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47章:战场立信(二)【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247章:战场立信(二)【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观秦军今日的反击,着实要比昨日强劲许多,看来经过了昨日的歇养,秦军已恢复了些元气……不好办了呢,窦司马。』

    在魏军的阵列前往,军司马郑奭环抱双臂注视着正前方的战场,心中暗暗祈祷着窦兴此番能够击败秦军。

    像蒙仲所说的「秦军不堪一击」这种话,那只不过是用来激励士气的,而在郑奭等军中司马们看来,如今他魏军与对面秦军的情况,根本难以共存,他魏军一个劲地想着压制秦军,想趁秦军尚未恢复元气时尽可能地将其重创,而对面的秦军亦是如此——一旦秦军彻底恢复元气,他魏军必然是头一个遭殃的。

    『……明明已几次攻至营门,但……就差一口气啊……』

    郑奭越看越着急,恨不得率领麾下士卒一拥而上,协助窦兴军一同进攻秦军。

    但很遗憾,此刻正前方的战场人满为患,不足以再容纳更多的魏卒,在这种情况下,纵使他与他麾下的士卒挤上前去,亦无济于事。

    “叮叮叮——”

    “叮叮叮——”

    左侧的方向,传来了敲击铜钲所发出的鸣金声。

    起初郑奭还未没反应过来,直到那鸣金声响起第三遍时,他这才回过神来,满脸惊愕地转头看向本阵方向。

    『收兵?怎么回事?』

    皱皱眉,郑奭当即命车上的士卒驾驭着战车,载着他前往左侧的本阵。

    由于两地相隔不远,没过多久,郑奭便来到了本阵,看到了立于战车上的蒙仲。

    “蒙师帅。”

    待战车靠近后,郑奭抱拳询问道:“莫非发生了什么变故?”

    “唔?”蒙仲可能是在琢磨郑奭口中的变故究竟指的什么,稍微愣了一下,旋即摇摇头说道:“并无变故。”

    见此,郑奭愈发不解,询问道:“既然并无变故,蒙师帅何故下令鸣金?”

    “哦,你说这个啊。”蒙仲淡淡一笑,回答道:“我说过正午收兵,眼下已是正午了。”

    “……”

    听闻此言,郑奭张了张嘴,竟说不出话来。

    的确,今日开战前这位蒙师帅的确说过那样的话,但郑奭并未当真,毕竟在他看来,是否撤退、几时收兵,这得看具体的战况,就好比眼下,他魏军明明还占据优势,然而这位蒙师帅却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份优势,下令鸣金收兵……这简直儿戏!

    郑奭不明白,实在不明白。

    在斟酌了一下后,他正色说道:“蒙师帅,天色尚早,何必急着收兵?您看,我军目前还占据上风……”

    听着郑奭的话,蒙仲注视着正前方的战场。

    他当然知道他魏军如今还占据上风,只不过这一点点的优势,并不足以助他魏军攻入眼前那座营寨罢了。

    别看秦军的伤亡比他魏军要重,但人家再怎么说也是牢牢扼守着营寨,寸步不让,以至于军司马窦兴麾下的魏卒,始终无法突破秦军的封锁。

    在西营、东营那两片废墟的战况亦是如此:不可否认他魏军中的士卒们发挥地已经很出色,但若前提是想要击败秦军,攻破这座营寨,那么显然魏卒们还不够努力。

    更要紧的是,在经过长达两个时辰的厮杀后,蒙仲注意到他魏军士卒的攻势已逐渐变得疲软,因此他断定今日几乎已经没有可能击败秦军,是故果断下令鸣金撤退。

    毕竟在他看来,若无法一鼓作气击败秦军,那么即便继续这场仗,那也只是毫无意义地彼此消耗兵力罢了。

    纵使最终侥幸打赢了,似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胜仗,也只是纯粹用己方士卒的性命堆砌起来的胜仗罢了,既无法用来震慑秦军,亦无法用来鼓舞己方士卒的士气。

    纯粹就只是打赢了一场仗,仅此而已。

    这有什么意义呢?

    他蒙仲当然希望击败秦军、取得胜利,但前提是,他并不希望魏军——尤其是河东军出现太大的伤亡。

    公孙喜已经过世,倘若河东魏军再损失惨重,今明两年若秦国发兵攻打魏国的河东,魏国拿什么去抵挡秦国军队的攻势?

    这是从大局着眼,而就蒙仲个人的观点来说,他并不认为完全靠士卒性命堆砌起来的胜仗,足以被称作胜利。

    “蒙师帅?蒙师帅?”

