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九零章 非半农之驴(五合一,两章加更,万字更新,拜求订阅)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是一个原始人正文卷 第七九零章 非半农之驴(五合一,两章加更,万字更新,拜求订阅)
(88106 www.88106.com)    (为书友AT书打赏加更9/12,10/12)

    青雀部落之内,木匠跛这几天一直都是乐呵呵的,整个人如同被打了鸡血一样,龙精虎猛的厉害。

    不仅仅是在木匠室内是这样,晚上回到住的地方睡觉的时候,也同样是如此。

    甚至于连住在跛隔壁的铁头和黑娃这两个比跛小上不少、以往在部落最能折腾的人,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跛当然兴奋,在神子的指挥之下,造出来的墨斗是那样的好用。

    在工作之中运用了它之后,不仅仅做东西变快了,而且依照着墨斗弹出来的线,制造出来的各种配件也更加的规整。

    在这样的情况下,跛要是不兴奋才是怪事。

    在墨斗这样的新工具的刺激下,原本预计至少也要五天才能打好的车身,跛只用了三天半就将之弄好了。

    此时,韩成就在跛的陪同下,在看这全新的驴车车身。

    有制作爬犁的经验在,车身整体上没有什么好说的,很是不错。

    真正要看的地方,是要装车轮的那里,这里是比较考验技术的地方。

    “这里,等车轮制造好之后,就用斧子锯子这些东西,挖出来一个半圆形的凹槽,用来卡住车轴……”

    韩成仔细的看了一阵儿,又给记忆中自己家的牛车车身做了一个仔细对比,然后给出来了处理意见。

    又在这里待了一阵儿之后,韩成离开这里,前去制陶的地方去看黑娃模子的制造情况。

    而跛,在按照韩成的意见对着新制造好的驴车车身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之后,就开始着手制作车轮了。

    车轮需要一大一小两个圆圈,大的圆圈在外,小的圆圈在内,两个圆圈之间需要用坚硬的车条相互连接。

    外面的大圆圈到时间就会成为碾压路面的存在,而里面的小圆圈,则成为和车轴相连接的东西。

    跛现在做的就是外面的那个大圆,至于里面的那个小圆,需要等到黑娃以及二师兄将青铜套制造出来之后,再进行制造。

    这样的话能够让木环和青铜套紧密的连接到一起,不容易松动。

    猫耳等一些小学徒,则在那里拿着斧头或者是刨子这些东西,认认真真的做着车条……

    夏日正午时分的阳光洒落在地上,落在人的背上,留下一片火辣辣的温度。

    比火辣辣的阳光温度更高的是青雀部落冶炼青铜的炉子。

    经过将近十天的制作,黑娃在圆以及另外一些陶匠的配合之下,终于制造出来了一批青铜车轴、青铜套这些对准确性有很高要求的东西的模子。

    在确认了这些模子已经彻底的干了,可以往里面浇筑青铜汁液了之后,早已经等不及的二师兄,立刻就跟其余的几个帮手一起,点燃炼铜的炉灶,将铜锡按照这两年摸索出来的、可以弄出最为坚硬的青铜合金的比例往里面炉子里放,然后就是转着大号的风咕噜,对着炉子不断的煽风点火……

    炉子里面的铜以及锡都完全融化并都交融到一起之后,二师兄拿着安装的木柄陶制坩埚从里面往外弄青铜汁水,小心而又迅捷的将之倒进摆放好的模子之内……

    “咔嚓!”

    “噼啪~”

    等到这些青铜汁液都冷却凝固之后,韩成、黑娃等人开始将一些不能够再次使用的模子用可暴力的手段弄碎。

    随着外面模子的纷纷开裂,闪闪的金光也从里面露出。

    铜环这些东西个头小,容易浇筑,最难浇筑的是四根一米三的铜棍。

    因为体积大,需要的铜汁过多,需要一次性的浇筑完毕,不然就会出现断层,影响其牢固程度。

    为了将这几根将被作为车轴使用的铜棍浇筑出来,韩成、黑娃、二师兄等人,颇为花费了一番的功夫。

    还好,还好!

