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第十五五行一下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宋史 志第十五五行一下
(88106 www.88106.com)    ○水下



    建隆三年春,延、宁二州雪盈尺,沟洫复冰,草木不华。丹州雪二尺。



    太平兴国七年三月,宣州霜雪害桑稼。



    雍熙二年冬,南康军大雨雪,江水冰,胜重载。



    端拱元年闰五月,郓州风雪伤麦。



    淳化三年九月,京兆府大雪害苗稼。四年二月,商州大雪,民多冻死。



    咸平四年三月丁丑,京师及近畿诸州雪,损桑。



    天禧元年十一月,京师大雪,苦寒,人多冻死,路有僵尸,遣中使埋之四郊。二年正月,永州大雪,六昼夜方止,江、溪鱼皆冻死。



    庆历三年十二月丁巳,大雨雪。



    皇祐四年十二月己丑,雪。初,帝以愆亢,责躬减膳,每见辅臣,忧形于色。庞籍等因言:「臣等不能燮理阴阳,而上烦陛下责躬引咎,愿守散秩以避贤路。」帝曰:「是朕诚不能感天而惠不能及民,非卿等之过也。」是夕,乃得雪。



    至和元年正月,京师大雪,贫弱之民冻死者甚众。



    嘉祐元年正月甲寅朔,御大庆殿受朝。前一夕,殿庭设仗卫既具,而大雨雪折宫架。是日,帝因感风眩,促礼行而罢。壬午,大雨雪,泥途尽冰。都民寒饿,死者甚众。



    元祐二年冬,京师大雪连月,至春不止。久阴恒寒,罢上元节游幸,降德音诸道。八年十一月,京师大雪,多流民。



    元符二年正月甲辰朔,御大庆殿受朝贺,以雪罢。



    政和三年十一月,大雨雪,连十余日不止,平地八尺余。冰滑,人马不能行,诏百官乘轿入朝。飞鸟多死。七年十二月,大雪。诏收养内外乞丐老幼。



    靖康元年闰十一月,大雪,盈三尺不止。天地晦冥,或雪未下时,阴云中有雪丝长数寸堕地。二年正月丁酉,大雪,天寒甚,地冰如镜,行者不能定立。是月乙卯,车驾在青城,大雪数尺,人多冻死。



    建炎三年六月,寒。



    绍兴元年二月寒食日,雪。五年二月乙巳,雨雪。六年二月癸卯,雪。十三年三月癸丑,雨雪。十七年二月丙申,雪。十八年二月癸卯,雪。二十八年三月丙寅,雨雪。二十九年二月戊戌,大雪。三十一年正月戊子,大雨雪,至于己亥,禁旅垒舍有压者,寒甚。



    乾道元年二月,大雪。三月,暴寒,损苗稼。二年春,大雨,寒,至于三月,损蚕麦。二月丙申,雪。四年二月癸丑,大雪。五年二月戊子,雪。六年五月,大风雨,寒,伤稼。七年二月丙辰,雨雪。



    淳熙十二年,淮水冰,断流。是冬,大雪。自十二月至明年正月,或雪,或霰,或雹,或雨水,冰冱尺余,连日不解。台州雪深丈余,冻死者甚众。十六年四月戊子,天水县大雨雪,伤麦。



    绍熙元年三月,留寒至立夏不退。十二月,建宁府大雪深数尺。查源洞寇张海起,民避入山者多冻死。二年正月,行都大雪积冱,河冰厚尺余,寒甚。是春,雷雪相继,冻雨弥月。四年二月己未,雪。



    庆元五年二月庚午,雪。六年二月乙酉,雪。五月,亡暑,气凛如秋。



    开禧三年二月戊申,雪。



    嘉定元年二月甲寅,雪。四年二月丙子,雪。六年二月丁亥,雪。六月,亡暑,夜寒。九年二月乙酉、丙申,雪。十年二月庚申、壬戌,雪。十七年三月癸丑,雪。



    宝庆元年四月辛卯,雪。



    绍定四年二月己巳,雨雪。六年三月壬子,雨雪。



    端平元年二月癸酉,雨雪。二年三月乙未,雨雪。



    嘉熙二年二月乙未,雨雪。



    淳祐六年二月壬申,雨雪。



    宝祐元年二月壬子,雨雪。二年三月戊子,雨雪。六年二月,雨雪。



    开庆元年二月庚辰,雨雪。



    景定五年二月辛亥,雨雪。



    建隆三年春,厌次县陨霜杀桑,民不蚕。



    淳化三年三月,商州霜,花皆死。



    景德四年七月,渭州瓦亭砦早霜伤稼。



    大中祥符九年十二月,大名、澶、相州并霜,害稼。



    至和二年,河东自春陨霜杀桑。



    绍兴七年二月庚申,霜杀桑稼。



    淳熙十六年七月,阶、成、凤、西和州霜,杀稼几尽。



    绍熙三年九月丁未,和州陨霜连三日,杀稼。是月,淮西郡国稼皆伤。



    嘉熙元年三月,霜。



    建隆元年十月,临清县雨雹伤稼。二年七月,义川、云岩二县大雨雹。四年七月,海州风雹。



    乾德二年四月,阳武县雨雹。宋州宁陵县风雨雹伤民田。六月,潞州风雹。七月,同州郃阳县雨雹害稼。八月,肤施县风雹霜害民田。三年四月,尉氏、扶沟二县风雹,害民田,桑枣十损七八。



