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596章 揭开他的真面目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正文卷 第1596章 揭开他的真面目
(88106 www.88106.com)    司迦叶见他俊美冷肃的面容都是不悦,这一压,没准礼服就被压出褶皱来,连忙娇笑地求饶,说道:“木头,我错啦,老公就坐在我身边,我现在就给霍衍打电话,嗯?”

    谢惊蛰这才心满意足地勾起了唇角,也不闹她,毕竟两人一出现,就要被众人x光一样的眼神盯着,若是衣服不得体,少不得要令人浮想联翻,他倒是无所谓,迦叶若是被人议论,男人就不高兴了。

    “算了,不准给别的男人打电话。”谢惊蛰声音浑厚低沉地说道。迦叶婚后生活惬意,生下小女儿之后,逆龄生长,一张桃花面美艳不可方物,谢惊蛰反而比婚前还要紧张自己媳妇。

    迦叶也就是说说而已,怎么可能真的打电话回去,她聪慧过人,霍衍怕是有重要的事情找她,又怕谢惊蛰,这才多问了一句,就连她坐在谢宅里都听到了外面对谢中将的描述,行走的醋坛子!

    “老厉有什么话要霍衍传达给你的?”男人顿了一秒钟,便觉得不对劲,他跟老厉的关系,自然比霍衍跟老厉的关系近,更何况迦叶跟清欢亲如姐妹,这霍衍整日不务正业,胡闹!

    见男人俊脸沉了下来,迦叶红唇嘟起,笑道:“自然是拿他小舅舅当幌子,他必然是有事情不好在电话里说。霍衍虽然外表浪荡,心里可一点都不糊涂,等会我们悄悄见他一面。”

    “嗯。”男人点了点头。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花园城堡的外面,两人一下车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整条道路都戒严了。

    谢中将带着夫人到了订婚宴的主场地,自然引起了轰动,阿檀见大家都朝着门口走去,有些无措地站起身来,一个侍从模样的人塞给她一张纸条,然后就端着红酒消失在人群里。

    阿檀趁乱四处看了一下,找到女洗手间,打开纸条一看,见上面只有寥寥数语:“阿檀,事出有因,容我日后解释。”

    阿檀看了一眼便知道这纸条是严桓留给她的,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外面传来说话声,这才反应过来,将纸条用马桶冲走,出了洗手间。

    “谢中将跟夫人一起过来了,谢兰真是有面子,以后严家都跟着要飞黄腾达了。”

    “那是自然,也不想想帝都多少名门想攀这门婚事攀不上,严家公子倒是个有手段的。”

    两个名媛千金走过,香风袭来,嗤笑声渐渐消失。

    阿檀抬眼看着奢华的订婚宴现场,见来往都是名流淑女,这样的场景她以前也是熟悉的,如今却有种格格不入之感,有些令人窒息,阿檀飞快地在庭院里找着祁牧。

    “夫人让你进去。”

    祁牧点了点头,走进休息室,就见传言中位高权重的谢惊蛰站在窗前,男人穿了西装,高大的身材如青松笔直,犹如历经风霜的利剑,散发出压迫的气势来。

    祁牧军区服役多年,后来隶属于特殊部门,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惊蛰。

    “首长好,夫人好。”男人沉稳地问好,目光看向穿着粉色礼服的谢兰。

    谢惊蛰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司迦叶见他进来,目光明亮,看面相就是忠诚之人,身上有着谢惊蛰一样的军人气息,微微挑眉,笑道:“祁先生请坐,霍衍说你有事情要与我们说,我自作主张喊了谢兰过来,先生有事但说无妨。”

    言下之意是不会瞒着谢兰了。

    祁牧并没有坐下,依旧站在远处,只微微沉思,然后低沉地说道:“谢小姐在更好,这件事情毕竟是跟谢小姐有关。我叫祁牧,退役军人,因为私人原因,希望今天我所说的话,诸位能承诺不外传。”

