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620章 这要怎么克制,嗯?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正文卷 第1620章 这要怎么克制,嗯?
(88106 www.88106.com)    腊月初十这天,祁牧跟水伯等人去换了猪肉和牛羊肉,第二天就去湖里捕鱼了,跟之前用网拉鱼不同,到了冬季,湖水冰寒刺骨,下水是能冻死人的。

    好在捕鱼的工具都齐全,三人坐小皮艇下湖,拿了捕鱼工具,顶着寒风捕鱼。好在新型的捕鱼器给力,下水后逼得鱼呼吸困难,浮出水面,水荣跟水伯就坐在祁牧后面疯狂地收割。

    一个小时下来,三人捞了七八十条大鱼,至于中等以下的鱼全都重新放回湖里去了。

    捕到这么多的鱼,三人就打道回府。养了一部分鱼,余下的都杀了,做鱼丸子和熏鱼。

    卓悦带着宝宝到度假村住下了,今年在这边过年,阿檀见阿虎过来了,没事就拿自己的零食跟小萝卜头分享,不到半天功夫,小家伙就跟在阿檀身后,甜甜地叫姐姐了。

    阿虎是水荣儿子的小名,只因为出生时虎头虎脑,很是可爱。

    “阿虎,你叫我姐姐,叫祁牧什么呀?”阿檀笑眯眯地逗着小家伙。

    “祁叔叔。”阿虎口齿清晰地说道。

    “傻儿子,阿檀是你祁叔叔的妻子,你要叫婶婶。”卓悦跟水婶在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哦,可是姐姐漂亮。”阿虎有些困惑,明明比他只大一点点嘛。

    祁牧拎着一大桶的鱼进来,一脸黑线,他有那么老嘛?他比阿檀只大几岁而已。

    “呐,你以后呀,爱叫什么就叫什么。”阿檀又给小家伙塞了一口袋的零食,甜甜地笑道,然后有些得意地冲着祁牧扬起了小下巴。

    祁-牧-叔-叔!

    “祁牧呀,快进来烤烤火。”水婶见三人回来,连忙笑道。

    食堂由于不是封闭的,四处漏风,所以没有空调也没有地暖,到了冬天,就烧了一个火炉专门烤火用。

    “好。”祁牧将鱼放下,就脱了外面的水靴,然后回去换衣服。

    阿檀见状,就哒哒哒地跟在他身后,将手里的暖手袋塞给他,挽着他的胳膊,笑道:“祁牧,你生气了?”

    “没有。”男人声音闷闷的。

    完了,真的生气了。

    “其实,你不老的,就差半个轮回而已。”阿檀紧张地说道。

    祁牧挑眉,差了半个轮回还不老?

    阿檀见他径自回去换衣服,都没看自己一眼,呆呆地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哼。不就是开玩笑嘛。

    祁牧换完衣服出来,就见阿檀坐在廊下跟小机器人玩。

    这段时间天冷,雨雪天气多,阿檀怕小机器人出去巡逻弄得脏兮兮的回来,于是便放在了院子里,专门打扫卫生。

    阿檀还特意织了一个围巾给小机器人。

    阿檀跟着水婶学织围巾的时候,祁牧内心还砰砰砰直跳,以为是给他织围巾的,夜里难得温柔了许多,结果见阿檀织好后给小机器人围上了,顿时有种人不如狗,狗不如机器的憋屈感。

    阿檀跟小机器人玩了一会儿,故意逗小机器人,只到对方程序险些崩溃,嘤嘤嘤地说道:“可可西里不知道阿檀的意思。”

    阿檀郁闷的心情瞬间就乐了,摸了摸它圆圆的脑袋,然后扯了扯它丑兮兮的围巾,抬眼便看到黑着脸站在一边的祁牧。

    男人的存在感太强,有种不容忽视的气势,阿檀见他没有如以往那样黏着她,抱着她,更别提亲她了,小脸一转,起身去食堂了。

    祁牧:“……”

    祁牧一脸郁闷地发现,媳妇不待见他了。

    祁牧苦逼地坐在阿檀之前坐的地方,打电话给梁宽,问帝都香榭园的情况。

    “我们已经拍第二期的美食争霸赛了,祁哥,你真的不过来镇场子吗?虽然有我的盛世美颜在,但是做菜的不是我,是德叔啊,我怕评委是颜狗,你都不知道对方有多贼,专门挖那种长的又高又帅,身材又好的厨师过来。”梁宽难得逮到一次祁牧找他,瞬间就话痨了起来。

    “别的队伍,被淘汰的全都是长的丑的,我怕拍到第三期,我们也要跪倒在颜狗面前了。”

    祁牧嘴角抽搐了一下,比厨艺还是比脸啊?

