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15章:赴约【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315章:赴约【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该年的最后几日,蒙仲回到了舞阳,与家人一同过年。

    新年之后,即魏王遫五年,而蒙仲也真正地迈入了二十岁的大关,只要待行过冠礼,那便是一名成人。

    为了儿子的冠礼这件事,葛氏可谓是忧心忡忡,她既有心派人到蒙邑请来儿子的老师、族中的长辈,为儿子主持冠礼,见证儿子长大成人,可又顾虑二十万秦楚联军尚在宛城虎视眈眈,因此几次对儿子的冠礼一事欲言又止。

    而见此,蒙仲笑着宽慰母亲道:“待击退秦楚联军,到时候再请老师与族内的长辈前来便是。”

    葛氏闻言点了点头,毕竟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在家中小住了五日,蒙仲再次被母亲赶回了阳关,此时的他,决定前往宛城约见昭雎、庄辛二人。

    在得知蒙仲准备启程前往宛城的事后,蒙遂再次劝说蒙仲。

    在蒙遂看来,蒙仲此番前往宛城约见昭雎,可能只是徒劳一场而已,虽然昭雎还不至于出卖蒙仲、向秦军告密,但蒙仲想要说服昭雎暗下联合谋算秦军,怕也是很难。

    但蒙仲执意如此,蒙遂也没办法,只好说道:“你既要去,我与你同行。”

    见此,蒙仲拒绝道:“我去就足够了。……我不在的时候,阳关这边还需要你主持大局。”

    也是,论大局观,蒙仲身边这些手足弟兄中,就属蒙遂最得他信赖,其余几个兄弟嘛,或多或少都欠缺一些。

    哄住蒙遂之后,蒙仲便在麾下魏军中挑选随行的士卒。

    既然是准备假装楚卒前往宛城,那么挑选的士卒自然要选楚人,否则一旦遇到宛城一带的秦军,就很有可能露出破绽。

    在挑选士卒的期间,蒙仲想起了一人,即他军中一名叫做邓戍的旅帅。

    据当日邓戍与屈原的对话,可见邓戍已将自己视为方城魏军的一员,再加上他弟弟邓典如今就在庄辛身边,此人自然相当可靠。

    想到这里,蒙仲便派人召来邓戍,将他准备前往宛城赶赴与昭雎的约定一说,并询问邓戍是否敢与他通往。

    不得不说,邓戍在听到蒙仲这话后,惊地目瞪口呆,想想也是,宛城那一带可是有二十万秦楚联军啊,蒙仲作为阳关的主将,竟敢跑到二十万敌军当中约见敌方的一名大将,这份胆魄,让邓戍简直惊地说不出话来。

    不过邓戍同时也意识到,这或许就是他的机遇,想到这里,他咬咬牙说道:“方城令既往,属下必豁出性命,誓死相随!”

    听到邓戍这坚定的话,蒙仲也很高兴,当即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再挑八名值得信赖的士卒,与我一同前往。”

    “喏!”

    告辞蒙仲之后,邓戍便立刻叫上了最信赖的弟兄朱义,将事情告诉了后者。

    一听此事,朱义亦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他没想到蒙仲竟准备赶赴如此凶险的约定,而喜的是,他也意识到他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只要在此行中好生保护那位方城令,使那位方城令记住了他俩的名字,升官岂不是指日可待?

    想到这里,邓戍与朱义又精心挑选了七名士卒,跟随蒙仲前往宛城。

    这七名士卒,基本上都是二人曾经在郦县当差时的部下,因为方城军的几次扩军,大多已升任什长,甚至还有两个伯长,虽然个人武力未必会比勇悍的秦卒出色,但绝对称得上有胆识——也是,能从郦县之战活到如今的前楚卒,怎么说都已磨砺出了一些胆魄,至于会临时怯场。

