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68章:约见【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368章:约见【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次日晌午前后,蒙仲按照约定前去城内的驿馆拜访乐毅。

    二人见面时,待听到乐毅那一句“郾城君”的称呼,蒙仲便有所意识,顺着乐毅努嘴的方向看了看隔壁的屋子——不出意外的话,隔壁多半就是齐将田触的下榻之处。

    见此,蒙仲心下暗暗哂笑。

    然而更让蒙仲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待他与乐毅坐下刚刚开始饮酒,得知消息的田触便跑了过来,厚着脸皮介入了蒙仲与乐毅的这次私下的聚会,那心虚的表现,让蒙仲更加确定齐国这次肯定是打着什么鬼主意。

    但遗憾的是,由于田触在场,蒙仲也不好直接了当地向乐毅询问一些问题,于是蒙仲索性就暂时放下了此事,单纯与乐毅喝酒闲聊,毕竟他与乐毅确实有好一阵子未曾碰面了。

    不得不说,蒙仲、乐毅、田触坐在一起喝酒,最开始的气氛着实有些诡异。

    毕竟蒙仲与田触可谈不上什么朋友,但田触如今却与乐毅私交颇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可能是见一开始屋内的气氛有些僵冷,乐毅率先抛出了一个话题,即他的夫人已身怀有孕。

    听到这话,别说蒙仲愣了愣,就连田触也是满脸惊讶,转头问乐毅道:“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乐毅微笑着解释道:“去年秋冬,我不是回燕国了么?就是那会儿的事。”

    田触与蒙仲恍然地点了点头,旋即拱手祝贺。

    “想好叫什么名了么?”蒙仲问道。

    乐毅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去年入冬时稍稍考虑过,若是男婴的话,就叫做……乐间吧。女婴的话,暂时还未考虑好。”

    间?

    蒙仲愣了愣,继而看了一眼正笑着祝贺乐毅的田触,心中有所醒悟。

    他不动声色地说道:“间者,中也,恐怕并非很适合作为长子的名……”

    而在旁,田触却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还不错,乐间、乐间……”说着,他对乐毅笑道:“待我那侄儿出世时,可别忘记了通知我,我定奉上厚礼。”

    乐毅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问蒙仲道:“郾城君呢?你我共事多年,你的儿子,也得唤在下一声叔父吧?”

    “理所应当,不过你怕是还得再等几年。”蒙仲笑着说道。

    在旁,田触亦调侃蒙仲道:“待乐毅的儿子出世,郾城君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

    “那是自然,回头我自当置备厚礼。”蒙仲连连点头。

    听到这话,田触笑着对乐毅说道:“可别推辞,郾城君如今手中有三块封邑,财大气粗……”

    “我当然不会推辞。”乐毅笑着说道。

    三人一边闲聊,一边吃酒,彼此间的气氛逐渐融洽。

    不得不说,酒确实是能够拉拢男人间彼此关系的好东西,几碗热汤下肚,就连蒙仲与田触二人,关系也明显亲近了许多。

    这不,在几碗热酒下肚后,田触喘着大气对蒙仲说道:“郾城君……蒙兄弟,还记得我初次败在兄弟手中那一回么,当时我心中对兄弟是不服的……”

    蒙仲想了想,才知道田触指的祝柯县之战,即他率领五百名信卫军夜袭田触数万齐军营寨的那一回。

    “……哪怕后来章子出使赵国,回国对我与田达提及兄弟时,我与田达心中依旧不服,但逼阳那次,我对兄弟是彻底服气了……”一手搭着蒙仲的肩膀,田触一手端着酒碗回忆道:“那次我军有整整八万之众,且章子也在,然而最终却攻不下兄弟把守的逼阳,明明当时兄弟麾下的宋军仅两三万……服气,兄弟我服气。”

    “田兄过誉了。”

    蒙仲谦逊地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在下也只是占了我义兄不知逼阳究竟的便宜,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当时田章兄不知是我,而我却知道对面是田章兄掌兵,无形之中占了莫大的便宜。”

