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548章 微信收钱是个问题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正文卷 第1548章 微信收钱是个问题
(88106 www.88106.com)        且说祁牧卖了三十斤猪蹄,踹着9000块钱,回去时看到店铺陆续开门,想到阿檀现在睡的被子还是他之前睡的薄夏被,四件套洗的也有些发白,便又去了商场。

    他一个男人以前都是糙着过的,自然也没买过四件套,进了商场直奔家纺区,因是早晨,商场客人极少,所以导购员也算是热心,即使见祁牧是个糙汉子,也笑容满面地给他一一介绍。

    最后男人买了一床夏天的蚕丝被,两套贡缎的四件套,颜色上极有用心的选了一套正红色结婚用的,另一个颜色就选了几位素雅的灰蓝色,最后结账花了5000块钱。

    卖猪蹄的钱去了一半,祁牧也不心疼,又去买了两个乳胶枕,花了1000,留下地址,让商场送货上门,然后男人就往小区赶,拎着今天的猪蹄和菜,又买了老式的灌水的暖手袋,这才拎着两手的东西回家。

    回到家时,阿檀已经醒了,中途起身感觉比昨日舒服些,洗漱了一番,又躺下了,好在约的家教是周日去面试,还有几日时间,正好可以等她生理期结束。

    祁牧回来时就见小姑娘窝在床上,睡得乖巧,不觉轻手轻脚起来,去灌了热水袋,然后将小巧的热水袋塞进了被子里,隔着衣服塞在阿檀的小肚子上。

    滚烫的热水袋,犹如小炉子一般,阿檀睁开眼睛,就看见跪坐在床边的男人,脸上疤痕是凶的,眼神是柔软的,她睡了一夜,早已不疼了,下意识就去碰那个热水袋,结果男人的大手还在被子里没缩回来,两只手碰到了一处。

    一个小小的软软的,一个大大的带着常年劳作的粗糙。

    两人身子都不觉一僵,阿檀缩回手来,祁牧目光微暗,正要缩回手,大手就被少女柔软的小手握住了。

    阿檀细细地摸了摸他粗糙的大手,虎口有老茧,掌心也有老茧,她到底是娇养到的千金小姐,没有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以为他手上的老茧都是辛苦干体力活干出来的。

    现在是夏天都这么粗糙,到了冬天岂不是要裂口了?阿檀爬起身来,突然想到她连最便宜的那种凡士林都没有,更别提旁的可以滋润的手霜面霜了,于是娇娇软软地说道:“手要保护好。”

    声音娇嫩犹如小奶喵。

    祁牧愣了一下,视线都落在小姑娘睡的有些凌乱的睡裙上,因是裙子,所以露了白皙如玉的胳膊,纤细的脖子下是优美的锁骨,还有隐约可见的鼓起的优美弧度,带着少女独有的馨香。

    男人垂下视线,然后一贯冷静的大脑有些乱,点了点头,声音沙哑地说道:“还疼吗?”

    “不疼了。”阿檀本是有些羞涩,到底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只是见了祁牧这样,反而有些大大方方了,这人一点歪心思都没有,过于君子,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今天我不出去接活儿,这是卖猪蹄的钱。”祁牧将买东西买菜剩下的两千多块钱塞给了阿檀,然后就起身去做饭。

    阿檀张大樱桃小嘴,所以一大清早他就卖完猪蹄了?还卖了这么多?阿檀想到她画了十天才卖了800块钱的画,再看看祁牧随便捣鼓出来的猪蹄,连销路都不愁,顿时觉得自己这些年来金钱堆里砸出来的各种技能有些废。

    她还不如祁牧会赚呢。

    因生理期要忌辛辣,祁牧也没做旁的菜,将买来的腿骨肉和各种辅料下锅,炖了一锅鲜浓的高汤,又将买来的荞麦粉揉面,擀成面皮,再做成面条下锅,捞起来。

    两碗高汤煮出来的荞麦面就煮好了,香气浓郁扑鼻。

    阿檀早就被厨房的香气勾起了食欲,小肚子捂着热水袋,捂得一身汗之后,就连忙爬了起来,看见祁牧做的是绿色的面条,顿时好奇地问道:“这面条怎么是绿色的?”