    开宝二年,风雹害夏苗。



    太平兴国二年六月,景城县雨雹。七月,永定县大风雹害稼。五年四月,冠氏、安丰二县风雹。七年五月,芜湖县雨雹伤稼。八年五月,相州风雹害民田。



    端拱元年三月,霸州大雨雹,杀麦苗。闰五月,润州雨雹伤麦。



    淳化元年六月,许州大风雹,坏军营、民舍千一百五十六区。鱼台县风雹害稼。



    至道二年十一月,代州风雹伤田稼。



    咸平元年九月,定州北平等县风雹伤稼。三年四月丁巳,京师雨雹,飞禽有陨者。六年四月甲申,京师暴雨雹,如弹丸。



    大中祥符三年丙申,京师雨雹。五年八月丙辰,京师雨雹。



    天禧元年九月,镇戎军彭城砦风雹,害民田八百余亩。



    天圣元年五月丙辰,大雨雹。二年七月壬午,大雨雹。六年,京师雨雹。



    嘉祐四年四月丙戌,震雷雨雹。



    熙宁元年秋,鄜州雨雹。三年七月、七年四月五月,京师雨雹。八年夏,鄜州、泾州雨雹。九年二月,京师雨雹。十年夏,鄜州雨雹。秦州大雨雹。



    绍圣二年十月辛未,西南方有雷声,次大雨雹。四年闰二月癸卯,京师雨雹,自辰至申。



    建中靖国元年二月丙申,京师雨雹。五月辛酉,京师大雨雹。



    崇宁三年十月辛丑,京师雨雹。



    大观元年十月己巳、三年五月戊申,京师大雨雹。



    政和七年六月,京师大雨雹,皆如拳,或如一升器,几两时而止。



    宣和四年二月癸卯,京师雨雹。四年三月朔,雨雹。



    靖康元年十二月己卯、庚辰,京师雨雹。



    建炎三年八月甲戌,大雨雹。



    绍兴元年二月壬辰,高宗在越州,雨雹震雷。二年二月丙子,临安府大雨雹。三年正月,雨雹震雷。四年三月己未,大雨雹伤稼。五年闰月乙巳朔,雨雹而雪。十月丁未夜,秀州华亭县大风电,雨雹,大如荔枝实,坏舟覆屋。十二月戊辰,雨雹。七年二月癸丑,雨雹。先一夕雷,后一日雪,癸丑又雹。八年六月丙辰,大雨雹。九年二月甲戌,雨雹伤麦。十二月辛未,雨雹。十年二月辛亥,大雨雹。十二月庚辰,雨雹。十一年正月辛酉,雨雹。十三年二月甲子,雨雹伤麦。五月戊午夜,雹。七月庚午、壬申,雹害稼。十一月己未,雨雹。十七年正月庚辰,雨雹;五月丙寅,又雹。二十一年三月己卯,雹伤禾麦。二十八年四月辛亥,雨雹。二十九年二月戊戌,雹损麦。



    隆兴元年三月丙申夜,雨雹。二年二月丁丑,雹与霰俱。四月庚午,雹。六月,雨雹。七月丁未,雨雹。十月辛卯,雨雹。十二月己亥,雨雪而雹。闰月,雨雹。



    乾道元年二月庚寅夜,雹。二年十月辛卯,雨雹。三年二月壬午,雪;癸未,雹。四年正月癸未夜,雹,有霰。二月丁酉、癸丑,雨雹;乙卯,雹而雪。五年二月丙午,雹损麦;六年二月壬午,亦如之。八年七月壬辰,雨雹。



    淳熙三年四月丁亥,雨雹。癸巳,天台、临海二县大风雹,伤麦。四年正月,建康府雨雹。五月丙寅,雨雹。五年,建康府雨雹者再。六年正月丁丑,雹伤麦。三月壬申夜,大雨雹。八年十二月甲寅,雨雹。十二年二月辛酉夜,雨雹。十三年闰月丙午,雨雹。十五年二月丁亥,雨雪而雹。六月丁卯,雨雹。十六年二月己卯,雹而雨。



    绍熙元年二月丙申,雪;丁酉,雹。二年正月戊寅,大雨雹,震雷电以雨,至二月庚辰,大雪连数日。是月庚寅朔,建宁府大风雨雹,仆屋杀人。三月癸酉,大风雨雹,大如桃李实,平地盈尺,坏庐舍五千余家,禾麻、蔬果皆损;瑞安县亦如之,坏屋杀人尤甚。秋,祐川县大风雹,坏粟麦。