    听到蒙仲这谦逊的解释,田触很满意地点点头,毕竟他对田章是极为尊敬的。

    而此时,蒙仲亦趁机询问田触道:“话说回来,不知现如今田章兄的状况如何?据我所知,田章兄身体不适,但碍于某些原因,我也不好去探望他……”

    “主要还是心疾。”

    田触打了个酒嗝,对蒙仲说道:“这些话,本不应该对外人透露,但蒙兄弟的话,说说应该也无妨……章子年纪大了,戎马一生身上自然会落下一些隐疾,这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章子与大王不合……”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蒙仲与乐毅二人,旋即压低声音说道:“我也不知两位是否听闻,我大齐如今的君主……怎么说呢,相比较威王、宣王,对内颇为严苛……”

    说着,他便开始讲述一些齐国的秘事,大多都是齐王田地的荒淫之事,以及其对待臣子的严苛。

    比如说,齐王田地下令没收公室贵族的封邑。

    说实话,王室下令没收公室、贵族的封邑,其实这在当代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说在魏国,魏国这些年来就没收了不少贵族的封邑,原因是这些贵族世家对国家没有贡献,于是魏国没收了这些人的封邑,赏赐给有功之士,这本身就是属于改革中的一环。

    但齐国不同,齐王田地没收公室、贵族的封邑,是因为齐王手中没钱了。

    提到这件事,田触便忍不住骂了出声:“那个该死的苏秦,仗着曾经有些名气,被大王奉为上宾,以孝为借口,教唆大王大兴土木,为死人……不,我是说为先王建造殿宇楼阁……章子几次当面质疑苏秦,却反遭大王斥责……”

    ……

    蒙仲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乐毅,却见后者面色自若。

    苏秦乃是燕国在齐国的内应,蒙仲很早就从乐毅口中得知了这一切,而今日从田触的口中得以证实,苏秦在齐国确实做得很不错,当然,指的是让齐国花费大多的金钱在无用的方面。

    “蒙兄弟,你知道大王为何要打宋国么?”田触转头看着蒙仲。

    蒙仲微微摇了摇头。

    见此,田触打个酒嗝,压低声音说道:“只因为国内的公室、贵族联合起来抵制王室……不瞒你说,眼下是章子还活着,国内的那些公族、贵族都不敢轻举妄动,要是有朝一日章子不在了,呵呵……”

    看着田触一脸嘲讽的样子,蒙仲心下亦有些惊讶。

    原本他不曾想过,但今日听田触这么一说,他这才知道其实齐国内部的问题也很大。

    而这个内部问题,主要就是一个字,钱。

    鉴于苏秦的教唆,齐王田地想要表现自己的孝道,在齐国大兴土木,为过世的齐宣王兴建不亚于王宫的殿宇楼阁作为阴殿,可造着造着,国库撑不住了,于是齐王田地就动起了没收一部分公族、贵族封邑的念头。

    这件事引起了国内公族、贵族的强烈反弹,前几年爆发的田甲劫王,就是因为这件事导致矛盾激化所爆发的内乱。

    虽然后来田甲伏诛,但王室与公族、贵族之间的矛盾,却并未消除,只不过后来在外征战的田章及时率军返回国内,才没有引起更大规模的内乱。

    当然,那些公族、贵族畏惧田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田章的安抚。

    在没收国内公族、贵族封邑这件事上,田章向来是持反对态度的,甚至于为此当面质疑过苏秦,怀疑苏秦欲借这件事挑起齐国内部的不合,但遗憾的是,齐王田地却不认为自己被苏秦哄骗,用苏秦那套孝道来反驳田章,这使得齐王田地与田章的关系也很僵。

