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2章:丧礼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战国大司马正文卷 第32章:丧礼
(88106 www.88106.com)    当日,蒙仲在蒙虎的帮助下,将兄长蒙伯的尸体背回家中,背到了兄弟俩平日里居住的院子东侧的屋内。

    “阿虎,帮我把院门拆下来。”

    “好嘞。”

    二人将蒙仲家的院门拆下了一扇,一起搬到东侧的屋内,让蒙伯的尸身躺在上面,准备将这间屋子布置成灵堂。

    此后,二人便开始且洗涤尸身。

    期间,也不知为了避嫌还是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悲伤,母亲葛氏一个人躲在屋内哭泣,直到蒙仲与蒙虎二人忙碌完,葛氏这才托着一件崭新的衣服从屋内走出来,语气仍着哽咽对蒙仲说道:“仲儿,为你兄换上这件衣袍吧,这是为娘新缝制的,本打算在你兄成婚时……”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平躺在门板上的大儿子,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抱着怀中的新衣,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口中喃喃呼喊着「伯儿、伯儿,为娘苦命的孩儿」之类的话。

    见此,蒙仲、蒙虎二人赶忙上前安慰。

    不知过了多久,葛氏这才逐渐压下心中的悲伤,与蒙仲、蒙虎二人一同布置灵堂,忙碌了约一个时辰,这才使灵堂变得像模像样了。

    没过多久,族内的长老蒙荐便来探望,同时还让四名族内的家奴扛了一副灵柩(即棺木)过来。

    “葛氏,请节哀顺变。”

    在安慰葛氏的时候,长老蒙荐从袖内取出一个小布袋,双手递给葛氏。

    这是「赙金」,即俗礼中前来悼念的客人资助丧主办理丧事的一种钱礼。

    “多谢长老。”葛氏勉强挤出几丝笑容。

    蒙荐欲言又止地点点头,旋即借故将蒙仲唤到屋外,一脸黯然地对后者说道:“事情经过,老夫亦有所了解了,仲儿,老夫……”

    仿佛是猜到了蒙荐的心思,蒙仲连忙说道:“长老,我从阿兄生前给我的家书中得知,蒙擎叔、蒙挚叔、蒙献叔前前后后都对他照顾有加,这也不是蒙献叔的过失。”

    这确实是蒙仲发自肺腑的心声,平心而论,他兄长蒙伯只不过是初次登上战场的新丁,虽然也杀死了一些滕国的士卒,但是凭这些功劳就被提拔为统率一乘之兵的「车吏」,这其中显然少不了蒙挚、蒙献等人的暗助——蒙虎的父亲蒙擎作为家司马,在这方面不好徇私,免得其他族人抱怨,但蒙挚、蒙献等人却没有这个顾虑。

    想来正是因为心中感激,蒙仲的兄长蒙伯才会在危难关头,主动迎上滕国的君主滕虎,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其他族人争取救回蒙挚的时间。

    见蒙荐仍旧满脸愧疚,蒙仲岔开话题问道:“我方才并未瞧见蒙挚叔、蒙献叔他们,他们此次没有返回么?”

    蒙荐点点头说道:“蒙擎托蒙挚带了一封信给宗主,言滕虎袭击我军后,宋王大怒,发誓要攻下滕城,屠尽滕氏一族,现如今,你蒙擎叔、蒙献叔他们,仍在滕国协助王师攻打滕虎,唯独你蒙挚叔因为被滕虎击成重伤,回乡邑养伤。”

    蒙仲闻言叹了口气道:“也就是说,这场仗还在继续……”

    说话时,他转头看向东边,因为在那个方向,断断续续传来族内其他家女人的哭声。

    “是啊。”

    听着那断断续续的哭声,蒙荐亦长长叹了口气。

    二人正说着,忽然院子又来了人,蒙仲转头一瞧,这才发现是蒙虎的祖父蒙羑带着他的次子蒙挚,后者被一名年纪比蒙仲、蒙虎小几岁的少年扶着,正是蒙挚的儿子,蒙孚。

    “祖父,小叔。”

    蒙虎赶忙上前行礼。

    蒙羑朝着孙儿点了点头,又跟蒙荐点点头打了招呼,旋即拄着改造走到蒙仲面前,满脸羞愧而感激地说道:“阿仲,老夫……”

    他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蒙仲。

    毕竟他的次子蒙挚此番全靠着蒙伯豁出性命才逃过一劫,但蒙伯却因此而死,倘若是换做其他族人,蒙羑还不至于如此难受愧疚,问题是蒙仲从小跟他的孙儿蒙虎为伴,关系极好,因此这一来二去的,蒙羑其实亦将蒙仲视为孙儿一般。

    在这层关系下,蒙羑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蒙仲。

    好在这时候蒙荐及时圆场道:“好了,先进灵堂拜祭阿伯吧。”

    “对对。”

    蒙羑连连点头,带着次子蒙挚,与蒙虎、蒙孚两个孙子一同走入灵堂。

    到了屋内,蒙挚双膝叩地,跪在蒙伯的遗体前行磕头大礼,见此,葛氏大吃一惊,毕竟似这等大礼,唯有子女叩拜父母长辈,纵使对君主亦无需如此。

    于是她连忙站起身来劝阻道:“蒙挚,你何必……”

    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蒙羑抬手打断了,只见这位老者用充满愧疚而感激的目光看着蒙伯的遗体,不容反驳地说道:“我儿虽比阿伯高一辈,但此番全凭阿伯,我儿才能侥幸活命,因此这是应当的!”

