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10章:第一次齐宋之战结束【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210章:第一次齐宋之战结束【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九月中旬,在经过了整整二十日的赶路后,田章终于返回了齐国的王都临淄。

    途中,田章亦多番在关注他齐国境内的宋国军队,得知戴不胜、戴璟二人正在「莒县」一带与他齐国的将领「高丞」对峙。

    至于具体情况,田章亦不得而知。

    九月十八日的下午,田章抵达王都临淄,在进了城内后,立刻前往王宫请见齐王田地,不久之后便得到允许。

    “臣田章,拜见大王。”

    在迈步走入王宫正殿后,田章来到齐王田地跟前,拱手施礼。

    不得不说,齐王田地虽然对待臣子刻薄寡恩,但这其中却并不包括田章,毕竟田地也并非愚蠢之人,当然明白田章对于他齐国的重要性——跟「田甲」那种对齐国可有可无的贵族、臣子是截然不同的。

    “大司马免礼。请入座。”

    报以微笑的齐王田地,抬手示意田章在左侧的空席中就坐。

    此时田章才打量起殿内的其余人。

    除了齐王田地以外,殿内尚坐着两人,其中一位是短须的中年人,此刻正坐在田章一侧的次席,正是田氏一族的栋梁之才「田举」;而另外一位则是长须的老者,目测五六十岁上下,此刻正坐在田章的对面,正是张仪的师兄弟、曾在赵肃侯时期手执六国相印联合抗击秦国的名士,苏秦。

    在跟田举彼此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后,田章瞥了几眼坐在对面的苏秦,虽然亦点头示意,但怎么看都跟方才对待田举时有所区别,显得有几分疏远。

    这也难怪,毕竟田章始终对苏秦抱持着几分怀疑与警惕,哪怕苏秦投奔齐国已经有些年头。

    此时,齐王田地开口询问田章道:“大司马,目前在宋国的战况如何?”

    听闻此言,田章坐在席中朝着齐王田地拱了拱手,神色端正的回答道:“并不乐观,宋国的反抗非常激烈。”

    说着,他便将在宋国的三个主要战场的战况告诉了齐王田地与在殿内的其余两人,即滕县、逼阳、彭城这三个战场。

    “……目前滕县已被我军攻克,但宋将景敾、戴悉二人陈兵于南湖东岸,伺机欲夺回滕县;逼阳那边……”

    待说到逼阳时,田章稍微迟疑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逼阳那边,有宋太子戴武与宋将戴盈之二人死守城池,且戴武颇得民心,使得逼阳城内宋民皆愿为其所用,以至于目前我军暂时无法攻克逼阳……”

    不得不说,纵使田章这般的名将,亦有私心,他有意隐瞒了他义弟蒙仲的存在,将「齐军无法攻克逼阳」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太子戴武与戴盈之二人。

    至于目的,当然是不想齐王田地对他义弟蒙仲有什么坏的印象,毕竟田章还准备日后将蒙仲拐到齐国来呢——倘若此时就让齐王田地对蒙仲怀恨在心,那他的打算岂不是还没施行就落空了?

    要知道,齐王田地可不是一个器量大的人,甚至于,这位君主还有些记仇,远远不如其祖父齐威王、其父齐宣王那般有容人之量。

    齐王田地细细听罢了田章的讲述。

    平心而论,如果没有发生「宋军偷袭郯城」、「宋军反攻齐国腹地」这两件事,齐王田地对田章此番率军攻打宋国还是颇为满意的,哪怕田章麾下的齐军目前被阻在逼阳,毕竟对面的宋国亦并非弱国,若单凭区区十五万齐军就能击破整个宋国,那么宋国早就被魏、齐、楚三国吞并了,岂还能活到如今?

    可偏偏就发生了宋军反过来攻入齐国腹地这件事,这才是齐王田地对田章最不满的地方。

    想到这里,齐王田地对田章说道:“大司马,你对于目前戴不胜、戴璟二人率军在我国境内破坏一事,有何看法?”

