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63章:三晋抱团?【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363章:三晋抱团?【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当晚,蒙仲回到了城内的驿馆,双手枕着脑袋思忖了半宿。

    赵王何猜的没错,蒙仲确实仍对赵主父的死耿耿于怀。

    甚至于,曾经有许多个夜晚,蒙仲都幻想过他日后见到赵王何时的情形,到时候他会揪着赵王何的衣襟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愤慨:逼死了赵主父的你,是否已按照你当初所想的那般成为了你母亲吴娃所期盼的贤君呢?

    是的,他想用赵王何当了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手中数年傀儡君主的事来讽刺赵王何。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或者说,就连赵主父也看走了眼,看似懦弱的赵王何,确实要比公子赵章出色许多许多,他的政治手腕与城府、心计,皆不是冲动、暴躁的赵章可以比拟的。

    或许,赵国就欠缺这样的君主吧。

    当然,尽管承认了赵王何在这方面的才能,但赵王何借赵成、李兑之手逼死赵主父这件事,蒙仲至今仍然无法释怀。

    但话说回来,虽说无法释怀,可他也无法对赵王何做什么,毕竟赵王何乃是赵主父的亲生儿子,且是一位就目前看来颇有才能的君主,难道他还能杀了赵王何为赵主父报仇不成?

    想来,这笔账也只能让岁月来清算了。

    次日清晨,待等蒙仲还在睡眠中时,有一名近卫轻轻推门而入。

    蒙仲警觉地睁开一只眼,带着几分困意随口问道:“什么事?”

    那名近卫正要开口低声唤醒蒙仲,冷不丁听到这句,稍稍一惊,旋即带着几分尴尬解释道:“郾城君,田相来了,正在馆内等候,几番催促我等来唤醒你。”

    『田相……哦,田文啊。』

    愣了一两息的蒙仲这才反应过来,打了一个哈欠从床榻上坐了起来,随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辰时二刻。”近卫回答道。

    蒙仲闻言愣了一下。

    他记得昨晚田文被李兑、李跻父子邀请到其府上,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也跟李兑父子详细交谈了有关于秦齐互帝的事,而今日又一早跑到驿馆这边来询问他说说赵王何的结果,必须得说,田文虽然有傲慢、心胸狭隘,但确实无愧于魏王对他的器重。

    “请他进来吧。”

    蒙仲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等会,阿虎……回来了么?”

    “未曾。”那名近卫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蒙仲暗骂了一句,旋即摇摇头自顾自洗漱去了。

    而就在他洗脸的时候,便见田文带着冯谖以及两名不认识的剑客急匆匆地走到了蒙仲的屋内,也不等蒙仲正在用湿布擦拭脸庞,急切地问道:“如何?赵王有何打算?”

    “在那件事上,赵王同意了,表示会全力支持破坏……两国关系。”说着这话,蒙仲将手中的湿布丢在木盆中。

    听到蒙仲这话,田文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但旋即又问道:“那……有关于三晋联合的事呢?赵王有何反应?”

    蒙仲摇了摇头:“并未答应。……虽然说了考虑考虑那样的话,但我觉得他同意的可能性很低。”

    此时,冯谖已吩咐那两名剑客到屋外,与蒙仲的近卫一同守着这间屋子,旋即,他反身关上了屋门,随口说道:“薛公这边,奉阳君也回绝了,说是不想得罪齐国……是故薛公想请郾城君想想办法,能否说服赵王……现如今,赵国的国政已不受奉阳君把持,赵王的态度,至关重要。”

    “怕是很难。”蒙仲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田文皱了皱眉头,只见在屋内的案几旁坐下,伸手操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在抿了一口后问蒙仲道:“你说很难?换而言之,赵国并非没有可能答应?……赵国提出了什么条件么?”

    其实蒙仲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出,更别说昨日肥幼还直接了当地询问他是否愿意回归赵国,但这种话他怎么好意思跟田文说呢?

    难道他还能对田文说,赵国的条件就是我蒙仲?只要魏国肯放我回赵国,赵国就愿意跟魏国缔结三晋之盟?

