抱住她。被我从相当近的距离击中。

    雏子的叫声嘎然而止。她看着我,再看着倒在她身边的信太郎,然后又望着床上的大久保……

    雏子的眼球咕噜咕噜地转了几下,然后就这么往后倒下去,失去了知觉。

    完了。我想,一切都完了。我脑中只有这个想法——

    转载请保留!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