    唯一的遗憾,就是另外一名好兄弟蔡通不在,这让邓戍感到有些遗憾。

    岂料听了这话,朱义却窃笑道:“怪那厮没这个命。……想起那小子我就来气,自那小子升任了骑兵的伯长,终日在我面前得意洋洋,尤其是前些日子,当他被蒙虎军司马挑中一同前往郾城驱逐那支骑兵时,你可不知他当时是怎么一副嘴脸。”

    “哈哈。”邓戍哈哈大笑,心底到底蛮认同朱义的话。

    不得不说,别看邓戍他如今已升任旅帅,而蔡通只是骑兵的一名伯长,但论在方城军的地位,显然一名骑兵伯长要在步军的旅帅之上。

    毕竟那是骑兵,每人都有一名战马的骑兵,方城军有多少士卒削尖脑袋都想成为一名骑兵。

    挑选完士卒之后,邓戍立刻回去向蒙仲覆命,随后,蒙仲亦换上了楚军的甲胄,跟同样假扮成楚军的邓戍、朱义等人,合计十人,带着干粮踏上了前往宛城的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前往宛城,蒙仲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并没有走大路,而是改走北侧的一条群山小道,从当地人称作牛尾坡的小路前往宛城。

    关于这条小路,他在一个多月前便派士卒前来打探,看此地是否有秦军把守,然而派出去的士卒回营后却告诉蒙仲,这条小路上不见一名秦卒。

    今日,蒙仲亲自过来一看,果真如此,只见漫山遍野皆是白茫茫的积雪,却瞧不见有一名秦军士卒在此把守、巡逻。

    从兵法的角度来说,像这种小路,最容易遭到敌人的偷袭,蒙仲可不相信白起会出现这样的疏忽,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即秦军目前还不清楚这条小路。

    而这,让蒙仲看到了偷袭宛城的希望。

    因为途中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蒙仲一行人足足用了平时两倍的时间,足足花了十日,才从阳关抵达了宛城。

    此时远远眺望宛城,只见城外到处都是楚军的联营,却瞧不见几座秦军的营寨,蒙仲猜测秦军应该是驻扎在宛城的城内。

    也是,虽说宛城被韩将韩骁在撤退时一把火烧了,但就像方城一样,好歹还有四面城墙,城墙自然要比木质的营垒可靠地多。

    “城令,现在该怎么办?”邓戍此时问蒙仲道。

    蒙仲摇头说道:“此刻莫要唤我城令,你眼下是一名楚军的什长,而我是你手下的兵卒,你就叫我……叫我庄仲即可。”

    “……”

    邓戍与诸士卒面面相觑。

    虽然邓戍也知道眼下并非矫情的时候,但他仍感觉有些喊不出口,毕竟眼前这位,那可是统率他方城五万军队的大将啊。

    “至于现在怎么办……”

    蒙仲看了一眼远处依稀可见的一队巡逻卫士,压低声音说道:“楚军驻军在此,必会派出卫士四处巡逻,咱们混入其中,看看能不能碰到你弟弟……若是运气不好,咱们明日再来。”

    “舍弟?阿典?他会来接应咱们?”

    邓戍愣了愣,他也知道他弟弟邓典如今就在宛城,就在楚国士大夫庄辛的身边,毕竟前一阵子邓典回阳关的时候,就跟兄长打过招呼。

    “嗯。”蒙仲点了点头:“按照约定,他会在楚军营外接应咱们……先看看能否遇到他吧。”

    “喏!”

    不得不说,蒙仲这一行人的运气还真不错,没过多久就碰到了邓典亲自带队的一队卫士。

    或者说,是邓典按照蒙仲与昭雎的约定,每日都率队在营外巡逻、游荡,等待蒙仲的到来。

    兄弟得见,邓戍当即笑着与邓典打招呼:“阿典。”

    然而,邓典并不像他认为的那般热切回应,然而看似无意地说道:“阿兄,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不是应该负责北侧的巡逻么?小心被责问。”

    一听这话,蒙仲、邓戍、朱义几人顿时明白过来:邓典身后的那些楚卒,并非可以信赖的人。

    这不,邓典此时转头对身后的士卒说道:“你们几个,先继续往前,我跟我阿兄说几句话。”

    “喏!”