    见蒙仲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身上,郑奭当即出声提醒。

    此时,就见蒙仲注视着战场,沉声说道:“郑司马所言极是,但在下亦有在下的考量。”

    “……”

    郑奭张了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

    记得以前就曾提过,此次魏国救援韩国的十八万魏军,总共分为三部分,地位最高的自然就是公孙喜直属的河东魏军,其次是翟章一系的河内魏军,再然后就是河南——即大河以南魏国领土上驻扎的魏军,自庞涓死后,河南魏军的地位便从此一落千丈。

    而郑奭就是河南魏军一系的将领,又岂敢在蒙仲面前坚持己见,得罪这位军中的“少贵”呢?

    毕竟公孙竖有意提拔蒙仲的事人尽皆知,蒙仲等同于可以视为河东魏军的一员,可能窦兴、魏青、费恢等人凭着资格老尚敢质问蒙仲,但郑奭不敢。

    “在下……明白了。”朝着蒙仲抱了抱拳,郑奭欲言又止。

    可能是注意到了郑奭强行克制自己情绪的神色,蒙仲轻声说道:“郑司马,请给予在下更多的信赖,事后在下自会向诸位解释的。至于眼下,请郑司马回到军中,随时为窦、魏、费三位司马断后,以免秦军趁机追击。”

    “……喏!”

    郑奭犹豫了一下,最终抱了抱拳,乘坐着战车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蒙仲派出的传令兵,已将鸣金声传到了前方战场。

    在听到身后方的鸣金声后,正在浴血奋战的魏卒们无不倍感错愕。

    “司马,本阵处传来鸣金声,命我等收兵撤退。”

    “老子听得到!”

    在语气恶劣地吼了一句提醒他的士卒后,满身血污的窦兴恼火地转头看着本阵方向。

    『那小子……在搞什么鬼?!』

    他心下暗骂着。

    平心而论,窦兴对于蒙仲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在他看来,蒙仲这小子再出色也无法与他们曾经的主帅公孙喜相提并论,但不可否认确实很机智、很有谋略,无论是趁秦军虚弱骤然反制,还是与韩军交易,得到了他魏军目前最需要的粮草,这几桩事都办地非常漂亮。

    可此刻的鸣金这算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截至目前为止,他麾下魏军仍然是稳稳压制秦军一头,哪怕至今都还未攻入营寨。

    “司马,怎么办?”

    左右近卫询问着窦兴的意见。

    听闻此言,窦兴转头又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秦营。

    在他看来,他与他麾下的魏卒们只要再努力一把,就能攻破秦营,可没想到蒙仲却命令他们在这种关键时候撤退。

    “他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语气凶恶地从嘴里迸出几个字,窦兴面色铁青地下令道:“传令下去,我军……撤退!”

    “喏!”

    最终,窦兴还是克制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似当前的情况,他们魏军上下唯有团结一致,才能击败秦军而存活下来,倘若他与代公孙竖指挥大军的蒙仲发生了冲突,势必会影响到整个魏军的军心。

    片刻之后,正在西营、东营两片废墟浴血奋战的魏青、费恢两位军司马,亦陆续注意到了来自己方本阵一带的鸣金声。

    就跟郑奭、窦兴二人一样,魏青、费恢二将亦是满心错愕,完全想不通蒙仲为何会在他魏军尚有机会攻破敌营的情况下选择撤退——这不是才正午么?直到日落西山,还有足足半日的光景啊!

    但在犹豫半响后,魏青、费恢二将还是顺从了本阵的命令,率领兵卒徐徐后撤。

    不得不说,蒙仲这道撤兵的命令,非但令三军魏卒满心困惑,甚至于就连秦军亦倍感错愕。

    只见在秦营南营门内的哨塔上,白起站在哨塔上注视着魏军仿佛退潮般迅速撤退,心中倍感意外。

    “想不通,猜不透……”

    他喃喃自语着。

    他着实感到很不可思议,明明那个“魏军师帅”,在两个时间前还在夸口,夸口半日内击破他秦军——这话当时让他白起与诸多秦军兵将感到无比的愤怒。

    按理来说,既然对方夸下这等海口,着实不应该在魏军尚有余力的情况下轻易撤退。

    『……难道这是故意引诱我军追击的诡计?』

    白起皱着眉头思忖着。

    可据他仔细观察营外的魏军,又感觉不像是什么诡计。

    “白帅。”

    哨塔下,传来了秦将孟轶的喊声:“魏军撤退了,是否趁机追击?”

    “不!”

    白起摆了摆手,注视着营外的魏军,摇摇头说道:“魏军此番退兵,颇为诡异,我等姑且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而在白起制止麾下部将的期间,窦兴、魏青、费恢三位主战的军司马,已在郑奭、蔡午两军的保护下,迅速撤离秦营。

    回头一瞧秦军并未出营追击,窦兴、魏青、费恢三人不约而同地将军队丢给自己的副将,自己则亲自来到本阵处。

    因为怕引起军中魏卒的误会,窦兴强忍着愤色,也不敢说得太大声,压低声音问道:“蒙师帅,我军明明尚有余力,何故鸣金收兵?”