    他可不好意思说这话。

    更何况,他也并不想留在赵国,至少现在还不想。

    “不清楚。”蒙仲微微摇头道。

    “……”

    田文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蒙仲,他感觉蒙仲应该有什么隐瞒的地方。

    但蒙仲不肯透露,他也没什么办法当然,更主要的在于他多少还是相信蒙仲的品德,不至于隐瞒会对他魏国产生危险的秘密。

    想来蒙仲所隐瞒的,多半是赵王何与其的私下话。

    想了想,田文对蒙仲说道:“待我再去觐见赵王,游说一番,能成最好,不能成……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蒙仲点点头:“那……在下就随便在城内逛逛了?”

    “唔。”

    告辞蒙仲,离开驿馆,田文带着冯谖与两名随行的侠士,乘坐马车直奔王宫。

    待等他抵达王宫时,已是巳时前后,赵王何得知他亲自前来觐见,便命肥幼将其请到宫内。

    在见到赵王何后,田文先是寒暄了片刻,旋即便重提了三晋之盟,期间他多次暗示赵王何:你赵国若有什么条件大可提出来,凡事都可以商量。

    事实上在听懂田文的暗示后,其实赵王何亦是颇为心动,恨不得当即开口对田文说:你魏国把蒙仲还回来,我可以考虑三盟之盟。

    但最终,赵王何还是克制住了,不是他不想蒙仲回归赵国,关键在于他知道这件事很难。

    首先,蒙仲自身就不会答应,从昨晚蒙仲离去前的态度就可以证明,他对他赵何仍抱持着浓浓的恨意,怎么可能回到赵国为他效力?

    更别说蒙仲已隐隐成为魏国的新晋名将,魏王遫怎么可能将这样一位擅长带兵打仗的将领赠予他赵国?

    总而言之,田文前前后后暗示了数回,赵王何都不曾将心中的话说出口,反而是肥幼实在看不下去赵王何的犹豫与迟疑,在送别田文时直接了当地说道:“只要你魏国肯说服蒙仲回到我赵国出仕,我赵国便愿意与魏韩缔结三晋之盟。”

    这一句话,彻底打灭了田文想拉拢赵国缔结三晋之盟的打算。

    虽说他可以理解肥幼提出这样的要求,毕竟蒙仲最开始就是在赵国出仕,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啊。

    蒙仲是什么人?两度击败秦国的魏国新晋名将,哪怕他田文至今仍对蒙仲抱持几分敌意,但他也必须得承认,有蒙仲在魏国,秦国就会对他魏国忌惮三分,这份忌惮,怕是不亚于魏赵两国缔结联盟后秦国对魏国的忌惮。

    他田文得有多傻才会用蒙仲去交换与赵国结盟?

    “怪不得方才郾城君神色有异,恐怕昨晚赵王与那肥幼便曾暗示过郾城君,但多半是被郾城君回绝了……”

    待等肥幼告辞离去后,冯谖恍然大悟地说道。

    听闻此言,田文淡淡说道:“那是自然的,蒙仲需要借助我魏国的力量庇护宋国,而赵国与齐国亲近,未必肯为了宋国与齐国反目,蒙仲选择留在魏国是明知的抉择,只不过……”

    在旁,冯谖感慨地补全了田文未曾说完的话:“只不过,从目前来看想要拉拢赵国缔结三晋之盟,怕是很难实现了。”

    “唔……”

    田文皱着眉头微微点了点头,旋即淡然说道:“不急。……待秦齐两国结盟的消息传到赵国后,赵国势必会配合我魏国破坏秦齐两国的邦交,到时候再想办法拉拢赵国,至于眼下……花个一两日交好赵国的臣子,然后就先回大梁吧。”

    说着,他转头对冯谖说道:“冯谖,你先回一趟邺城,将消息告知翟章,叫翟章立刻派人通知大梁。虽然拉拢赵国缔结三晋之盟很难实现,但在……在那件事上,赵王与李兑皆愿意站在我魏国这边,让大王可以安心了。”