    “臣知罪。”田章没有狡辩,认罪道:“臣没有想到宋人竟敢反攻我齐国,使得国家被宋兵入侵,望大王降罪。”

    听了这话,田举连忙为田章开脱道:“大王,容臣说两句。……臣以为,宋军袭郯城,随后沿着郯城北方侵犯我大齐,这着实是一件让人料想不到的事,哪怕是臣,此前亦万万没有想到。而大司马,当时他已收服薛邑,旋即分兵进攻滕县、逼阳两地,他只想着完成王命,未曾想到两百余里外的郯城竟遭到宋军的偷袭,这亦在常理。……臣以为,此事罪不在大司马,而是在于郯城疏于防范,以至于被宋军轻易偷袭得手。”

    “唔……”

    齐王田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旋即问苏秦道:“苏卿,您如何看待?”

    苏秦闻言捋着长须笑道:“在下的意见,与田大夫一般无二。大司马乃先军统帅,大王奉命他攻打宋国,既然如此,大司马自然会将所有精力用于攻打宋国,不曾察觉宋军竟偷袭了郯城,这亦在常理。……正如田大夫所言,罪责在于郯城,非在大司马。”

    见连苏秦也这么认为,齐王田地点了点头,心中那几分对于田章的恼恨,逐渐烟消云散。

    旋即,他开口问田举道:“田举,目前高丞那边的战况如何?”

    听闻此言,田举拱手说道:“据前几日的高丞派人送来的消息称,戴不胜、戴璟二人目前已撤退至莒县一带……”

    “还未夺回莒县么?”齐王田地不悦地问道。

    “这个……”田举斟酌了一下用词,小心翼翼地说道:“宋军颇为狡诈,以戴璟扼守莒县,而戴不胜则率军四处袭掠周边城县,虽高丞麾下军队多过宋军,但为了提防宋军袭掠各县,只能分兵驻守,这才使得高丞目前尚未攻克莒县……”

    “啧!”齐王田地深深皱起了眉头,旋即又不悦说道:“莒县、莒县……说到底,当初莒县怎么会那般轻易失守?”

    田举闻言解释道:“皆因莒县年久失修,城墙破损,是故宋军当初攻打莒县时,纵使莒县事先已得到警讯,但依旧无法阻挡宋军……”

    “该死!”齐王田地狠狠骂了一句。

    “大王息怒。”田章、田举、苏秦三人拱手劝道。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齐王田地心中的恨意才渐渐消除,他问田章道:“大司马,以你之见,当前的状况该如何处置?”

    田章拱了拱手说道:“首要,还是应当驱逐戴不胜、戴璟二人所率的宋军,夺回莒县。……若莒县无法夺回,则宋军进可攻、退可守,于我大齐极为不利。至于宋国那边……”

    他顿了顿,沉声说道:“据臣所见,十五万齐军,怕是不能彻底击败宋国。”

    “那要多少兵力?”齐王田地问道。

    田章想了想,说道:“臣以为,或需要五十万军队!”

    “五十万?!”齐王田地难以置信,惊呼出声。

    而苏秦、田举亦是颇感诧异地看向田章,想来他们也觉得这个数量不可思议。

    见此,田章便解释道:“大王还记得两三年前宋国取滕国之事否?当时,宋国两度进攻滕国,前前后后总共投入四五万军队,然而滕国,亦只不过是一个人口在十万左右的小国而已,常驻军队不过数千人,何以却能抵挡四五万宋军的进攻?皆因民心所向!我的老师孟子尝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滕侯乃仁慈之君,极得臣民支持,是故当年宋国兵犯滕国时,滕人纷纷出力,协助滕侯抵挡宋兵。……今宋国太子戴武,亦颇得民心,此番见我齐军兵犯宋国,宋人纷纷出力,协助太子戴武抵挡我军。宋国的实力乃是滕国的十倍有余,因此臣以此估测,怕是需要至少五十万军队,才能一口气吞并宋国。”

    在听了田章这番话后,齐王田地这才释怀。

    可问题是,五十万军队,纵使是他齐国,也凑不出五十万出征的军队啊。

    再者,这要消耗多少钱粮?