    祁牧三两句话,倒是让谢惊蛰微微惊讶,许是权势鼎盛,这些年见到谢中将的人,腿不软的都是定力足胆子大的,还从来没有人要他们给承诺的。

    “听霍衍说,你外公是祁老,祁老人品贵重,他的离世是业界的遗憾。你跟霍家的关系我也略知一二,说起来都有些渊源。”谢惊蛰淡淡地开口,毫不掩饰地表达出一丝的善意。

    “多谢。”祁牧低低地道谢。

    司迦叶大约能猜到他要说的是什么事情,听霍衍提了一句,所以就喊来了谢兰,此时反倒是谢兰一头雾水,被弄的很是紧张,看向迦叶,问道:“嫂子,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她跟严桓订婚的大喜日子,此刻她却避开了严桓独自来见堂哥堂嫂,谢兰心口微凉。

    司迦叶拍了拍她的手,安抚了她一下,朝着祁牧笑道:“祁先生请说,我们自是不会将祁先生和相关人卷入这件事情里。”

    祁牧这才开口说道:“今年6.23号,我在泉城偏僻的农家屋子里救下了一个被囚禁一年的女子,她来自滨海沉家,是传闻中严家公子与人私奔的前未婚妻。”

    祁牧一说完,谢兰就猛然站起身来,脸色骤然发白,问道:“你的意思是?不可能,会不会是那姑娘跟人私奔以后遭遇的不测?”

    祁牧目光微冷,看着眼前谢家旁支的小姐,见她穿着娇艳欲滴的粉樱色礼服,妆容精致,身上佩戴的珠宝件件珠光宝气,活脱脱一个被人宠爱的名媛,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阿檀的时候,她瘦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犹如濒临死亡的小奶猫,冷冷地说道:“沉家只有阿檀一个女儿,沉父对她爱若掌上明珠,为了她一直没有再娶,阿檀两年前从牛津大学毕业回国,原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谁知突然被人绑架,囚禁了一年。

    沉父痛失爱女,半年后心脏病发离世,我见到阿檀的时候,她常年被看守的恶妇毒打,病的奄奄一息,若是再熬一两个月,必然是活不下来的。说起来,阿檀也只是因为没有生在帝都名门,才遭此厄运。我来只是说我知道的事情,信不信随你们。”

    祁牧没多说一句,谢兰的脸色就白一份,最后跌坐在沙发上,浑身都战栗地发起抖来。这是指控,致命的指控,指控严家为了攀龙附凤,囚禁了一个少女整整一年,毁掉了沉家,甚至是背上了一条人命!

    迦叶早就猜到了严桓有问题,只是听祁牧用一种平静且冷酷的语速说起这样的话来,还是觉得心惊,被囚禁一年啊,正常人不死也会疯掉的。严家人简直就是牲口。

    司迦叶桃花眼闪过一丝的怒意,冲着祁牧道谢道:“多谢祁先生告诉我们这些内情,先生义举,救下了两个无辜的女子,这半年来我也曾让人去找过沉小姐的下落,只是没有想到被你先救下了,好在沉小姐平安度过了此劫,若是方便的话,我想见一见她,稍稍表达谢家的歉意。”

    若是旁人,司迦叶必是要考证一番,只是祁牧的身份在这里,几乎可以算是霍家的半子,绝不可能捏造这样的事情来消遣他们,必是真的救下了沉家那位小姐。

    难怪他们这半年来一直调查不到,原来人竟然在泉城,加上身边有祁牧这样在军区服役多年的人,找起人来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夫人无须客气,我跟阿檀近期就会结婚,离开帝都,她性格内向,胆子小,就不叨扰夫人了。”祁牧委婉拒绝道,“事情既然已经说完,我就离开了。”

    “我送你出去。”谢惊蛰见谢兰都哭得花容失色,也不方便留下来,朝着迦叶点了点头,然后就送祁牧出来。

    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贵宾休息室里出来,谢中将在前,祁牧在后,等在外面的人见状都微微吃惊,什么人这么大的面子?居然能让谢中将送出来?

