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入宫面圣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第314章 入宫面圣
(88106 www.88106.com)    甘、肃二州的开发建设,朝廷的支持援助,部分地缓解了关中人多地少的矛盾,但却不够彻底。

    而授田不足,也直接会影响到府兵的征召,以及他们的作战意志和对战斗的积极性。

    李二陛下不是不知道这种情况,所以对于移民工作,他才会支持。

    而从长远看,随着人口的增多,再加上土地兼并,国家用来授受的土地会越来越少。均田制的破坏,连带着就是租调庸的瓦解,府兵制的崩溃。

    当然,现在的大唐在整体上还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宽乡狭乡的设立,已经表明有些地方是不能依照均田制之田地数目授田。

    解决的办法一是移民,使狭乡和宽乡的土地和农户形成平衡。这已经在甘、肃二州的发展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另一个办法则是把贵族、官僚、地主通过合法、非法地占用的公田收回,重新分配给普通农民。

    显然,李二陛下还不想采取第二个办法。

    因为大唐建立的时间尚短,赏给亲王到公侯伯子男的功臣贵族的永业田、职分田和公廨田,是酬功的一种,是俸禄的补充,收回是不合适的。

    所以,徐齐霖也没敢提这个招人恨的主意。他只是提醒李二陛下,按照一丁百亩的授田标准,拿出三十亩来种棉花,粮食的产量也能够支撑使用。

    可河北、河南两道的土地,足够当地农户分配,甚至还很有开垦荒地,大量增加的空间。

    而除了继续从狭乡关中移民,徐齐霖还建议给一般妇女、部曲、奴婢授田,使河北、河南两道的开发建设能加快速度。

    对于这个建议,李二陛下沉吟不语,没有马上做出决定。

    这可不是个小事,按均田制的规定,这些人都是不被授田的。如果开了这个口子,其他地方怎么办?奴婢授田,是不是意味着转入良籍?

    其实,徐齐霖就是这个意思。他看不惯把奴婢当成畜产的规定,也希望所有的奴婢不再成为最低贱的那个阶层。

    为了追求甘州的建设速度,李二陛下是网开一面,允许掖庭宫的奴婢脱去贱籍,转为“市籍”。

    但那是官奴,朝廷说了算。可要涉及到全社会,慎重考虑也在情理之中。

    “兹事体大,议后再说。”李二陛下把此事暂且压后,不想仓促间作出决定。

    徐齐霖早知如此,拱手道:“微臣还有个办法,便是发官奴至河北、河南两道,开垦荒地,种植棉花。”

    官奴可不全是女的,在到掖庭宫之前,籍没的罪犯要进行甄选,多数配于司农寺,由都官监管,而诸行宫监牧等部门所属的奴婢,也都由司农寺来拨给。

    而唐代官府的各种劳役,如某些官府手工业以及属于司农寺管辖的一些官田中的农业生产劳动,都是由官属奴婢来承担的。

    李二陛下明白了徐齐霖的意思,反正这些官奴也未能得到充分利用,不如让他们去为大唐增加可耕作的土地,棉花种植的数量也将得到增加。

    在李二陛下想来,征伐高句丽,棉衣应该是军队的装备之一。有了御寒的手段,胜算大增。

    “此议可行,朕会让司农寺进行统计,明年——不,今年便能抽出一批,发往河北、河南两道。”

    徐齐霖知道,自己又撬开了一个口子。日后就可以借奖励之名,逐步把这些奴婢也转入到“市籍”。

    君臣二人谈了很久,在很多事情上都取得了共识,可谓相谈甚欢。

    “在外数年,想必急着去见汝姐。”李二陛下觉得今天谈这么多已经够了,不重要的事情以后再说,便笑着说道:“今日且先告退吧,去见见徐充容。”

    “是,陛下。”徐齐霖起身施礼,刚要走,李二陛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经营甘州,功不可没,封赏很快就会送到。”

    徐齐霖笑得满意,还以为自己在甘州空忙一场呢?躬身谢恩后,他退出了千秋殿。

    由宫人引路,徐齐霖直奔冰霞宫而去。

    在半路上,便遇到了徐惠所派的宫女,转而由她引领,徐齐霖来到了冰霞宫。

    看到这富丽堂皇的宫殿,想到里面住着阿姐,徐齐霖突然觉得这里象个豪华的监狱,阿姐就是这里的长期囚犯。

    自己如此奋斗,真的能改变阿姐的命运嘛?徐齐霖苦笑了一声,也不敢确定。

    宫人刚刚通报,徐齐霖已经后脚进殿,看着阿姐,笑着施礼,“阿姐,小弟回来了。”

    徐惠已经等得着急,蓦地见到小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走上前细细打量,脸上露出了笑容,“小弟长大了,这,这比阿姐都要高了。”

    徐齐霖往下蹲身,调皮地笑道:“哪有,小弟比阿姐还矮一个头呢!”