    看着眼前这四根金光灿灿、再刻上一些字,就能成为如意金箍棒的铜棍,韩成是一脸的庆幸外加欢喜。

    这样大个头的东西,部落里也很少浇筑,现在这四根铜棍都一次性浇筑成功,韩成当然欣喜。

    在确认了四根铜棍都完好之后,韩成从地上拿起铜套往铜棍上套。

    结果第一个铜套就套不到铜棍上,这一幕,看的黑娃脸都有些绿了。

    还好第二个铜套套在上面刚刚好。

    这些模子都是黑娃纯手工制作的,纵然是有标准的尺寸在,在制作的时候,也难免会有一些误差。

    关于这点,早在开始做这些的时候,韩成以及黑娃他们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直接就做出来了十二个铜套的模子出来。

    经过一番的测试之后,十二个铜套里面有九个是可是使用的,废掉的三个里面,两个过大,一个过小。

    不过剩下的这九个也已经足够使用了,四根车轴,一根车轴配上两个,还能余下来一些。

    跛这时候已经做出来了三个大圆圈了,至于车条,那些学徒们也弄出来了不少。

    此时得知青铜套铸造好了之后,立刻就开始着手制作内部的小圆。

    至于铸造出来的这些青铜套,则直接被镶嵌在了小木环里面。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木匠室成为了青雀部落最为令人上心的地方。

    那些未成年人们,没事了就往这里跑,在外面的田地里给庄稼除草的人,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往木匠室这里看看,看看驴车的进度如何。

    就算是看不到,听听别人说上一两句也是好的。

    “车轮的车条上好了!”

    “另外一个车轮的车条也上好了!”

    “猫耳往车轮上砸铜钉的时候,差点砸到手……”

    在部落里这些小宣传喇叭孜孜不倦的宣传之下,就算是不用往木匠室那里去,也能知道驴车的进度。

    “叮叮当!”

    当最后一枚固定车条的铜钉被砸进车轮,两个车轮就算是彻底弄好了。

    而后在韩成、巫、大师兄等人的注视下,显得有些激动的跛和黑娃一起将一个车轴弄过来,依次穿到两个车轮中间的铜环之内,两个不相干的车轮就此连接到一起。

    又是一阵儿的叮叮当当敲敲打打之后,两个车轮被牢牢的固定在车轴之上。

    “神子!”

    跛放下手里的斧头看着韩成,显得有些激动的喊道,韩成也显得有些激动的迈步走到钉上了不少金光闪闪的铜钉的车轮前面。

    韩成当然激动,因为从他七八岁开始,就再也没有推过家里的牛车轱辘满院子的跑着玩了,如今又要重操旧业,他如何会不小激动?

    韩成先让人弄来一些融化的动物脂肪油过来,往车轴和铜环之间灌了不少,充当润滑剂,用来减少车轴和铜环之间的摩擦力。

    做完之后,这才弯腰双手握着车轴,然后在青雀部落众人的注视之下,脚下用力,开始了小时候凑着机会就要玩上一阵儿的推车轮游戏。

    随着韩成的发力,两个车轮就开始在地上滚了起来。

    尊敬的神子弯腰推车…推车轮的这英姿飒爽的一幕,看的青雀部落的那些未成年人,一个个都是眼睛放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就算是部落里的那些成年人,看着这一幕,都升起了亲自上场推上一番的念头。

    因为这看起来真的很好玩。

    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注视下,推着车轮绕着空地推了一圈的韩成停了下来。

    “这个车轮不稳,推着的时候左右摇摆,需要重新加固,”

    在跛、黑娃二师兄几人满是期待的注视下,韩成指着左面的那个车轮出声说道。

    于是跛几个人又是一阵儿的叮叮当当,将这个车轮进行加固。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韩成再一次弯腰推起了车轱辘进行实验。

    这一次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把车身装上看看!”