    在逼阳之战后,齐国被迫与宋国停战,而作为这次齐军统帅的田章,难免也遭到了齐王田地的斥责。

    于是田章一怒之下就辞去了大司马的职位,回匡邑养病去了,也正是这件事之后,田触取代田章成为了齐国的上将。

    “那个该死的苏秦,他绝对是他国派来的奸细。”田触信誓旦旦地说道:“不止章子这样认为,事实上朝中的公卿大臣都这样认为,若不是大王护着那苏秦,那苏秦死上十回怕是都不止了……”

    “触子息怒。”蒙仲微笑着给田触斟了酒,继而出言安抚。

    不过在心底,他却暗暗佩服苏秦。

    苏秦是跟张仪一个时代的人物,但成就却不比张仪,最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助赵肃侯促成了诸国间的合纵伐秦联盟,苏秦也因此被赵肃侯奉为上宾,奉为武安君。

    但随后,那时尚未被张仪所取代的公孙衍,利用秦国与诸国的邦交破坏了苏秦的合纵伐秦之策,苏秦便从此淡出了世人的眼帘,此后中原便成为了张仪与公孙衍的时代,并最终以张仪的胜出而落幕——尽管张仪最后的下场也是惨淡。

    因此,在世人的眼中,苏秦的成就远不如张仪,至少蒙仲是这样认为的。

    但现如今在覆齐这件事上,苏秦作为燕国的奸细,却是做的极为出色,成功地将一个原本强大的齐国,硬生生弄得内部不合、千疮百孔。

    ……等等!

    忽然间,蒙仲心中一愣。

    方才,田触向蒙仲解释了齐王田地之所以征讨宋国的原因,也就是齐王田地手中缺钱给他亡父、也就是已故的齐宣王建造奢华的宫殿,想要没收国内公族、贵族的封邑却遭到了那些公族、贵族的强烈抵制,换而言之,齐国攻打宋国的原因,就是因为齐王田地看上了宋国的殷富。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这件事上,是否有苏秦的从旁教唆呢?

    苏秦是燕国的奸细,但已遭到了章子等齐国臣子的严重怀疑,因此按理来说他不太可能做的太过火,比如说当齐国国内的公族、贵族强烈抵制王室时,他再教唆齐王田地用更加强硬的手段没收那些人的封邑,这应该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做得太过火,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苏秦这是在破坏齐国稳定的根基,到时候哪怕苏秦再用所谓的孝道来掩饰,也未必能让齐国的臣子默认。

    在这种情况下,苏秦不是没有可能教唆齐王田地攻打宋国,借宋国来削弱齐国,毕竟苏秦是燕国的奸细,他多半不会在意宋国会因此受到怎样的遭遇。

    而倘若苏秦确实曾挑唆齐王田地攻打宋国,那么,受燕王之托负责覆齐之事的乐毅……他是否清楚这整件事呢?

    仔细想想,虽然乐毅曾经对蒙仲说过,关于覆亡齐国这件事,他燕国已经有了具体的策略,当初出于对乐毅的信任,蒙仲并没有询问具体的策略。

    但今日听了田触酒后的这番话,蒙仲忽然怀疑,苏秦、不,应该说是燕国的覆齐之策,很有可能牵扯到宋国。

    瞥了一眼乐毅,蒙仲忽然问田触道:“触子,照你所言,贵国讨伐宋国,其实是苏秦在背后挑唆?”

    ……

    乐毅闻言一愣,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蒙仲。

    好似想到了什么的他,微微有些色变。

    田触怎么可能知晓蒙仲这句问话背后的深意,闻言笑笑说道:“我倒是想承认此事,挑唆你宋国派个刺客杀掉苏秦,顺便也替我齐国铲除了这个祸害。……但这件事,我还真不清楚。”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旋即问乐毅道:“乐大司马,你觉得呢?”

    ……

    看着蒙仲脸上的笑容,乐毅不禁有些莫名的紧张。

    他知道,蒙仲显然是因为田触酒后的那番话,对苏秦产生了怀疑,继而,也对他,对燕国心生了怀疑。

    嘴唇微动,乐毅摇了摇头说道:“在下……不敢断言。”

    “……”

    蒙仲盯着乐毅看了片刻,意味不明地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笑着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在下便就此告辞了。”

    “咦?”