    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去攻宋国,这真的值得吗?

    齐王田地暗暗思忖道。

    此时,田举开口道:“大王,如大司马所言,攻伐宋国需要五十万军队,纵使是我大齐亦难以承受,兼之目前的战况对我大齐不利,不如暂时与宋国休战,待日后准备充分,再谋取宋国亦不迟。”

    顿了顿,见齐王田地并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他紧接着说道:“不妨派使者前往宋国,命宋国归还郯城并割让「邳城」。……眼下滕县已在我国手中,只要迫使宋国再割让邳县,便可彻底堵死宋国东进夺取泗淮。待日后,薛邑可作为滕县之后防,而郯城可作为邳县之后防,这四座城池皆驻扎重兵,便可彻底杜绝宋军反过来侵入我国境内。”

    “唔……”

    齐王田地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然而此时的田章,却忍不住苦笑起来。

    因为在返回临淄之前,他就已经试探过宋国太子戴武的口风,当时太子戴武言辞拒绝了割让逼阳、邳县两地的要求,看当时的情况,宋国恐怕连郯城都不会归还,更别说再割让邳县。

    可能是注意到了田章的面色,田举不解问道:“大司马,在下的建议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不。”田章摇摇头解释道:“非是田大夫的建议有误,而是……”说着,他朝齐王田地拱了拱手,正色说道:“大王,臣在久攻逼阳不下时,亦曾约见宋国的太子戴武,试探其口风,想看看宋国是否愿意如燕国那般臣服于我大齐……”

    听到这里,齐王田地亦是颇为心动。

    说到底,齐国攻打宋国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齐国这会儿没有可攻伐的对象了。

    首先,赵、楚两个国家,齐国暂时都不想去动,毕竟齐国的主张是联合赵国对抗秦国,至于楚国,虽然齐国暂时还打算跟楚国结盟,但考虑到秦楚两国目前仍处于开战阶段,齐国也不会在这会儿攻打楚国,免得变相帮助了秦国。

    燕国,已经臣服,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毕竟经过覆国之难的燕国,如今可谓是一贫如洗,打下一片贫穷之地,这对齐国有什么帮助?

    唯独宋国,是目前齐国周边唯一一个还对齐国抱持敌意的国家。

    至于其二,则是因为宋国境内皆膏腴之地,也就是说颇为富裕。

    既然没有别的可攻伐的目标,且宋国既殷富,又不肯臣服于齐国,在这种情况下,齐国当然会进攻宋国。

    但倘若宋国愿意臣服齐国,那齐王田地也不是非得吞并宋国。

    只要宋国肯像燕国那样臣服于他,像当初宋剔成君时代的宋国那般,成为齐国的附属国,每年献上大量的金钱与美女,且当齐国对外征战时宋国亦无偿派兵协助,他齐国吃饱了撑着去攻打宋国?

    肯定是联合中原诸国一起讨伐秦国!

    毕竟秦国才是齐国近几十年来称霸中原的最大阻碍。

    在秦国那等对手面前,宋国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齐王田地颇有些心切地说道:“戴武怎么说?”

    看着齐王田地脸上的期待之色,田章犹豫了一下,斟酌着用词回答道:“戴武拒绝割让逼阳、邳县两地,甚至拒绝归还郯城。……他还说,倘若大王希望与宋国休战,便归还滕县、薛邑两地……”

    “什么?”

    别说齐王田地听得目瞪口呆,就连在旁的苏秦、田举二人亦颇为错愕。

    二人心下暗暗想道:这戴武的胆子也太大了!

    “狂妄!”

    在片刻的失神后,齐王田地猛地一拍桌案,怒声骂道:“他就不怕寡人倾尽举国之兵征讨宋国么?!”