    “喏!”冯谖抱了抱拳。

    就这样,冯谖率先返回邺城,而田文则返回奉阳君李兑的府上,借李兑在赵国的关系宴请诸多赵国臣子,趁机结交。

    至于蒙仲,则多造访熟人,比如赵贲、赵希、许钧几人。

    一直到三日之后,田文与蒙仲这才就此返回魏国。

    在二人启程回国的当日,奉阳君李兑携儿子李跻以及诸多赵国臣子前来相送,而肥幼亦代表赵王何出面相送。

    期间,肥幼私下对蒙仲说道:“蒙仲,虽然我父亲曾经是赵国的国相,但我从小没读过什么书,只是一个平日里在田地里耕种的粗鄙农夫,是故我就直接了当地说了……魏王对你的信任,远不及君上对你的重望,假如你肯回赵国,无论对赵国、对君上,都是一件极好的事……当年主父精心栽培你,也不是为了让你为魏国效力,不是么?”

    蒙仲笑了笑,打岔道:“赵王不是封你担任宫伯之职么?你算什么粗鄙农夫?”

    然而肥幼却没有理睬蒙仲的打岔,正色说道:“莫要打岔。……君上不好意思开口,我替他说了,他真的很希望你能回来帮他。”

    蒙仲沉默了片刻,婉言回绝道:“我考虑考虑……”

    听到这话,肥幼亦是失望地叹了口气,不过他并没有逼迫蒙仲,而是点点头说道:“好吧,那你就考虑考虑吧,希望有朝一日……”

    他拍了拍蒙仲的臂膀,点到为止。

    告别肥幼,告别赵国,蒙仲带着蒙虎跟着田文一行人准备返回了邺城。

    田文与翟章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且又急着返回大梁,是故他并未在邺城逗留,而蒙仲、蒙虎二人,则受到了翟章、唐直二人的邀请,当日在邺城住了下来。

    在翟章为蒙仲、蒙虎二人所设的酒宴中,蒙仲亦单独向翟章汇报了赵国在秦齐互帝这件事上的反应,让翟章着实松了口气。

    随即,蒙仲便与唐直聊起了白起。

    说起白起,蒙仲这次前往赵国,并没有见到白起,因为在翟章向赵国示好的那会儿,白起就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

    虽然当时白起也不明白,明明此前他秦魏两国颇有默契地想要逼迫赵国罢免奉阳君李兑的相位,何以魏国突然改变了态度?

    但不管怎样,白起还是从翟章当时的反常态度中意识到了危机,顾不得再逼迫赵国,连夜带着麾下的军队从赵国撤退,撤到了魏国的河内郡。

    考虑到河东郡的公孙竖、魏青、窦兴等魏将皆与白起有仇,非但不会允许白起以及其麾下的军队从河东借道,甚至很有可能派河东魏军突袭白起,白起应该会选择借道韩国,从韩国返回秦国。

    对于这件事,唐直感慨地说道:“不该放走那白起的,在攻伐赵国时,我与白起有过合作,此人用兵确实不在你之下,此人回到秦国,无异于放虎归山……”

    蒙仲笑笑说道:“有什么办法?魏秦两国联手阻止齐国吞并宋国的余温尚在,魏王不好意思就此翻脸……当然,更主要的还是畏惧秦国对此展开报复,倘若秦王跟楚怀王似的,魏国可承受不起……”

    的确,楚怀王当年对秦国的进攻,叫天下人都明白了何谓倾国之兵,那次,就连秦国都差点被楚国打趴下,要不是魏章、嬴疾力挽狂澜,可能如今威胁中原的就不是秦国,而是楚国了。

    而白起作为秦国目前最器重的骁将,倘若魏国这次撕毁当前的停战协议,贸然攻击白起,那么势必会遭到秦国的疯狂报复在报复这件事上,秦国可不下于楚国。

    这不,后来报复秦国不成的楚怀王,就品尝到了被秦国报复的滋味。

    别看近两年魏国在抗击秦国这件事上有所起色,但也不想被秦国倾尽国力的报复纵使侥幸苟存又能如何呢?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被其他国家瓜分。

