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626章 钱财真是害命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正文卷 第1626章 钱财真是害命
(88106 www.88106.com)    祁牧跟阿檀回到庄子上,就见里面灯火通明,门是大开的,几个村民守在门口,看见祁牧回来,立马上前来气愤地说道:“祁哥,你总算是回来了,来了一伙人,一声不吭地就闯你们家了,还说是你媳妇的亲戚。”

    沉家人来的时候,村民见形势不对,也跟着进来,硬是将人盯住了。村里没有锁门的习惯,尤其是水伯家常年不锁门,村民平日里受惠太多,不自觉地就帮农庄看家。

    沉芝和沉岩这一次带的都是自己的儿女,还带着2岁大的小奶娃,原本就打算在阿檀这蹭吃蹭住做长久战,所以带了不少行李过来,结果一进村子,还没来得及四处查看,就被村民给堵住了。

    沉芝兄妹两气的脸色都变了,远远地看见阿檀,连忙哭喊道:“阿檀,姑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再不回来,我们都要被这些乡下人赶出去了。”

    沉芝跟沉岩热情地上前来,硬是将祁牧等人挤到了一边,围住了阿檀。

    阿檀的表姐一见这架势,偷偷掐了一下熟睡中的女儿,小奶娃瞬间就哭了起来。

    “妈,音儿又哭了,一定是饿的。这一路没吃的没喝的,我们都受不住,何况是孩子。”阿檀的表姐叫道。

    水伯等人从后面进来,一听小奶娃哭了,不明情况,连忙说道:“这么小的娃怎么能饿?”

    水婶说着去给小奶娃冲奶粉,弄吃的。

    “阿檀,我们都还没吃饭呢,我们一边吃一边说吧。”阿檀的姑姑沉芝说着就拽着阿檀进屋,坐在了厅子的餐桌上,等着吃饭。

    阿檀见一年多没见的姑姑、二叔带着不成器的表姐和堂哥都过来了,就连小奶娃都带来了,坐着等吃的样子,顿时气的浑身都发抖起来。

    此时也顾不上村民们都在,冷冷说道:“姑姑,你们大过年的,全家都来我家,是我爸给的那些钱被你们挥霍光了,还是沉家的家产被你们赌没了?”

    “你怎么说话的?”沉芝见状脸色就难看了起来,正要骂她,被沉岩一把拉住了。

    “阿檀,你跟人私奔跑了就算了,你气死了你爸你知道吗?你爸一死,留下几个亿的债务,我跟你姑姑砸锅卖铁还了几千万,余下的实在是没有钱还了,这才找到你这里来,你这孩子怎么是非不分呢。”阿檀的姑姑沉岩悲痛地说道。

    沉岩这话一出来,众人就惊呆了。

    阿檀脸色发白,气的说不出话来,他们趁着她失踪,趁着爸爸病重,侵占了家产,气死了爸爸,现在还泼脏水给她?

    水伯水婶闻言,拿吃的动作一顿,将吃的又塞回了冰箱里。这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亲戚,大过年的跑人家里就算了,居然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脏自己家的侄女。

    祁牧伸手握住了阿檀的手,将她发抖的身子稳稳地揽住,脸色难看地说道:“沉家的事情,我找了律师团,原本就计划年后跟阿檀回滨海处理,到底是你们侵占了阿檀的家产,还是沉家负债,口说无凭,一切靠实证说话,至于我岳父的死,我也会找人一并调查。”

    沉芝沉岩闻言双双变色,见祁牧身材高大,气势凌厉,穿的跟这些乡下人完全不同,又请了律师团,还要查大哥的死,顿时都有些慌神。

    那他们做的那些事情岂不是都要被查出来了?

