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58章:出使赵国【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358章:出使赵国【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当薛公田文在府上与门客夏侯章一起喝闷酒时,他有心邀请的蒙仲,却与惠盎一同在段干氏的府上赴宴。

    值得一提的是,当蒙仲与惠盎在田黯的指引下来到府内主屋的厅堂时,他们便瞧见蒙虎、华虎、乐进几人早已坐在堂上。

    “哟,阿仲,来了?”当时蒙虎还毫无自觉地与蒙仲打着招呼。

    蒙仲翻了翻白眼,走上前与坐在上位的公羊平以及段干氏的家主段干寅见礼,而继他之后,惠盎亦向这两位拱手见礼。

    惠盎作为宋王偃最信任的重臣,亦多次作为宋国使者出使他国,他当然认得公羊平与段干寅,抛开这两位的家世不谈,这两位以及田黯,正是目前西河儒家最出名的几位儒者,惠盎又岂会不认得?

    要知道,惠盎跟儒家的关系极好,虽说他并非儒家弟子,但因他一向主张孟子的“仁政”,并将其运用在宋国,因此儒家弟子基本上都把他看做自己人,哪怕是西门儒家,亦是如此。

    没办法,谁让当今的儒家,世人只知孟轲却不知其他呢?比如比孟轲辈分更高的公羊平,离了魏国就没有多少人知道。

    “段干家主,公羊先生,好久不见,两位依然是神采依旧。”惠盎笑吟吟地打着招呼。

    “哈哈哈,惠相太客气了。”段干寅笑着邀请惠盎到上位入座。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待惠盎比对待蒙仲还要客气。

    这也难怪,毕竟蒙仲是孟子认可的弟子,而段干寅与孟轲同辈份,因此段干寅对待蒙仲,大多都是长辈对待晚辈的态度;但惠盎不同,惠盎并非儒家弟子,自然不能按照儒门的辈分去算,更何况惠盎又贵为宋国国相,因此段干寅也好、田黯也罢,自然要更加客气几分。

    说起来,段干寅与田黯虽然是西河儒家的儒者,但难免也沾上了几分世俗之气,唯独公羊平依旧是老牌的做法,对谁都是不卑不亢、平淡如水,除非是自己儒门的后辈,这位老先生有时才会提点几句,尤其是他看重的晚辈。

    比如蒙仲。

    这不,在蒙仲向公羊平见礼时,公羊平不问其他,单单就问蒙仲近段时间可曾荒废学业,随后不厌其烦地再次叮嘱蒙仲无论何时何地都莫要懈怠学业,显然在这位老儒心中,人活一世最重要的就是做学问,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位很纯粹的儒者,哪怕是段干寅、田黯,在这方面亦不及公羊平。

    彼此见礼之后,段干寅便吩咐下人奉上了丰盛的酒菜。

    期间,段干寅向蒙仲问起了宋国的这场战争,见此蒙仲便简单地讲述了一遍,其实这场仗战争,能说的无非就只有两场仗,一场陶邑之战,一场郯城之战,说实话都不是很惊险,但段干寅、段干崇父子,包括公羊平、田黯等人,皆听得津津有味。

    当提到方城骑兵时,段干寅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毕竟方城骑兵的战马,正是他段干氏一族无偿赠予的,蒙仲用这批战马先后击败了秦军、赵军、齐军、燕军,段干寅亦倍感脸上有光。

    而此时,蒙仲亦顺势感谢了段干寅无偿赠予战马的恩情,毕竟那可是五千名战马,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听到蒙仲的话,段干寅笑着摆手说道:“诶,贤侄不必客套,在商言商,那五千匹战马,我可不是白白赠予你的……你可还记得我当年的话?”

    “夺回西河嘛,小侄记得。”蒙仲当然不会忘记。

    见蒙仲将此事牢牢记在心中,段干寅大为欣慰,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对蒙仲说道:“说起骑兵,公孙竖似乎也打算训练一支骑兵,去年入秋时,曾派人送信于我,准备向我段干氏购置一批战马。”

    “公孙军将?”