    田触闻言一愣,虽然他喝得半醉,也曾向蒙仲发了一通有关于齐王田地的牢骚,但肩负的重任他却并没有忘却,比如说盯紧蒙仲与乐毅,免得乐毅向蒙仲透露一些他齐国的重要情报。

    正因为心中还有些数,因此田触原以为蒙仲还会再停留一会儿,设法与乐毅单独相处,以便于套问情况,没想到,蒙仲却提出了辞别。

    说实话,这反而让田触感到有些遗憾。

    毕竟抛开彼此的立场不谈,他也很想结交蒙仲,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谁知道他日后会不会再栽到蒙仲手中?倘若二人关系好的话,到时候哪怕他落到蒙仲手中,也不至于会有性命之危。

    面对着田触的挽留,蒙仲笑着说道:“今日能与触子化敌为友,在下已经很满足了,来日方长,日后还有相聚的机会。”

    田触点点头,旋即感慨道:“诚如章子所言,蒙兄弟确实是值得一交……蒙兄弟,在齐宋两国的事上,在下实在说不上话,日后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蒙兄弟多多见谅。”

    “这个当然,食君之禄、谋君之事,各为其主嘛。”蒙仲笑着说道。

    “说得好。”田触连连点头,与乐毅一同将蒙仲送出了驿馆。

    看着蒙仲在街道上走远,走向远处小巷处的一辆马车,田触感慨地对乐毅说道:“这蒙仲,确实是值得一交,可惜……唉!唔?乐毅,你怎么了?看上去面色不大好。”

    “不胜酒力而已。”乐毅微微摇了摇头,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渐渐走远的蒙仲身上。

    他知道,蒙仲今日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从他口中打探齐国的意图,显然昨日在军议会上,田触与盖公陈戴的态度引起了蒙仲的怀疑。

    方才,他本以为今日有田触在旁,有些事他可以蒙混过关,无需透露给蒙仲,却没想到田触酒后那一番牢骚,从田章扯上了苏秦身上,使蒙仲对苏秦产生了怀疑。

    继而,也对他、对燕国产生了怀疑。

    在他看来,蒙仲的告辞离去,意味着蒙仲已经放弃从他口中打探齐国的意图,而这件事背后,又意味着什么呢?

    “先……回去吧。”乐毅忽然有些心意阑珊地问道。

    而此时,蒙仲已经走到了不远处那条小巷,在那条小巷里,停靠着他从段干氏府上借来的一辆马车,在旁还站着几名近卫。

    “郾君,顺利见到乐毅了么?”其中一名近卫问道。

    蒙仲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并不是很顺利,田触那家伙心虚地很,不肯让我与乐毅单独碰面,可见齐国确实有不轨的企图。”

    “那怎么办?”那近卫皱了皱眉说道:“改日趁田触不在的时候再来约见?”

    听到这话,蒙仲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驿馆,摇摇头说道:“不必了,能验证的事,我已经验证了,暂时还无法验证的事……想来暂时应该也无法验证了。”

    说着,他一跃上了马车,吩咐道:“走吧,回段干氏的府上。”

    “喏!”

    在返回段干氏府上的途中,蒙仲在马车内静坐不语。

    此时此刻的他,心中着实有些失望,至于失望的原因,无非就是他看出乐毅明显对他有所隐瞒。

    当然,他并不会因此责怪乐毅,毕竟正如他当初所言,乐毅作为燕国的大司马,理当将燕国的利益摆在第一位,这是作为臣子的素养。

    就算是他蒙仲,哪怕如今不是将魏国的利益摆在最优先,却也不敢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损害魏国的利益么?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稍稍感觉有些不适。

    不光是因为乐毅对他有所隐瞒,也包括他在今日之后,对乐毅的态度也得相应地做出调整。

    比如这次诸国联合讨伐秦国,他不光得警惕田触,对乐毅也得留一个心眼。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