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色字头上一把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野小神医 第四百八十五章:色字头上一把刀
(88106 www.88106.com)    有些时候他都觉着自己真的有一颗圣人之心,换成另外一个人怕是都没有他这样的胸怀,毕竟过去的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释怀,虽然他心里也很不爽,却也没到暴走那个地步。

    “二婶儿,有事吗?”秦汉笑着说道:“咱们都是一家人,还是叫我的名字吧,这样会好一点儿。”

    “唉,那怎么行啊,一家人是一家人,可今日不同往日了啊。”牛国丽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以前一文不值的穷小子,现在已经成了富甲一方的大老板了,身份不一样了咱也不能在随便叫臭小子了啊。”

    秦汉顿了顿,心里默默想着钱确实是个好东西,有了这个东西不但能让自己的生活富足,还能得到尊重,就连平时看他最不爽的牛国丽都能有如此大的转变,这足以证明金钱的重要性。

    不过,牛国丽态度转变却没让他舒服多少,因为本质上并没有变,牛国丽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金钱!

    “二婶儿,有事吗?”秦汉再次问道。

    “唉,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刚刚在院子里看到你回来就赶紧追了出来。”牛国丽笑着说道:“你欣欣姐要结婚了,这事儿你知道吧……”

    秦汉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她之前说过。”

    “我就知道她肯定会和你说,平时她和你关系最好了。”牛国丽笑着说道:“你那个未来的姐夫过两天要过来,到时候你也给把把关,看看你这个未来的姐夫合格不合格……”

    “好!”秦汉点头问道:“二婶儿没其他事了吗?”

    见秦汉脸上挂着笑容,牛国丽有些尴尬,稍稍的犹豫了一小会儿才说道:“秦汉,二婶儿知道你这孩子心眼不坏,这么多年二婶儿还是很了解你的,之前咱们确实发生了许多不愉快,有些事儿二婶儿做的确实不对,这样儿,二婶儿给你道个歉就过去了行不行,就算你不看二婶儿总要看看你二叔才行啊,你们是亲叔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对不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牛国丽突然摆出这样一副嘴脸秦汉一点都不觉着意外,反而还觉着很正常,换做以前这样的嘴脸是看不到的,现在他有钱了想要看之前那样的嘴脸也不容易。

    “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二婶儿就不用多想了,我没那么小气。”秦汉笑着说道。

    “唉,你看看,你看看你这样儿二婶儿还有点不太习惯。”牛国丽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二婶儿多了也不说了,这样儿,你二叔说得对,咱们日后看表现,光磨嘴皮子没什么用,二婶儿应该向你学习,用事实说话才是硬道理……”

    秦汉笑着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心里也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难道这个牛国丽醒悟改过自新了,今天说的这些确实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儿,眼睛里还流露出了几分真诚,这简直有点不像她。

    想了想他心里也是暗暗的摇头,牛国丽转没转变有没有改过自新对他来说似乎并不是十分重要,好一点可以当亲戚,坏一点当空气也就行了,在这件事儿上费脑筋显然有点得不偿失,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躺在火炕上看看天花板来的舒坦一些。

    又和牛国丽说了两句他便是启动摩托车离开了,他能看的出来牛国丽还有话要说,也猜到了牛国丽要说什么,牛国丽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什么事的话肯定也不会这样儿,至于这件事儿是什么,无非就是公司入股,要么就是钱的事儿,在他看来前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毕竟这两口子在他这里拿钱也没几天,十万块对他来说虽然不是大数目,可对村里的农民而言可不是小数,纵观整个村子,能拿出十万块的也就是有数那么几家而已。

    “唉,该怎么说呢……”

    看着秦汉逐渐消失在视线当中,牛国丽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刚刚她想要问问入股的事儿,可是话到了嘴边儿却没敢说出来,这几天她一直想找个机会找秦汉说这个事儿,秦汉却又一直没在家,他找刘占方说了这个事儿,刘占方更是没给她一个明确答复,现在见到了秦汉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毕竟当时秦汉给过她们机会,最后没把握住确实怪不得别人。

    之前她和那些没入股的人差不多根本不看好远方公司能赚钱,本以为十万块已经足够了,可是,这些天远方公司的药品不断被大货车运送出去,她才发现自己当时的决定有多愚蠢,而且,她还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远方公司一天的收入就是几百万,这样的收入额就算是村里所有的乡亲分每天的收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远方公司这才刚刚成立没多长时间,等到路修好了,收入额肯定要提高不止一个档次,一天有几百万接近上千万的收入,几个月村里的乡亲怕是都要成百万富翁,有些入股多的乡亲怕是更了不得,成为几百万上千万的富翁也不是没有可能!