    在旁,蒙荐亦点点头,劝葛氏道:“蒙挚叩拜的,是他的救命恩人,葛氏你无需在意。”

    在蒙羑、蒙荐两位老者的见证下,蒙挚对已故的蒙伯重重磕了几个头,由于动作幅度多大,以至于当蒙仲与蒙虎后来扶起这位族叔(叔父)时,蒙仲看到蒙挚此刻身上新换的衣袍,竟亦渗出了鲜血,显然是方才的动作撕裂了伤口所致。

    但蒙挚却对此一声不吭,在被蒙仲与蒙虎扶起来后,郑重地对葛氏与蒙仲说道:“葛氏,阿仲,你们放心,我,还有我兄长,绝不会让阿伯白白死去,只要我兄弟二人仍活着,日后定当杀死滕虎,以慰阿伯在天之灵!”

    见蒙挚满脸严肃,葛氏与蒙仲对视一眼,均不知该说什么,遂只好点了点头。

    随后,由于蒙挚伤势太重,就先由其子蒙孚扶着回家歇养了,而蒙羑与蒙荐两位长老,则在屋内铺了一张草席坐了下来。

    用长老蒙羑的话说,此番蒙伯因为他儿子蒙挚而死,虽人死不能复生,但他最起码得帮忙为蒙伯料理后事,主持这场葬礼,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大概一个时辰后,蒙氏一族的宗主蒙箪带着少宗主蒙鹜以及蒙达、蒙响等嫡宗子弟,亦前来拜祭蒙伯,送上赙金,蒙羑这位长老代葛氏出面接待。

    不过蒙箪等人并未久留,因为据蒙仲事后所知,这次由马车运载回来的族人尸体,有约五十具左右,而这就意味着族内有约五十户人家要举办葬礼,蒙箪与蒙鹜父子作为蒙氏一族的宗主与少宗主,理当逐一前往慰问,拜祭每一名为了家族而牺牲的族人。

    当晚,蒙仲本来打算跟蒙虎一同守着灵堂,而让母亲葛氏回屋歇息片刻,也让蒙羑、蒙荐两位长老也能回去歇息,没想到蒙羑执意要留在这里。

    最后没办法,蒙仲遂与蒙羑、蒙虎祖孙二人守了一夜。

    不得不说,蒙羑的执意留下,让蒙荐颇为尴尬,但没有办法,毕竟蒙荐担任着族内的宗祝,他需要安排族内所有战死族人的葬办之事。

    次日,几乎族内每家每户都有派家人前来慰问,赠予赙金,哪怕其中几户人家其实也失去了亲人。

    下午的时候,葛氏拜托蒙羑、蒙虎二人代为守着灵堂,而她则带着蒙仲去慰问别家。

    待等来到一户族人家的院前时,正好有两位族内的叔婶从院内走出来,女人叹着气对他男人说道:“本来就没了父亲,如今因兄长一死,母亲亦跟着离世,只剩下她一人,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正说着,她瞧见了迎面走来的葛氏,连忙与葛氏打招呼。

    葛氏亦听到了这个女人的话,好奇问道:“阿姐,您方才说的是……”

    “就是这家。”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身背后的屋子,对葛氏说道:“这家的男人,早前就在与魏国打仗时死了,只留下家中女人萧氏独自抚养兄妹两人,如今好不容易将儿子抚养成人,结果儿子却在滕国战死了,真是苦命啊……”

    “喂!”男人压低声音呵斥了一句,旋即连忙对葛氏说道:“我家的这个不会说话,葛氏你千万别在意啊。”

    那女人愣了愣,旋即忽然醒悟过来:葛氏的丈夫蒙瞿,亦是在与魏国打仗的战场上死去的。

    葛氏勉强地笑了笑,见此,那男人赶紧拉着自己口无遮拦的妻子离开了。

    在那对族中夫妇离开后,葛氏便领着蒙仲走入院内,连喊了几声却不见家主人出来,遂好奇地走向正屋,她这才看到,正屋即是灵堂所在。

    “这家的人呢?”

    葛氏嘀咕着走入灵堂,四下打量了几眼,这才发现灵堂内架着两块木板,而这两块木板上,躺着两具毫无生机的尸体,其中一具是跟蒙仲的兄长蒙伯一样身穿皮甲的年轻男子,而另外一具,则是一名年纪看似与葛氏相仿的女子,大概就是方才那对夫妇口中所说的“母子”。

    由于瞧见这家的人,葛氏便与蒙仲拜祭了那两具尸体,然后将带来的赙金放在尸体前的一只瓦盆中——除了他们家的赙金外,瓦盆内此时已经放了好几袋的赙金。

    “唉。”

    葛氏叹了口气,摇摇头正要离开,忽然听到屋内响起一个极轻的声音:“谢、谢谢您。”

    “诶?”

    葛氏吓了一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才看到在屋内的角落,有一名年纪比蒙仲少几岁的女孩,正手抱双膝,缩在角落怯生生地看着她。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葛氏走上前去,蹲下身看着女孩,看着后者通红的双目,以及脸上那已干的泪痕。

    “嬿……蒙嬿……”

    女孩诺诺着低声说道。

    葛氏心疼地将其搂在怀中,轻声叮嘱道:“虽然是很艰难,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地活下去,不要让已过世的人为我们牵挂,你说对么?”

    女孩点点头,旋即泪如泉涌,而葛氏亦联想到了自己过世的长子蒙伯,亦搂着这名叫做蒙嬿的族女低声哭泣起来。

    看到这一幕,蒙仲默默地走出了灵堂,抬头看着天空。

    他心中万分感慨,曾经的蒙氏一族,和睦而团结,族内多以欢笑声,然而宋王偃兴兵伐滕的这场战争,却让整个蒙氏一族痛失亲人,沉浸于悲伤。

    那位高高在上的王,是否会意识到他的一道命令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战国大司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大司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大司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