    觉得车轮已经没有什么问题的韩成,松开车轱辘之后,对跛等人说道。

    等这个命令已经等了多时众人闻言立刻就行动了起来,好几双大手一起放到已经打好好几天的驴车车身之上,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将之抬了起来,然后将之放到了车轴之上。

    稍微移动两下,圆圆的车轴就卡进了驴车下面被事先掏出来的凹槽里。

    将车身移动了位置,确定车身和两侧车轮的距离一样之后,随着韩成的一声令下,跛几个人开始用皮绳、棍子以及铜钉这些东西固定车身与车轮。

    车身和车轮之间的固定非常的重要,不然驴子拉着车在路上飞驰,然后正跑的尽兴的时候,车轱辘却脱离车身独自流浪。

    而驴子则被没有了轱辘的车身带着,四脚朝天的翻倒在路边的沟里……

    这样的画面想想就让人觉得很是美好。

    又是好一番的忙碌之后,车身和车轮被牢牢的连接到了一起。

    确认一切都没有问题后,韩成让人将木板合成的车板放在车身上,这样一个完好的鹿车就算是制作成功了。

    而大师兄这时候已经将部落里最为高大威猛的一头驴子牵了过来,见到韩成点头之后,就牵着驴子过来套车。

    有爬犁以及耧车、青铜犁子这些东西在,部落里的人对相似的套车并不陌生。

    而这部落里的这些驴子,在经历过一场春耕之后,也变得更加驯服,对于拉车之类的事情,也变得熟练起来,被新鲜出炉的驴车压在身上也并没有什么异动。

    “哈!”

    驴车套好之后,在韩成的示意下,大师兄扯着驴子长长的脸上拴着的绳子,吆喝了一声,就开始迈步走了起来。

    随着驴子的迈步行走,驴车上的两个轱辘也跟着转动起来,发出辘辘的声响,驴车随之而动。

    围在周围的人,看着被驴子拉着往前移动的车,一个个都是喜笑颜开,一些未成年人们,更是欢快的喊叫了起来。

    “拉着往外面试试,多走上一些路!”

    同样是满面笑容的韩成,大声的对大师兄说道。

    这时候说话不大声是不成的,因为周围已经是一片欢喜的议论声了。

    听到韩成说的话之后,牵着驴子转悠了两圈,准备再转第三圈的大师兄,应了一声,牵着驴子往外走去。

    那些堵在门口的人,见此纷纷让开道路,让大师兄牵着驴车走在最前面,而后其余的人,跟在后面一起涌出了部落大门,朝着外面的石板路走去。

    一些胆大一些的未成年人,还想要往驴车上爬,就跟之前坐爬犁那样,被韩成出声制止了。

    现在的驴车还在试车的阶段,尚且不能确定各方面的稳固性,这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坐人,否则一旦发生一些意外,好事也就变成坏事了。

    好在部落里的孩子都很听话,被韩成这样一说之后,就都不往驴车边上凑了,而是和大人们一起跟在驴车后面以及左右两侧,又笑又跳的往前走。

    这热闹欢腾的景象,忽然让韩成想起历史课本上讲到新中国第一批解放牌汽车试行成功时配上的那一副插图。

    虽然青雀部落的人没有那样多,但是青雀部落众人的热情和兴奋之情,却是一点都不少。

    “往上面放粮食!”

    大师兄牵着驴车绕着青雀部落外面铺设的石板路兜了一圈回到青雀部落大门口的时候,见驴车什么问题都没有的韩成,显得有些兴奋的挥挥手出声说道。

    早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的二师兄、殇等几人,将三皮口袋装的满满当当的谷子放到了驴车之上。

    三大皮口袋谷子,差不多有三百斤重,巫在一旁看得紧张的用手直握圆的手。

    因为按照他的意思是要将粮食一袋一袋的逐次往上面放的,在确定了驴车能够拉着一袋子粮食平安的行驶之后,再往上添一袋,拉着两袋的粮食走。

    对于巫的这个建议,韩成这次并没有听。

    如果这个新作出来的驴车连三百斤的重量都承受不住,那被压坏韩成是一点都不心疼,甚至于韩成还非常乐意帮助它坏的更为彻底一些,灰飞烟灭的那种。

    作为一个驴车,连三百斤的东西都承载不住,那要它还有何用?不如毁掉用来烧火做饭有价值。

    可能是感受到了来自于某位虎视眈眈的大神子的威胁,这新打制出来的驴车显得格外坚挺,三袋子粮食放到上面之后,就跟没有放一样。

    大师兄牵着驴子,驴子拉着车,显得很是轻松的就在青雀部落外面转悠了一大圈。

    这样的一幕看的巫高兴的直抓圆的手,跛、大师兄等人也都是高兴的咧嘴直笑。

    眼前的这个结果说明,这个新制造出来的驴车已经算是成功了,可以投入使用了。

    就算是只能拉这三百斤的东西,因为使用的时畜力,用起来也要比部落里的独轮车更为的轻省。

    更何况,这三百斤的重量,根本就不是驴车的极限,因为神子已经再一次的让人弄了同样两口袋的粮食给放了上去。

    五百斤的粮食装在驴车之上,毛驴看起来没有之前那样轻松了,不过这样的重量显然还在它的承受范围之内。

    在众人的欢呼声里,在大师兄的牵引下,这头脑门中央被绑上了一朵颜色不怎么艳丽的、由红色的麻布做成的大红花毛驴,再一次的绕着青雀部落前面的石板路,咕咕噜噜的绕了一圈回来。