    徐惠被逗得开怀而笑,伸手摸了摸小弟的额头和脸,感慨道:“在西北被风吹得呀,黑了不少呢!”

    徐齐霖笑着扶阿姐坐下,姐弟二人对面坐着,含笑对视,千般惦念却是说不出口。

    “在甘州辛苦经营,陛下可有封赏?”徐惠随便起了个话题。

    徐齐霖笑了笑,说道:“陛下让小弟回家等着,也不知是个什么封赏?”

    徐惠撇了撇小嘴,说道:“直接给了多好,让我也高兴一下。”

    徐齐霖接过宫人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说道:“小弟回来,阿姐便是高兴,封赏嘛,也不过是锦上添花,小弟却不十分在意。”

    徐惠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小弟的官爵在同龄人中也算佼佼者,更主要的,还是自己打拼出来的,更让那些靠余荫得官者望尘莫及。”

    徐齐霖目光一扫,已看见木架上的奇石,伸手指了指,说道:“阿姐也喜欢这个?为何书信中不讲,小弟给阿姐多寻几个。”

    徐惠摇了摇头,说道:“只是闲时欣赏的玩物,多也无益。小弟虽管理甘州,可也不好白拿,我却不想你多浪费钱财。”

    停顿了一下,徐惠笑道:“小昭却是个能花钱的,我不问,也知她收集了一些吧?”

    徐齐霖颌首,说道:“这也是个爱好,我虽不懂风雅,倒是支持小昭。阿姐也莫要省什么钱财,赚了不就是花的嘛!”

    徐惠抿嘴点头,说道:“知道家里钱财充裕,也是正道儿来的。你和齐俜也有了官职俸禄,阿姐就不管你们如何花费了。可小昭,还是莫要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为好。”

    徐齐霖对此表示赞同,但心里却是不以为意。

    徐惠又问起了在甘州的诸般事宜,徐齐霖为了让阿姐开心,便讲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逗得徐惠连连发笑。

    “阿姐在宫里可还如意?”徐齐霖把茶杯交给宫人,趁她们离开去续茶的时候,开口问道。

    徐惠挑了下秀眉,说道:“不外乎是看看书,望望景,也没什么如意不如意的。你也知道阿姐的脾气禀性,不争不抢,也就没有那么多是非。”

    徐齐霖沉吟了一下,见宫女端茶走来,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阿姐,外面阳光不错,小弟陪您去园子里走走?”

    徐惠眼眸一闪,知道小弟有私密话要讲,便起身笑道:“姐就是懒得动弹,你都说过多少遍要常运动,可就是管不住。正好趁着你来,陪阿姐走动走动。”

    徐齐霖笑着点头,起身陪着阿姐出了殿门,漫步在花草树木围绕的甬路之上。

    虽有宫人随行侍候,但也都知趣地离得甚远,不虞她们偷听到谈话。

    “这身衣裙很衬阿姐,飘逸淡然,有出尘之感。”徐齐霖随口夸赞了一句。

    徐惠笑了起来,说道:“昨天小叶儿调皮,在这上面留了标记。宫人洗过晾干,我闻过,倒象还有点小奶娃的味儿呢!”

    徐齐霖笑了两声,说道:“小叶儿很是可爱,阿姐想是喜欢得紧,那味儿便记在心里,而不是闻在鼻中。”

    徐惠抿了下嘴角,笑着说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小叶儿倒起了余味不息的先河,也是有趣。”

    徐齐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阿姐喜欢孩子,想是宫中寂寞,小叶儿可爱。但在这皇宫内院,若无子女,日后如何自处?”

