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80章:夜袭(二)【二合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380章:夜袭(二)【二合一】
(88106 www.88106.com)    PS:今天有点事,只能少更点了。

    ————以下正文————

    居然……从我军背后来袭?

    站在自己的帐篷外,蒙仲皱着眉头沉思着。

    他营地内的驻军情况,晋鄙军驻扎西营,方城军驻扎中营,北营与南营分别由赵军以及韩军驻扎,不可否认,相比较其余几营,东营的守备确实相对薄弱些,毕竟这处营区背对着函谷关,纵使蒙仲也没想到秦军居然会袭击东营——毕竟从函谷关的方向出兵偷袭他道中魏营的东营,这需要绕过他整个魏营,这就意味着必然会被晋鄙、廉颇、韩足其中之一发现情况,更别说方城骑兵主要就活动在这一带,可以说函谷秦军偷袭他东营的几率非常小。

    没想到,秦军居然还真的袭击了东营。

    此时,有几名赵卒急匆匆地跑来禀报:“启禀郾城君,我营遭到秦军的偷袭,现下,廉司马正率领士卒们奋力抵挡。”

    “唔。”蒙仲点了点头,旋即不急不缓地朝着受袭的东营区与东北营区而去。

    待等他快步来到东营时,魏将於应已经稳定了营内的局势,带领着士卒们正在扑灭营地内的火势。

    不过营地外的荒野上,仍有持续不断的厮杀声传到这边。

    “於应。”蒙仲远远喊了一声。

    听到声音,於应放下手头的事物,立刻快步走到蒙仲面前,抱拳应道:“郾城君。”

    蒙仲点了点头,问道:“现在什么状况?”

    於应立刻禀报道:“眼下,廉司马与乐司马正率领士卒出城追击那股秦军……东营遭受袭击的当时,是廉司马率先反应过来,带领赵军支援东营,随后在下亦与乐司马率军来援,合众人之力,将秦军击退……”

    从於应口中得知廉颇最先察觉到营地受袭,蒙仲暗暗点头,心中暗暗称赞于廉颇的机警。

    想了想,他问道:“有秦军落下的尸体么?”

    “……”於应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蒙仲,旋即侧身指向不远处。

    顺着於应手指所指的方向,蒙仲看到不远处躺着不少尸体,既有他联军士卒的尸体,亦有秦军的尸体。

    他走上前辨认了一番,确定大概率确实是秦军士卒的尸体。

    “……”

    低头检查了几具秦军的尸体后,蒙仲站起身来,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今夜来袭的,居然真的是秦军?

    别看方才在听到营内的嘈杂声久久不绝时,蒙仲脑海中第一时间便跳出了“秦军袭营”这个念头,但当他发现今夜偷袭他们的敌军并非来自于函谷关方向而是来自于后方时,其实他也想过是否是齐燕两军反水——虽说这个可能性较小,但蒙仲方才确实考虑过这一点。

    不过眼下在检查过敌军落下的尸体后,他基本上就可以确认了,今夜来袭的敌军,确实是秦军。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这支秦军并非是从函谷关的方向来袭,那么试问,这支秦军从哪冒出来的?

    伏军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段时间方城骑兵四处搜索巡逻,倘若果真有一支秦军埋伏在他联军腹中,哪有可能不被发现?

    排除掉这个可能性后,答案也就逐渐浮出了水面:这一带,有一条隐秘的小道可以连通函谷关,极有可能是可以通往函谷关的背后。

    问题是……要不要这么巧?

    他今日下午还在考虑如何突破函谷道,或者说寻找偏僻的小路绕到函谷关背后,夜里秦军就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与其说是夜袭他魏营,不如说是在变相地告诉他:你看,可通往函谷关背后的小路在这儿哩。

    ……看来是着急了。

    瞥了一眼函谷关的方向,蒙仲脸上闪过几许似笑非笑的神色。

    旋即,他正色吩咐道:“立刻联络骑兵,叫蒙虎、华虎负责追击那股秦军,打探清楚对方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喏!”左右近卫当中当即便有人抱拳而去。

    片刻之后,可能是得知蒙仲来到了东营,韩将韩足立刻来到了这边,与蒙仲相见。

    在见到蒙仲时,韩足的神色略显尴尬,大概是因为他未能在营地受袭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吧,不过蒙仲倒没有怪罪他,毕竟东营本来就不是韩足的守备范围,今晚东营遭遇袭击,确实跟韩足没有什么关系——确切地说,跟营内任何一名将领都没有关系,而是蒙仲自身的一个小疏忽,好在这个小疏忽并未造成太大的损失。

    “郾城君。”

    在见礼之后,韩足满脸困惑地问道:“据在下所知,袭击我营的秦军竟是从我营的背后来袭?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蒙仲淡淡笑道:“说明我营的背后,有一条可通往函谷关一带的隐秘小路呗?”