    蒙仲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就是释然了,毕竟公孙竖以及其麾下的魏青、窦兴等将领,在伊阙之战时都是见识过骑兵厉害的,因此他们回到河东后筹备训练一支骑兵,倒也并不奇怪。

    问题是,公孙竖、窦兴、魏青等人对骑兵几乎一无所知,他们真能训练出一支出色的骑兵么?

    想了想,蒙仲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找个机会帮帮公孙竖,毕竟公孙竖与他的交情还是很不错的,并且,公孙竖亦始终希望推荐他出任河东守,只可惜就当前的情况来说,蒙仲自忖他离河东守的位置越来越远了。

    这个跟田文倒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因为他的封邑皆在魏国的南部——这不,今日魏王遫又将一座大有潜力的郾城封给了蒙仲。

    但凡是人,难免都有区别心,与其管辖河东,当然是倾向于大力发展自己的封邑咯,这一点,蒙仲亦不能免俗。

    从旁,公羊平与惠盎聊了片刻后,亦转头问蒙仲道:“阿仲,此番去宋国,可曾拜访你两位老师?”

    蒙仲楞了一下,如实说道:“庄师那边,晚辈顺路去拜见了,孟师那边……”【作者:忘写了,你就背个锅吧。蒙仲:……】

    见此,公羊平罕见地用不悦的语气责怪道:“邹国离郯城并不远,你既到邹国,为何不去拜见你的老师?”

    蒙仲自知理亏,不敢回应。【蒙仲:?】

    从旁,段干寅与田黯好言劝说,但公羊平对此依旧不满,直到蒙仲表示他转日会写信给孟子,请求老师原谅,公羊平这才罢休,同时也不忘叮嘱蒙仲日后莫要再犯类似的错误。【蒙仲:??】

    待众人喝酒酒菜到半途时,有一名府上的仆从急匆匆地走入,在段干寅的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仅仅只是几句话,便听得段干寅双目放光,只见他抬手点点蒙仲,笑着说道:“阿仲,在我等叔伯、叔公面前,你却这般不实诚。”

    说罢,他见公羊平、田黯皆露出不解的表情,便笑着说道:“我刚刚收到消息,大王为表阿仲此番救援宋国,力挫齐、赵、燕三国军队的功劳,将郾城赏赐给了他,还封他为郾城君,可这小子与我等喝了半天酒,却绝口不提此事……怎么,怕我等找你讨酒吃么?”

    听到这话,公羊平与田黯也是又惊又喜,只见前者捋着花白的胡须,用欣慰的目光看着蒙仲连连点头,而后者,则附和着段干寅的话,对蒙仲笑骂道:“却是不应该!”

    蒙仲连忙解释道:“魏王只是有此意,并未正式发布,小子不敢胡言乱语,更何况,这种事哪有自己提出来的……”

    田黯笑着说道:“为叔才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隐瞒长辈,当罚酒……”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同样对此感到无比惊喜的蒙虎、华虎、乐进三人,早已冲上前将蒙仲按住,往他嘴里灌酒。

    足足喧闹了好一番之后,众人激动的心情这才稍稍平复下来。

    蒙仲被封为郾城君,蒙虎、华虎、乐进三人不必多说,而公羊平、段干寅、田黯等人,亦是极为欢喜,毕竟蒙仲虽说不是他们的弟子,但至少也是儒家的后辈。

    从此儒家可以自豪地说,咱儒们不单出了章子,还出了郾城君。

    想到田章,段干寅忽然问蒙仲道:“此次在宋国时,可曾见到匡章?”

    “不曾。”蒙仲摇了摇头,解释道:“晚辈其实也想跟田章义兄见一面,但据说他正在其封邑匡邑养病,此番齐国军队,乃是由田触、田达二人统帅……”

    这次,公羊平点点头,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田章虽说是蒙仲的义兄,又是蒙仲在孟子门下的师兄,但终归这师兄弟俩立场不同,蒙仲总不能跑到齐国去拜见田章吧?

