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61章:蒙仲与廉颇【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161章:蒙仲与廉颇【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廉颇勇猛否?

    从他夜袭胡潜、彭质二将那晚「斩一人、重伤一人」的战绩来看,蒙仲必须得承认这位赵将确实勇猛,或许比他已故的族叔蒙擎还要勇猛,甚至于,可能是迄今为止蒙仲所遇到的最具武力的将领。

    虽然蒙仲平日里从来不敢疏忽对于自身武力的锻炼,但凭他十六岁年纪的身体,想要击败这样这位正在壮年的猛士,这恐怕是不切实际。

    可即便如此,他心中并不惊慌,毕竟他此番也带来了一些士卒,虽然人数不多,总共七辆战车,在刨除掉他自身以及驾驭战车的士卒以外,其实只有十四名手持弩机的信卫军士卒,但面对单人匹马的廉颇,十四柄弩机绰绰有余,只要别被廉颇用骑术欺骗,使那十四名弩手空射就行了。

    因此当见到廉颇单人匹马冲来时,蒙仲首先对身边的士卒们嘱咐道:“别急,待他靠近些再射。”

    近距离的弩击,尤其是在十几柄弩机所瞄准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落空,也不可能有人幸存下来,除非对面的廉颇眼力与反应皆超乎常人,单凭一柄剑就能将十几支弩箭通通斩落。

    说实话,这几率不大。

    而此时,那廉颇已拍马冲入距离蒙仲等人仅有约五十丈的范围,在这个距离下,凭廉颇拍马冲刺的速度,可能只要几个眨眼工夫就能杀到蒙仲面前。

    因此,蒙仲亦举起了双手,准备吩咐身边的士卒射杀廉颇。

    显然廉颇也注意到了蒙仲的举动,猛然勒住了马缰,使战马原地转了几圈,以此缓解战马奔驰带来的冲力。

    “很不错的骑术。”

    在见到廉颇干脆利索地停下了战马,蒙仲眼睛一亮,微笑着称赞道。

    “你也很不错,还有你身边的士卒。”

    廉颇在远处深深打量着蒙仲,若有所指地称赞道。

    不可否认,廉颇的确有心斩杀蒙仲,毕竟从听到的传闻来看,他也觉得对面的小子或许是个威胁,若能尽早将其铲除,他自然不会放过。

    别看他单人匹马闯入进来,仿佛显得很狂妄自负、目空一切,但事实上,这只是廉颇对自己自信的表现罢了——他斩杀胡潜、重伤彭质那晚,亦是如此。

    然而廉颇没想到的是,那蒙仲见他拍马冲去,竟然如此镇定。

    还有此子身边那些端着弩机的士卒们,在这种距离下竟然也能沉得住气。

    不得不说,若这十几名士卒方才因为惊慌失措发射了弩箭,他此刻绝对会趁机拍马上前,将那蒙仲的首级斩下来。

    不过眼下嘛……

    看着二三十丈外那十几名端着弩机的信卫军士卒,廉颇皱着眉头权衡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敢过于靠近。

    他故意激将蒙仲道:“为何不下令射箭呢?这个距离,你身边的士卒说不定能将廉某射杀。”

    蒙仲当然猜得到廉颇的心思,闻言笑着说道:“悬而不发,才有威慑,人若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必然会惹来祸端……更何况,在下与廉司马无冤无仇,此番又只是为了窥探贵方营寨的虚实而来,何必犯险呢?”

    说罢,他瞥见廉颇率下的那百余士卒正疾奔靠近,便命令驾车的士卒将战车通通调转了方向,显然是准备撤退了。

    见蒙仲准备撤离,廉颇微微有些着急,再次激将道:“想不到信卫军的蒙仲,竟然是如此胆怯的小子!”

    听闻此言,为蒙仲驾驭战车的蒙虎皱着眉头说道:“这家伙是在挑衅么?”

    “可能是不想我等就此离去,以便他能找寻机会斩杀你我……”

    蒙仲毫不在意廉颇的挑衅,在对蒙虎解释了几句后,不失礼貌的高声对廉颇笑道:“毕竟是性命攸关之事,还是谨慎些为好。……廉司马,若没有其他事,在下就先告辞了。”

    “且慢!”