    “没时间过来,马上要过年了。”

    “对啊,就是因为马上要过年了,年夜饭我们做不做啊?大年三十那天的预约功能还没开放呢,不少人来问了。”梁宽瞬间就被带偏了话题。

    “你不用回家过年?”祁牧沉默了一下。

    “老子过个屁的年,回去看我爸跟一群小三小四生的兄弟姐妹吗?”梁宽猛翻白眼。

    “祁哥,你要是不开放年夜饭,那我能来度假村过年吗?”

    “今年不做年夜饭,法定节假日,正常放假,年底红包你看着发。”祁牧糟心的很,哪里顾得上帝都那边年夜饭。

    “祁哥,你真是我见过最不拘小节的老板,老实说,要不是有阿檀姐在,你这做生意,做什么赔什么,妥妥的。”梁宽大写的服气,嘿哟,红包还他看着发,他还是去请示阿檀姐吧,不然他一次发十万二十万的,估计各个都要辞职出去浪了。

    祁牧皱了皱眉头,说道:“本来就是为阿檀开的餐厅和度假村,你过年不用过来了。”

    要不是因为阿檀,他铁定是不用做这些的。

    “祁哥,我错了,我马上去准备美食争霸赛的录制,你们等着我过年啊。”梁宽瞬间就拍着马屁,火速挂了电话。

    祁牧挂了电话,更郁闷了,想了想,还是去食堂,告诉阿檀,梁宽要过来过年的事情,这小子从来就不当自己是外人,这脸皮也是真的厚。

    祁牧到了食堂,才发现阿檀跟卓悦在火炉边聊天,说着女人的话题,他一个大男人插不进去话,于是男人郁闷地跟水伯去杀鱼了。

    化悲愤为力量,祁牧晚上炸了十斤的鱼丸子,又做了剁椒鱼头,还做了鱼泡火锅,照例又煮了滋补的羊蝎子火锅,光两个超级大火锅,加上两盘大的剁椒鱼头就足够大家吃撑了,旁的才也就没做了。

    “祁牧的厨艺是真的好,我这吃的都不想回去了。”卓悦吃的一脸满足,至于儿子阿虎已经吃的小手都脏兮兮的了,抱着羊蝎子就在啃。

    “好次。叔叔棒棒哒。”阿虎口吃不清地说道,惹来众人的笑声。

    “嫂子,你寒暑假和周末就带着阿虎过来啊,开车近的很。”阿檀笑道。

    “哎,好。”卓悦现在是真的喜欢这度假村,尤其祁牧那厨艺,真是绝了,卓悦有些羡慕地看向阿檀,真是人美找的老公都这么能干。

    祁牧见阿檀笑的一脸灿烂,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水伯,今年过年没准还来一个人,就是上次住了一个月的梁宽。”

    男人说完,看向了阿檀。

    “是小宽啊,那好啊,他家里不是挖矿的吗,这不回家过年家里人没有意见吗?”水伯笑道。

    “那就不知道了。”祁牧说道,见阿檀没理睬他,顿时浑身都难受了起来。

    “要是梁宽想来就来,人多热闹,他在帝都帮祁牧管着香榭园,过来培养感情也好。”水婶想的比较远。

    大家说说笑笑的,吃完饭,水婶跟水伯收拾食堂。

    阿檀和卓悦带着阿虎回去。

    祁牧回来时,阿檀已经泡完澡,缩在被子里看店铺的收益,度假村虽然没有生意,但是果园的生意反而更好了,到了腊月里,家家户户都屯年货,屯水果,一订就是好几箱的水果。

    阿檀统计着数量,寻思着明儿要祁牧去果林里摘苹果和橙子。照这个速度下去,果林里的水果未必就够了。明儿得去清点一下。

    不过想到男人今天的表现,阿檀又是想笑又是生气。闷骚男,居然敢不理她,她可以十天半个月不搭理他。

    阿檀想到男人不说话时,气势还是很强的,凶起来也很吓人,顿时又有些委屈。

    祁牧磨磨蹭蹭地洗完澡回来,就见屋里灯都关了,顿时轻手轻脚地上了床,长手一伸,将阿檀连人带被子都抱到了怀里来,一言不发就是一阵亲。

    一个下午没理会他,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浑身都难受,又慌又乱,做什么都是六神无主的,此刻将人抱在怀里,闻到她身上熟悉的香气,这才有了一丝的真实感。

