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第七十章 重围孤城烽烟长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明末求生记 第二卷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第七十章 重围孤城烽烟长
(88106 www.88106.com)    第七十章  重围孤城烽烟长

    郾城。何英双眼通红,他已经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了。

    此刻他依旧抖擞精神,在土黄色的城头上巡城。

    城墙上面有一层透明的冰层,各处都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摔跤,何英按住腰间的长刀,一脚一脚的走在城头之上。往外面一看,却见重重叠叠的营帐,一眼看不到边。一道道炊烟,好像一只只手,伸向天空之中。

    冬天并不是一个攻城的好时节,在前日左营的猛攻之下,城墙破损不好,何英根本来不及修整,也没有足够的民夫修理,他索性往城墙上泼水,时间一长城墙冻得结结实实的。让左军无从下手。

    其实泼水对城墙并不是友好,毕竟这时候的城墙都是土坯墙,到开春化冻之后,城墙就必须修缮,否则就会松软不少。

    只是,对何英来说,他觉得能挺一日,是一日。根本不去想什么太长的时间的事情,到了开春之后,这郾城到底是谁的,还说不定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何英还要感谢左良玉。

    左良玉赫赫威名,几乎能使小儿止啼。对城中的百姓也是如此。

    何英做为郾城守将,如果说他没有感受到城中的暗潮汹涌,那是不对的。但是他即便感受到了,也不得不装着没有发现。

    不得不说,大明在百姓之中人心已经丧尽了,但是在士绅之中的人心还在,在没有危机的情况之下,这些人都安分守机。但是一遇见事情,他们纷纷串联起来,还好何英的部下,大多都是跟着他的宝丰子弟兵,是他的同乡,与他一条心,有这些子弟兵撑着,何英还勉强把握住城中的局面。但这些心怀莫测之辈,已经成了气候,如果不是忌惮于左良玉所部的军纪,担心即便是投降之后,也未必能落得什么好处,反而会被卸磨杀驴。才没有献城。

    这也是何英不敢让民夫登城的原因。

    万一这些民夫不是真的民夫,岂不是将城墙举手让人了吗?

    他心中隐隐约约有几分后悔了,后悔派人求援了,郾城的存亡此刻已经不在他手中了,不在于他坚持多长的时间,而在于左良玉与城中的士绅什么时候能取得信任。

    何英心中暗道:“我受闯王之托,守郾城。绝对不能半途而废。即便不能守,也要守的我死为止。”他满眼通红,对着身边的一个人说道:“陈秀才,你决定了吗?这一去,你必然是有死无生。”

    这位陈秀才,头带方巾,虽然身上被一层层衣服裹着,看上去很是臃肿,脸上手上都有冻疮,但是只要往哪里一站,就有一种读书人的气质。即便是猎猎寒风吃来,他没有丝毫回避的样子,在寒风之中,躬身行礼说道:“我一家人都死在左良玉的手下,大人给我这个机会,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后悔啊?请大人放心,我定然不负大人所托。”

    何英看了陈秀才一眼,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有几分真,不过,陈秀才的经历,却不是假的。

    “你去吧。”何英因为甲胄在身,弯不下腰来,只能行了一个半礼,说道:“我代表满城将士谢过先生了。”

    左营之中。

    数丈方圆大帐,被一层层厚厚的毛毯覆盖着,大帐之中,有数十盆火盆熊熊的燃烧着,在大帐之中,虽然算不得温暖如春,但也让人感受不到太大的寒意。

    大帐之中,一张虎皮铺在交椅之上,而左良玉就坐在交椅之上,有一种虎虎生威之感。而一个年轻公子裹着一身披风,站在左良玉的身后,与左良玉的相貌有几分相似之处,他就是左良玉的儿子,左梦庚。

    左良玉其实也不年轻了,他与罗汝才的年纪相差不大,对行军打仗之时,也渐渐的感受到吃力起来。 所以他将儿子带在身边,也是有栽培的意思。

    此刻左良玉心中已经暗暗有了一丝别的意思,他把他麾下数万将士,当做他左家最重要的财产,他要将他传给自己的儿子。不过,他儿子却与左良玉相差比较大,怎么说啊?左良玉即便年老了,但也不失为一个老帅哥。但是左梦庚却不一样了,他的面目还算是清秀,但是一胖毁所有。他身形一胖,本来清秀的眉目也变得狰狞起来。

    左良玉治军极严。

    方国安,金声桓,常国安,等人雅雀无声,俨然危坐,左良玉不出一声,下面无一人敢冒头。唯有火盆之中,火焰默默的燃烧之声。

    “区区郾城小城,连攻两日,居然攻之不下,尔等以为我宝刀已老乎?”左良玉说道。

    “末将不敢,只是城头上非寻常贼子,乃是出自闯营老贼,勇悍非常,而且天寒地冻,贼人以水泼城墙,墙坚如铁,委实不是属下等不尽力,而是这郾城实在是一块硬骨头啊。还请将军明鉴。”

    “请将军明鉴。”

    一时间诸将纷纷说道。

    “哼。”左良玉闷哼一声。

    诸将颤若惊蝉,一时间都不敢说话,似乎要将自己说过的话,统统的吞进去一样。

    “你们的意思是我错了吗?”左良玉慢条斯理的说道。

    “末将不敢。”哗啦啦一阵甲胄之声,帐中无有一人敢站着。

    “不敢就好,我不管什么理由总之,再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不破城,尔等提头来见。”左良玉说道。

    “是。”诸将不答应也必须答应下来。

    左良玉打发诸将出去之后,左梦庚问道:“爹,你不是说要里应外合破城,为什么要督促他们攻城?”

    “记住,永远不要让下面人摸透你的心思。必须让他时时刻刻感受到你的权威。”左良玉教授左梦庚的统军的心得,但是左良玉看左梦庚那迷糊的小眼,也失去了教导的兴致。

    左良玉是山东临清人,因为山东战乱,将家族迁到许州,但是许州兵变,左良玉一家被杀,只剩下左梦庚这独苗了。如果不是左家实在没有别人,左良玉早就将这一块朽木给踹开了。

    他实在无心多做指点,说道:“叫那个陈秀才过来。”

    “是。”左梦庚说道。

    不一会陈秀才来了,他一见左良玉就跪倒在地之上,膝行向前说道:“大帅,还请大帅速速发兵破城。闯贼在城中屠戮士绅,无恶不作。还请大帅破城之后,为百姓报仇。”

    陈轩秀才扑倒在地面之上,拼命的磕头,哭声也不像是是假冒的。

    左良玉上前搀扶起来说道:“无妨,还请细细说来。”

    左良玉忽然感觉到陈秀才的哭声立即止住了,一段尖锐的东西直接插向自己的肚子之上,左良玉戎马半生,即便上了年纪,也比一般人的反应要快得多,飞起一脚,叫陈秀才踹飞了。

    陈秀才重重的撞向火盆,顿时将一盆火盆撞飞,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一时间,无数火焰好像天女散花一样,漫天都是。

    左良玉的侍卫见此状,顿时大惊,顾不得火焰的伤害,冲了上去,将陈秀才按倒在地,然后其他人才开始扑灭火焰。

    一时间大帐之中,散发出一种皮毛被烧焦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杀我?”左良玉收敛怒气说道。

    “谁不知道你左良玉所过之处,寸草不留,我等宁愿为贼守城,也不愿意让你入城,只恨我大事不成,不过左良玉,你别得意,我即便是九泉之下,也要等着,我等着你下来。”陈秀才说道。

    “拉下去,五马分尸,挂首辕门。”左良玉说道。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末求生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末求生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明末求生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