    廉颇当即喊住了蒙仲,同时,亦命令身后追赶而来的百余士卒原地待命。

    随后,他目视着蒙仲问道:“廉某听闻,足下乃是赵主父身边的近卫司马,为何要协助公子章那等叛臣?”

    一听这话,蒙仲就知道廉颇并不清楚某些真相。

    若换做是其他人,恐怕这会儿或许会做出「公子章挟持了赵主父、故而不得不听命于其」的解释,但蒙仲内心并不赞同这种借口,他仍然希望赵主父能幡然醒悟,亲自出面认可公子章,给予其起兵的大义,因此他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落下把柄。

    于是他平静地说道:“公子章持有赵主父的令符,他对我下令,我自然要听从。”

    “可据廉某所知,公子章是挟持了赵主父……”

    “是么?在下并未听说这类传闻。”

    “……”

    在注视了一阵面色自若的蒙仲后,廉颇忽然晒笑一声,说道:“原本我见你年轻,还想劝你弃恶从善,率军投降,可据眼下来看,你怕不是已被公子章所收买……”说罢,他面色一正,冷冷说道:“公子章谋反作乱,注定事败,你若识相,就早早率军投降,否则,你亦死期不远!”

    说着,他用手中的利剑指向蒙仲。

    “这厮好生可恶!”

    蒙虎见此大怒,唬地蒙仲连忙劝阻他道:“这廉颇一身武艺勇悍非常,你我不是对手,切莫冲动。”

    事实证明蒙仲多虑了,只见蒙虎低声嘿嘿笑道:“你以为我会因为他几句挑衅就气地冲过去与他搏杀?那是白白送死!我才没有那么傻哩!”

    说罢,蒙虎再次转头看向廉颇,打量着单人匹马、威风凛凛的后者,口中颇为羡慕地喃喃道:“真是威风啊,虽单人匹马,亦无所畏惧……真乃猛士!”

    见蒙虎没有冲动,蒙仲稍稍松了口气,旋即微笑着说道:“廉司马方才所言,很有道理,不过在下另有想法,终归这场仗,胜负犹未可知。”

    “哦?”

    听了蒙仲的话,廉颇双眉一挑,轻笑着说道:“你是指有勇无谋的公子章能击败我军,还是说,你蒙仲有这个自信击败我军?”

    “不试试,谁能知道呢?”蒙仲微笑着回覆道。

    虽然他也知道公子章一方目前的局势很艰难,而且会越来越艰难,但气势上当然不能输给对方。

    “……”

    廉颇深深打量着蒙仲,他忽然嗤笑道:“小子,莫要太小瞧天下人,我听说你擅长率军偷袭,曾率数百士卒夜袭了数万齐军的营寨,但我晋阳的男儿,可不像齐国士卒那样羸弱不堪,你若胆敢前来袭营,廉某必定叫你有来无回!……你若不信,大可一试!”

    『……』

    看着远处正在嗤笑的廉颇,蒙仲颇有些意外。

    其实平心而论,他也觉得他当初以五百人夜袭数万齐军的营寨,这桩壮举其实过于侥幸,因此他从来不将这份战绩挂在嘴边向人提及,但不知为何,旁人却总是提及这桩事,弄得好像他蒙仲只会一招夜袭军营似的。

    不过……

    『假如对面果真都这么认为,那我倒是可以将计就计,想办法挫挫对面的锐气……』

    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蒙仲顿时有了主意。

    只见他点点头,笑着对廉颇说道:“如廉司马所愿,过几日,在下索性就尝试看看吧。……那就先告辞了,廉司马。”

    说罢,他朝着廉颇抱了抱拳,旋即嘱咐蒙虎与士卒们小心翼翼地驾驭着战车离开了。

    看着蒙仲等人离去的背影,廉颇一脸错愕。

    “司马。”

    有他率下的士卒上前来询问道:“不追么?”

    廉颇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那名士卒:“你能追的上对方的战车?”