    那些楚卒点头应命,从蒙仲、邓戍等人身边经过,期间有意无意地看了几眼蒙仲,让后者感觉有些奇怪。

    直到那几名楚卒走远了一些,邓典这才走近蒙仲,低声说道:“城令。”

    说着,他便下意识抱拳行礼,但却被蒙仲伸手压了下去:“眼下我只是你阿兄队中的士卒庄仲,莫要引起秦人的主意。”

    邓典点点头表示明白。

    此时,蒙仲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走远了的楚卒,问道:“这些楚卒,难道并非昭雎的近卫?”

    邓典点点头解释道:“只是一些寻常的楚卒而已……”

    蒙仲闻言一愣,心中忍不住暗道:这个昭雎未免也太托大了,居然叫邓典带着几个寻常楚卒前来接应,就不怕出了什么岔子么?

    而就在这时,邓典解释道:“庄大夫本希望昭雎派近卫与我一同在此接应……您,但昭雎却认为不妥,他觉得,他身边的近卫无故在城外游荡,必定会引起秦人的困惑,甚至是怀疑。”

    听了这话,蒙仲倒也释然了。

    也是,昭雎作为十万楚军的主将,他的近卫莫名其妙在城外游荡,确实容易引起秦军的怀疑。

    此时邓典又低声补充道:“……您前来赴约这件事,整个楚营就只有昭雎、庄大夫与在下三人知晓,就连昭雎身边的近卫,昭雎都没有透露。”

    听了这话,蒙仲哑然失笑。

    他原本觉得昭雎太过于托大,竟叫邓典带着一帮寻常士卒在此接应他们,可眼下听了邓典这话,他忽然觉得自己想错了:那昭雎岂是托大?分明就是谨慎,且谨慎到了一定程度。

    摇了摇头,蒙仲问邓典道:“你有办法叫我等混入楚营么?”

    邓典点点头说道:“我有楚军的符令,可自由出入楚营,待会你们跟在我身后入营即可……”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蒙仲,委婉地说道:“您如果要假扮一名楚卒的话,不妨稍微……稍微收敛一下气势,比如稍稍低下头什么的……”他舔了舔嘴唇,讪讪说道:“眼下,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士卒……”

    听了这话,邓戍、朱义等人当即转头看向蒙仲,在暗中观察了一下后,顿时恍然大悟。

    的确,尽管蒙仲此刻身穿着寻常楚军士卒的甲胄,但他的气势、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士卒,而邓戍、朱义等人先前没有注意到,是因为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方城令,但此刻邓典提起,他们才感觉分外违和——这名楚卒,气势简直比楚军的将领还要慑人好不好!

    而蒙仲亦是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我说方才那几名楚卒为何频频看我,原来如此。”

    可收敛气势……怎么才算收敛气势呢?

    话说,人真的有气势这种东西么?

    对此蒙仲也不是很明白。

    思考了半响,他装出了无精打采的样子,耷拉着脑袋摆出一副困乏的表情,看得邓戍、邓典、朱义与在旁的士卒们想笑又不敢笑。

    “现在怎么样?”蒙仲问众人道。

    众人忍着笑连连点头,表示现在的蒙仲像极了一名倦怠的士卒。

    在一番商议后,邓典带着蒙仲等人追上了他队伍中的那些士卒,继而,领着众人装模作样地在外面转了几圈。

    期间,他们既曾碰到楚军的卫士,也曾碰到秦军的卫士。

    好在邓戍、朱义等人都算是见过大场面的老卒,还不至于会露出破绽,至于蒙仲,那就更不必多说。

    唯独邓典,让邓戍感到有些担忧,毕竟他兄弟从未经历过什么大场面。

    可事实证明,除了不便开口的蒙仲以外,他们这队人当中,就属邓典最镇定,他甚至还主动与碰到的秦楚两军卫士打招呼,让邓戍惊地说不出话来。

    对此,邓戍私底下问邓典道:“阿弟,你的胆量几时变得这么大了?”