    事实上从进了度假村开始,沉家兄妹就觉得事事不顺,这些乡下人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村民们各个彪悍,一点乡土气息都没有,还同仇敌忾,硬是没让他们占到半点便宜。

    至于阿檀嫁的这个男人,更是比他们想象的要强硬,不是好骗的。

    “你就是拐着阿檀私奔的那小子吧,你们气死了大哥,现在想把事情赖我们身上?要不是你们私奔,我大哥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沉芝倒打一耙,哭道,“我苦命的大哥啊。”

    “哭个屁啊。再哭,老子绑了你丢山里喂狼。”在后面停车的梁宽回了一趟住的院子,回来就听到这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在污蔑祁哥跟阿檀,顿时火冒三丈,上前来,捞起一边的凳子就砸在了沉家兄妹的脚边。

    凳子立马就被砸烂了,不仅沉家人吓了一跳,村民们也吓了一跳,这小梁同志原来是这样的火爆脾气。

    沉芝被梁宽这野蛮的一手给镇住了,立马就止住了哭嚎声,脸色发白地往后站了站,看着一屋子的人,算了算,他们的人少,打起架来吃亏。

    大人们不闹了,小奶娃反而吓得哭的更大声。

    阿檀看着这乱哄哄的场景,冷冷地说道:“姑姑,二叔,我们沉家的事情回滨海解决,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人多势众,不怕你闹事,这乡下地方后面就是一片深山树林,经常有野狼出没,就算不小心咬死了几个人,警察来了也只会说是意外。”

    沉家人闻言都抖了一下。

    “我可不是我爸,你们现在出去,今儿我就当你们没来过,要是不出去,也别怪我心狠。”阿檀说完,气都不带喘的,冷若冰霜的样子看的祁牧微微侧目。

    原来小阿檀也有这样酷的一面,男人握住她的手,无声地支持她。

    “好。”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好,村民们都围在一边,卷起了袖子,一副准备干架的模样。

    这些亲戚明显就是不怀好意,哪有人大过年的走亲戚,一副蹭吃蹭喝当大爷的样子,还泼人脏水?当他们是死人吗?

    “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摸过来的,既然找的过来,也该知道我是谁,爷在帝都家大业大,要弄死几个臭虫不费吹灰之力,识相的,赶紧滚。”梁宽在一边找着擀面棍,要当武器。

    沉芝吓得瞬间就哭嚎道:“没天理啊,黑心的沉檀,你这样对你姑姑和二叔,你爸知道了,非从棺材里爬出来打死你不可。”

    “你这样的,会遭天谴的,你爸的债务都要你还,欠我们的钱,也要你还。”沉岩壮着胆子叫道,拉着儿子的衣袖就往外跑。

    从头到尾,他儿子吓得就没说一句话。

    沉岩一跑,余下的人就跟着跑出去了,阿檀的表姐将小奶娃往水婶怀里一丢,然后也跑了出去。

    阿檀看着水婶怀里哭的震天响的小奶娃,五指紧握,一言不发。

    “祁哥,他们往村口跑了,要拦回来吗?”一个青年的壮汉问道。

    “这些人真的黑心,连自己的娃都不要。”

    “今儿谢谢大家了,大过年的都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们会解决的,爷收拾人渣最有一手。”梁宽把人往外撵,然后又去看了看沉家人的位置。

    “祁牧媳妇,你别太难过,这种亲戚以后别来往了。”

    “就是,你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些人泼不了你的脏水。”

    大家七嘴八舌地安慰着阿檀,然后才慢慢散了。

    “水婶,你帮孩子弄点喝的,我去去就回来。”祁牧沉声说道,然后半抱着阿檀进了内院。

    阿檀进了屋子,就浑身一软,双眼一红,再也没有刚才的气势,整个人像是一只红眼的兔子。

    祁牧心疼地抱住她,将她的脑袋按在心口的位置,低低地说道:“别哭,你一哭我就慌了。”

    阿檀感受到他心跳加速,不自觉地破涕为笑,哽咽道:“我今儿给你丢人了。”

    这样的亲戚,在全村人面前,她把祁牧的脸面都丢尽了。

    祁牧揉着她的小脑袋,笑道:“当初在帝都的时候,我爸和继母一家逼上门的时候,闹得比这还凶,你也没嫌弃我给你丢人,还帮我怼他们。阿檀,能娶到你,已经耗尽了我一生的运气,以后的风雨我来帮你挡。”

    阿檀泪水“哗”的一声就流了出来,抱着他不撒手,像是小兔子一样哭了出来。

    祁牧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亲了亲她的发丝。

    “祁哥,祁哥,那小奶娃怎么办?”梁宽隔着院子喊道。

    祁牧帮阿檀擦干净泪,然后走出屋子,朝着梁宽招了招手。

    梁宽小跑着过来,小声问道:“嫂子没事吧?”