    然而出乎窦兴、魏青、费恢三人意料的是,蒙仲笑着压了压手,旋即轻声对他们说道:“三位稍安勿躁,且先配合我一下。”

    还没等窦兴、魏青、费恢三人反应过来,就见蒙仲故意大声嚷道:“三位司马问我为何鸣金收兵?!”

    听到蒙仲的叫嚷,周围那些正徐徐撤退的魏卒们,皆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这边。

    他们惊讶地看到,那位年轻的“蒙师帅”正指着窦兴、魏青、费恢三位军司马呵斥着。

    “……面对秦军那种不堪一击的对手,我认为足以在两个时辰内将其击破,可结果……”说到这里,蒙仲摇了摇头,故作大失所望地说道:“太过于令我失望!”

    “……”

    窦兴、魏青、费恢三人面面相觑。

    鉴于蒙仲方才的小声提醒,他们三人此刻被蒙仲一番喝骂,倒也不觉得生气。

    问题是,他们直到现在还没弄懂蒙仲究竟想要做什么,纵使有心“配合一下”,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无奈之下,他们三人索性就装出心虚理亏的样子,低着头任凭蒙仲朝着他们喝骂。

    “羞耻!这是羞耻!”

    在明知道有无数魏卒看着这边的情况下,蒙仲故意大声说道:“秦军根本不堪一击,除了偷袭,他们还会什么?我等乃是魏国的军队,是天底下最强大的军队!对付这种对手,只需半日!超过半日,有何面目自称魏卒?甚至自称武卒?”

    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一眼周遭的诸魏卒,长吐一口气,沉声说道:“我知道,此刻有许多人像窦司马、魏司马、费司马这般,对我下令撤兵一事感到困惑,感到不解……然而,在这场仗开打之前,我就与在场诸位相约,相约在正午之前击破秦军,我认为这个期限绰绰有余!……三位司马,你们认为呢?”

    窦兴、魏青、费恢三人渐渐已经猜到了蒙仲的用意。

    在彼此对视一眼后,魏青故作羞愧地说道:“蒙师帅所言极是,只是今日的秦军反抗尤为……”

    “我不想听这些借口!”

    蒙仲压手打断了魏青的话,旋即转头质问窦兴道:“窦司马,你乃犀武麾下首屈一指的猛将,你来解释一下。”

    “我……”窦兴故作羞愧的样子,故意犹豫了半响后,这才低头说道:“我……我大意了……”

    “是啊,你大意了。”蒙仲点了点头,在环视了一眼周遭的诸魏卒后,沉声说道:“我认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意了。不错,对面的秦军固然不堪一击,远非我军的对手,但请诸位牢记一件事,对面的秦军就算再弱,那也是一个个与咱们一模一样的人,活生生的人,且人数与我方不相上下,他们被逼到绝路,亦会奋力反抗!……若是尔等抱着这般轻敌的态度与其厮杀,别说两个时辰内击败对方,就算十天、二十天,亦别想击败秦军!”

    『轻……敌?』

    『这场仗我们轻敌了?』

    周围的无数魏卒们面面相觑。

    其实大部分魏卒此刻都有种认知差:明明秦军“很弱”,且今日这场仗他们也压制了秦军,但不知为何就是没办法攻入敌军营内。

    正是这种认知差,使得有不少魏卒很是困惑:秦军究竟是“很强”,还是“很弱”?

    事实上,秦军当然悍勇,说什么秦军不堪一击,那只是蒙仲、窦兴等军中将领为了鼓舞士气的话而已,其实也有一部分魏卒已经在今日的厮杀中感觉出来了,但蒙仲此刻的这番话,就让他们有些迷惑:原来不是秦军强悍,而是我方轻敌了么?

    “你们太轻敌了!……就因为从我口中听到一句‘今日必定能击溃秦军’,你们就觉得这场仗的胜利唾手可得?”蒙仲一脸愤怒地注视着附近的魏卒们,愤慨地喝道:“骄兵必败!似你等这般轻敌,与骄兵何异?!”

    “……”

    附近的魏卒纷纷低下了头。

    见此,蒙仲长长吐了口气,沉声说道:“今日……姑且就算了。我再给你等一次机会,待明日,明日咱们卷土重来,再次进攻这座秦营,到时候,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轻敌怠战,明日,务必要在正午之前,击破秦营!……到时,我会亲自恳请公孙军将,为尔等所有人记功!……可曾明白?!”

    “明白!”

    诸魏卒齐声喊道。

    “很好!”