    自己费尽力气豁出去老脸弄回来十万块,这些钱和人家简直就没法比,还有一点就是她们一家人现在在村里已经成了众矢之的

    ,之前那些和他们关系还算不错的乡亲早已经倒向了秦汉那边儿,毕竟现在的秦汉和以前的秦汉完全不一样了,跟着他不但能吃上饱饭还能赚大钱……

    想到这些她几乎每天晚上失眠,嘴上虽然不说出来,心里却有些后悔,让秦军来找秦汉她还不好意思说,毕竟当时已经把话说的那么难听,现在回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大妹子,这是干什么呢?和秦汉说话啊?”钱大娘笑盈盈的来到了牛国丽身旁,打量她两眼说道:“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早知道有今天何必当初,之前我和你说什么来着,做人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驴粪蛋还有发烧的时候呢……”

    牛国丽向来和钱大娘不和,听钱大娘说的话不好听,她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的更难看了,狠狠地瞪了钱大娘一眼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管好你自己就得了,秦汉就算怎么样儿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家里的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别以为你和秦汉关系走的近就了不得了,你也算不上个什么!”

    “是啊,我是算不上个什么,我也没说我算是什么,我只是提醒一下某些人而已……”钱大娘冷笑道:“没事儿的时候对着镜子看一看自己,想一想自己过去都做了一些什么,现在在这里拿亲情说话,骚不骚得慌?”

    言毕,钱大娘转身就走,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她和秦汉一样也是懒得和牛国丽这个泼妇一般见识,因为牛国丽嘴上斗不过就会撒泼,真的撒了泼她还真的不是对手,毕竟她不好意思什么话都往外喷,而牛国丽却不管这些。

    “姓钱的你得意什么玩意,我们家里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个老婊子有种你别走!”牛国丽双手叉腰气的大脸通红恨不得上去找钱大娘拼命。

    ------

    钱大娘和牛国丽发生口角的事儿秦汉自然听不到了,摩托车给刘占方送了回去他便是回到了家里,让他意外的是外公一家人竟然已经走了,这让他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即便是亲人他这半路出去确实有点不大对劲儿,不过,这倒是小事儿,这次他已经把县城的事儿处理的差不多了,有些事儿不用他去管,趁着现在有些时间倒是可以去杏花村看一看,一直以来他也有想去看看的想法,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自己母亲生活过的地方,曾经他也去过杏花村只是这么多年已经没有记忆了而已!

    他回到家将带回来的东西放好,特别是在大山上发现的千年寒魄和那个头冠他必须要认真对待,因为这两样东西已经不止是值钱那么简单了,这两样东西对普通人而言可能用途不大,但对他来说却有着很大的作用,特别是千年寒魄,只要利用得当对他来说就是无价之宝,传承中对千年寒魄有一些介绍虽然不对却也能侧面了解到这种东西的真实价值,虽然比不上那些传说中的宝贝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宝。

    相比千年寒魄,头冠要稍稍的逊色一些,对他来说用途倒是不大,如果真的需要钱,这个东西拿出去倒是能解决很多问题,光是上边镶嵌的那些金银珠宝就能卖个不菲的价格,不过,他却不打算把这个东西卖掉,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墓主人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出于对墓主人的尊敬他都不能那么做,况且,头冠保存的还十分完美,这个东西留在手里说不定日后能用得上!

    将两样东西小心翼翼保存起来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是向前院走了过去,看着门口拴住的毛驴他忍不住一笑,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和方怡赶着驴车进城的样子,虽然苦了那么一点但不能否认那段时间过的很充实也很快乐。

    “他们刚走才半天你就回来了,要是让林爷爷知道你回来了说不定会误会你故意躲着人家呢。”方怡白了他一眼说道。

    “他们都是明白事理的人,应该不会吧……”秦汉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刚好也打算过去,到时和他们解释一下也就是了,你觉着呢?”

    “我?”