    “因为是荞麦面,荞麦能促进血液循环,能补血抗癌,可惜不是正宗的农家荞麦。”男人声音低沉浑厚地解释道。

    他还记得自己年少时吃的外祖父亲手种的荞麦,苦中带着甜,越吃越香,后来市面上买的都失了那种独有的香气。

    “哇,我第一次吃。”阿檀双眼亮晶晶的,觉得自己在某一些方面就是乡巴佬。

    祁牧勾了勾唇,低低地说道:“荞麦的种植区不广,北方吃面,南方吃米,吃这东西的不多,以后有机会我可以种正宗的荞麦,让你尝尝。”

    他外祖父到了晚年的时候,就特意搬到了乡下祖宅,整了好些田地,雇了人种了五六百亩地,从药材到水稻荞麦蔬菜,都应有尽有,还承包了山头,种了好些瓜果蔬菜,也不卖,就自己吃。

    一年四季从稻子小麦到瓜果蔬菜都是丰收季,从不停歇,热闹非凡,外祖父带着他吃的都是最新鲜的纯天然的食物,吃不下了便将收获的农产品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帝都。

    有时候不等他运送过去,便见到那些叔叔伯伯爷爷们都特意上门来讨要农产品,外祖父虽然绷着脸,但是内心还是万分喜悦的,觉得自己宝刀未老,这些人就爱吃他种出来的食物。

    少年的他度过了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只是外祖父去世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回去过。

    阿檀一听他还会种荞麦,顿时又是一惊,觉得他小时候的日子可真是苦,居然还要下田种地,顿时有些心疼地看着这高大的男人。

    “过来吃饭。”祁牧见她小鹿斑比的眼神,可爱到炸裂,顿时又勾了勾唇角,然后将两碗带着肉骨的面条端上桌子,招呼着阿檀过来吃饭,自己又去给她温了一杯牛奶。

    生理期的姑娘不能喝豆浆,所以他买了牛奶。

    阿檀开开心心地坐在桌子上,喝了一口浓郁鲜浓的白色肉汤,被那个鲜味鲜的眼睛都笑弯了起来,再吃了一口绿如翡翠的荞麦面条,爽口清凉带着清香,顿时赞不绝口,觉得自己20多年来,从来像这段时间这样真实过。

    祁牧见小姑娘埋着小脸,吃着荞麦面,顿时眼里闪过一丝的欣慰,阿檀的胃口不大,吃了一碗就吃不下了,余下锅里的全都被祁牧吃光了。

    阿檀盯着他臂膀上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觉得不怪是能吃的,这么多的肌肉,需要能量啊。

    等祁牧收拾完,就开始煮明天要供应给庆丰楼的三十斤猪蹄,他一天煮个上百斤都是可以的,只是省心省事才打算限量供应,而且庆丰楼的老板也是个精明的,知道物以稀为贵,便承诺了,即使以后拿到了猪蹄的秘方,还是会限量供应这道猪蹄,将猪蹄打造成他们庆丰楼的招牌菜。

    庆丰楼的经营方式,祁牧是懒得去管的,送秘方还是临时决定的,到底是有些可惜外祖父后继无人,一些门外菜能流传出去就流传出去吧。

    午饭后,天气越发热了起来,商场送来了祁牧买的四件套,男人将枕头放在通风处,将杯子拿到天台去晒,又将灰蓝刺绣的那套四件套洗了以后,一同拿到天台去晒了。

    至于那套红色的四件套到底是没翻出来,塞进了柜子里。

    阿檀看见那套红色的四件套,顿时小脸有些红,又有些白,大红色呀,结婚的颜色,因忙着赚钱,祁牧又是个沉默寡言的,所以两人只第二天聊过她留下来的事情,后面便没提过。

    所以,祁牧一直是把她当自己媳妇吗,还买了结婚才用的喜庆的红色四件套?