    “我听霍叔叔说,你当年在军区的表现极其的出色,若是一直留在军区,军衔也不低了,现在还有打算回军区吗?”谢惊蛰因谢兰的事情,对祁牧生出一丝的感激来,若不是祁牧过来说明内情,等到谢兰真的跟严桓结婚了,毁了谢兰不说,谢家即使甩掉了这样的亲家也要惹一身骚。

    “多谢首长,退役的那天起,我就没打算再回去了。”祁牧淡淡地说道,前半生他将一切都奉献给了国家,余生他想守着自己心爱的姑娘。

    谢惊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说道:“谢家欠你一份恩情,以后有事情可以直接跟我的警卫员说。”

    说着看了一眼爽子,爽子飞快地上前来,送祁牧离开,还留下了联络的电话。

    休息室里,谢惊蛰跟祁牧一走,谢兰就泣不成声,哭道:“嫂子,我该怎么办?今天就是订婚宴,帝都名门都到齐了。”

    迦叶帮她擦着滚烫的泪,见她哭的隐隐抽搐,桃花眼闪过一丝的沉思,拉着她的手问道:“阿兰,我是把你当妹妹的,之前你跟严桓谈恋爱的时候,我就派人去查过严桓,查出了沉家的事情另有内幕,沉家败落,沉父病逝都与严家脱不了干系,只是一直没有实证。现在沉家小姑娘也被找到了,严家想脱身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我们谢家不追究,你以为祁牧不追究,他背后的霍家不追究吗?”

    谢兰打了一个冷颤,咬牙切齿地怒道:“那个人面兽心的东西,骗我的好苦,我只要想到跟这样的人结婚,浑身就犯恶心,嫂子,我怕严家不肯跟我们断关系。”

    迦叶冷笑了一声:“他们严家费尽心思,自然不会乖乖地跟谢家断了关系,只要你想清楚了就一切好办。”

    “可是马上就是订婚宴了?”谢兰被当头一棒惊醒,想到失恋是小,可这一大摊子的事情收拾起来却大。

    迦叶站起身来,让她不要慌乱,给霍衍打电话,等问清楚了祁牧今天带了未婚妻一起过来,妖孽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的冷笑,说道:“别慌,时间还来得及。他不是将人家小姑娘囚禁了一年,又污蔑人家私奔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订婚宴上要是男方不见了,还被人指控跟着陌生女人离开,往后严家就算是想泼污水到我们身上都难了,只是你这段时间要吃些流言蜚语的苦了。”

    “嫂子,我不怕。”谢兰此刻是越想越是心惊,想到这段时间自己就跟中了蛊一样,谢昭跟迦叶都是不太看好这门婚事的,是她自己要坚持,如今看来,幸好迦叶一直没发话,拖延了婚期,否则她这辈子就毁掉了。

    一想到这,谢兰又是眼泪滚落,紧紧地握住了迦叶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姑娘,别哭了,我去喊你堂哥来安排,这事得你堂哥来办。”迦叶笑道,安抚了谢兰,一边去喊谢惊蛰,一边去喊谢昭和化妆师过来。

    谢家这边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祁牧出了休息室,便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四处找着阿檀,阿檀没找到,却找到了被一群女人围着的霍衍,顿时脸色铁青。

    “哥,我冤枉啊。”霍衍被一群女人缠着烦不胜烦,看见祁牧,再见他脸色铁青,顿时暗叫坏事了,连忙溜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一直看着小嫂子呢,刚刚她还在花园里呢。”

    祁牧面无表情地进了小花园找着阿檀,然后就见小姑娘坐在小花园的长椅上,冷着脸应对着一个上前搭讪的男人。

    祁牧微微松了一口气,疾步上前去,拉住了阿檀,沉声问道:“跟主人家打过招呼了,我们回家吧。”

    阿檀自见了严桓就有些浑浑噩噩,坐在小花园里还被不停的搭讪,内心又是烦躁又是难过,此时见祁牧终于回来了,顿时委屈地说道:“你怎么才回来?”

    祁牧目光炯炯发光,柔软地笑道:“对不起,老公错了,我们回家吧。”

    祁牧说完,冷冷地看了一眼杵在一边搭讪没走的小白脸,那小白脸被这一眼的冷厉血腥之色看的浑身一僵,落荒而逃,险些摔倒。

    阿檀起身,走了两步才想起他刚才认错时,说的是老公错了,顿时呆在了原地。

    祁牧老公? 2k阅读网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