    在巫以及大师兄等人显得有些担忧的神情中,韩成再一次的让人弄来了两袋子粮食放在驴车之上。

    相对于的巫他们的担忧,韩成倒不怎么担心,因为他知道这些牲口的能量所在。

    别看小毛炉的个头不如牛马骡大,实际上却是非常的耐操,后世韩成小的时候,赶上收割粮食、拉着粮食去卖或者是交粮,一头小毛炉拉上个一千三四百斤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这些重量,并不是都承载了驴子的身上,承受这种压力更大的,是驴车后面的两个车轮。

    当然,后世的时候,用的车轮都已经是轻便的橡胶轮了,轴承这些做的也都更加的成熟,不能一概而论。

    不过这对于韩成来说,还是很具有参考价值的。

    而且,现在正是实验的阶段,当然是要尽可能的去触摸驴子以及驴车的极限所在。

    只有这样,以后再往上面装东西拉货的时候,才能做到心里有谱……

    巫张大了嘴巴,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满是吃惊之色,显得苍老的手掌这时候变得格外有力气,紧紧的抓住圆的手,不肯松开,如同铁箍箍住了一般。

    被他握住手的圆,这时候也张大了嘴巴,神情显得呆滞,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不过她的注意力却没有在被巫抓的很疼的手上。

    跛这个木匠也傻愣愣的站在一旁,整个人都如同傻掉了一般……

    不仅仅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韩大神子这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之外,都变得傻愣愣的。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盯着场中的驴车,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场面由之前的沸腾,一下子变成了此时的寂静无声,一时间显得很是有些诡异。

    “十……十一袋子啊!”

    良久之后,圆出声喃喃的说道,看着那装满粮食口袋的驴车,显得极为失神。

    十一袋就是一千一百斤,对于渐渐的有意被韩成往数学领域的引领的人,圆对于一千一百斤的概念要比一般的人更为的敏感。

    一车就能拉这么重的东西,这真的是让人不可想象!

    就算是对这一千一百斤的重量不怎么敏感,但只要看看那被纵横交替的摆放在驴车上的十一个装着粮食的口袋,就能体会到来自于这些粮食包的强烈冲击。

    毕竟在驴车没有出现之前,想要将这十一袋子的粮食弄走,需要十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人才能一次性的做到。

    而且,这十一个人还不能做到长时间的运送,需要走上一阵儿,歇息上一阵儿,最后被弄的满身疲惫才成。

    而现在,这么多这么重的东西,居然被一头驴子一辆新打制出来的驴车就给解决了!

    人在这个过程里,只需要往驴车上面装一下粮食袋子,再找一个人牵着驴车进行运输也就成了。

    和之前那种扛着粮食袋子流着汗乱跑的辛苦比起来,简直是不要太轻松!

    圆的吃惊也就是来源于此。

    她等着眼睛,看着那拉车的驴子,一脸的不可置信,仿佛是第一次见到驴子一样。

    “这还是自己部落的那些驴子吗?”

    圆忍不住的喃喃出声,一边这样说,一边用手在不停的揉着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为什么在自己原来的部落的时候,部落里的人就只知道骑着驴子去打猎、寻找追赶一下猎物,而到了如今的部落之后,这些驴子摇身一变,就变得全能了起来。

    不仅仅可以拉着犁子将大片的田地都给翻过来,还能拉着耧车,把种子以极其迅速的速度整齐而又均匀的播种到地里,让部落里种植的粮食长得极其旺盛,并且还非常的好看。

    如今更是能够拉着重达一千一百斤的粮食,在这里不断的走动!