    阿檀本不觉得什么,结果他一句话都不说就是蛮干,瞬间就委屈了,挣扎起来。

    祁牧感觉她那点力气就跟挠痒一样,但是也不敢用力,怕她更加生气,只得先低头哄道:“对不起,我错了。”

    “你错哪了?”阿檀冷着小脸,声音又清又脆。

    祁牧愣了一下,他不知道他错哪了啊?

    阿檀这一见,更气了,这哪是认错,这分明是哄她呢。

    “你晚上睡地板,不准睡床。”她扬起下巴说道。

    祁牧立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挠心挠肺地难受起来。这是要分床睡?

    “你不去,我去。”阿檀见他一言不发,又看不清他的表情,瞬间就委屈了起来,连分床睡他都无所谓了,男人心真是说变就变。

    她愤怒地起身,结果男人还死抱着她和被子,动都动不了。

    祁牧慌得立马将她抱得更紧,脸色都隐隐发白,慌乱之际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哄她,然后将胳膊往她面前一伸,沙哑艰难地说道:“你别生气,我要是做错了,你打我就好,咬我也行,我都改的。”

    阿檀被他又压又抱的,身子被裹在被子里,险些都无法呼吸,气不过顿时张口就咬住了他的手腕,男人的手腕上都是肌肉,硬邦邦,咬得她牙疼。

    她嘤嘤嘤地哽咽起来,祁牧这一下更加慌了,将她抱起来,粗糙的大掌慌乱地抹着她的泪,面无血色地说道:“阿檀,你别哭,我错了,你别哭。”

    “牙疼。”阿檀滴出了一滴泪,就哭不出来,然后柔嫩的小脸被对方擦的生疼,又是生气又是心软。

    “我看看你的牙。”祁牧摸到她柔软的红唇,然后顿了一下,俯身就吻了上去。

    阿檀被他吻出了一身汗,到最后也不知道好端端的怎么就闹脾气了,反正就是觉得委屈,他什么都不跟她说,就是个闷葫芦。

    “祁牧是坏人。”

    “嗯。阿檀最好。”

    “祁牧是混蛋。”

    “嗯。阿檀最乖。”

    “祁牧一点也不可爱。”

    “嗯,阿檀最可爱。”

    “祁牧一点也不爱阿檀。”

    “嗯?祁牧很爱阿檀,爱死了阿檀。”男人低声叹气,终于知道了问题所在,俯身将她牢牢地按在胸口的位置,然后凶猛地吻住她。

    他爱她爱死了她,他愿意为她死。

    阿檀说出那一句话之后,就当起了鸵鸟,觉得有些丢人,但是没有想到祁牧能说出更肉麻的话,两人才闹过,这一表明心迹,后续就一发不可收拾,祁牧深刻地将感情做了出来,阿檀到后来只能嘤宁地求饶,也无济于事。

    昏迷的那一刻,她才知道不作就不死,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让这闷骚男说情话?

    第二天,阿檀醒来时都快中午了,浑身就跟散了架一样,险些没爬起来,她这才知道,以前祁牧是有多克制!

    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阿檀恹恹地躺到了中午,直到男人过来喊她起床。

    “我给你熬了鱼汤,这是滋补的。起来喝,嗯?”祁牧精神饱满地端着午饭进来,见她见小脸埋在被子里,顿时失笑。

    男人心情极好,昨天两人虽然莫名其妙的闹了别扭,但是也坦白来心迹,祁牧直到阿檀比他想象的还要在乎他,开心了一夜。

    “你走开。”阿檀完全不想搭理他,她到现在都没起床,水婶她们肯定知道昨晚他们滚床单,还滚的很晚,这就是跟长辈住一起的痛苦,简直生无可恋。

    “乖,起来吃饭,这是我在小厨房做的,今儿我们都在小厨房吃,你可以睡一天。”祁牧低低地笑道。

    阿檀闻到鱼汤的香味,挣扎了一下,说道:“那你答应我,以后要克制,我就起床。”

    祁牧目光一深,事关终身性福,这要怎么克制?嗯?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