    庆元三年二月戊辰,雪;己巳,雹。四月乙丑,雨雹,大如杯,破瓦,杀燕爵。



    嘉泰元年三月丙寅,雨雹三日。五月丁丑,雨雹。七月癸亥,大雨而雹。二年四月庚寅,雨雹伤稼。六月庚子,大风雹而寒。四年正月壬辰,雪而雹。



    开禧二年正月己酉,雹而雷。



    嘉定元年闰月壬申,雨雹害稼。二年三月乙未,雨雹。六年夏,江、浙郡县多雨雹害稼。十五年九月癸丑,大震雨雹。十六年秋,雨雹。



    绍定元年五月丁酉,雨雹。五年九月壬寅,雨雹。六年三月丙辰,大雨雹。



    端平二年五月乙未,雹。三年六月庚戌,雨雹。



    嘉熙元年二月壬辰,雨雹。



    淳祐二年四月壬申,雨雹。八年二月壬辰,雨雹。三月乙丑,雨雹。九年正月,雨雹。



    宝祐三年五月,嘉定府大雨雹。



    开庆元年五月辛亥,雨雹。



    景定元年二月庚申,雨雹。



    建隆四年四月癸巳,宿州昼日无雨,雷霆暴作,军校傅韬震死。是夜夜半,雷起于京师。开封县署役夫刘延嗣、万进震死,顷之复苏,有烟焰自牖入室,因骇仆,遍体焦灼。



    乾德二年正月辛巳,雷起京师西南,东行有电。五月戊寅,大名府大雨,雷震焚藁聚。四年七月,海州雷震长吏厅,伤刺史梁彦超。



    开宝七年六月,易州雷,震死耀武军士八人。八年八月,邛州延贵镇震死民费贵及其子四人。



    太平兴国二年七月,景城县震死牛商冯异。



    端拱二年八月,兴化军民刘政震死,有文在胸曰「大不孝」。



    淳化三年七月,泗州大风雨,震僧伽塔柱。



    至道元年三月甲戌,雷未发声,召司天监寺赵昭问之,答云:「按占书,雷不发声,宽政之应也。」七月,泗州大风雨,雷震僧伽塔及坏钟楼。



    咸平元年正月戊寅,京师西北有雷电。十一月,瀛州、顺安军并东北有雷。三年冬,黄州西北雷震,似盛夏时。十二月,真定府东南雷。四年十月乙巳,京师西南雷电。闰十二月,大名府雷。六年十一月甲午,京师暴雷震,司天言:「国家发号布德,未及黎庶。」时议改元肆赦,诏宰相增广条目,采民病悉除之。



    景德三年九月丙寅夕,京师大震雷。



    大中祥符元年正月癸未,京师西北方雷。五年十二月己巳,京师西北雷电。九年五月,殿侍张信奉南海祝版乘驿至唐州,震死。



    嘉祐四年四月丙戌,大震雷,雨雹。



    庆历六年五月,雷雹、地震。



    绍圣三年十月十五日,西南方有雷声,次雨雹。



    大观三年十月戊子,大雷雹而雨。



    建炎四年正月己未,雷。时御舟次温州章安镇,高宗谓宰臣曰:「雷声甚厉,前史以为君弱臣强,四夷兵不制。」是夕,金人破明州。壬戌,又雷。



    绍兴五年九月戊寅,雷。十月丁巳,雷。六年十月丙午,雷。九年九月甲午、十月丁卯,雷。十一年十一月己酉,雷。十五年十月辛卯、十二月甲寅,雷。十六年,温州大雷电,震死六人于龙翔寺。十八年闰月甲戌,雷。十九年十月甲寅,雷。二十一年二月辛未,南安军大雷电,大庾县震死四人。十一月辛未夜,震雷。十二月癸酉,雷。二十二年十二月戊寅、己卯,雷。二十六年十二月甲子,雷。二十七年九月癸未,雷。三十一年正月丁丑,雷。



    乾道三年十一月丙寅,雷雨,不克郊。戊辰,日南至,大震雷。八年九月乙酉,雷。九年闰月癸卯,雷。



    淳熙九年九月壬午,雷。十二年十一月戊子,雷。十二月丁丑,雷。十三年正月己丑,雷;后三十五日,雪。十四年十一月乙卯,雷。十六年七月乙丑,大雷震太室斋殿东鸱吻。



    绍熙元年九月辛酉,雷。十一月壬午,日南至。郊祀,风雨大至,帝震恐,因致疾。四年十一月己卯,日南至;辛巳,雷。五年十月癸巳,大雷电。



    庆元二年正月戊子,雷。十一月,雷。三年十月癸亥,雷。六年九月己未,雷。



    嘉泰二年正月己巳,雷。三年正月,雷。四年正月辛卯,雷。



    开禧二年正月,雪、雷。九月,雷。三年十月辛未、癸酉,雷。



    嘉定二年九月戊子,雷。三年正月,雷。十月壬申,雷。八月辛丑、九月辛酉,雷。四年九月,雷。五年七月戊辰,雷雨震太室之鸱吻。十月丁酉,雷。六年闰月壬辰,雷震电;乙未昧爽,洊雷。七年九月癸亥,雷。八年九月丙寅,雷。十一年九月辛巳,祀明堂,肆赦,震雷。十四年十月庚午,雷。十五年九月癸丑,雷。十六年九月乙卯、十二月壬辰,雷。十七年九月丁亥,雷。



