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回 李自成纠凶谋叛 李公子发粟账济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定鼎奇闻正文 第五回 李自成纠凶谋叛 李公子发粟账济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李自成因众人立他做了寨主,连夜遁入河南,在东南太行等山,幽僻去处,扎下人马,占据一方,横行四境。南北去的客商,分明是他的大块鱼肉。他又去结连九十八寨的响马,做聚同劫。连那周清夫妻,并自己的妻子及丈人妻舅,一齐迎接过来,住在一处。且说他的丈人,是米脂县内一个有根本的人,人称他为郑员外,如今怎么肯到这个所在?看官,有所不知,他一来的女儿嫁了这个大盗;二来也为年荒赔粮,坏了人家;三来儿子混名一斗粟,向来不安本分,故而一堆落草。如今有这个机会,及早走路,还是嫌迟。那九十八寨,共有六百三十万人马,内有二十二人,又是众头目中的魁首,各有混名,自称好汉。

    第一名老回回孙昂

    第二名洪太太洪用光

    第三名翻江龙吕佐

    第四名曹躁王汉

    第五名八大王张献忠

    第六名一条棍张立

    第七名格子眼盛永正

    第八名冲天鹏方也仙

    第九名铁玖瑰梅遇春

    第十名水抱龙刘伯清

    第十一名双猪豹史定

    第十二名泼水风陆纲

    第十三名一枝花王千子

    第十四名雨里金刚王命

    第十五名五阎王邱正文

    第十六名扫地王闻人训

    第十七名可飞天沙来风

    第十八名善隐身蔡本雄

    第十九名混天龙马元龙

    第二十名穿山甲金庭叹

    第廿一名不沾泥赵胜

    第廿二名混十万姜廉

    今又添二名

    满天星周清

    一头粟郑日仁

    这一班有名的大盗,共推李自成做大元帅,称他为闯王。那时自成心里想道:“我有了这九百万人马,若不去攻州夺县,图个大事,也自枉了。一日唤两个贼头,是八大王张献忠及扫地王闻人训,商议道:“目今天灾迭降,饥荒异常,南蛮数次浸凌,朝臣尽是贪佞。天下百姓,离心离德,已不是一日了。孤欲起意兴师,救民水火,二公意下如何?”献忠道:“大王欲图大举,必须先聚资粮,今兴数百万之师,一日费斗金犹为不足,虽云除暴救民,然其始亦未免借民起义。”闻人训道:“我主乘时势,以图大事,张公借百姓,以勤王师。是诚揆势机权,因时见识也。”自成道:“何谓借民起义?”献忠道:“今要夺取天下,全赖军旅之众,军旅之计,务在先集钱粮,今人既不能作无米之炊,天又不能降点金之术。必须分拨人马,几处搜取民间财物,几处要截起解钱粮,必得堆积如山,方可克成大事。自成见说大喜,即分拨人马,各自统领大队前去,或埋伏要路,或劫掠各邑,颁有告示一道,以谕军中:

    闯王示通以天灾大乱,人心惶惶,孤欲起义兴师,救民涂炭,但以钱粮不继,安能鼓动三军。特命尔等,各依分派,开列所在前去,同心协力,夺草截粮,务期子女金银,归途满载,庶得共襄大举,永享鸿图。

    孙昂、史定领兵十万前往山西;闻人训、方也仙领兵十万前往山东;吕佐、林汉领兵十万前往陕西;洪用光、郑日仁领兵十万前往南直;马元龙、王命领兵八万前往滁和。

    这几个贼首,领了人马,各遵派定所在,前去劫掠。几省地方受害,说势尽这般惨毒,虽有抚按官员,急切里也没计摆布。朝廷知县势可虑,敕下兵部作速调兵征剿。那时有个龙大轮,不过略晓武艺,却自负边才,说得天花乱坠,兵部也就承了虚名,推他做个剿寇的总督,受了敕书,任了大事。却被贼头张献忠,因为与贼李自成伙内自相矛盾起来。他便离了闯贼,径到龙总督军前投降。大轮不提防,是个狼子野蛮心,遂引为心腹之托,也不去散他的伙党,反把军器火药钱粮,吩咐与他,分明是赠他许多谋叛的器具。他果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依旧反叛去了。龙总督因此犯罪,下了天牢,拟成大辟。那献忠另为一队,聚集人马,杀入湖广地方。若说献忠的手段,也极利害,先把官民人等,计有五六万,驱至一个大山野去处,四面扎下人马,围定着众人,举出朱氏子孙,尽行杀戳。再查武职官员,并兵丁等俱行砍死。只留会做裁缝与唱戏的数千人,其余赶至江中都溺死。正是杀得:

    赤壁山前,滔滔血浪翻扬子;

    岳阳楼下,叠叠白骨满洞庭。

    不说献忠这般利害。再说河南开封府杞县,有个李尚书的儿子,名岩,中过乡科。平昔做人,疏财仗义,因连年荒旱,米贵如珠,县官不知抚恤百姓,一味比较钱粮。终日把这些粮户,打得血流淋漓,啼号嗟怨,作成那书吏、皂隶,肥头胖耳,积得产厚家饶。那李公子看不过,写了一张呈,率众人到县堂来呈,第一款求他暂停征比,第二款要他设法济饥。知县见了公呈,心里想道我不过做朝廷的官,那百姓欠钱粮,没得吃,于我甚事。便道:“上台催饷的文书,络绎不绝,若不征比,将何起解,必然罪及本县了。至于济饥一事,县中那得这项无碍钱粮,可以设法?除非本地官家,自舍己财,救桑梓才好。”李公子见知县这般言语,心上好似不安,回到家中,把自家仓库里的稻谷,计算一回,除了家中日用米饭,其余尽行散给,与本县内百姓计口关领。正是:

    轸念贫民散粟财,欢声万口颂如雷。

    谁知惹祸弥天大,一片丹心化作泥。

    李公子虽有好心,只是以一家之大,难赈济得许多百姓。别图的不得沾恩,就有一班无知好事的,招数十人,向本图里的官家富家吵闹,援引李公子为样,要他发粟济贫。也有要抢夺的,也有要放火的,这些大家巨室,那里又有第二李公子在里头。夙怒他市恩沽誉,启奏开端,去禀知知县,求其出示禁止。论起来,却是那知县会做官的,只该劝他力助,发心各赈本图,岂不是个方便人情,免了后来生出大祸。那晓得这个知县,心中反怪李公子多事,反出一面硬牌,来禁百姓。牌上写道:

    杞县正堂示谕:照得年荒乏食,天实降灾。尔百姓只合安心顺受,岂宜越礼犯法。传谕速速解散,各安本分生理,不许借名求赈,纠众行私。如违即系乱民,严加究办。

    那无数饥民,见了牌上的谕,登时乱窜起来,把牌丢在地下,踏得粉碎。把那挂牌的皂隶,只有舌头上不曾着拳,负痛奔脱,去县内回复本官。那里众百姓一齐拥到县堂,七张八嘴的罗唣,高声大叫救命、救命。知县在私宅内听得如此,也不敢出堂。便去请公子到内衙,埋怨道:“宅上既有许多稻谷,何不输在官仓,待学生也设处几担稻子,酌量给派,却不是好。”李公子道:“若输在官仓,好饱吏胥之腹,小民怎沾实惠处。况且一家之积,难以遍济各图。”知县道:“如今百姓聚而不散,如之奈何?”李公子道:“老父母快写暂免比较的告示,出去安民,待晚生去劝谕他。”知县只得依然,唤书吏写一张告示。写道:

    杞县正堂示:

    为暂停征比,以慰穷民事,窃今国课虽严,民情更急,目下灾荒特甚,饥馑难堪,所以应比钱粮,暂停三月,姑俟秋成有济,再行开限。尔百姓亦各安心静听,毋得聚众喧哗,以取罪戾,须至示者。崇祯九年七月初四日示

    县官把告示签押了,李公子拈出县门,粘贴在照墙之上,与众百姓看了。道:“列位且散,待我做几名劝赈的话,传布各图,一定要他量力捐出,周济尔们便了。”众人道:“既是李公子吩咐,我们权且散去,看三日之后,作何处分,再到城隍庙会话说。”纷纷而散。李公子也回家,做一首劝赈歌,各家去劝勉赈济。歌曰:

    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禾苗岁不登。

    米价升腾增数倍,黎民处处不聊生。

    草根木叶权充腹,儿女呱呱相向哭。

    釜甑尘飞爨烟绝,数日难求一餐粥。

    官府征粮纵虎噬,豪家索债如狼豺。

    可恰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

    骷髅遍地积如山,案重难过饥饿关。

    能不教人数行泪,复思还成点血斑。

    奉劝富家同赈济,少仓一粒思去既。

    枯骨从教得再生,好生一念感天地。

    天地无私佑善人,善人德厚福长臻。

    助贫救乏功勋大,德厚流光裕子孙。

    且说知县见百姓县前大闹,心上不悦,又见李公子一言解散,羞忿成怒。兼怕三日后还来聚集,遂连夜备起文书,申达上司。说道举人李岩,心怀叵测,私散家财,买结众心,聚集千人,倡乱抢掠。打差辱官,把持官府,使征比不前,阻挠政令。若不早为图治,必贻害无穷。上司也不察真假,轻信其言,就批仰该县即速拿李岩解究,免致生变。知县奉上司批文,就去拿李公子。

    但见:

    皂快成群,执一纸朱牌,犹如符命;公差作队,持两条黑索,却是豺狼。进门来呼酒呼浆,拿人去要钱要钞。全然不顾斯文体,半点那容桑梓情。

    密地里把李尚书的第宅围住,一伙公差拥进去。先叫管家说道:“本县太爷有话,要请李相公面讲。”管家走入里面,对主人说了。李公子已知这事有故,想是县官见怪,差人来拿我了。便挺身走出前厅,那公差见了,不由分说,一手扭住,竟出大门。来到县前,禀了知县,知县即发监票,着楚卒牢监,听候抚按提参,候旨定夺。那李公子下了监牢,众百姓纷纷不平道:“李公子为要赈济我们,连累他受苦,于心何安?不如劫他出来,奉他为王,除了害民的狗官,也是一时之命。”只得这番有分教:

    暴官命尽中州,义士身投西贼。

    未知如何救出李公子,且听下回分解。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定鼎奇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定鼎奇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定鼎奇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