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回 尽节忠君臣并烈 殉社稷帝后同崩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定鼎奇闻正文 第十一回 尽节忠君臣并烈 殉社稷帝后同崩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贼军师宋孩儿来见李自成道:“臣观明朝王气之绝,当在本月十八日丙午,是日当有陰雾迷空,凄风苦雨,是其应验,十九日辰时,都城必破无疑。今若不乘此机会,恐有援兵四集,又要迟至六年之后矣。又有谶语几句道:

    孩儿军师孩儿兵,孩儿攻战管赦他。

    只消出了孩儿阵,孩儿今取北京城。

    据此谶,吾王须要选未冠十六岁的童子,号做童子兵,令他扒上城去,方能济事。”李自成听说大喜,就点起精壮童子五千人,各给弓箭刀枪,叫他四面扒城杀人,做个前队,后面大军接应不题。且说北京城里,满城奸细,贼兵破了昌平州,把十二皇陵树木,砍伐得精光,宫殿焚烧做赤地。劫夺通州粮饷,自沙河而进,直犯平子门。彻夜火光烛天,四面炮声动地。崇祯帝见事势不好,即召在朝诸臣,一同议事,速速调取人马,勤王援救。当下惟有户部官吴屡中上议,须令在狱各犯官,捐资充饷,以赎其罪,其余诸臣,束手无计。崇祯帝知事不可挽回,不觉两眼如珠,诸臣亦相向哭泣。崇祯帝指着众官道:“尔们读诗书,惟空谈今古,三场文论策,都是一派浮言,到今日里,全无计策。如今在朕面前,假装一哭,济得甚事。罢!罢!朕只是死守社稷,毕朕之心。看尔们后来,更事他人,惟恐不能始终尽善。”说罢,众官也无言对答,默默而散。再说有个颖川子,看见贼势来得凶猛,便问各官,问个安危若何?这班官府,都是掩饰浮词,说道无害的,可以不在慌张,仰藉圣天子威灵,不过坐困几日,拨开云雾,即见青天。有个登台鼎的,尚自言笑如常。只有大学士范景文、尚书倪元路、都给事吴麟征三人形容憔悴,慷慨激烈,口称圣上焦劳如是,吾辈何以为策,惟有披沥尽瘁而已。颖川子与这三个官府,正说话间,只见家人来报道:“贼党枚将军发到马牌,定于十八日入城,行至幽州,会同进发。”颖川子见说,连忙走出打听,只见人人惊骇,个个尽皆摇头吐舌,急忙寻个隐僻去处,潜躲不题。再说崇祯帝在宫,与司礼太监王之俊,哭泣相对,御书交二太子,想是机密事情,私与之俊看罢,仍把御笔涂抹。一时京城即议论纷纷,也有说神京天府,万难摇动的,也有说窥贼的志念,当不在此,是要到天津地方,劫夺粮饷的。到下午来炮声不绝,城外大兵旌旗满眼,喧传勤王兵已到。却是唐通叛贼,他的部下还要来索饷。一时间民心惶惑,男女奔逃。闯贼又遣贼党杜秩亨,密奏天子道:“平分天下,方可息兵。”朝臣皆以为可,天子流涕道:“祖宗费了多少精神,历尽千辛万苦,创此山河,为不肖子孙贪于安乐,一日里把地方割去,朕即死归泉府,亦无目面见高皇在天之灵矣。故宁死则可,割地则不可。”那晚更深后,天子同着太监王之俊,微行出门,见事危急,即步到成国公府中来商议。守门的不晓得是天子,只道是甚么官府,禀道国公爷赴宴未回,天子慨叹还宫。公主也奔到皇丈嘉定伯周府里来,门上的厮役,也不知是玉叶金枝,那里敢传报,公主只得仍走还宫。那国母周皇后手内持节,绕宫巡走,哭泣道:“天灾已降,大祸临头,尔等有志的,须要早寻门路。”又巡走两遍,归宫正要自尽,而天子亲率禁军四百余骑,欲杀出前门,门上兵卒,只道是内里有变,便要打炮反击。天子只得从百家胡同,绕城头而出,望见守御的兵士,器械全不精锐。忙返驾回宫,对皇后道:“大事去矣。”相向大哭,国母宫的宫人,也是环绕哭泣。天子挥手道:“尔们且去,各自寻各路罢!”这些宫女号呼四散,狂叫出宫,填塞街巷,纷纷乱窜。天子驾至武英殿,密召各门守城官,将白灯笼每门付去三个,嘱道寇信缓急,自一至三,宫中只望此灯为号。守门领旨而出,圣驾回至干清宫内,将太子定王付与周皇亲,永王付与刘皇亲,嘱道:“社稷倾覆,使天地祖宗震怒,实尔父之罪也。然朕亦已竭力尽心,其奈文武诸臣,各为私心不肯后家先国,以此败坏如此。尔今不必问其祸福,只是合理做去,朕无他虑也。”说罢天子与两位太子,放声大哭,相别去了。天子乃进寿宁宫,看见长公主,也是大哭。天子便欲砍死他,手不能举,停了半晌,猛地狠下一刀,公主将手来连掩。一臂已砍破断,昏倒仆地。天子又到西宫,见爱妃自缢,因绳断堕地,天子即把刀砍死,又把爱妃数人尽皆杀死。又到坤宁宫,周皇后见亦已自缢。天子长叹一声,再登皇极殿,把景阳钟亲手自撞,钟声远振,响遍京城。要集文武百僚,并不见一人前来问候。天子把拿着一把三眼枪,率领内监十数人,来到前门,望见城头上,尽起白灯笼,三碗一起挂起。天子知天命已去,不可挽回,急遣宫人,迫令张太后并李娘娘速死。然后剌血亲写遗诏一封,缝随身衣带内,披发覆面,衣履不成,竟向宫后煤山自尽。太监王之俊哭痛裂肠,对面悬梁而死。呜呼!痛哉!以亘古未有之奇祸,加于明朝;以三百年无缺之金瓯,堕于彼贼。诚使天崩地裂,鬼泣神号,亿兆臣民,无依无怙。后人有诗二十四首以纪其烈:

    追痛吾皇称至仁,忽闻遗诏恤生民。

    国家忠孝今何在,文武衣冠更不轮。

    举国徒知推伪主,普天谁解念王臣。

    帝遗血诏悲难尽,慷慨何缘致此身。

    其二

    江关昨夜北风腥,遥望长安落大星。

    不信簪缨皆袖手,何堪犬豕据朝廷。

    数行哀诏神人泣,百丈妖氛日月暝。

    待旦枕戈双眦裂,一天泪洒剑锋青。

    其三

    大地与国血战新,中原赤野走荒磷。

    山河耻重凭谁洗,君父恩深不复陈。

    万国衣冠酣肉食,九重金甲荐征尘。

    请缨若获歼凶逆,泪洒诸陵满海滨。

    其四

    恨满京华几日销,东风啼血下江潮。

    汉家关塞铜驼哭,周室山川离黍谣。

    望帝归魂思杜宇,湘妃埋泪寄京箫。

    龙楼钟鼓今安在,惟有乌鸦早晚朝。

    其五

    桓灵犹足灭黄巾,颠倒兴亡伪是真。

    不信鬼神扶盗贼,真疑尧舜失天人。

    一成已料能光夏,三户行看必灭秦。

    炎火一嗟终耀汉,真人白水正难辛。

    其六

    文祖雄筹亲伐边,万方九鼎恃幽冥。

    贼非楚项兴何暴,帝愧唐元誓不迁。

    社稷暂亡终禹地,人民长痛绝尧天。

    龙颜披发乾坤黑,从此应皆不永年。

    其七

    荆棘铜驼何处寻,空余霜骨葬寒林。

    千官争裂新王表,四海谁存报主心。

    文信全躯难借口,常山断舌已无音。

    累朝德泽今安在,叩地呼天泪满衿。

    其八

    极目干戈涕黯然,龙髯一逝杳难牵。

    逆氛横绝三千里,德泽恩覃十七年。

    我望云旗空洒泪,谁将露布指残燕。

    臣民尚切敷天痛,忍看邱圩社稷颠。

    其九

    万叠城垣护九重,天王力竭冠乘墉。

    南方宰相方安枕,河上将军自鼓钟。

    手剑割恩情绝代,血书诛佞恨难容。

    堂堂殉国诸贤愧,好共皇陵质祖宗。

    其十

    骑尾归天正气临,三年碧血酒华簪。

    素车白马灵晨恸,黄阁乌台鬼夜吟。

    地下君臣应有意,人间朝野独何心。

    离蚤痛读神憔悴,未敢招魂抚座琴。

    其十一

    谁将劲弩射天狼,泪洒新亭痛不忘。

    一夜长星横帝座,两行血字诏穹苍。

    雨伶还自归南死,鹦鹉犹能说上皇。

    怪杀鼎阑龙莫挽,六宫春草断人肠。

    其十二

    神州豺虎任纵横,阳亢如何厄圣明。

    人说朝中惟有党,真疑关外真无兵。

    贼军半着黄巾号,天吏先衔白璧迎。

    安得靖绥抒国恨,沉舟此去斩长鲸。

    其十三

    泪尽包胥见酉痕,素威碧落惨乾坤。

    三千利刃凭大义,百万投鞭验吏论。

    恨海许填精卫力,血枝难遣杜鹃魂。

    朝来幸有卿云颂,辛苦道寿应至尊。

    其十四

    死思从道满朝端,别有英雄食马肝。

    瓮底敢称秦日月,云中新拭汉衣冠。

    天门六月警飞雪,神垒二将特斩邪。

    哭到先皇陵十四,忠魂血泪不曾干。

    其十五

    新亭风景又何云,野老深山哭旧君。