    徐惠愣了一下,敛去笑容,微皱着眉头看着小弟。

    徐齐霖避开阿姐的目光,望向远方,沉声说道:“小弟曾看过崇圣宫与感业寺,听说先帝的无子妃嫔多在那里出家,青灯古佛,了此余生。”

    “小弟慎言。”徐惠赶忙出声制止,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宫人。

    “陛下春秋正盛,如何敢有此语?”徐惠知道小弟想说什么,也就根本不想让他说出来,压低了声音说道:“若被他人听到,岂不是大祸一桩?”

    徐齐霖说道:“此地只有你我姐弟二人,又有何担心?”

    徐惠叹了口气,连连摇头,让徐齐霖不要再说。

    两人就这么站着,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投向远方,似乎在了望,也似乎在思索。

    徐齐霖也没想要阿姐做出太大的改变,只是要让她心中有点忧患意识。对于此事,他也只能打打辅助,尽量给阿姐争取机会罢了。

    远处出现了两个小身影,后面则是陪护的宫人。不用走近细瞅,便知道是兕子和新城。

    “是两位公主殿下。”徐齐霖打破了沉默,笑着说道:“小昭是个懒蛋,昨晚还叮嘱我要给她请假,想去山庄避暑呢!”

    徐惠终于笑了笑,说道:“是不是我过于严苛了?其实,小昭的学识也差不多够了。”

    “还是让她多来宫里吧!”徐齐霖狠下心,说道:“我回去跟她讲说清楚,她会理解的。”

    徐惠看了小弟一眼,自然知道这其中的深意。垂下眼睑,她算是默认了。

    “阿姐平常也要多运动。”徐齐霖又叮嘱道:“老是坐着看书,对身体不好。”

    徐惠呵呵一笑,开玩笑地说道:“天天百步走呢。既然你又提起,那就走二百步好了。”

    徐齐霖笑着说道:“不如小弟教阿姐跳舞吧,很简单很简单,只有十五步,看两遍就会。”

    “不要啦,不要啦!”徐惠笑着摆手。

    徐齐霖却不管那个,上前几步找了个稍微大点的平地,便对着徐惠跳了起来。

    节奏不是很快,徐齐霖故意跳得很是轻柔,没来动感十足的那种。

    徐惠笑得花枝乱颤,可也被这飘逸流畅的舞步吸引住了,不由得拍手喝彩。

    兕子和新城带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跑了过来,在徐齐霖旁边欢叫。

    徐齐霖跳了数遍,连兕子和新城都学会了。舞步确实简单,何况她们还有鬼步舞的基础。

    停下舞步,徐齐霖冲着两位小公举作了个鬼脸,哈哈笑了起来。

    “小舅跳得好呀!”新城拍着手,象模象样地跳了一遍。

    徐齐霖伸出大拇指赞道:“新城真聪明,看了两遍就能学会。”

    兕子抿嘴笑着,却不叫小舅了,让徐齐霖略有些奇怪。

    “小舅你长高了这么多。”新城伸手比量着,“我也长了,可没你快呢!”

    徐齐霖挺直腰杆,显得更高大一些,笑道:“我是男子汉嘛,吃得多长得快。”

    徐惠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说道:“要么回殿里,要么去那里坐会儿,太阳就要晒过来了。”

    徐齐霖用征询的目光投向两位小公举,新城歪着小脑袋在想,兕子已经开口说道:“去凉亭好,殿里有些气闷。”

    徐惠点了点头,回身命宫人去拿水果饮料。徐齐霖和两位小公举先行,进了凉亭。

    徐齐霖有意和兕子比了下身高,笑着说道:“三年不见,两位公主殿下都长大了。”

    兕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送的画像我很喜欢,可惜却是三年前的样子。”

    “这没关系。”徐齐霖不以为意,说道:“某今日见到两位殿下,回去再画现在的模样。”

    新城在旁提醒道:“小舅,你把我画得好看些。”

    徐齐霖笑着调侃道:“兕子和新城长得更漂亮了,我哪还需要着意美化?”

    新城喜不自胜,咧开小嘴,眼睛也弯成了月牙。

    兕子则含蓄多了,轻咬了下嘴唇,问道:“这次回到京城,总要呆些时日吧?”

    徐齐霖答道:“休息个十天半月的,某便要去新安。要是在新安比较顺利的话,个把月就能回来。”

    “若是不顺利呢?”兕子眼中显出期盼之色。

    徐齐霖想了想,说道:“就算不顺利,年前也一定会回来。”

    ..............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唐第一全能纨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唐第一全能纨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唐第一全能纨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