    随后,众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又聊了一两个时辰,一直到临近子时,这才意犹未尽地撤去酒席。

    当晚,蒙仲、惠盎以及蒙虎一行人,皆被邀请在府上暂住。

    次日清晨,当蒙仲从睡眠中苏醒,揉着宿醉后有些刺痛的额角在床榻上赖着时,忽听屋外有人叩门。

    “谁?”蒙仲随口问道。

    听闻此言,屋外立刻传来了段干崇的声音。

    见此,蒙仲便起身打开门,旋即就见段干崇朝着他拜了拜,带着几分笑意说道:“郾城君,昨晚歇得可好?”

    蒙仲跟段干崇也是很熟,闻言二话不说就把门给关了:“唔,再见!”

    段干崇一愣,连忙抬手推门,可他这个贵少爷的力气哪比得上蒙仲,急着他连忙喊道:“阿仲、阿仲,我有正事、我有正事……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见此,蒙仲这才再次把门打开。

    此时就见段干崇没好气地说道:“好心代为给你传话,你居然把我拒之门外?更可恶的是,这还是我家府内……”

    “什么事?你到底说不说?”蒙仲作势就要关门。

    见此,段干崇也不敢再逗蒙仲,收起笑容说道:“田文的门客冯谖来了,正在前院的堂屋等你。……你要见他么?不想见的话,我替你去打发了。”

    蒙仲连忙阻止段干崇,摇摇头说道:“还是见一见吧。”

    瞧见蒙仲脸上的凝重之色,段干崇正色说道:“阿仲,你如今已是封君,地位与田文相比不遑多让,根本无需再对他过多客气……”说到这里,他忽然一改语气,笑着说道:“您说是吧,郾城君?”

    说罢,他赶紧转身就跑。

    毕竟他也有自知之明,似他这种富家公子的身子骨,根本不是蒙仲这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同龄人对手,甚至于,蒙仲哪怕只用一只手就足以对付他。

    看着段干崇逃也似离开的背影,蒙仲倍感无语地摇摇头,回屋洗漱,继而前往前院的堂屋去见冯谖。

    与段干崇一样,片刻后待冯谖见到他时,冯谖亦是拱手而拜,尊称蒙仲为郾城君,当然,冯谖的这句尊称,与段干崇跟蒙仲开玩笑时的语气大为不同,毕恭毕敬。

    反而是蒙仲对此有些不适应。

    他问冯谖道:“冯先生今日前来,不知有何指教?”

    不得不说,蒙仲那一无既往的态度,让冯谖颇感惊讶,毕竟一般少年得志之人,大多骄傲自得,但蒙仲显然不是如此,他的态度依旧如往常那般,好似丝毫没有因为受封郾城君而发生什么改变。

    见此,冯谖亦忍不住暗暗称赞:真不愧是身兼道名儒三家学术之长的圣贤弟子!

    暗赞之余,冯谖拱手对蒙仲说道:“郾城君,在下今日前来,是奉薛公之命请郾城君到府上小聚,薛公有要事与郾城君相商。”

    “要事?”蒙仲有些惊讶地看了几眼冯谖。

    要知道,田文邀请他到府上小聚,这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此刻蒙仲真想走到屋外去看看,看看今日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或者有人会说,说不定田文是因为蒙仲被封为郾城君,因此改变了对待蒙仲的态度。

    然而这种论断,它可能适用于其他人,但绝对不会出现在田文身上,毕竟田文的性格太高傲了,别说蒙仲如今在魏国的地位还未超过田文,就算有朝一日超过了田文,田文也绝不会主动示好。

    相比较田文主动示好,蒙仲其实更倾向另外一种猜测,比如田文叫冯谖将其骗到府上,一剑杀了。

    想到这里,蒙仲表情古怪地问冯谖道:“薛公请我过府小聚,这还正是头一回……冯先生,看在在下以往对先生有多尊敬的份上,麻烦先生跟我透个底,薛公不会是准备把我骗到府上一剑杀了吧?”