    方怡抿嘴一笑说道:“我不知道。”

    言毕,方怡便是弯下腰肢继续给那盆新买来的三角梅胶水去了,浇花倒是没什么可这一弯下腰可是把秦汉着实吓了一跳,她穿的衣服很宽松,特别是领口的位置很开,刚一弯下腰两只波涛汹涌便是若隐若现的呈现在了某个禽兽的眼前,这个禽兽的眼睛也十分巧合的落在了上边儿,纠结着喉咙里便是传出了一声不太和谐的声音,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不过,他也只是看一眼就赶紧挪开了眼睛,万一在一次被方怡给抓着正着他还真的没办法去解释,上一次因为这事儿他已经浪费了很多功夫去解释了,最后人家方怡信没信他都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男人本有的根劣性,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两眼,好几眼!

    现在他都有点羡慕自己的眼睛,为什么美好的事物都让这个家伙赚了便了便宜,按理说,这个便宜不应该是自己赚到才是吗?

    “我有个事儿想

    和你说。”方怡突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幸好秦汉的眼睛挪开的十分及时,不然很有可能会被方怡抓个正着,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显得有点不自然,心跳也在不断加速,同时他心里也是有些郁闷,有点想不明白这些女人为什么都喜欢这么穿衣服,陶倾城的着装一直都很大胆,现在方怡的穿衣风格和以前似乎也有了一些转变,因为生活有了改善,她穿衣服也稍稍的时髦了一些还有那么一点点大胆,原本就已经熟透了的身体透着几分诱惑,这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可是有着难以言喻的杀伤力,他每天和方怡在一起,这种杀伤力有多大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

    秦汉心里暗暗的说了两句,努力平复一下躁动的心思,笑了笑说道:“什么事儿?”

    方怡显然没发现刚刚这个禽兽盯着她的胸口看了好几眼,将手里的花洒放下,说道:“我想回去呆些天,方舟马上就要结婚了,家里需要人张罗,我回去会好一点。原本打算让你和我一起回去,你现在的事儿这么多,我也不能占用你的时间。”

    “结婚?”秦汉错愕的看着她问道:“这么快?”

    “这还快,他都二十二了,在咱们这里早就应该结婚了,说不定孩子都该打酱油了。”方怡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以前没人敢嫁给他,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姑娘,早点把婚事办了我们也能省心一点,不然每天都要为了他这个事儿提心吊胆。”

    “可是……”

    “可是什么?”

    秦汉稍稍的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咱们农村好像还有个规矩,哥哥姐姐没结婚,小弟就不能结婚,好像有这么个说法吧?”

    “乱弹琴……”方怡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就没听说有这么个说法,况且,就算是有这样的说法,他姐姐也点有人要才行吧,难道他姐姐一辈子嫁不出去,他就要打一辈子的光棍?”

    “谁说没人要?”秦汉眯了眯眼睛说道。

    “你要么?”方怡说道。

    “这……”

    秦汉顿了顿随后便是嗖的一步来到了方怡身前,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把她抱在了怀里,嘴巴贴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下一刻方怡的脸蛋刷的一下便是红了起来,作势挣扎了两下没能挣脱,索性也就靠在了他的胸口位置,说道:“等我回来。”

    “如果我没记错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秦汉眯了眯眼睛,放在方怡腰肢上的手悄然的将她的衣服打开一道缝隙便是伸了进去,手指刚一碰到方怡的腰肢,她的身体忍不住一颤,原本靠在他身上的身体瞬间就软了下来,鼻孔中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原本就已经非常红的脸蛋看上去娇艳欲滴,仿佛要拧出水来了一样儿。

    可是,将她抱在怀里的禽兽却没就此放手的意思,藏在衣服下边的手继续肆无忌惮的寻找着猎物,很快便是找到了想要寻找的东西,当手放在上边的一瞬间,方怡的身体猛地一颤,不但她这样儿,身后的禽兽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什么这两颗东西被称为男人最喜欢的玩具,不但柔软放在手里还有点像是变形金刚,只要愿意可以让她发生任何形态变化……

    这种感觉有多惬意没人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看到的不是最真实的但抓到的一定是最真实的,手掌放在上边稍稍要小那么一点,一只手掌很难握住……

    “别这样儿……”方怡小声说道:“大白天让人看到……”

    “没人来……”

    秦汉贴在她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方怡的脸蛋就更红了,用那双好看的眸子又是白了他一眼,嘴里好像还说了一声流氓,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秦汉给听到了。

    按理说被人骂流氓应该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才是,可这个时候他不但没觉着不舒服,反而觉着这一声流氓似乎在夸奖他,心头那只小魔鬼似乎也得到了鼓舞热情高涨直接将那只已经占据上风二十余年的天使压在了深渊之下!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野小神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野小神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野小神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