    前后之间,发生了这样大的改变,圆吃惊成这副样子,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青雀部落下一任的巫、现在已经成年的石头,这时候就站在巫和圆的不远处。

    看着拉了这么多粮食的驴子以及驴车,石头同样也是满心的震撼。

    不过不同于旁人的那种聚精会神的吃惊,作为部落里兼职的‘史书’记录者,在吃惊的同时,石头还不忘记观察周围人的反应,用做之后的记载。

    驴车被制作成功,这样的大事,石头自然是要大写特写的。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原半农部落的祭祀,现在的圆所说的这句话,以及圆吃惊到直揉眼睛的动作,都被石头听到耳中,看到眼里。

    在几天之后的记载里,石头坐在桌子前面提着毛笔,满心激动的回忆着今天的这场前所未有的盛况的时候,自然而言的就记起了圆此时的表现,然后就被石头用了一个特写给着重记录了下来。

    多年之后,发展壮大了的青雀部落的后世子孙们,在研读青雀部落的历史的时候,就渐渐的将之总结概括成为了两句话——驴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以及非半农之驴。

    两句话的意思其实一样,都是说看待事物,不能只能老眼光去看。

    同时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同样一种东西,在一些人手里,就只能是废物一般的存在,但到了有明聪才智的人手里之后,经过一番的运用处理之后,就能变废为宝,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此时,正面带笑容的看着这一切的韩成,当然不知道这些来自于后世子孙们的事情,如果知道了,一定会被后世子孙这些这样高超的制造成语典故的本事给惊得外焦内酥!

    这他娘的都是哪跟着哪啊?怎么就变成了驴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非半农之驴了?

    还好孙权以及吕蒙这些家伙这时候还不知道在那里,不然的话,这棺材盖用铜钉钉都钉不住,更不要说用手去按了!

    “拉到土路上去看看!”

    韩成看着载满粮食的驴车一阵儿之后,出声对牵着驴子和其余人一样显得有些懵的大师兄说道。

    石板路,只有青雀部落周围有铺设,驴车在这样的硬质路面上行走,和在纯泥土的路面行走自然不同。

    而石板铺设的硬质路面实在是太过于耗费人力物力。

    青雀部落采石场附近有页岩存在,所以能够在小范围里铺设一下,换到其余的地方可就不成了。

    因此将要修建的青铜高速还是要以土质地面为主。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实验驴车的时候,自然是不能只在石板路上进行,还需要拉到土质的地面上去溜溜。

    韩成连着说了两遍,大师兄这才从持续的发愣中回过神来,吆喝一声,让人群散开,然后牵着驴子沿着石板路行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下了到了土路上面。

    刚一来到土路上,拉着驴车的毛驴立刻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虽然能够拉着行走,但连着行走了大约两里地的距离之后,四肢就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了。

    一直密切观察着驴车以及驴子的韩成,发现了这一情况之后立刻让大师兄停下,然后让大师兄将驴子身子下面拴着的、防止驴子拉车的途中‘窜套’的缆绳给解开。

    而后又让人按着车尾、掀着车辕把车从毛驴身上卸下。

    这次是为了试验车子的好用与否,以及车子和驴子的载重能力,韩成可没有将毛驴往废里使的打算。

    看着摆脱了沉重的驴车显得轻松的驴子,再看看边上停着的、装了足足有十一袋子粮食的驴子,韩成的心情很是不错。

    一头驴子拉上一千一百斤在这样的土路上行走有些困难,但是拉上个七八百斤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样的运载量,对于现在的青雀部落而言,已经足够使用了!

    而且,如果想要在一辆驴车上面多装载一些东西也不是没有办法,只需要在驴车的一侧挂上一个用来拉青铜犁犁地的驴套,再套上一头驴子,让两头驴子,一个为主一个为辅的来拉车也就成了。

    就是部落里的驴子如今还是有些太少,两头驴子拉一辆车,显得有些太过于奢侈了一些。

    韩成有些遗憾的想着。

    正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呦呦的鹿鸣声,韩成抬头正看到鹿大爷领着一些跟班在那里大摇大摆的经过。

    看着在那里迈着无限嚣张的步伐,招摇过市的鹿大爷它们,韩成眼睛亮了亮,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忽然就浮上了心头……

    “再牵一头驴子过来,同时拿上一个鹿套!”