    听到这话,冯谖又好气又好笑。

    他无奈地说道:“郾城君把薛公看做什么人?您……哎,这么说吧,薛公邀请郾城君,只是为了出使赵国之事。”

    “出使赵国?”可能是宿醉的关系,蒙仲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冯谖点点头,暗示道:“薛公与赵国的奉阳君李兑多有交情,而郾城君,您与赵王交情不浅……在下这么说,您明白了吧?”

    此时蒙仲也反应过来了。

    拉拢赵国嘛,昨日他与义兄惠盎觐见魏王遫时,惠盎就提出了“联赵”的策略,是故田文才准备亲自出使赵国,还准备拉上他蒙仲这个曾经与赵王何关系不浅的人,以便将赵国拉拢到他魏国这边。

    只是……

    自己与赵王何的关系当真不浅么?

    说实话,蒙仲对此并没有多少把握。

    虽说他前一阵子也曾想过找个时机前往赵国,说服赵王何断绝与齐国的邦交,转而与魏韩宋三国联合,但他没有想到这个时机会来得这么快。

    既然是为了出使赵国的事,蒙仲当然也不介意去一趟田文的府上,听田文亲口叙说此事。

    其实蒙仲并不是不明白田文请他过府的原因:田文无非就是想显示一下主导权,想要蒙仲知道,即使蒙仲被魏王遫拜为郾城君,他田文在魏国的地位仍在他蒙仲之上。

    当然,蒙仲也可以像段干崇所说的那样,不甩田文脸色,以他如今越来越受到魏王遫器重的地位来说,田文纵使气愤也奈何不了他。

    但是没必要,毕竟田文是一个很偏激的人,为了意气之争再次得罪田文,破坏了二人之间眼下还算相对缓和的关系,不值当的。

    考虑到这一点,蒙仲带上几个近卫,故作不知地跟着冯谖前往田文的府邸。

    待来到田文的府前时,冯谖好似想了什么,拱手对蒙仲说道:“其实昨晚,薛公就准备了好酒好菜欲宴请郾城君,然而待在下前往城内驿馆邀请郾城君时,郾城君却被段干氏请到了府上……您知道薛公的性格,薛公对此有些不快,待会见到薛公时,若薛公有何得罪之处,还请郾城君多多见谅。”

    说着,他还对蒙仲拱手行了一记大礼。

    蒙仲连忙伸手将冯谖扶住,旋即,他看着冯谖,忽然笑着说道:“想来跟在薛公身边,冯先生也难免受到一些委屈,难为冯先生了……”

    冯谖愣了愣,旋即摇摇头说道:“受人之禄、忠人之事,何言难为二字?更何况薛公对待身边人素来豪爽,我辈皆心甘情愿,只是有些时候,薛公不肯听我等忠言,哎……呵,在下失态了。”

    蒙仲微微一笑。

    他从来都是客观地看待田文,因此对冯谖的话倒也并没有什么抵触,跟着冯谖便迈步进了府内。

    跟着冯谖,片刻后蒙仲便来到了田文的书房。

    此时在田文书房外站着两人,皆做剑客打扮,其中有一人蒙仲认识,正是田文的门客夏侯章。

    只见冯谖朝夏侯章拱了拱手,说道:“郾城君来了,请通禀薛公。”

    夏侯章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几眼蒙仲,显然也很惊讶于当年赵主父身边的近卫,如今却已在魏国坐到了封君的位置,距离位极人臣的封侯之爵只有一步之遥。

    但想到蒙仲当初还未得志的时候,就曾在赵国杀死了他们数百名侠客,夏侯章对蒙仲也没有什么好感,点点头也未与蒙仲见礼,径直走入了书房。

    片刻后,夏侯章去而复返,抱拳说道:“薛公有请。”