    满意地点点头,蒙仲大声下令道:“既然如此,就让秦军再多苟活一日。……撤兵回营,用饭歇息!”

    “喔喔——!”

    成千上万的魏卒振臂呐喊一声。

    『厉……害!』

    看着诸魏卒脸上的神色,窦兴、魏青、费恢三人对视一眼,心中的怨愤早已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魏军那声呐喊,也已转到了白起耳中。

    记得片刻之前,白起还在暗暗讥笑蒙仲大言不惭,说什么要在半日内击溃他秦军,结果却大失颜面。

    然而此刻,他已经笑不出来了。

    『居然将今日正午前没能攻破我军的原因强行归咎于‘轻敌’……真有你的!』

    右手死死地抓着哨塔的栏杆,白起暗骂着某个人的狡猾。

    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他的对手、即那名“魏军师帅”的奸计,以至于此刻的他心中有种极其强烈的危机感:待魏军明日再来攻营时,他麾下的秦军多半是挡不住了。

    倘若那六七万魏军都相信了那名“魏军师帅”的谎言,认为能在两个时辰内击破他秦军——六万余魏军皆坚信能在两个时辰内击破他秦军,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来人,请季泓将军到帅帐议事。”

    “喏!”

    片刻后,秦将季泓遵令来到帅帐,见白起正站在帐内,便抱拳问道:“白帅,您找我?”

    “唔。”

    白起转过身来,在思索了一下后对季泓说道:“季将军,你立刻着手准备,我决定今晚突围。”

    “突围?”

    季泓愣了愣,不解地问道:“白帅,您不是要与魏军决战?”

    “打不过了。”白起摇了摇头。

    听闻此言,季泓表情古怪地说道:“魏军今日的攻势的确很猛,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能攻入营寨……”

    “我并非指这个。”

    白起摇了摇头,旋即解释道:“你没有注意到方才魏军撤退时的骚动么?那个狡猾的家伙,居然将今日的失利归于‘轻敌’,不过确实巧妙……非但无损于其魏军的士气,反而令那些魏卒更加坚信能击败我军……六万余魏卒皆坚信能击败我军,季将军你应该能明白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若我军今晚不选择突围,坐待等明日魏军再来,待等明日正午之前,我军必定被魏军所破!”

    “当、当真?”季泓惊诧地说不出话来:“就只是因为一番话?”

    “这就是谋略!”白起长长吐了口气。

    此刻他心中亦着实有些无奈,原以为杀掉公孙喜后他就能轻松击溃余下的魏韩联军,结果却不知从哪蹦出一个连他白起都感到忌惮的对手,用一连串的反制手段,硬生生把一帮残兵败将给盘活了,甚至于,反过来对他秦军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莫要再迟疑了,今晚突围!”白起沉声说道:“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考量:一方面是目前的魏军锋芒太甚,而另一方面,我今早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魏军丢了这座营寨,失去了全部粮草,可为何其麾下六万余魏卒却并无饥色?答案只有一个,即韩军将他们的粮草给了魏军……足以养活六七万魏军一段时日的粮草,暴鸢未必会轻易答应,倘若他的答应了,除非魏军向他许诺了令他无法拒绝的提议,比如说,由魏军拖住我军,给韩军偷袭新城的机会……”

    听闻此言,季泓面色顿变,当即压低声音说道:“若新城被韩军攻陷……”

    “若新城被韩军攻破,他日我秦国若再发兵攻伐韩国,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我知道。……是故之前我才希望尽快击破魏军,继而顺势追击韩军,只可惜……”说到这里,白起长长吐了口气。

    听闻此言,季泓压低声音问道:“若突围……向哪个方向突围?”

    “西边吧。”白起稍一思索便回答道:“东渡伊水是不可能了,魏军在上游筑了水坝,虽然我看他们主要是为了蓄水捕鱼,但若我军从此经过,他们未必不会毁坝放水,到时候我军必然被大水所淹;往北从雒阳绕行的话,耗时过久,恐无法及时回援宜阳、新城;唯有从西边强行突围……”

    “西边的雒水,有一两万魏军驻守着……”季泓皱眉说道。

    “事到如今,唯有强行突破……”

    白起沉声说道:“切记,尽量莫要惊动伊阙山一带的魏军,否则我军必将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

    “喏!”

    季泓抱拳领命。

    目视着季泓走出帐外的背影,白起坐到帐内的矮桌后,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平铺在矮桌上行军图,思索着种种对策。

    毕竟他麾下亦有足足六万的秦军,刨除这两日的伤亡也仍有五万多,五万多人夜间移动,白起亦没有把握能瞒过魏军的耳目。

    倘若魏军得悉了他们的目的,趁机率兵追击,到时候他们该如何应对,这即是白起此刻正在考虑的。

    忽然,他心中涌现一个不错的主意。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