    阿檀内心有些甜丝丝的,觉得这个男人是可以依靠的,即使没有大富大贵的日子,但是他一直很勤劳努力,没有让她饿肚子,并且努力想给她好的生活。

    人生犹如断层的三段生涯,从20多年的富家千金的日子到一年昏暗的囚禁生涯,再到现在平淡温馨的日子,阿檀觉得父亲不在了,过往的一切都不再值得她留念,过普通的日子也挺好。

    只是少女内心到底还是忐忑不安,她跟祁牧认识的时间太短,她对男人的了解太少,即使从小跟严桓订婚,但是严桓是个彬彬有礼的贵公子,两人年龄上差了4岁,所以她成年后,严桓就出国留学,她出国留学的时候,严桓已经回来接手了家族企业,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她也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

    不过好在她现在还是黑户,暂时结不了婚,阿檀又觉得隐隐松了一口气。

    夏天阳光暴烈,被子和四件套只晒半个小时,祁牧就收了回来,然后将床上用品全都换了新的,旧的都拿去扔了,男人见整个房间都焕然一新,顿时舒心地点了点头,阿檀的肌肤娇嫩,往后睡新被子新床单,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处理完这些,祁牧见阿檀气色好了起来,天色尚早,便又背着工具箱出去了,每天卖三十斤猪蹄晚上睡觉前就可以做,根本就不耽误他的时间,白天男人还是喜欢出去干活,反正身强力壮,一身的力气没处使,干体力活也不错。

    阿檀见他要出门,让他帮忙买凡士林回来,等他走了,摸着身下的崭新的四件套,顿时有些欢喜,祁牧买的虽然不如她以前在沉家时睡的四件套,但是阿檀也摸的出来,这比之前睡的床单好上太多了,之前的床单被套并非是上等的棉质品,而且许是用的时间久了,洗的发白,磨的她的肌肤有些难受。

    她没有想到祁牧居然去买新被子了。

    阿檀在家呆呆傻傻地坐了一会儿,笑了一会儿,然后就红了眼睛,想要告诉父亲,她现在过的一点也不苦。

    傍晚的时候祁牧才回来,照例去洗了澡,然后去做饭。

    晚饭后,阿檀见他带回了凡士林,还有一些其他的家庭必备的药品,踌躇纠葛了一下,见男人高大的身子一直在厨房忙碌着,想着这些天,他从没有让她做一点家务活,一个汉子承包了所有的事情,就连衣服都趁着她没睡醒给她洗了,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等祁牧忙完了,阿檀这才鼓足勇气,喊道:“祁牧。”

    男人净手擦干,然后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精致漂亮的少女,沉声应了一声,然后走过来,声音低沉地问道:“怎么了?”

    “你手伸出来。”阿檀垂着小脸,声音娇娇的嫩嫩的。

    男人依言伸出手,然后就看着她取了凡士林出来,均匀地抹在他有些粗糙的大掌上,低着头帮他擦着药膏。

    祁牧身子一震,感觉被她握住的手酥酥麻麻的,少女的动作很轻,帮他细细地擦完了凡士林,然后又换了另一只手,全程两人都没有说话。

    “以后每天回家要擦药。”阿檀低低地说道,他的手不仅粗糙,还有细细的口子,都是干粗活磨出来的。

    男人常年锐利的双眼闪过一丝的柔情,低低地缓缓地应了一声。

    自给了祁牧擦了药之后,阿檀就觉得有些不自在,感觉男人的视线好像一直粘在她的身上,等她看过去时,就发现对方根本没看她,但是那种被人盯住的炙热目光,她还是能感应到的。

    阿檀一颗心有些乱,早早地就上床睡觉了,寻思着好在白天祁牧是不在家的。

    祁牧第二天照例是做完家务活,然后拎着三十斤猪蹄去了庆丰楼,交易的时候出了问题,对方想直接微信交易,毕竟每天去隔壁银行取现金再做账也挺麻烦的。

    祁牧想了想,现在基本都是电子支付了,他因为没有手机没有银行卡,所以一直都是现金收款,以往收钱的时候也遇到这种情况,很多钱就收不回来。

    “你等一下。”男人沉声说道,借了手机,出去打了一个电话。

    “牧哥?”电话接通后,对方就激动得喊了出来,“哥,你终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你都消失好几年了,大家都要集体给你开追掉会了。”

    祁牧不觉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有件事想让你帮忙。”

    “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上刀山下油锅都给你办成。”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