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无名的墓碑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求魔问道 第八百九十九章 无名的墓碑
(88106 www.88106.com)    老疯抖得跟鹌鹑一样,老鼠见了猫,恐怕也就是他这幅模样。

    “疯前辈。”叶凌宇伸手去拍他。

    老疯脑袋一收,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疯前辈,我又不害你,你怕我作甚?”叶凌宇偷偷把玉剑递还给诗燕,向老疯展示双手,表示自己什么武器也没拿。

    要去哄一个疯子,放在平时,叶凌宇哪有心情做这种事,但现在也身不由己了,为了玉剑一族,管他的。

    也就叶凌宇一个愿意靠近老疯的,老疯身上其臭难闻,再加上吓得失禁,连萧万金都不愿靠近。

    其他那些天阶更是一个个捂着鼻子站在远处。

    “你……你你你,你要杀了老疯吗?”老疯把脑袋抬起一点,从手肘后撇着叶凌宇。

    “疯前辈说什么,我与你无冤无仇,我杀你做什么?”叶凌宇扬了扬眉梢。心念一动,取出两枚灵果递上去。

    老疯瞥了一眼,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你要干什么……你拿果子干什么?”

    “吃呀,这果子甘甜鲜美,我都不舍得吃,疯前辈不想尝尝看?”叶凌宇把灵果往他面前递了递。

    老疯一个劲的摇头,好像对叶凌宇的好意并不上心。

    叶凌宇尴尬的眨眨眼,突然自嘲一笑,心说自己这脑筋还真转不过弯。老疯生活在这丛云谷,丛云谷内连只飞禽都看不到,他若要果腹,怕是从来就吃野果。都是吃腻的东西,哪可能上心。

    收起灵果,转手取出一盘糕点递上前去:“疯前辈若是不喜欢吃果子,尝尝这个怎么样?”

    老疯一见糕点,身体的颤抖立马就止住了,两个眼睛冒光,根本无需多劝,两只瘦骨嶙峋的黑手抓起糕点就往嘴里塞。

    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叶凌宇心中知道有戏,把水也一起递给他:“疯前辈慢慢吃,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一大盘的糕点,老疯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个精光。抹着嘴,冲叶凌宇一阵傻笑。

    “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你对老疯好。”老疯呵呵呵的一阵傻笑,逗得那几个天阶也忍俊不禁。

    这老疯子,性情阴晴不定,果然要好酒好菜的待他才能像个人样。

    “疯前辈,我们有事要前往你说的那一族所在,前辈能否给我们带个路?”叶凌宇见他吃得差不多了,打开了话匣子。

    结果一听“那一族”三个字,老疯脸一垮,又蜷缩了回去。看那样子,好像是极为不愿意。

    刚刚还在往叶凌宇这边凑,此刻缩回岩石的角落,一只手半遮半掩的挡着脸。

    “这老疯子,吃完东西就不认账。”有天阶在旁边哼道。

    老疯一只手挡在脸上,一只手伸进衣服里扣着皮肤,警惕的看着叶凌宇等人。

    叶凌宇是不知道他跟玉

    剑一族有什么关系,或者有什么恩怨,老疯既然这么惧怕玉剑一族,恐怕是曾经留下过心理阴影。

    他长长一叹,回到萧万金这边。

    “叶兄,若是这老疯不行,我们再另寻他法。”

    这老疯本来就不能正常交流,要说服他恐怕不是易事,继续耽搁下去搞不好吃力还不讨好。

    可是谁料,叶凌宇只是把手摊在他们跟前,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们谁带着水,都给我。”

    萧万金不解其意,只能照他吩咐取出几个水囊递了上去。

    用眼神示意旁边几个天阶,那几人同样也将水囊递了上去。

    叶凌宇朝诗燕等人努努嘴:“你们先回避一下。”

    诗燕已经猜到他要干什么,低声嘟囔:“你这叫自寻烦恼。”

    叶凌宇才不听她抱怨,自顾自的拉着老疯来到一处岩石的后方。

    “疯前辈,你这幅样子,恐怕自己也不好受吧。小子斗胆,今日帮你洗一回澡。”

    诗燕这些熟悉叶凌宇的人已经猜到,可那几个天阶却无不瞪大了眼睛。

    “这叫什么事……他把我们的水拿去,居然是要给那疯子洗澡?”几个天阶叫嚷不休。

    “罢了,你们几个跟我过去等。”萧万金把自己手下通通赶到另外一边去。

    那岩石之后,没过一阵便传来流水声。

    萧万金站在远处背对着那边,负者手,浅笑不止。

    月裳静静的站在他旁边:“少主为何发笑?”

    “我是在笑我自己。”萧万金说。

    “少主为何笑自己?”