    田章想了想,最终还觉得有必要将太子戴武的觉悟告诉齐王田地:“臣亦这般质问戴武,然戴武却说,若是我齐国执意要跟他宋国死战,那么,他宋国亦会倾尽所有抵挡我国的进犯,无论这场战争持续十年还是二十年……纵使最终宋国难免被我国吞并,他亦要我大齐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

    听闻此言,齐王田地与田举二人皆有些失神,毕竟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小小的宋国竟然有如此的气魄。

    而此时,苏秦的眼眸中却闪过几丝异色。

    不得不说,孟子也好、田章也罢,这师徒二人对苏秦的判断是正确的:苏秦此番投奔齐国,的确是不安好心。

    先说苏秦本人,他本人对齐国是有怨恨的。

    想当初,苏秦受赵肃侯之命联合中原诸国,成功发动了首次「合纵抗秦」,使秦国在整整十五内都不敢窥视函谷关以外的国家。

    正是在那段时期,苏秦身佩赵、燕、齐、楚、魏、韩六国相印,又被赵肃侯封为「武安君」,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

    那时,他的同门师弟张仪才刚刚抵达秦国,尚未展露头角,秦国的国相仍是「公孙衍」,公孙衍出使齐国,巧言诱使齐国联合魏国攻打赵国,成功破坏了以苏秦为纽带而建立的「六国合纵抗秦」之势,使苏秦遭到了赵肃侯的责备。

    苏秦畏惧被赵肃侯惩罚,便假借出使燕国的名义逃到了燕国,并因此深恨齐国。

    此时,燕文侯去世,燕易王继位,齐国的齐宣王趁机派兵攻打燕国,夺取了燕国十座城池,苏秦出面劝说齐宣王,使齐宣王最终将这十座城池又归还了燕国。

    凭借这份功劳,苏秦在燕国位列上宾。

    然而,苏秦在燕国的这段时期,却私通燕文侯的妻室、燕易王的母亲,且这件事还被燕易王给察觉了。

    虽然燕易王并没有因此责怪苏秦,但苏秦还是很畏惧,因此便对燕王易提出,作为燕国的奸细前往齐国,以此帮助燕国。

    燕易王同意了,于是苏秦便假装得罪了燕易王,从燕国逃到齐国,并被齐宣王任用为客卿。

    此后,苏秦的影响力渐渐在整个中原的舞台上淡化,取而代之的则是他的师弟张仪,后者逐走公孙衍,成为秦国的国相,展开了他“仅一人便足以使诸国畏惧”的壮哉生涯。

    但在这段时间,苏秦也不是没有作为,出于他自己对齐国的怨恨,以及燕易王对他的嘱托,苏秦在投奔齐国之后,就始终在不遗余力地消耗齐国的国力。

    比如说,在齐宣王过世、齐王田地继位之后,苏秦假借孝顺的名义,让齐王田地下令大兴土木,为其父齐宣王建造宫殿,以此来消耗齐国的人力与物力。

    值得一提的是,苏秦至今仍与燕国保持着关系。

    而如今的燕王职,乃是燕易王的孙子、燕王哙的儿子,因为覆国之恨,燕王职同样对齐国恨之入骨,于是乎,燕王职与苏秦一拍即合,苏秦仍然还是燕国在齐国的奸细,致力于削弱齐国。

    现如今,能极大程度上削弱齐国的机会摆在了苏秦面前,即宋国!

    宋国是目前齐国周边唯一胆敢反抗齐国,且有能力让齐国元气大伤的国家。

    想到这里,苏秦故意开口道:“想不到宋国国虽小,却有这般胆气……”

    一听这话,齐王田地心中对宋国更加记恨,当即命令田章道:“既然大司马已回国,不如先助高丞击退莒县一带的宋军,随后再思进兵宋国之事!”