    宝庆二年九月庚申、十月辛丑,雷。



    绍定二年九月庚辰,雷。五年九月壬寅,雷。



    端平二年十二月辛亥,雷。三年九月庚午,雷。是月,祀明堂,大雨震电。十月戊戌,雷。



    嘉熙元年九月丁巳,雷。二年九月己酉、十月庚戌,雷。



    淳祐元年十二月丙寅,雷。二年九月己丑,雷。三年三月丙辰,雷。十年十一月壬午,雷。十二年十二月丁丑,雷。



    宝祐三年九月,雷。



    开庆元年十月乙酉,雷。



    景定二年十月戊戌,雷电;己亥,雷电。



    咸淳四年闰月丁巳、九月庚申,雷。九年十月癸亥、十二月丙辰、壬戌,雷。



    建炎七年五月,汴京无云而雷。



    绍兴三十年十月壬戌,昼漏半,无云而雷;癸亥,日过中,无云而雷。



    淳熙十四年六月甲申昧爽,祷雨太乙宫,乘舆未驾,有大声自内发,及和宁门,人马辟易相践,有失巾屦者。



    至道元年十二月,广州大鱼击海水而出。鱼死,长六丈三尺,高丈余。



    政和七年夏中,有二鱼落殿中省厅屋上。



    宣和二年三月,内出鱼,纯赤色,蔡京等乞付史馆,拜表贺。



    绍兴十八年,漳浦县崇照盐场海岸连有巨鱼,高数丈。割其肉数百车,剜目乃觉,转鬣而傍舰皆覆。又渔人获鱼,长二丈余,重数千斤,剖之,腹藏人骼,肤发如生。二十四年四月,海盐县海洋有巨鳅,群虾从之,声若讴歌。抵岸偃沙上,犹扬鬣拨刺,其高齐县门。



    乾道六年,行都北阙有鲇鱼,色黑,腹下出人手于两傍,各具五指。七年十一月丁亥,洞庭湖巨鼋走沙拥舟,身广长皆丈余,升舟,以首足压重舰没水。



    淳熙十三年二月庚申,钱塘龙山江岸有大鱼如象,随潮汐复逝。十六年六月甲辰,钱塘旁江居民得鱼,备五色,鲫首鲤身。民诡言梦得鱼,觉而在手犹跃,事闻,有司令纵之。



    庆元三年二月,饶州景德镇渔人得鱼,赪尾鲤鳞而首异常鱼。镇之老人言其不祥。绍兴二年尝出,后为水灾。盖是岁五月,镇果大水,皆鱼孽也。



    嘉定十七年,海坏畿县盐官地数十里。先是,有巨鱼横海岸,民脔食之,海患共六年而平。



    建隆元年七月,澶州蝗。二年五月,范县蝗。三年七月,深州蝻虫生。四年六月,澶、濮、曹、绛等州有蝗。七月,怀州蝗生。



    乾德二年四月,相州蝻虫食桑。五月,昭庆县有蝗,东西四十里,南北二十里。是时,河北、河南、陕西诸州有蝗。三年七月,诸路有蝗。



    开宝二年八月,冀、磁二州蝗。



    太平兴国二年闰七月,卫州蝻虫生。六年七月,河南府、宋州蝗。七年四月,北阳县蝻虫生,有飞鸟食之尽。滑州蝻虫生。是月,大名府、陕州、陈州蝗。七月,阳谷县蝻虫生。



    雍熙三年七月,鄄城县有蛾、蝗自死。



    淳化元年七月,淄、澶、濮州、乾宁军有蝗。沧州蝗蝻虫食苗。棣州飞蝗自北来,害稼。三年六月甲申,京师有蝗起东北,趣至西南,蔽空如云翳日。七月,真、许、沧、沂、蔡、汝、商、兖、单等州,淮阳军、平定、彭城军蝗、蛾抱草自死。



    至道二年六月,亳州、宿、密州蝗生,食苗。七月,长葛、阳翟二县有蝻虫食苗。历城、长清等县有蝗。三年七月,单州蝻虫生。



    景德二年六月,京东诸州蝻虫生。三年八月,德、博蝝生。四年九月,宛丘、东阿、须城三县蝗。



    大中祥符二年五月,雄州蝻虫食苗。三年六月,开封府尉氏县蝻虫生。四年六月,祥符县蝗。七月,河南府及京东蝗生,食苗叶。八月,开封府祥符、咸平、中牟、陈留、雍丘、封丘六县蝗。九年六月,京畿、京东西、河北路蝗蝻继生,弥覆郊野,食民田殆尽,入公私庐舍。七月辛亥,过京师,群飞翳空,延至江、淮南,趣河东,及霜寒始。毙



    天禧元年二月,开封府、京东西、河北、河东、陕西、两浙、荆湖百三十州军,蝗蝻复生,多去岁蛰者。和州蝗生卵,如稻粒而细。六月,江、淮大风,多吹蝗入江海,或抱草木僵死。二年四月,江阴军蝻虫生。



    天圣五年七月丙午,邢、洺州蝗。甲寅,赵州蝗。十一月丁酉朔,京兆府旱蝗。六年五月乙卯,河北、京东蝗。



    景祐元年六月,开封府、淄州蝗。诸路募民掘蝗种万余石。



    宝元二年六月癸酉,曹、濮、单三州蝗。四年,淮南旱蝗。是岁,京师飞蝗蔽天。



    皇祐五年,建康府蝗。



    熙宁元年,秀州蝗。五年,河北大蝗。六年四月,河北诸路蝗。是岁,江宁府飞蝗自江北来。七年夏,开封府界及河北路蝗。七月,咸平县鸲鹆食蝗。八年八月,淮西蝗,陈、颍州蔽野。九年夏,开封府畿、京东、河北、陕西蝗。