    没必要为了一个白起而使国家陷入那样的境地。

    秦国若前来进犯,就尽量拉上韩、赵、宋等几国一起抗击秦国;倘若秦国不来进犯,那就莫要招惹。

    这,或许就是魏王遫现如今对秦国的态度了。

    说白了还是底气不足。

    在邺城呆了七八日,蒙仲带着蒙虎与两百骑方城骑兵返回大梁,待等抵达大梁时,已经九月末。

    而就在这几日,在中原的东部,齐王田地在与群臣进行过许久的商讨后,终于接受了秦国国相穰侯魏冉提出的“秦齐互帝”提议,至此,齐王田地自称“东帝”,而尊秦国君主嬴稷为“西帝”,秦齐互帝之盟正式达成。

    这个消息,在短短几日间不胫而走,纷纷由各国的细作传递至本国。

    一时间,燕、赵、宋、魏等国人人自危。

    宋国立刻全境戒严,再次扩充军队,提防齐国借与秦国结盟的威势卷土重来,再次进攻他宋国。

    而继宋国之后,赵国亦立刻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说实话,在此之前,奉阳君李兑其实并不觉得齐国会跟秦国结盟,毕竟近几十年,齐国才是中原各国中对抗秦国的盟主,可没想到,这次居然还真被田文、蒙仲等人给料中了。

    次日,当赵王何召集群臣商议对策时,赵将韩徐针对当前局势说道:“秦齐两国结盟,我赵国对齐国就变得不再重要,为防止秦齐两国同时出兵吞并诸国,威胁我赵国,在下以为当联合魏、韩两国,缔结三晋之盟,以对抗来自秦齐的威胁。”

    赵王何闻言深以为然,对奉阳君李兑说道:“李相,此事就交予你,如何?”

    李兑面色凝重地应下。

    继赵国之后,魏国亦立刻得知了这个消息。

    对此,魏王遫既感到惊惧,又感到喜悦。

    惊惧的是,秦齐两国当真缔结了盟约,这意味着秦国将毫无后顾之忧地进攻他魏国,而喜悦的是,他觉得这或许是拉拢赵国,使三晋重新团结起来的一次机会。

    魏、赵、韩三晋若能团结起来,再加上宋国,魏王遫自认为这股力量绝不会弱于秦国与齐国。

    当然,事实也的确如此。

    于是乎,魏王遫一边立刻叫河东郡提高戒备,一边由国相田文出面,亲自前往赵国,朝见赵王何。

    十月初,魏王遫亲自入赵国朝见,与赵王何洽谈。

    半个月后,韩王咎亦入赵国朝见,与赵王何洽谈。

    魏、赵、韩三个国家,使者频繁走动,军队调动亦极为频繁,这个消息也自然避免不了被秦齐两国的奸细打探到,送回本国。

    姑且不说秦国对此有何反应,当魏赵韩三国的反应传到齐国时,齐国着实有些慌了。

    要知道,魏、赵、韩加起来就等同于一个晋国,再加上宋国,这岂非就是曾经晋国称霸中原时的核心实力么?

    倘若说其余各国都不希望秦齐两国结盟,那么,秦齐两国也不希望三晋重新抱团,更别说再加上一个宋国,因为这个四国联盟的力量,哪怕是秦齐两国都未必挡得住。

    怎么办?

    此后数日,齐王田地立刻召见群臣商议对策。

    而在此期间,苏秦意识到齐王已经慌了,便适时地出面劝说齐王。

    随后,便发生了一件事让中原各国、甚至让天下人都目瞪口呆的事:同年十二月,距离十月份秦齐互帝仅仅两个月不到,齐王田地自行废除帝号,并以此为借口,号召中原诸国共同讨伐秦国。

    不得不说,齐国这一手着实惊呆了世人,几乎没人能看懂齐国到底在想什么。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