    韩成满是欣喜的对着铁头交代,同时整个人满带着笑意朝着鹿大爷走去。

    正领着一群跟班,在那里一边悠闲的来上两口草,一边强势围观驴子拉车的鹿大爷,看着满脸笑意的朝着它走过来的两脚兽,本能的就觉得有些不妥,身上的皮毛都忍不住的上下抖动了一下,然后拔腿就跑……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非常的正确,只不过里面少说了同样贪嘴的鹿。

    七八分钟之中,嘴里悠哉悠哉的嚼着油菜的鹿大爷,被一脸得逞的无良神子牵着朝着驴车走去。

    被小油菜引诱,然后沦陷这样的事情,鹿大爷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了,但这家伙就是一个不长记性的,每次只要韩成一祭出小油菜这个法宝,鹿大爷保准会乖乖的就范。

    在韩成的示意下,装了十一袋子粮食的沉重驴车被再次扬起,一头新牵来的驴子被套了上去。

    不过跟之前不同,在将驴子套好之后,韩成又在驴车前边的一侧绑上了一根粗粗的麻绳,将鹿套后面的木钩牢牢的钩在了绳子上面。

    而整个鹿套又在鹿大爷的身上。

    “哈!”

    将一驴一鹿套好之后,在韩成的示意下,牵着驴子大师兄一声吆喝,就开始往前走去。

    被牵着绳子的驴子,只得随着大师兄的牵引往前走去。

    至于一边的鹿大爷,也同样一起迈步往前走去。

    这倒不是它有多乖,不用人牵引,就会乖乖的往前走,而是因为它脸上的绳子被拴在了车辕上,不得不随着前行的驴车往前走。

    除此之外,如果它站在这里赖着不走的话,还会被往前滚动的驴车车身撞到屁股。

    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当然得乖乖的就范。

    在韩成满是期待的注视下,在巫以及圆、大师兄等人满是惊奇的注视下,随着驴子和鹿大爷的一起用力,这载重一千一百斤的驴车碾压着土路,一路前行着,绕着圈子,一气走了差不多四里地的路程,也没有见到拉车的驴子和鹿大爷四肢打颤。

    这也就是说,它们两个还能继续拉着这沉重的驴车往前走!

    “哈哈哈哈……”

    韩成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自从部落里的得到了驴子这种比鹿更为适合拉车拉犁拉耙的牲口之后,鹿群的地位就有所降低。

    而且,这还是在驴子的数量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的情况下。

    如果驴子的数量大大的增加之后,鹿群的位置就会变得更加的尴尬。

    现在,韩成的一个突发奇想之下,部落里的鹿群,除了用来挤奶喝之外,又多出来了一个用途。

    这个用途就是用来和驴子一起组队拉车。

    有了这个用途在,就算是今后驴子的数量继续增加,鹿群也不至于沦落到无用的地位。

    仔细想想,让一头鹿和一头驴一起拉车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很配。

    驴子的劲大,就让驴子做拉车的主力,除了要拉着车子往前走之外,还要承受车子下压的重量。

    而体型和力气都及不上驴子的鹿,套上这种主要由绳子制成的软鹿套之后,只需要用力往前拉车就成,不需要负担来自于车子的重量。

    自己实在是太优秀了!

    纵然是不想这样的臭不要脸,再看到结果,并想通这样做的好处之后,韩成还是忍不住的给自己点了一个大赞……

    “咚咚咚……”

    一连串的鼓声在青雀部落回荡,已经完全休整好的青雀广场之上,众人在这里汇集着。

    凌风飞扬的青雀旗子之下,部落里粗糙的图腾柱在一次被恭敬的抬了出来,如今就安放在台子上。

    台子的前方,燃烧着一堆火焰,在火焰前方的空地上,停放着部落里新近研究出来的双轮驴车,以及一头用来拉驴车的驴子和一头鹿。

    如今,这驴子和鹿的身上和停放在那里的驴车一样,都被弄上了染色的麻布制成的大红花,打扮的很是喜庆漂亮。

    而巫,这会儿则手里拿着骨杖带着羽冠又蹦又跳的用他的方式来告诉从来都没有搭理过他的天神,部落里在尊敬的神子的带领下,又弄出来了一种能够拉上许多东西的、车子的事情。

    大师兄持着鼓槌,在那里用力的擂着鼓,心情如同隆隆的鼓声一样的激荡。

    其余人也都心情激动面容肃穆的看着这一切。

    再次充作了雕塑,和图腾柱站在一起的韩成,看着又蹦又跳,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巫,以及部落里的其余众人,除了在心里有些吐槽一下根本就不存在的天神之外,剩下的也只有理解和喜悦。

    因为这样的祭祀活动是部落中的人,宣泄心中喜悦的一种方法。

    通过这样的活动,能够让部落里的人更加团结,更有凝聚力,能够提高对部落的认可,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

    “天神!”