    言下之意,这场仗还要继续持续下去。

    对此,田章亦没有办法,只能从命。

    次日,田章便从临淄前往莒县,准备帮助齐将高丞击败宋将戴不胜、戴璟二人。

    说实话,他一开始亦觉得此行十拿九稳,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像逼阳藏着一个蒙仲,戴不胜、戴璟二人的军队中,亦藏着一个乐毅,这使得纵使有田章加入指挥,齐将高丞短时间内亦无法击败戴不胜与戴璟二人,夺回莒县。

    而与此同时,宋国已经展开了反攻。

    九月中旬至十月中旬,宋王偃任命太子戴武为上将,并增援逼阳三万军队,命太子戴武收复滕县、薛邑两地。

    太子戴武不通兵事,便将指挥权交给蒙仲,让蒙仲指挥这场战役。

    于是蒙仲便立刻派戴盈之、萧戗二人进攻薛邑,试图截断齐军的归路,将齐军彻底包围。

    得知此事后,齐将田敬大惊失色,连忙与田触、田达、邹习等齐将一同,从逼阳一带撤离,回援薛邑。

    毕竟薛邑如果有失,十万齐军将身陷宋国的包围,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见齐军从逼阳撤兵,蒙仲留下五千兵力防守逼阳,旋即率领其余军队径直前往薛邑的治县「靖郭」,与戴盈之、萧戗等人汇合。

    考虑到田敬、邹习、田触、田达等齐将麾下军队合计仍有八万之众,比宋军的数量更多,蒙仲便放弃与齐军正面交锋,转而派人偷袭齐军的粮道,导致田敬、邹习、田触、田达四将被困靖郭城,明明有超过宋军的兵力,却因为粮草不继而无力与宋军交战。

    期间,因为缺粮,齐军在薛邑、滕邑境内抢掠粮食,致使许多当地平民被杀。

    这使得齐军的名誉再次下跌,反观宋军这边,却因为太子戴武无偿收容逃亡的薛人、滕人、宋人,使得这位储君在当地百姓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

    待等到十月份,田章、高丞二人还是没能攻克莒县,彻底驱逐戴不胜、戴璟、乐毅几人率领的宋军,然而在薛邑这边,齐将田敬等人却因为粮草的关系即将支撑不住。

    在无奈之下,田敬决定放弃薛邑,退回齐国,如此一来能保全麾下十万军队,二来能顺势夹击莒县的宋军。

    但遗憾的是,蒙仲时时刻刻关注着齐军的动静,又岂会坐视这支十万人的军队逃离?

    得知田敬弃守薛邑后,蒙仲连薛邑都顾不得收复,以太子戴武的名义,命景敾、戴悉、戴盈之、萧戗等将领率领麾下军队追击齐军。

    薛邑至莒县,几乎有五六百里的路程,在数支宋军锲而不舍的追击下,十万齐军一败涂地,沿途被宋军斩首两三万,又有两三万人投降,最终只剩下约五万兵力,在田敬、田触、田达、邹习等将领的率领下,逃到了莒县。

    而遗憾的是,这会儿戴不胜、戴璟、乐毅等人已经得知了此事,见田敬、田触、田达、邹习等齐国将领率领败军撤回莒县,亦识相地放弃莒县,向南后撤退百里。

    毕竟此时已临近冬季,而莒县也只不过是一座城墙破旧的城池,远不如逼阳坚固,若戴不胜、戴璟、乐毅几人不能赶在冬季来临前撤退,那么接下来,他们无疑将品尝田敬等人在薛邑尝过的滋味,被齐军切断归路。

    十一月,太子戴武入驻郯城,准备以这座城池作为后方,继续与齐军对峙。

    而齐国则陈重兵于莒县。

    考虑到莒县城墙破旧,齐王田地下令彻底翻修、增固莒县的城墙,防止这座城池再次被宋军攻破。

    毕竟从地理位置来说,莒县乃是临淄南边的门户,只要扼守住莒县,宋军就不敢过于深入齐国腹地,其效果跟逼阳是一样的。

    又过几日,天气迅速转冷,且降下大雪。

    因为天气的关系,齐宋两国默契地选择停战。

    此举意味着今年齐宋两国的战争就此结束,而不可思议的是,这场仗最终竟然是以齐国的战败而终结,毕竟齐国此番非但没能吞并宋国,反而又丢掉了郯城、兰陵等几座城池,更要命的是,其国内腹地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蒙仲、乐毅、蒙虎几人功成身退,在告别了太子戴武与诸宋国将领后,驾驭着战车返回蒙邑。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