    见在己方遭遇夜袭的情况下,眼前这位郾城君非但不恼怒,反而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韩足感觉其中肯定有什么深意。

    他好奇问道:“既是如此,郾城君为何发笑?”

    蒙仲微微一笑,说道:“待乐进、廉颇二人回营后,再细说此事不迟……”

    正说着,他身背后逐渐响起一阵甲胄抖动的声音,蒙仲转头一看,便看到晋鄙带着数百名河东军士卒急匆匆地奔向这边。

    只见晋鄙快步奔向这边,在看了一眼营内的局势后,立刻于蒙仲面前单膝叩地,抱拳请罪道:“晋鄙支援来迟,请郾城君责罚。”

    蒙仲当即伸手左手,将晋鄙拉了起来。

    他当然不会怪罪晋鄙,哪怕晋鄙不解释他也可以猜到几分:肯定是因为晋鄙在今日白昼里与秦军厮杀,体力消耗巨大,因此早早便睡下了,以至于成为最后一个来到东营的大将。

    这有什么好责罚的?

    要责罚,蒙仲也不会责罚营内的诸将,而是要责罚蒙虎、华虎二人率领的方城骑兵——明明有四千方城骑兵在周遭一带活动,居然还让他的大营被秦军偷袭,试问蒙虎、华虎二人是否要承担主要责任?

    见蒙仲非但没有责罚自己,反而好言安抚,晋鄙心中去了几分忐忑,取而代之的则是对今夜这场袭击的狐疑:“今晚袭击我军营寨的,当真是秦军么?来东营这之前,我质问了我麾下负责巡逻值夜的将士,可他们却说,他们整宿都在巡逻,从未见到有任何秦军潜行……”

    “你没责罚他们吧?”蒙仲轻笑着说道:“跟你麾下巡逻的将士无关,这支秦军,是从我军背后冒出来的……”

    “背后?”晋鄙愣了愣,旋即迅速反应过来:“函谷关的秦军,有办法可以绕到我军的背后?”

    蒙仲正要解释,忽见许多赵军与方城军士卒从营外三三两两地返回,再仔细一听,此刻营外的喊杀声亦早已远离、平息,大概是乐进、廉颇二人以及将那支秦军击退。

    见此,他对晋鄙与韩足说道:“待乐进与廉颇回营,到时候再细说此事。”

    大概等了一刻时之后,出击的赵军与方城军士卒,陆陆续续从营地外返回,其中亦包括廉颇与乐进二人。

    当蒙仲等人看到廉颇与乐进二人时,二人好似神色凝重地交谈着什么,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蒙仲等人正在营门附近等着他们归来,直到廉颇、乐进二人身边的士卒出言提醒,他二人这才看到蒙仲等人,快步走了过来。

    “阿进,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二人可接到了我的传令?”蒙仲挥挥手示意乐进与廉颇不必行礼,直接了当地问道。

    “收到了。”乐进点点头说道:“收到你的命令后,我与廉司马一路追击那支秦军,直到半途有骑兵接手,我二人向他们说明情况后,这才返回营内。”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看到了蔡成,应该不至于追丢。”

    蔡成,即华虎的副将,看上去似乎漫不经心,但实则却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将领,蒙仲倒也用不着担心。

    也是,一队骑兵追丢一群步卒,得多丢脸的骑兵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众人正聊着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呼唤:“郾城君?那边是郾城君么?”

    蒙仲等人转头一看,便看到魏将窦兴正带着一队魏卒快步走向这边。

    只见窦兴快步走到蒙仲等人身边后,颇感困惑地问道:“大营遭到秦军偷袭?什么情况?”