    “天神!”

    “神子!”

    “神子!”

    随着巫的载歌载舞停止之后,在巫的带领下,在祭祀过程里一直保持沉默的青雀部落的众人,心情激荡之下,发出隆隆的吼叫之声。

    就连被大师兄敲的隆隆作响的皮鼓,都被压制了下去。

    纵然韩成早已经不止一次的经历这样的事情了,但此时听着众人恭敬而又爱戴的呼喊,看着众人尽皆一躬到地的样子,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升起一种别样的感受……

    祭祀结束之后,在接下来的时日里,青雀部落的一直都处在兴奋这之中,这是见识了双轮驴车之后,犹存的余韵。

    “叮叮当当……”

    还没有靠近木匠室,远远的就听到了一阵儿斧头敲打铜钉的声响。

    跛这个大木匠,以及猫耳这些小木匠,一个个都是兴奋异常,拉锯的拉锯,划线的划线,拿着凿子开孔的开孔……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

    他们想要尽快的打制出更多的驴车出来。

    只要能够在秋收之前打制出更多的驴车,那么这些很能装载很多东西的的驴车,在秋收之中就能出大力气,今年的秋收也就变得更加省事。

    而他们这些打造驴车的人,也就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来为部落做出大贡献。

    这其中,除去跛这个大匠之外,另外几个木匠之中,就数猫耳这个小学徒最为的卖力和认真。

    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不仅仅能够熟练的运用墨斗,就连斧头和锯子这些东西,也用的比较像模像样了,飞快的进步,就连跛有时候都觉得有些吃惊……

    “歇歇了再做。”

    在韩成的影响之下,青雀部落的人在吃过午饭之后,都是会休息一阵儿。

    在这个时间段里,部落里的人大多都会选择睡上一觉,恢复一下精神。

    有些人则放弃了这样的机会,就比如此时的猫耳。

    匆匆的吃过饭之后,把碗清洗了就径直来到了木匠室这里,找来一些废料,接着开始练习使用斧头这些工具。

    猫耳这样的举动,跛前两天就已经发现了,今天见到猫耳今天又这样做,就跟在后面一路来到了木匠室。

    看了一会儿聚精会神的在那里练习的猫耳,跛出声说道。

    这几天因为想要多打造出一些驴车,所以木匠室的几个人都很赶,一上午不停的忙碌下来之后,就连跛都觉得非常疲累,其余的几个木工更是把碗一放,就抓住难得的机会开始呼呼大睡起来了。

    而猫耳这样一个还没有长成的孩子,却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自觉的拎着斧头来练手艺,确确实实需要非常大的毅力。

    “我不累。”

    刚刚把斧头放下,准备再找来一块废料继续来练手的猫耳被突然响起的、跛的声音惊得身子不由得一振。

    再看清楚了来的是跛之后,显得有些局促的出声。

    不累?不累才是怪事!

    “不累也要睡一会儿再干。”

    跛这时候很有气势,说完话之后,就直接握着猫耳的手,领着他一瘸一拐的出了木匠室,朝着睡觉的房屋而去……

    猫耳的眼睛红红的,从神子那里他得到了一种令他奋发向上的感受,如今在跛这里,他又感受到了另外一种说不清楚但是却能切实的感受得到的东西。

    在土炕上躺了一阵儿之后,闭着眼睛的猫耳轻手轻脚的从炕上爬起,然后悄悄的走出了鼾声一片的房屋,经过内院的大门之后,再一次的进入到了木匠室……

    小睡了一阵儿的跛,醒来之后,看看猫耳睡觉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显得复杂的笑容。

    有欣慰,有赞赏还有心疼……

    (拜求订阅,老墨这两天爆肝了,明天继续万字)

    ()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是一个原始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是一个原始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