    邓典眨了眨眼睛,解释道:“只要你住在一座二十几万人的军营中,身边到处都是你的敌人……”

    的确,记得住在宛城的前几日,纵使有昭雎、庄辛帮忙打掩护,邓典也是怕得肝胆欲裂,毕竟他处在二十几万敌军的军营中,可渐渐地,他也就习惯了。

    听到弟弟的解释,邓戍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他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作为一名数次经历战场的老卒,竟还不如他这个从未踏足战场的弟弟来得胆大、来得镇定。

    约半个时辰后,邓典领着蒙仲、邓戍等人回到了楚营。

    就像邓典此前所说的那样,此行无惊无险,因为那些守卫的楚卒似乎都认得邓典,甚至于有人还与他打趣: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营,不怕遭到责罚么?

    进得营中后,邓典随便找了个借口解散了他队伍里的那几名楚卒,然后带着蒙仲、邓戍等人,径直前往士大夫庄辛的屋子。

    而在此期间,蒙仲一边假扮一名倦怠的楚卒,一名暗中观察着楚营内的情况。

    鉴于楚军的兵帐当初被他魏军一把火烧了,只见此刻的楚军营内,到处都是茅草木屋,很难见到有什么兵帐——当然,也有可能是楚军为了过冬才建造了这些茅草木屋。

    片刻后,一行人来到庄辛居住的茅草屋,却被门外的楚卒告知庄辛正在主帅昭雎处,因此邓典便带着蒙仲等人径直前往昭雎的帅所,一座相差无几的茅草屋。

    守在帅所外的楚军士卒,基本上都是昭雎的近卫,自然认得邓典,在瞧见他后还与他打招呼:“是来找庄大夫么?庄大夫正在屋内与昭子喝酒哩,我给你通报一下。”

    “有劳了。”

    而与此同时,正如这名近卫所言,昭雎与庄辛正在屋内饮酒,借烫酒驱赶寒冷,忽见有士卒入内禀报:“启禀昭子,庄典求见庄大夫。”

    他口中的庄典,即假扮成庄辛族人的邓典,也正因为有这层关系,昭雎身边的近卫都对邓典很客气。

    此时,昭雎与庄辛皆已有几分醉意,听到这话也没来得及意识到什么,就听昭雎随口说道:“哦,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邓典便走入了帐内,见他满身积雪,庄辛还笑着招呼他道:“来,阿典,喝碗烫酒暖暖身子,外面很冷吧?”

    邓典舔了舔嘴唇,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决定先喝了这碗酒再说。

    只见他谢过昭雎与庄辛,接过碗将那碗热酒喝下肚,旋即抹了抹嘴边的酒渍,压低声音对昭雎与庄辛二人说道:“昭子,庄大夫,那位来了。”

    “谁?谁来了?”

    昭雎起初没反应过来,端起碗将热酒灌入口中,旋即只听噗地一声,他便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喷了对坐的庄辛一脸。

    庄辛用袖子抹了抹脸,狠狠地瞪了一眼昭雎,好在他这会儿没空闲与昭雎计较,压低声音问邓典道:“阿典,你说谁来了?是他?”

    见屋内反正也没外人,邓典压低声音说道:“我方城的城令,蒙仲。”

    “他在哪?”

    “正在屋外等候。”

    “……”

    听到邓典这话,昭雎与庄辛面面相觑。

    真、真的来了?

    来到这驻扎有二十万秦楚联军的宛城?

    微微一愣后,庄辛赶紧压低声音说道:“快,快请他进来。”

    “喏!”