    显然,驻军于道中魏营西北侧那处魏营的窦兴,发现道中魏营遭到了袭击,是故连忙带着人前来支援。

    听闻此言,蒙仲微笑着说道:“只是对面的秦军耍了一个小诡计而已,劳烦窦司马辛苦跑一趟。”

    窦兴摆摆手说道:“郾城君这是说的哪里话?不过郾城君所说的这个小诡计,在下不是很明白……”

    见此,蒙仲点点头招呼众将道:“到我帐内再细说罢。”

    片刻后,众将集聚于蒙仲的帐内,除魏青、蒙虎、华虎三人并未到场外,其余蒙仲麾下的大将已全部到齐。

    见此,蒙仲也不藏着掖着,正色说道:“今晚秦军对我营的夜袭,乃是白起的一个诡计,是否能得逞,其实白起并无所谓,因为他真正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袭击我营,而是为了透露给我方一个讯息,那就是我营背后,有一条隐秘的小路可通往函谷关一带……我个人猜测,这条小路应该能通往函谷关的背后。”

    这一番话,听得帐内众将目瞪口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郾城君,是……是在下听错了么?”韩足瞠目结舌地说道:“白起?他主动泄露那条隐秘的小道给我方?”

    要知道今日下午的时候,蒙仲就曾对他与廉颇、晋鄙三人解释过,当时蒙仲便说他已有了击破函谷关的把握,难题在于如何想办法突破函谷道——函谷道正是蒙仲当时没能解决的难题。

    在这种情况下,白起忽然于夜里发动了诡异的夜袭,主动将一条可通往函谷关、甚至函谷道背后的隐秘小路泄露给他联军,你们这两位也太有默契了吧?

    你确定你口中的白起,不是安插在秦国的奸细么?

    仿佛是看穿了在场诸将的心思,蒙仲笑着说道:“白起主动将此事泄密给我方,他当然是不安好心,总不能他作为秦国的将领,背地里却暗中助我方一臂之力吧?”说到这里,他思忖了一番,旋即继续解释道:“据我的推断,白起之所以表现地如此……唔,急切,其中原因大概是因为他着急了。”

    “是因为我军的楼车与投石车么?”廉颇敏锐地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

    “不错。”蒙仲赞许地看着廉颇点点头,旋即解释道:“在我看来,白起大概也已经猜到了,猜到我已有把握攻陷函谷关,唯一的难题就是函谷道,因此他迫切想要扭转这个局势……”

    “他不希望我军继续攻打函谷关?”晋鄙皱眉问道:“在下不明白,倘若他主动泄露的那条小路,果真能直通函谷道的背后,那他主动透露给我方,跟他失守函谷道有什么区别?”

    听闻此言,蒙仲思忖了片刻,旋即点点头说道:“关于这一点,我暂时也未曾想明白,不过我大致可以得出判断,今夜的夜袭,绝对是他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主动暴露那条偏僻小路的存在,否则,他有什么理由这样做?一条可以偷袭我军背后的隐秘小路,他留到最后不好么?为何要为了一次未必能成功、且成功也未必能对我军造成重创的夜袭,而提前暴露了那条隐秘小路?”

    说到这里,蒙仲沉吟了片刻,旋即沉声说道:“凭我对白起的了解,他大概是希望我军将注意力投向那条小路,想办法从那条小路进攻他秦国,从而变相地减轻函谷关在正面的压力……”

    听着蒙仲的分析,除廉颇、乐进、晋鄙等人还能跟着上蒙仲的思绪,其余像韩足、窦兴等人,从头到尾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仅仅只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蒙仲就已经摸清楚了函谷关的大致守备实力?且对攻陷这座函谷关信心十足?

    而对面的白起,亦猜到蒙仲已有把握攻陷函谷关,只是在头疼函谷道的问题,因此白起有些着急了,主动暴露了一条小路,希望将他蒙仲的注意力吸引到那条小路上?减轻函谷关在正面的压力?

    而蒙仲,亦猜到了白起的意图?

    这两人……到底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又如何能如此清楚地知道对方究竟掌握了那些情报?

    除乐进以外,帐内诸将看了一眼正在分析局势的蒙仲,继而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彼此。

    他们此刻俨然有种古怪的感觉,曾几何时自认为作战经验丰富的他们,他们忽然连眼前的战况都看不懂了。

    他们忍不住感慨。

    秦国白起……

    魏国蒙仲……

    这两位宿将对彼此的谋算,着实是叫人连看都看不懂。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