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侯爷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第316章 侯爷
(88106 www.88106.com)    接下来一天时间,徐齐霖基本上都是在外面度过。大的革新没有,小的改进却是不少。

    而工坊能正常运转,他在与不在都一样,得益于不断完善的规章制度。工作时间,流程,监督检验,甚至食堂管理,都很是规范,俨然如同后世的企业运作。

    徐齐霖可以拍着胸脯说,除了大盈库能与自家工坊相比外,大唐的其他作坊都不可能达到如此的管理水平。

    徐家工坊的另一个独特之处是有夜课,免费教授工人识字和简单的计算。徐齐霖一向认为有知识的工人学习起来也快,更会有创新的思维。

    从长远来看,这确实是很有利于工坊的发展的。徐齐霖不能把精力都放在工坊上,很多革新就指望着熟能生巧的工人了。

    而对徐齐霖的视察,工坊工人是相当的欢迎。原因很简单,这个小老板事少,每次来都会发放奖励。

    徐齐霖不在乎这点小钱,收买人心,增强凝聚力,这个时代的全职工人可不是那么好找。

    过年过节,即便他不在,也会让管事儿搞搞福利。或钱或物,多少是个心意。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第二天徐齐霖便开始到农田视察。

    种上棉花只是初步,田间管理、棉麦套种,不仅能控制棉蚜虫,还能实现粮食和棉花的优质高产高效

    除了套种麦子,还可以套种大蒜,利用大蒜的辛辣气味,也能起到很好的防虫作用,保证棉花的稳产。

    这些,徐齐霖在书信中都有交代,徐管家也落实得不错。

    看完农田的套种情况,已是大半天的时间,徐齐霖回庄的路上,又顺道来到了那块菜地实验田。

    菜地又扩大了,周围还加了栅栏,有点实验田的模样儿。不远处,两间砖瓦房加一个小院子,便是徐齐霖委任的种菜“专家”老张头儿一家的住处。

    老远看到徐齐霖带着下人骑马过来,老张头儿便奔出院子相迎,看这动作和身板,一点也不显老。

    “阿郎回来了。”老张头儿躬身施礼,一笑,皱纹在脸上堆得更密,“听徐管家说,您又升官儿,已是侯爷啦!”

    “什么侯爷,给外人看的。”徐齐霖跳下马,摆了摆手,笑着问道:“这菜种得好啊,真是下了工夫,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老张头儿得了夸奖,咧着嘴笑,又赶忙伸手相请,“阿郎请这边走,看看这是个什么菜?”

    徐齐霖跟着老张头儿来到一小块单独围着的菜地边,定睛看着地上冒出的青叶菜。

    老张头儿搓着手,很兴奋地说道:“阿郎说过把芥菜、芜菁、菘菜等混种,没准会生出什么怪东西。还让小的把怪东西也都种好,只要不是草就行。”

    徐齐霖摸着下巴,问道:“这就是长出的怪胎?”

    老张头儿用力点头,说道:“这还是去年秋天发现的,只有那么两棵。开花结子后,小的今年春天就划出块小地全种上了。”

    徐齐霖走进菜地,蹲下来,用手拔拉着几片叶子,觉得这怪东西有点象小白菜,也就是菘。

    老张头儿在旁解说道:“比菘菜大,也壮实。去年秋天的时候,有这么大。”

    徐齐霖抬头看了看老张头儿比划的手势,觉得确实不小,可还不敢确定是不是大白菜。

    算算时间,杂交种菜,也有四五年了。这杂来杂去的,没准有个七八回,生出这么个怪胎——

    嗯,不管是不是吧,等它长大了再说。就算不是大白菜,总不会长出什么毒草吧?

    徐齐霖思虑已定,起身称赞,“张伯辛苦,这个怪菜,说不定就是个新品种,轰动朝野也是可能。”

    啊?!老张头儿吓了一跳,种个菜还能轰动朝野?他赶忙摆手,“阿郎莫吓小人,莫吓小人啊!”

    徐齐霖呵呵一笑,按照大白菜的田间管理交代了一番,又赏了老张头儿,才上马回庄。

    不管是不是大白菜,先按这个品种侍候着。徐齐霖回到府上还美滋滋的,这要成功了,可真是要轰动啊!