    元丰四年六月,河北蝗。秋,开封府界蝗。五年夏,又蝗。六年夏,又蝗。五月,沂州蝗。



    元符元年八月,高邮军蝗抱草死。



    崇宁元年夏,开封府界、京东、河北、淮南等路蝗。二年,诸路蝗,令有司酺祭。三年、四年,连岁大蝗,其飞蔽日,来自山东及府界,河北尤甚。



    宣和三年,诸路蝗。五年,蝗。



    建炎二年六月,京师、淮甸大蝗。八月庚午,令长吏修酺祭。



    绍兴二十九年七月,盱眙军、楚州金界三十里,蝗为风所堕,风止,复飞还淮北。三十二年六月,江东、淮南北郡县蝗,飞入湖州境,声如风雨;自癸巳至于七月丙申,遍于畿县,余杭、仁和、钱塘皆蝗。丙午,蝗入京城。八月,山东大蝗。癸丑,颁祭酺礼式。



    隆兴元年七月,大蝗。八月壬申、癸酉,飞蝗过都,蔽天日。徽、宣、湖三州及浙东郡县,害稼。京东大蝗,襄、随尤甚,民为乏食。二年夏,余杭县蝗。



    乾道元年六月,淮西蝗,宪臣姚岳贡死蝗为瑞,以佞坐黜。



    淳熙三年八月,淮北飞蝗入楚州、盱眙军界,如风雷者逾时,遇大雨皆死,稼用不害。九年六月,全椒、历阳、乌江县蝗。乙卯,飞蝗过都,遇大雨,堕仁和县界。七月,淮甸大蝗,真、扬、泰州窖扑蝗五千斛,余郡或日捕数十车,群飞绝江,堕镇江府,皆害稼。十年六月,蝗遗种于淮、浙,害稼。十四年七月,仁和县蝗。



    绍熙二年七月,高邮县蝗。至于泰州。五年八月,楚、和州蝗。



    嘉泰二年,浙西诸县大蝗,自丹阳入武进,若烟雾蔽天,其堕亘十余里,常之三县捕八千余石,湖之长兴捕数百石。时浙东近郡亦蝗。



    开禧三年,夏秋久旱,大蝗群飞蔽天,浙西豆粟皆既于蝗。



    嘉定元年五月,江、浙大蝗。六月乙酉,有事于圜丘、方泽,且祭酺。七月又酺,颁酺式于郡县。二年四月,又蝗,五月丁酉,令诸郡修酺祀。六月辛未。飞蝗入畿县。三年,临安府蝗。七年六月,浙郡蝗。八年四月,飞蝗越淮而南。江、淮郡蝗,食禾苗、山林草木皆尽。乙卯,飞蝗入畿县。己亥,祭酺,令郡有蝗者如式以祭。自夏徂秋,诸道捕蝗者以千百石计,饥民竞捕,官出粟易之。九年五月。浙东蝗。丁巳,令郡国酺祭。是岁,荐饥,官以粟易蝗者千百斛。十年四月,楚州蝗。



    绍定三年,福建蝗。



    端平元年五月,当涂县蝗。



    嘉熙四年,建康府蝗。



    淳祐二年五月,两淮蝗。



    景定三年八月,两浙蝗。



    绍兴十年春,有野豕入海州,市民刺杀之。时州已陷,夏,镇江军帅王胜攻取之;明年,以其郡属金,悉空其民。



    乾道六年,南雄州民家豕生数豚,首各具他兽形,有类人者。



    庆元初,乐平县民家豕生豚,与南雄同而更具他兽蹄。三年四月,余干县民家豕生八豚,其二为鹿。古田县豕食婴儿。



    淳化三年六月,黑风昼晦。



    景祐四年七月,黑气长丈余,出毕宿下。



    康定元年,黑风昼晦。



    元丰末,尝有物大如席,夜见寝殿上,而神宗崩。元符末,又数见,而哲宗崩。至大观间,渐昼见。政和元年以后,大作,每得人语声则出。先若列屋摧倒之声,其形廑丈余,仿佛如龟,金眼,行动硁硁有声。黑气蒙之。不大了了,气之所及,腥血四洒,兵刃皆不能施。又或变人形,亦或为驴。自春历夏,昼夜出无时,遇冬则罕见。多在掖庭宫人所居之地,亦尝及内殿,后习以为常,人亦不大怖。宣和末,浸少,而乱遂作。



    政和三年夏至,宰臣何执中奉祀北郊。有黑气长数丈,出自斋宫,行一里许,入坛壝,绕祭所,皆近人穿灯烛而过。俄又及于坛,礼将毕,不见。



    宣和中,洛阳府畿间,忽有物如人,或蹲踞如犬。其色正黑,不辨眉目。始,夜则掠小儿食之后,虽白昼,入人家为患,所至喧然不安,谓之「黑汉」。有力者夜执枪棒自卫,亦有托以作过者,如此二岁乃息。已而北征事起,卒成金人之祸。三年春,日有眚,忽青黑无光,其中汹汹而动,若鉟金而涌沸状。日旁有黑正如水波,周面旋绕,将暮而稍止。