    岂料那名士卒点点头耿直的说道:“假如司马命我追赶,我可以追上。”

    “你追上去,对方就给你一弩,岂不白死?行了,反正给我等的命令是驱赶对方,那蒙仲只要离开了,我等就可以回营覆命了。”

    说到这里,廉颇皱着眉头望向蒙仲等人离去的背影。

    『那小子……到底是不想服软,故而临走前放下狠话,还是说,他果真有这个念头?』

    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廉颇舔了舔嘴唇,眼眸中闪过几丝兴致。

    “居然被小瞧了,呵,有意思。”

    说着,他将手中的利剑放回了剑鞘,脸上的神色亦变得严肃了许多,看着蒙仲等人离去的背影,低声说道:“若有胆量,你就来。”

    说罢,他环视了一眼身边的士卒,挥手喝道:“回营!”

    “喏!”

    片刻后,廉颇返回营内,向奉阳君李兑与阳文君赵豹二人覆命,顺便为没有机会斩杀蒙仲而向李兑告罪。

    当然李兑并没有怪他,毕竟当时的情况李兑亦看在眼里,并非廉颇的关系,只是那蒙仲实在过于谨慎了,若廉颇莽撞地继续上前,反而有可能被蒙仲身边的士卒射杀。

    相比较这个,李兑更加在意蒙仲临走前放下的“狠话”。

    他纳闷地询问阳文君赵豹道:“那小子,真敢来袭击我方营寨?”

    “说不准。”

    阳文君赵豹捋着髯须摇头说道:“蒙仲那小子虽是道家弟子,但自幼熟读兵法,我亦难以判断。”

    李兑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轻哼道:“兵法曰,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我军扼守曲梁,以逸待劳迎战公子章的叛军,已得七分胜算;只要在此地拖住叛军三月,拖至入冬,便能得到剩下三分。公子章败局已定,凭那蒙仲一己之力,岂能扭转胜败?只要谨慎防守即可。”

    阳文君赵豹闻言点了点头。

    他也认可李兑的这番判断:公子章已经错失了其窃取国家最好的机会,虽如今其麾下仍聚集有大军,但叛军已无大义名分,又没有殷富的城邑支持,时间拖得越久,王师的优势就越大。

    因此,只要谨慎防守,坐等叛军自溃即可。

    在赵豹看来,目前唯一值得顾虑的,只有赵主父的态度——若赵主父出面支持公子章,给予了后者名分,且以自身的威望调来国内其余军队,那才叫麻烦。

    至于蒙仲,只要他王师这边小心提防,不给后者偷袭的机会,倒也不至于会有什么大麻烦。

    不得不说,就像蒙仲所疑惑的那样,尽管李兑、赵豹二人都知道蒙仲熟读兵法,但最最在意的,还是后者那一招夜袭,仿佛蒙仲就只会这招似的。

    而就当奉阳君李兑、阳文君赵豹召集各自麾下的将领,嘱咐他们近几日小心提防蒙仲军的夜袭时,蒙仲已乘坐战车回到了自己军队的驻地。

    待得知蒙仲返回军中后,正指挥士卒建造营寨的乐毅将手中的事物交割给蒙遂,旋即来到了蒙仲跟前,向后者询问道:“曲梁那边的情况如何?”

    听闻此言,蒙仲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蒙虎就颇为夸张地说道:“险些死在那里。”

    “什么?”乐毅闻言一惊。

    “行了,你先回去歇息吧。”蒙仲打发走了蒙虎,旋即对乐毅解释道:“只是碰巧撞见了那名叫做廉颇的行司马,他当时种种举动,似乎是想伺机杀我,不过我并未让他得逞,很识相地撤离了。”

    最后一句,他用玩笑的口吻说出,听得乐毅恍然大悟之余,脸上亦露出几许笑容。

    旋即,蒙仲的神色就端正了许久,只见他皱着眉头又说道:“我只看到了奉阳君李兑与阳文君赵豹二人的军营,这两座军营位于曲梁邑的东北侧与东侧,两者挨地较近。总得来说,大抵是曲梁邑的东面防守较严,至于西边,防守比较宽松……”

    “这不意外。”乐毅点头说道:“终归公子章的大军正是从曲梁邑的东面而来……”

    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对蒙仲又说道:“对了,在你前往窥探对面军营的时候,我们派去公子章那边的士卒回来了……”

    他所说的士卒,即蒙仲率大军抵达此地后,派往公子章那边的一队士卒,大抵就是告诉公子章,他蒙仲率军驻扎在这块位置,让公子章心里有个大概,倒也没其他什么大事。

    “哦?”蒙仲闻言问道:“公子章那边有什么传话么?”