    想想大白菜那恐怖的产量,想想冬天能让老百姓吃上新鲜蔬菜,这绝对是功绩,不次于棉花的功绩。什么治理地方,什么经营赚钱,也不比这民生大事重要吧?

    当然,徐齐霖这还只是美好的想象。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闲时去菜地看看,或去湖边走走,心静的时候就在书房里写上奏的报告,日子过得舒适而惬意。

    ………………

    皇宫内。

    阿珂,准确地说是小夜,百无聊赖地坐在秋千里,在悠荡中有些困意上头。

    小昭和晋阳还在殿内上课学习,小夜却不愿意那么枯躁。虽然包括徐惠在内,对她都很亲近,并不因为她是平民而慢待,可在这皇宫里,她依然觉得不舒服。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随小昭进宫了,却还不知道阿姐让她进宫是什么意思。

    秋千很大,能并排坐两个人,小夜喜欢晒太阳,在阵阵暖风中,她逐渐歪倒,进入了似睡非睡的迷糊状态。

    脚步声由远而近,大概是看到了小夜在打瞌睡,来人放轻了脚步,但还是在不断地接近中。

    晋王李治停下了脚步,打量着秋千上闭目小睡的“阿珂”。

    “阿珂”轻轻歪着头,长长的睫毛偶尔颤动一下,显示她并没有睡熟。但嘴角上有一点晶亮,竟象是要流出口水。

    李治咧嘴无声地笑了,以前见阿珂,都是沉稳淡漠的神情。可现在的这个样子,却着实反差甚大。

    阳光移动过来,从胸前照在了“阿珂”的半边脸上。

    李治皱了皱眉,轻步移去,伸出袍袖给“阿珂”遮挡阳光。

    小夜并未睡熟,猛然觉察到身旁有人,慢慢睁开了眼睛,只看服饰便知道不是女人,不由得伸手一推,斥道:“干嘛?”

    李治猝不及防,被推得退了两步,小夜也随着秋千,重新悠荡起来。

    小夜蹙着眉头,上下打量这个皇家少年。虽然有着阿珂的记忆,但那时目不能视,也认不出晋王李治。

    李治站定身子,也没生气,笑吟吟地端详“阿珂”,尤其是对“阿珂”那黑亮有如流珠的眼睛很感兴趣。

    “你是谁呀?”小夜用脚止住秋千,不悦地问道:“偷偷摸摸靠过来,想干什么?”说着,她一指冰霞宫,吓唬道:“信不信我喊人把你抓起来?”

    李治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有意使嗓音变得怪异,说道:“你喊人没有我好使,宫人肯定更听我的。”

    小夜翻了翻眼睛,从秋千上下来,说道:“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让不二来揍你!”

    还没下课,小夜也知道高声叫喊不好。孙不二就在附近,她直接去找也不费事。当然,她还是以吓唬为主。

    李治笑眯眯地盯着“阿珂”瞪得圆圆的黑亮眼睛,觉得这副样子好有趣,没想到“阿珂”的眼睛好了,脾气也长了。

    “你等着,有本事儿别跑。”小夜狠狠瞪了李治一眼,绕过他快步飞跑。

    李治看着“阿珂”裙裾飞飘,象一只花蝴蝶般跑远,不禁畅快地笑了起来。不一样儿的“阿珂”啊,给了李治新奇有趣的感觉。

    时间不大,小夜便把孙不二招了过来。孙不二边走还挽起袖子,瞪着眼睛,一副教训登徒子的模样儿。

    小夜还在旁边加油鼓劲儿,“上回有人调戏我,是房二替我出的气;这回该你了,揍那小子一顿,让他知道厉害。”

    可还没走到近前,孙不二便泄了气,苦着脸对小夜说道:“你不认识他嘛,晋王殿下呀,这可打不得了。”

    “晋王?!”小夜歪着脑袋想了想,连连摇头道:“不对,不对,声音不对,你肯定是搞错了。”

    李治也听见了这话,哈哈笑着上前两步,说道:“声音哪里不对了?阿珂不会搞错,那定是不二认错了。”

    孙不二咧了咧嘴,躬身施礼,“民女拜见殿下。”

    小夜这回听清了,眨眨眼睛,疑惑地说道:“刚才不是这样儿说话的呀?”眉毛一挑,她瞪着李治,“你故意的,骗我呢?”