    “一代魔君,为一个疯子洗澡,可笑萧家家主萧万金,比他远远不如啊。”萧万金一边苦笑一边摇头。

    身为一界之主,又有几人做得出他这样的事。

    萧万金一直觉得叶凌宇身边能人无数,如今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水声持续了一阵,叶凌宇才领着老疯从岩石后面走出来。

    老疯现在可是容光焕发,身上换了一身叶凌宇的衣服,头发也不再是拧成一团。虽然也没彻底洗干净,但比起之前更像个人。

    那张脸上的黑泥被洗掉了,露出本来的容貌。虽然老迈,但仍带着几分威严,可想他年轻之时,怕也是一号叱咤风云的人物。

    不知道是不是被洗干净了,老疯反而有些不自在,脑袋一直低垂着,身体也扭动不止。

    无需叶凌宇多说什么,默默的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叶兄,他这是……”

    叶凌宇咧嘴轻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人皆有情,纵然是疯前辈也不例外。跟上。”

    那几个天阶傻眼的傻眼,瞪眼的瞪眼。谁能想到,对付一个老疯子,洗个澡就解决了。

    “嘿,奶奶的,原来洗个澡就能摆平这档子事,下次我

    也找个人试试看。”有天阶称奇的说。

    “得了吧,施恩与世人者,非大能之人所不能。你要做得到,你就不是这个熊样了。”另外有人嘲笑道。

    老疯此刻不再抗拒带路,带着他们穿梭在那些巍峨险峻之地。

    说也奇了,之前他们三两步就能碰上一阵,可此刻在老疯的带领下,别说大阵,连半个小阵也没碰到。

    要在无数的阵法中寻找一条安全的道路,这可不是小事,让寻常人来做,没有个十年八年,恐怕找不出来这样的道路。

    有老疯带领,他们前进的速度不慢。足足飞了一整日之后,老疯才停在一处空地上暂且休息。

    这丛云谷比叶凌宇想象中还要大,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

    “疯前辈。”叶凌宇趁老疯休息之时走过去,“要到那一族的领地,还要多久?”

    “还要一日。”老疯掰着手指,低声喃喃。自从被洗了干净,他好像就不善言语了,每次都只有叶凌宇问他,他才会开口。

    这居然才走了一半的路,叶凌宇长长呼出肚子里的那口气。他们这一路七拐八绕都不知道已经飞了多远了,这么大的丛云谷,都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叶兄,你过来看。”旁边传来萧万金的声音。

    叶凌宇朝他走过去,只见在某个地方,搭着一间低矮的石屋。

    石屋极为简陋,就像是几块石板随意拼凑起来的,恐怕连遮雨都不一定遮得住。

    “此处居然还有屋舍,莫非还有旁人来过?”萧万金问。

    要说旁人来,他们第一反应就是焚无尽一行人了。

    就在叶凌宇摇头不已的时候,老疯缓缓走进了那屋子,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石碗,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清水。

    “看样子是疯前辈的屋子。”叶凌宇淡笑。

    和萧万金并肩走到屋子前,朝里一望。屋里除了那石碗,什么都没有,就是空空荡荡的一个石窟。

    叶凌宇目光扫过石屋的缝隙,不由地一惊,疾步饶过石屋来到石屋的背后。

    在石屋后方空旷之地上,竟插着数百个石碑。

    叶凌宇和萧万金缓步走在那些石碑之间,虽然立着石碑,但却没有刻录名字。

    “他们……都死了……”老疯不知何时来了,站在那片墓碑前,嘴里不知道在嚼着什么,目光呆滞。

    “这些墓碑都是何人的?”叶凌宇问。

    “他们都是阵法师……”老疯语出惊人,“我们几百个阵法师一起来这里钻研阵法,可他们都死了,就剩老疯一个了……”

    虽然神志不清,可老疯说这些话的时候,却带着一丝化不开的哀伤。

    叶凌宇和萧万金对视一眼,都猜到他的意思。

    丛云谷浑然天成的阵法无数,是所有

    阵道之人追求的地方。恐怕在以前的某个时候,老疯在内的几百个阵法师结伴来此过。

    而最终多半是因为丛云谷凶险万分,只活了老疯一个。虽说还活着,可能是因为受伤,又或者精神上的创伤,让他成了现在这幅呆傻的样子。

    这可是几百个阵法师的墓啊,可现在却连名字都没留下,甚至不知道埋在此处的究竟是谁。

    几百个阵法师同时失踪,这种事放在大陆上怕会引起一阵风波。叶凌宇和萧万金从未耳闻过,说不定这是发生在几百年,甚至更久以前的事了。

    “疯前辈既然认得离开的路,为何还要留在丛云谷之内?”叶凌宇问。

    这么多的阵法师埋骨于此,确实让人感慨。可死人终究已去,活人孤苦伶仃留在此间,未免让人有些心寒了。

    老疯也许以前也是一代阵法大师,落到这种地步,实在让人觉得于心不忍。

    “我也想回去,可我说我是老疯,他们一个都不认识我。老疯也不知该回哪儿去。”老疯把手指放进嘴里,嚼着手指甲。嚼了一阵,扭头向叶凌宇:“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这般说着,突然朝某个方向飞去。

    这里应该就是他的居所,叶凌宇也不知他要带自己去何处。只能招呼上诗蝶等人,紧随在他之后。

    老疯这次好像不是带他们往丛云谷深处走,而是歪歪绕绕的飞向另外一个地方。

    “登徒子。”诗燕在后面轻轻喊了叶凌宇一声,“丛云谷真的是一处不得了的地方,沿途之上我见到好多八品的天然阵法,而且越往深处阵法越强大,我甚至猜测,搞不好最深处的地方,我们还会碰到九品阵法。”

    “九品?”叶凌宇低呼一声。天然形成的九品阵法,若是丛云谷真有那种阵法存在,这地方未免太过可怖了。

    “不过也只是我的猜测。”诗燕补充道。

    老疯带着他们飞了足足一个时辰,来到某一根通天的石柱跟前。

    那石柱足有千丈之宽,高不见顶。

    老疯望了望石柱顶端,御空朝着上方飞去。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求魔问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求魔问道》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求魔问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求魔问道》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