    片刻后,为了掩人耳目,邓典将邓戍等十名魏卒通通带到屋内,见此,昭雎与庄辛目不转睛地在这十人中寻找蒙仲的身影。

    而就在这时,蒙仲收起了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抬起头直视昭雎。

    这一下,就仿佛鹤立鸡群,庄辛立刻就发现了蒙仲,转头正要向昭雎介绍,却见昭雎压了压手。

    也是,就算昭雎此前从未见过蒙仲,但此时此刻,他也能猜到那名气势不凡、目光锐利的士卒,正是统率五万魏军的魏国方城令,蒙仲。

    于是,他立刻起身,快步迎上前:“久闻足下大名,今日得见,倍感荣幸。”

    蒙仲亦朝着昭雎与同时起身相迎的庄辛拱了拱手,旋即笑着说道:“方便说话么?我听邓典说,这座营内只有三人知晓我前来赴约之事。”

    昭雎当然明白蒙仲的意思,点点头说道:“屋外的卫士,皆是昭某心腹,纵使听到什么,也不会声张。不过为谨慎期间,我还是去嘱咐他们几句,……请坐。”

    见昭雎在这个时候还刻意忽略对自己的称呼,蒙仲不由得心中好笑:这个昭雎,真的是谨慎到一定地步了。

    片刻后,邓戍、邓典、朱义等人皆退离的屋子,与昭雎的近卫们一同守在屋外,蒙仲则与昭雎、庄辛二人对席而坐。

    此时,就见昭雎上下打量着蒙仲,摇头说道:“难以置信……足下真是在下所见过的,最具胆魄的人,换做是我,绝对不敢赴约。”说到这里,他好奇问道:“难道足下就不怕我出卖足下么?”

    庄辛闻言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昭雎,正要说话,却见蒙仲笑着反问道:“昭子会么?”

    昭雎深深看了几眼蒙仲,旋即摇摇头说道:“……不会。”

    “那就是了,既昭子不会出卖在下,在下又有什么好畏惧的?”说着,蒙仲单手端碗,饮了一口碗中的酒,略有些惊讶地说道:“贵军中,还有这等好酒?”

    虽然蒙仲只是随口一说,但还是让昭雎感到很是尴尬,毕竟他楚军中原来的那些酒水,都被魏军在那次夜袭中捣毁了,这些酒,是庄辛前一阵子带来的。

    看着昭雎尴尬的模样,庄辛也忍不住笑了笑,旋即,他岔开话题道:“为城令的安危考虑,我三人还是速速商议完毕,从城令离去,免得走漏消息。”

    听闻此言,蒙仲点点头,放下酒碗对昭雎与庄辛二人说道:“不瞒两位,我魏国的大司马翟章,已在鄢邑聚集了十五万军队,准备待开春后,与在下汇兵一处,尽快结束这场仗……倘若到时候贵军能够提供一些微小但珍贵帮助,我方便可一举击溃秦军。”

    虽然蒙仲虚报了一倍的人数,但考虑到魏国本来就是大国,昭雎与庄辛也不怀疑。

    想了想,昭雎摇头说道:“十五万援军,再加上足下麾下的五万人,合计二十万,秦军目前仍有超过十万军队,这兵力差距,与前年伊阙之战时相仿,公孙喜都未能击败秦军,足下难道就有把握么?”

    “伊阙之战,我记得最后赢的人是我魏国。”蒙仲笑笑说道。

    “……”

    昭雎无言以对,想了想说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希望贵军按兵不动,甚至突然撤兵……”

    “这不可能。”昭雎摇摇头说道:“似这般,我如何向大王交代?”

    听闻此言,蒙仲压了压手示意昭雎不必着急,旋即他低声说道:“此事我与屈大夫商议过,想出了一条可使贵军名正言顺撤兵的办法……”

    听闻此言,昭雎与庄辛皆为之一愣:“愿闻高见。”

    只见蒙仲看向庄辛,低声说道:“在下听说,庄大夫有一名叫做庄蹻的族人,此前叛离楚国,庄大夫何不请此人故意在国内生事,迫使楚王下令昭子率军回援楚郢?介时,国都危机而撤军回援,秦人总不能怪楚国背弃盟约吧?”

    “这……”

    庄辛与昭雎对视一眼,暗暗思索着这条计策的可行性。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