    “没事,沉家人呢?”祁牧脸色微冷。

    “跑主干道上坐公交车去苏城了。”梁宽说道,“这些黑心肝的东西,老子真想一榔头弄死一个。”

    祁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事你别擦手,有些复杂。”

    梁宽自己家的事情都没捋顺,不适合掺和沉家的事情,而且祁牧寻思着,沉家人来的太蹊跷了。

    “祁哥,我怎么觉得我们被人阴了?这大年初二的,一群人来闹事?怎么不选除夕呢?”梁宽纳闷地说道。

    “因为除夕没有播出美食争霸赛。”祁牧冷淡地开口。

    今儿最特殊的不就是之前的美食节目播出了吗?从滨海那边飞过来只要2个小时,沉家人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自然是看到了美食节目,而且有人告诉了沉家人度假村的位置。

    “艹,这是真的有人想搞你们啊?”梁宽惊讶地说道,想给对方上三炷香。祁哥这样硬的后台,对方也想搞?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孩子。”祁牧说着就往外走。

    小奶娃被水婶已经哄的睡着了,水伯一家人都坐在前院的客厅,没睡觉。

    水婶见他出来,悄悄地问道:“阿檀还好吗?”

    祁牧点了点头,说道:“嗯,还好,水婶,麻烦你晚上带一下这个小奶娃了,明儿一早,我送这孩子去派出所。”

    “好,带孩子没事,只是这些人真的是太缺德了,自己的孩子都能丢下不管,这得是什么爹妈啊。”水婶嘀咕着,送孩子去屋里睡觉。

    “祁牧,这事要怎么处理?之前你也没说过阿檀的身份,沉家那事看起来不简单。”水伯说道。

    “是呀,这些人都不是善茬,你有什么打算?”水荣也忧心地说道,“滨海我们不认识人啊。”

    “原本我跟阿檀年后就打算回滨海的,水伯你们不用担心,这事怎么解决,我心里有数。”祁牧三言两语说了阿檀的身份。

    私奔的事情只是否认了,没说具体,只说她是滨海当地的名门千金,被人陷害夺了家产。

    水伯等人这一听,心里便有数了,真是钱财害命啊。

    祁牧说了两句,安抚了水伯一家的人心,然后将梁宽踢回去睡觉,才回屋陪着阿檀。

    阿檀夜里失眠,被男人牢牢地按在怀里,胡思乱想到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祁牧给小奶娃喂了牛奶和一些食物,然后就跟水荣两人开车去了苏城派出所。

    派出所对这两岁的小奶娃也没辙,连忙找酒店的入住情况,找到沉家人昨夜入住的酒店,然后一行人就沉着脸去酒店了。

    “这不是负债饭都吃不起了,还住得起五星级酒店?”水荣见沉家人住的是希尔顿酒店,顿时就有些无语。他长这么大,还没住过五星级酒店呢。

    祁牧一言不发,看着怀里睁着大眼睛的小奶娃,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得舒服了点。

    “这种人嘴里一般没真话,我们见多了,你们听听就好。”一边的民警说道,“大过年的自己的娃都不要,也是闻所未闻。”

    沉家人吓着跑回了苏城,立马就给严桓打了电话,然后商量到了半夜才睡,祁牧等人找来的时候,沉家人还没睡醒。

    酒店的经理带着一行人上了楼,然后去敲门。

    沉芝跟女儿睡一间房,被敲门声吵醒,拉着脸来开门,然后就见穿着制服的民警,还有祁牧等人找上门来了,顿时脸色一变,叫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是你外孙女?”民警将祁牧怀里的小奶娃抱过来,冷着声音问道。

    沉芝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

    民警:“你们遗弃婴儿,这是犯罪,你们知道吗?”

    “警察同志,我们没啊,我们只是把孩子放在侄女家了。”沉芝立马否认,吓得脸都白了。

    民警面无表情地说道:“把娃抱好,然后跟我们去警局做个笔录,以后要是还有类似的行为,会直接判刑,懂吗?”

    沉芝吓得双腿发抖,连忙将小奶娃抱过来。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