    建炎三年二月甲寅,日初出,两黑气如人形,夹日旁,至巳时乃散。



    乾道四年春,舒州雨黑米,坚如铁,破之,米心通黑。



    淳熙十一年二月。临安府新城县深浦天雨黑水终夕。十六年六月,行都钱塘门启,黑风入,扬沙石。



    庆元元年,徽州黄山民家古井,风雨夜出黑气,波浪喷涌。



    咸平元年五月,抚州王羲之墨池水色变黑如云。



    大中祥符元年五月丁丑,泰山王母池水变红紫色。四年二月己未,河中府宝鼎县瀵泉有光,如烛焰四五炬,其声如雷。三年八月,解州盐池紫泉场水次二十里许不种自生,其味特嘉,命屯田员外郎何敏中往祭池庙。八月,东池水自成盐,仅半池,洁白成块,晶莹异常。祀汾阴经度制置使陈尧叟继献,凡四千七百斤,分赐近臣及诸列校。



    绍兴十四年,乐平县河冲里田陇数十百顷,田中水类为物所吸,聚为一直行,高平地数尺,不假堤防而水自行;里南程氏家井水溢,亦高数尺,夭矫如长虹,声如雷,穿墙毁楼。二水斗于杉墩,且前且却,约十刻乃解,各复故。



    天圣四年十月甲午,昏雾四塞。



    靖康元年正月丁未,雾气四塞,对面不见。



    建炎二年十一月甲子,北京大雾四塞,是夕,城陷。三年三月,车驾发温州航海,乙丑,次松门,海中白雾,昼晦。六月,久阴。四年三月乙丑,四方雾下如尘。



    绍兴三年,自正月阴晦,阳光不舒者四十余日。五年正月甲申,雾气昏塞。七月,刘豫毁明堂,天地晦冥者累日。七年,氛气翳日。八年三月甲寅,昼晦,日无光,阴雾四塞。乙卯,昼夜云气昧浊。四月,积雨方止,氛雾四塞,昼日无光。



    隆兴元年五月丙午,朝雾四塞。二年六月,积阴弥月。



    乾道二年十一月,久阴。五年正月甲申,昼蒙。六年五月,连阴。六月,日青无光。



    淳熙六年十二月乙丑,昼蒙。十三年正月丁亥,亦如之。



    庆元二年一月己卯,昼暝,四方昏塞。三年二月丁卯,昼晦,昏雾四塞。六年十二月辛卯、嘉定三年正月丙午、十年正月乙未、十三年三月壬辰,皆昼蒙。



    建炎四年三月辛亥,白虹贯日。



    绍兴八年三月辛巳,白虹亘天。二十七年二月壬寅,白虹贯日。三十年十二月辛酉,曲虹见日之西。



    乾道三年十月丙申,虹见。



    淳熙元年十月戊寅,曲虹见日东。二年十月庚辰,虹见。五年十月丁巳,曲虹见日东。



    庆元元年正月丙辰,白虹贯日。



    嘉泰三年七月壬午,亦如之。四年十一月,虹见。



    嘉定十一年二月丙辰,白虹贯日。



    嘉熙三年十月乙丑,虹见。四年二月辛丑,白虹贯日。



    淳祐十年十二月丁巳,虹见。



    宝祐五年十月,虹见。



    太祖从周世宗征淮南,战于江亭,有龙自水中向太祖奋跃。



    乾德五年夏,京师雨,有黑龙见尾于云际,自西北趋东南。占主大水。明年,州府二十四水坏田庐。



    开宝六年四月,单父县民王美家龙起井中,暴雨飘庐舍,失族属,及坏旧镇廨舍三百五十余区,大木皆折。七年六月,棣州有火自空堕于城北门楼,有物抱东柱,龙形金色,足三尺许,其气甚腥。旦视之,壁上有烟痕,爪迹三十六。



    大中祥符二年八月,青蛇出无为军廨,长数尺。



    宣和元年夏,雨,昼夜凡数日。及霁,开封县前茶肆中有异物如犬大,蹲踞卧榻下。细视之,身仅六七尺,色苍黑,其首类驴,两颊作鱼颔而色正绿,顶有角,生极长,于其际始分两歧,声如牛鸣,与世所绘龙无异。茶肆近军器作坊,兵卒来观,共杀食之。已而京城大水,讹言龙复仇云。



    绍兴初,朱胜非出守江州,过梁山,龙入其舟,才长数寸,赤背绿腹,白尾黑爪甲,目有光,近龙孽也。行都柴垛桥旌忠庙三蛇出没庭庑,大者盈尺,方鳞金色,首脊有金钱,遇霁,或变化数百于蕉卉间。庙徙而蛇孽亦绝。十一年四月,衡山县净居岩有蛇长二丈,身围数尺,黑色而方文,震死,山水大至。先是,山气遇夜辄昏昧,蛇毙始明。二十五年六月,湖口县赤龙横水中如山,寒风怒涛,覆舟数十艘,士卒溺者数十人。三十年春,宜黄县大蛇见于丞治,长二丈。捕之纵数里外,俄复至者数四。