    无计扳龙留帝御,何年下马拜尧坟。

    秦廷七日孤臣泪,江上六千孝子宁。

    独有书生无一用,犹能草檄复仇文。

    其十六

    铜马连群压帝畿,殿廷犹是百官非。

    柏门雾苫弭金节,椟圃风嘶覆玉衣。

    自尽龙楼愁捐戏,万年钟鼓痛堆依。

    狂生欲效大逞哭,只恐高年举扇挥。

    其十七-

    箧无端窃禁钩,莽林惊看绿林游。

    甲轻未见齐能定,肉薄何曾驱鬼头。

    摩剑茂陵幽有怒,指戈天阙杞无忧。

    符家尚尔知言战,铠杖兜鍪刻死休。

    其十八

    拥彗前驱被月升,堆金何补玉山崩。

    朱英列慕疑如火,白望从戎喜执永。

    高金军中携赵妇,长斋阁内礼胡僧。

    孟明白乙仍留骨,枉告诸函有二陵。

    其十九

    功进数天奉一人,金根葱出气方新。

    中原板荡非无主,江左风流幸有臣。

    伐邑传来休坐甲,桥陵冠尽正合辛。

    次山曲笔何须记,灵武初年喜即真。

    其二十

    父母吞声泣路旁,犹闻上相极琅。

    青流白马谁怜骨,明月铜驼九断肠。

    乌井苍凉沉碧血,鸟台惨澹落恩芒。

    忠魂地下还携手,却胜南朝一侍郎。

    其二十一

    金陵千古帝王州,再造艰辛正可忧。

    赵魏山川劳北伐,潇湘烟火入边愁。

    上书急欲和平勃,下诏先须破李牛。

    我愧迮炎尝掩卷,云台将相亦人谋。

    其二十二

    中原赤子正愁兵,天道无知夺圣明。

    贼慕杨旌新将士,伪廷抱简旧公卿。

    从来杂沓藏忠骸,到此分明见浊清。

    笑杀深源高士辈,良心丧尽实虚名。

    其二十三

    廿载干戈战骨多,捐廉卷卒竟如何。

    年来关内皆戎服,夜半城头尽楚歌。

    禁柳烟迷悲力士,宫衣血染哭湘娥。

    莫言迮武非真主,济北曾生九穗禾。

    其二十四

    累若盈廷号百僚,弄成豺虎胜天骄。

    痴顽老子甘从贼,骠骑将军犹渡辽。

    听说三韩能助国,相传四皓亦还朝。

    当今凯奏难全信,积恨填胸且暂消。

    不说崇祯帝崩裂之事。再说三月十八晚间,果然黄沙障天,旋风剌地,雷雨交作,城上炮石难施,将士俱奔营伍,枪刀寞举。贼军师宋孩儿道:“此时正是孩儿兵当用力之时候了。”贼营一声炮响,四面连珠炮轰轰不绝,那些儿兵,手持短刀,四面扒上城来,城内官兵惊惶无措,况且只三个白灯笼,不待城破,已先一齐挂起。原是内应的奸计,只因这番有分教:

    姻节真臣,千古流芳;

    贪生污士,万年遗臭。

    后来怎生结果,且听下回分解。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定鼎奇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定鼎奇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定鼎奇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