    见此,在冯谖的邀请下,蒙仲吩咐几名近卫在屋外等候,迈步走入了书房。

    此时在书房内,薛公田文正装模作样地看书。

    为何说是装模作样呢,只因为他虽然面朝手中的书侧,但时不时地用余光瞥向进入的蒙仲,恰好被蒙仲看到。

    蒙仲当然不会不识趣地拆穿田文,想来他也明白田文此刻心中的尴尬与愤慨——其中的尴尬,其实蒙仲亦是感同身受。

    “薛公。”蒙仲拱手拜了一记。

    听到这话,田文这才放下手中的竹册,旋即脸上闪过几丝得意之色。

    得意什么,无非是得意蒙仲率先向他行礼呗。

    可惜他的这份得意亦维持不了多久,这不,只见在看着蒙仲脸上闪过几丝青白之色,在足足几番挣扎后,最终仍站起身来,亦朝着蒙仲拱手拜道:“郾城君……”

    仅仅只是三个字,却仿佛用尽了田文所有的力气,尤其是他那勉强挤出几分客套式笑容的模样,看得蒙仲与冯谖都忍不住想笑。

    不得不说,以田文倨傲的性格能向蒙仲行礼,着实是委屈这位齐国的贵公子了。

    或许有人会觉得,既然田文如此不情愿,为何还要向蒙仲行礼,原因就在于礼数。

    礼数,在当代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想当年孔子就曾因为不懂礼数而遭人嘲笑,羞地孔子跑到周国向老子问礼,在学习周礼的同时,开创了儒家思想——所以说儒家思想是周礼的继承与延续,这并没有什么问题。

    而眼下,田文可以不回礼,但这件事倘若传扬出去,对于田文的名声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这对于爱惜自己名声的田文来说,跟杀了他差不多。

    正因为这样,哪怕田文心中再不情愿,也只能老老实实向蒙仲回礼,这也正是昨日惠盎对蒙仲笑称,日后田文很难再针对他的其中一个原因。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必须向蒙仲回礼有些不快以外,见蒙仲在得到自己召唤后主动前来拜会,田文还是感觉很畅快,心情不错的他,后续也没有嘲讽或者针对蒙仲,而是直接说出了邀请蒙仲前来的目的。

    跟冯谖说得一样,就是为了出使赵国这件事。

    他对蒙仲说道:“世人都低估了赵王何,就连我原本也以为赵何会趁此次夺回权势,罢免李兑,可没想到,他却坚定支持李兑继续担任赵国国相,此举使赵何在赵国名声大振,被赵人称为贤君。在我看来,赵何与李兑肯定是私底下做了什么约定,否则,李兑此前在我魏秦两国的胁迫下,不至于那般底气十足。……考虑到这一点,我向大王推荐你担任我的副使,随我一同出使赵国。到时候,我来说服李兑,你去说服赵何,只要你我能说服这两人,赵国就会倒向我魏国。……有什么疑问么?”

    听到这番话,蒙仲心下亦是暗暗点头。

    不得不说,田文这个人虽然心胸狭隘、恩仇必报,但眼界着实不俗,一眼就看出奉阳君李兑这次肯定向赵王何有所妥协,所以才有底气抗拒秦魏两国逼他自罢赵相的胁迫,就能力而言,着实不亚于肥义、惠盎等几位蒙仲心中的贤相。

    『可惜胸襟太狭隘……』

    暗暗唏嘘一番,蒙仲摇头说道:“并无疑问。”

    “很好!”

    田文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今日午后,你便随我启程前往赵国……因何这般急促,途中我再与你细说。”

    “好。”

    蒙仲点了点头。

    片刻后,蒙仲走出田文的府邸,看着颇为晴朗的天空,心情着实有些惆怅。

    时隔数年,他终于将再一次踏足赵国,踏足那个曾经让他留下诸般遗憾的国家。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