    乾道五年七月乙亥,武宁县龙斗于复塘村,大雷雨,二龙奔逃,珠坠,大如车轮,牧童得之。自是连岁有水灾。



    太平兴国三年,灵州献官马驹,足有二距。



    雍熙二年,虔州吏李祚家马生驹,足有距。四年,鄜州直罗县民高英家马生前两足如牛。端拱二年,夏州民程真家马生二驹。



    大中祥符九年十二月,大名监马生驹,赤色,肉尾无。



    宣和五年,马生两角,长三寸,四足皆生距。时北方正用兵。



    绍兴八年,广西海需有海兽如马,蹄鬣皆丹,夜入民舍。聚众杀之,明日海溢,环村百余家皆溺死,近马祸也。五年,广西市马,全纲疫死。



    淳熙六年十二月,宕昌西马、金州马皆大疫。十二年,黎、雅州献马,有角长二寸。京房《易传》曰:「臣易上,政不顺,厥妖马生角,兹谓贤士不足。」



    绍熙元年二月丙申,右丞相留正乘马早朝,入禁扉,马毙,近马祸也。



    嘉定五年正月,史弥远入贺于东宫,马惊堕地,衣帻皆败,其额微损,事与上同。



    建隆元年,雄州归义军民刘进妻产三男。二年,孟州民孟福、定州民孟公礼等妻各产三男。三年,齐州、晋州大旱,民家多生魃。龙冈县民林嗣妻、京师龙捷军卒宜超妻产三男。



    乾德三年,江陵府民刘晖妻产三男。四年,安州骁健军卒赵远妻产三男。五年,光州民高与、德州民赵嗣、乾宁军卒王进妻产三男。



    开宝元年,沂州民王政、澶州民谢兴妻产三男。二年,阆州民孙延广、开州民董远妻产三男。七年,青城县王宥妻产三男。河南府民刘元妻产三男。



    太平兴国二年,邢州招收军卒李遇、汝州归化军卒鱼霸、常州民谢祚妻产三男。晋原县民杨万妻产三男。七年,澶州龙卫军卒靳兴、普州民郑彦福妻产三男。汾州民郑训妻产三女。雁门县民刘习妻产四男。滑州归化军卒安旺妻产二男一女。八年,扬州顺化军卒俞钊、温州民李遇、荣州民李祚妻产三男。九年,扬子县民妻生男,毛被体半寸余,面长、顶高、乌肩、眉毛粗密,近发际有毛两道软长眉,紫唇、红耳、厚鼻、大类西域僧。至三岁,画图以献。



    雍熙二年,奉新县民何靖妻产三男。三年,鲁山县民张美、相州林虑县民张钦妻产三男。四年,晋原县民周承晖、固始县民杨升妻产三男。



    端拱元年,祁州民冯遇妻产三男。二年,齐州民徐美、并州民侯远、常州卒徐流妻产三男。



    淳化元年正月,河阳县民王斌、新息县民李珪妻产三男。八月,汾州悉达院僧智严头生角三寸。二年,晋陵县民黄钊、南充县民彭公霸、龙阳县民周信、王屋县民李清、临清县民国忠、邻水县吏谢元升、奉化县卒朱旺妻产三男。瀛州民胡立、邢州民高德妻产三男。四年,邯郸县民郑安、河间县民王希辇、安州民宋和妻产三男。五年,雍丘县营卒盛泰妻产三男。



    至道元年,保州敌军校李深、宋城县民王洽、临淮县民贺用、永清县民董美、鄄城县民马方妻产三男。二年,安丰县民王构、伊阳县民张寿、成都县民彭操妻产三男。三年,汾州民赵演、沂州民李嗣、南剑州民刘相、饶安县民睦鸾、卫州宣武军卒李筠妻产三男。



    咸平元年,台州永安县王旺、澶州静戎军卒郑穗妻产三男。莘县民怀梁、获嘉县民王贵、永康县民罗彦瑫、温县民杨荣、毗陵县民魏吉妻产三男。三年,睢县民朱进、郓州武威军卒徐绕、深州民彭远妻产三男。四年,望都县民郭莹、邕州澄海军卒梁济妻产三男。五年,夏津县民赵替妻产三男。六年,石城县民刘诜、堂邑县民戴玉妻产三男。平乡县民郭让妻产四男。



    景德元年,南昌县民李聪妻产三男。二年,奉新县民魏勇妻产三男。四年,八作司匠赵荣、南顿县民任登老、枣强县民张绪妻各产三男。



    大中祥符元年,高邮军民王言妻产四男。二年,崞县民张留、清平军民杨泉妻产三男。三年,获嘉县民冯可妻产三男。宋城县民李悔妻产二男一女。四年,河池县民冯守钦妻产三男。五年,大名府宣勇军卒徐璘、赞皇县民李钊妻产三男。七年,铜鞮县民李谦、宋城县民白德、霍丘县民朱璘、平凉县民焦思顺妻产三男。八年,河南府民宋再兴、真阳县民周元、历亭县民田用侯言、霍丘县民王忠杜戬、濛阳县民卫志聪、定州骁武军卒张吉、雍丘县怀勇军卒黄进妻产三男。永嘉县民张保妻产四男。九年,曹州雄勇军卒聂德、瀛州民刘元、澧州民张贵、广州民刘吉妻产三男。