    “唔。”乐毅点点头说道:“公子章命那几名士卒带消息给你我,说他准备在明后两日大举进攻曲梁邑,设法拿下这片城邑,倒也没要求我等从旁协助,只是让我们伺机而动。”

    “强攻啊?”

    蒙仲皱了皱眉。

    毕竟就他今日窥探到的情况来看,王师那方的几座军营守备都很森严,更重要的是提前准备了许多鹿角等防御设施,若公子章果真采取强攻手段,蒙仲并不认为能有什么效果。

    不过对此,乐毅倒有不同的看法。

    “对面不会选择死守营寨的,初阵就闭战不出,这会严重打击军中的士气,既然公子章决定强攻,对面必定会出营应战!”说到这里,乐毅稍稍压低了声音:“你我正好借这场仗,先探探对面的实力。”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处在对立面的王师,蒙仲、乐毅二人只对阳文君赵豹与佐司马赵贲麾下的军队较为了解,至于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二人麾下的军队,他二人却不知究竟,只知道这两支军队此前驻扎在「中牟」防备魏国,其余一无所知。

    先借公子章那边的战事,探一探赵成军与李兑军的底子,这倒也并无不可。

    不过在此之前,蒙仲与乐毅商量了「袭粮道」的事宜。

    “袭击赵成、李兑、赵豹三人的运粮队伍?”

    不得不说,在听到蒙仲这个计策后,纵使是乐毅亦是眼睛一亮。

    毕竟,粮食乃是军队最关键的物资,一支军队可以缺战马、缺兵器,但绝对不能缺粮,否则,军中的士卒就会自溃,轻则溃逃、重则暴乱,可谓是一桩非常严重的事。

    但问题是,袭粮道这招计策并不容易实施。

    对此蒙仲解释道:“据我今日窥探对面营寨的感觉,我感觉对面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东边’,对‘西边’却相对有所疏忽,若我军派遣一支精锐,潜伏于肥邑北部,伺机袭击对面的运粮队伍,虽然不至于让曲梁邑的军队就此溃散,但相信定能让其焦头烂额……”

    “唔……”

    乐毅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旋即点点头说道:“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问题是,派谁去呢?”

    蒙仲便说道:“蒙遂为主、武婴为辅,怎么样?”

    事实上在蒙仲身边一圈人当中,蒙遂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为人冷静、处事谨慎,否则,蒙仲也不会任命蒙遂为佐司马,与乐毅一同掌管军中的实际事务。

    但乐毅在沉思了一下,却提出了异议:“不如由我去吧,我带着武婴负责前去,蒙遂留下来协助你。”

    显然,考虑到深入敌后袭击对方的粮草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乐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生怕蒙遂到时候判断失误,非但葬送了他自己也葬送掉了一同跟随而去的其他人。

    至于蒙仲这边,乐毅倒是并不担心,毕竟在他看来,蒙仲的计略以及用兵,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去?”

    “怎么?我怎么说也是佐司马,这种事当然由我前去。”

    见乐毅态度坚决,蒙仲稍一迟疑,点头说道:“也罢,我给你五百信卫军?”