    李治一看“阿珂”又瞪眼,对她那圆溜溜的黑眼珠儿特别感兴趣,不由得又盯着细瞅,笑道:“开个玩笑,看看你还能不能辨出是孤的声音。阿珂姑娘,不要生气……”

    “啪!”的一声脆声,李治的声音戛然而止,脑门上被拍了一下,有点晕晕的感觉。

    小夜施展完“如来神掌”,便转身跑开,“叫你骗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李治摸摸额头,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拍击中清醒过来。

    孙不二赶忙躬身请罪,“殿下勿怪。阿珂的眼睛好了,可这个,这个脑袋——”边说,她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这个,脾气禀性跟以前不一样了。”

    李治揉了揉脑门,脸上由惊愕变成了微笑,摆手道:“某听兕子说过,没想到却是真的。无妨,无妨。”

    孙不二嘿嘿笑了两声,提醒道:“阿珂这个拍脑门儿,真的很快很厉害,我和她玩儿过,输得很惨呢!”

    李治很感奇怪,问道:“拍脑门儿?这还是个游戏?”

    “是啊!”孙不二说道:“就是两人互相瞪着眼,谁先眨眼就挨拍。但眨眼的时候可以躲,可很少能躲过阿珂的快手儿。我和小昭,还有斯嘉丽和阿佳妮,都不是她的对手。”

    李治听着有趣,才知道是女孩子间的游戏,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这个玩儿法倒是新奇,也不知道阿珂是怎么练出来的。”

    孙不二望远处一瞅,说道:“是公主和小娘子下课了,奴家先告退了。”

    李治点了点头,说道:“去吧,看顾好小昭和兕子。”

    孙不二躬身一礼,转头走开。

    拍脑门儿?!李治情不自禁地又摸了下脑门儿,笑得却是异常开心。

    小夜拍完亲王,转眼就忘了,也根本没当回事儿。

    可孙不二却偷偷告诉了小昭,想让小昭提醒阿珂,在皇宫里不要这般无礼。

    “阿珂,你敢拍晋王殿下的脑门儿?!”小昭找到又跑去一边晒太阳的小夜,惊奇中倒还带着几分钦佩。

    小夜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突然双手一合,“啪”的一声,将一只小飞虫拍在了掌中。

    小昭伸出了大拇指,赞道:“厉害,真是厉害。”

    “除了阿姐,谁也不是我的对手。”小夜一时高兴,说漏了嘴。

    小昭眨眨眼睛,问道:“阿姐?是郑娘子吗?”

    小夜也眨巴着眼睛,编了个谎话,说道:“不是郑娘子,是我小时候的亲姐,后来失散了。”

    小昭很是同情,说道:“找不到了吗?你说姓名,我们发动大家去找。”

    小夜迟疑了一下,摇头道:“我托阿郎派人寻找,就不用麻烦大家了。”

    小昭也没勉强,说道:“阿珂呀,这皇宫里规矩大,不是相熟的人,你就别拍人家脑门儿了。”

    “你说的是晋王殿下吗?”小夜撇了撇嘴,说道:“他生气了?真是小气,没度量。”

    小昭赶忙摆手,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想告诉你,晋王不生气,可要换了别人,就不好说了。”

    “换了别人,我也不拍他呀!”小夜咧开嘴,没心没肺地笑着。

    小昭没词了,眨巴眨巴眼睛,无奈地摇了摇头。

    “嗨,你们俩在日头儿底下不怕晒呀!”兕子跑过来,招呼着,“到这树荫下凉快。”

    “我要晒太阳。”阿珂说道:“你去陪公主殿下玩儿吧!”

    小昭不明白阿珂怎么不怕晒,劝道:“你不怕被晒黑呀,还是去树荫下面吧!你看,宫人在摆小桌子,咱们边吃边玩好不好?”

    说到吃,小夜才有了点兴趣,起身和小昭去了荫凉处。

    宫人摆上吃喝,还把小夜带来的琴也拿了过来。小夜其实也知道别表现得太过奇怪,拿着琴也是想和阿珂看起来更象一些。

    几个丫头吃水果、蜜饯、点心,喝着饮料,嘻嘻哈哈地聊天,十分地亲近。可小夜却打定主意,再不来这破皇宫了,没意思。

    ………………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唐第一全能纨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唐第一全能纨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唐第一全能纨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