    天禧元年,连江县民陈霸妻产三男。三年,钱塘县民谢文信、遂安县民李承遇妻产三男。四年,孝感县民杜明、平恩县民刘顺妻产三男。七月,耒阳县民张中妻产三男,其额有白志方寸余,上生白发。



    自天圣迄治平,妇人生四男者二,生三男者四十四,生二男一女者一。熙宁元年距元丰七年,郡邑民家生三男者八十四,而四男者一,三男一女者一。元丰八年至元符二年,生三男者十八,而四男者二,三男一女者一。元符三年至靖康,生三男者十九,而四男者一。前志以为人民蕃息之验。



    宣和六年,都城有卖青果男子,孕而生子,蓐母不能收,易七人,始免而逃去。丰乐楼酒保朱氏子之妻,可四十余,楚州人,忽生髭,长仅六七寸,疏秀而美,宛然一男子,特诏度为女道士。



    绍兴三年,建康府桐林湾妇产子,肉角、有齿。是岁,人多产鳞毛。二十年八月,真符县民家一产三男。



    隆兴元年,建康民流寓行都而妇产子,二首具羽毛之形。



    乾道五年,衡、湘间人有化为虎者。余杭县妇产子,青而毛,二肉角,又有二家妇产子亦如之,皆连体两面相乡。三家才相距一二里。潮州城西妇孕过期产子,如指大、五体皆具者百余,蠕蠕能动。



    淳熙十年,番昜南乡妇产子,肘各有二臂,及长,斗则六臂并运。十三年,行都有人死十有四日复生。十一月辛未,邓家巷妇产肉块三,其一直目而横口。十四年六月,临安府浦头妇产子,生而能言,四日。暴长四尺。



    绍熙元年三月癸酉,行都市人夜以杀相惊,奔迸者良久乃定。是岁,昆山县工采石而山压。三年六月,它工采石邻山,闻其声呼,相应答如平生。其家凿石出之,见其妻,喜曰:「久闭乍风,肌肤如裂。」俄顷,声微噤不语,化为石人,貌如生。



    庆元元年,乐平县民妇产子有尾。永州民产子首有角,腋有肉翅。二年七月,进贤县妇产子亦如之,而面有三目。



    嘉定四年四月,镇江府后军妻生子,一身二首而四臂。



    淳化五年六月,京师疫,遣太医和药救之。



    至道二年,江南频年多疾疫。



    大观三年,江东疫。



    建炎元年三月,金人围汴京,城中疫死者几半。



    绍兴元年六月,浙西大疫,平江府以北,流尸无算。秋冬,绍兴府连年大疫,官募人能服粥药之劳者,活及百人者度为僧。三年二月,永州疫。六年,四川疫。十六年夏,行都疫。二十六年夏,行都又疫,高宗出柴胡制药,活者甚众。



    隆兴二年冬,淮甸流民二三十万避乱江南,结草舍遍山谷,暴露冻馁,疫死者半,仅有还者亦死。是岁,浙之饥民疫者尤众。



    乾道元年,行都及绍兴府饥,民大疫,浙东、西亦如之。六年春,民以冬燠疫作。八年夏,行都民疫,及秋未息。江西饥民大疫,隆兴府民疫,遭水患,多死。



    淳熙四年,真州大疫。八年,行都大疫,禁旅多死。宁国府民疫死者尤众。十四年春,都民、禁旅大疫,浙西郡国亦疫。十六年,潭州疫。



    绍兴二年春,涪州疫死数千人。三年,资、荣二州大疫。



    庆元元年,行都疫。二年五月,行都疫。三年三月,行都及淮、浙郡县疫。



    嘉泰三年五月,行都疫。



    嘉定元年夏,淮甸大疫,官募掩骼及二百人者度为僧。是岁,浙民亦疫。二年夏,都民疫死甚众。淮民流江南者饥与暑并,多疫死。三年四月,都民多疫死。四年三月,亦如之。十五年,赣州疫。十六年,永、道二州疫。



    德祐元年六月庚子,是日,四城迁徙,流民患疫而死者不可胜计,天宁寺死者尤多。二年闰三月,数月间,城中疫气薰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数计。



    熙宁元年七月戊子夜,西南云间有声鸣,如风水相激,寝周四方。主民劳,兵革岁动。六年七月丙寅夜,西北云间有声如磨物,主百姓劳。七年七月庚子夜,西北天呜,主惊忧之事。



    绍兴二十一年八月乙亥,天有声如雷,水响于东南,四日乃止。



    开禧元年六月壬寅,天鸣有声。



    天禧三年正月晦,沈丘县民骆新田闻震,顷之,陨石入地七尺许。



    淳熙十六年三月壬寅,陨石于楚州宝应县,散如火,甚臭腥。



    庆元二年六月辛未,黄岩县大石自陨,雷雨甚至,山水瀵涌。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宋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宋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宋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