    “太多了。”乐毅摇摇头说道:“三百信卫足以,士卒过多反而容易暴露行踪。不过,军中的战车,你通通交给我,另外,还要三百副弩具,三千支弩矢。”

    “好,这个你与向缭交接。”

    “唔,我顺便将军中的事务跟蒙遂交接一下。”

    当晚入夜之后,乐毅与武婴二人率领三百名信卫军,悄然离开了尚未全部竣工的营寨。

    在乐毅、武婴二人离开的时候,蒙仲亲自前往相送,并且嘱咐他二人道:“若事不可为,便立刻放弃,莫要涉险。”

    乐毅、武婴二人点点头,带着三百名信卫军离开了。

    次日,也就是八月二十日,公子章带着卫援、田璜、翟丹三将,亲率三万大军朝着曲梁邑浩浩荡荡而去。

    由于昨日蒙仲就收到了相关消息,因此,他亦带着蒙虎、华虎、穆武等人,率领七百信卫军、三千代郡兵,前往曲梁邑,留下蒙遂、乐进、乐续、向缭等人以及两千代郡兵防守营寨。

    因为这事,蒙虎、华虎、穆武三人还兴致勃勃地询问蒙仲:“阿仲,看这架势,咱们是要参战么?”

    然而,蒙仲却泼了三人一盆凉水:“带兵只是为公子章助涨声势。”

    约两个时辰左右,公子章的大军以及蒙仲率领的军队,陆续抵达了曲梁一带。

    而此时,王师那边亦早已得知的消息,就像乐毅所判断的那样,王师虽然有心拖死叛军,并不打算在初阵就自灭威风,毅然率军出营应战。

    观王师一方的兵力,大抵是安平君赵成一万余,奉阳君李兑一万余,阳文君赵豹五千余,再加上一些零碎的兵马,总兵力大概也在三万出头,与公子章一方的兵力倒是相差不多。

    两军对峙之后,首先就是彼此的对骂。

    赵成、李兑、赵豹三人骂公子章以下犯上、起兵作乱,而公子章则反诬赵成、李兑、赵豹等人才是国家的毒瘤,并自称是奉赵主父之命前来讨伐三人,总而言之,着实是没什么营养的对骂。

    在他们相互一通对骂过后,双方士卒也已排列好了阵型,于是乎,一场动辄六万人的战争,就在曲梁邑一带的平地上徐徐展开了。

    在这场战争中,蒙仲从始至终呆在一旁观看。

    他以及他麾下近四千兵力唯一的贡献,就是牵制住了赵豹的副将赵贲以及其麾下约四、五千左右的兵力,让后者不敢轻举妄动。

    但反过来说,也正是因为赵贲,蒙仲无法见机支援公子章。

    不过话说回来,公子章倒也无需蒙仲相助,因为从头到尾,公子章一方的叛军皆占据上风,唯独侧翼吃了亏,似乎被李兑麾下的猛将廉颇杀了一阵,扳回一局。

    瞧见这一幕,蒙虎不以为然地说道:“对面的军队也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赵成、李兑二人麾下的军队会强到哪里去。”

    蒙仲微微笑了一下。

    在他看来,赵成军、李兑军的表现似乎并不佳,但那是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公子章的军队,而公子章军队,那可是赵国进攻中山国时的主力之一,虽说那些代郡士卒并未达到他心中的“精锐”标准,但说到底,这只不过是他的标准过高——他拿「魏武卒」来作为精锐的标准。

    在这个标准下,就连他亲手训练的信卫军都勉勉强强,更别说赵国其他军队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子章麾下的军队实力弱小,同理,也不意味着能与赵章军平分秋色的赵成军、李兑军有多少弱小,毕竟彼此都是赵国的常备军队。

    这场交锋,前前后后总共持续了约两个时辰,双方共投入军队多达四万人,而最终,双方以平局收场,公子章率领军队暂时撤退,大概是打算歇整两日重整士气再来进攻。

    而王师一方,亦迅速就撤入了营寨。

    『果然,公子章想通过强攻的方式攻陷曲梁,并不是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他对蒙虎等人嘱咐道:“走吧,回营。”

    蒙虎闻言大为惊愕:“咱们出来一次,这就结束了?”

    “结束?”

    蒙仲轻笑一声道:“对于公子章来说,攻势暂时是结束了,但对于我军而言,才刚刚开始……”

    说罢,他瞥了一眼曲梁邑的那几座营寨,旋即神色一正。

    “接下来,将由我军采取攻势……”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