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第十八五行三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宋史 志第十八五行三
(88106 www.88106.com)    ○木



    曲直,木之性也。木失其性,则为妖祥。旧说以狂咎、木冰、恒雨、服妖、龟孽、鸡祸、青眚、青祥之类,皆属之木,今从之。



    太平兴国六年正月,瑞安县民张度解木五片,皆有「天下太平」字。



    至道六年,修昭应宫,有木断之,文如点漆,贯彻上下,体若梵书。十一月,襄州民刘士家生木。有文如龙、鱼、凤、鹤之状。七年五月,抚州修天庆观,解木有文如墨画云气、峰峦、人物、衣冠之状。七月,彰明县崇仙观柱有文为道士形及北斗七星象。



    大中祥符八年,晋州庆唐观古柏中别生槐,长丈余。



    天圣元年二月,河阳柳二本连理。六月,河阳甗、枣各连理。五年正月,绵谷县松柏同本异干。九年十月,公井县冬青木连理。



    明道元年八月,黄州橘木及柿木连枝。



    康定元年十月,始兴县柑两本连理。



    庆历三年十二月,澧州献瑞木,有文曰「太平之道」。六年九月甲辰,登州有巨木浮海而出者三千余。



    治平四年六月,汀州进桐木板二,有文曰「天下太平」。



    熙宁元年三月,简州木连理。是岁,英州因雷震,一山梓树尽枯而为龙脑,价为之贱,至京师,一两才值钱一千四百。二年,建州民杨纬言:「元年三月,大雷雨,所居之西有黄龙见,下获一木如龙,而形未具。七月,大雷雨,复有龙飞其下。及霁,木龙尾、翼、足皆具,归合旧木,宛然一体。」图象以进。十年八月乙巳,惠州柚木有文曰「王帝万年,天下太平」。



    元丰元年五月,剑州木连理。三年六月己未,饶州长山雨木子数亩,状类山芋子,味香而辛,土人以为桂子,又曰「菩提子」,明道中尝有之。是岁大稔。十二月,泌阳县甘棠木连理。六年五月,卫真县洞霄宫枯槐生枝叶。



    元祐元年八月己丑,杭州民俞举庆七世同居,家园木连理。五年四月,德州木连理。



    元符元年八月,施州李木连理。二年九月,眉山县桤木二株,异根同干,木枝相附。



    崇宁四年正月,襄城县李、梨木连理。



    大观元年三月,湟州栏木生叶。八月,瑞州、永兴军并木连理。二年十二月,岢岚军园池生瑞木。



    政和三年七月,玉华殿万年枝木连理。南雄州枫木连理。十月,武义县木根有「万宋年岁」四字。四年,建州木连理。六月,沅陵县江涨,流出楠木二十七,可为明堂梁柱,蔡京等拜表贺。九月丙申,彭城县柏开华。十二月辛丑,元氏县民王寘屋柱槐木再生枝叶,高四十余尺。是岁,邵州海棠木连理,泽州、台州槐木连理,荆门军紫薇木连理。六年,坊、兖、洪、明、夔、徐、新、全、隰、太平州并木连理。梅州枯木生枝。



    宣和二年四月,永州民刘思析薪,有「天下太平」字。



    绍兴十四年四月,虔州民毁欹屋析柱,木里有文曰:「天下太平」,时守臣薛弼上之,方大乱,近木妖也。二十年八月,福州冲虚观皂荚木翠叶再实。二十一年,建德县定林寺桑生李实,栗生桃实,占曰:「木生异实,国主殃。」二十五年十月,赣州献太平木。时秦桧擅朝,喜饰太平,郡国多上草木之妖以为瑞。绍兴间,汉阳军有插榴枝于石罅,秀茂成阴,岁有花实者。初,郡狱有诬服孝妇杀姑,妇不能自明,属行刑者插髻上华于石隙,曰:「生则可以验吾冤。」行刑者如其言,后果生。



    淳熙十六年三月,扬州桑生瓜,樱桃生茄,此草木互为妖也。七月,晋陵县民析薪,中有木字曰「绍熙五年」,如是者二。是时,绍熙犹未改元,其后果止五年,此近木妖也。



    绍熙四年,富阳县栗生来禽实。五年,行都雨木,与《唐志》贞元陈留雨木同占,木生于下而自上陨者,将有上下易位之象。



    嘉定六年五月己巳,严州淳安、遂安、桐庐三县大木自拔,占曰:「木自拔,国将乱。」



    景定四年五月,成都太祖庙侧大木仆,忽起立,生三芽。



    德祐二年正月戊辰,宝应县民析薪,中有「天太下赵」四字,献之,制置使李庭芝尝以钱五千。



    咸平六年十一月庚戌,雨木冰。



    大中祥符五年正月戊寅,京师雨木冰。



    天禧五年正月戊寅,京师雨木冰。



    庆历三年十二月丁巳,雪木冰,占曰:「兵象也。」



    嘉祐元年正月,雨木冰。



    治平二年十月乙巳,雨木冰。



    熙宁三年十月、八年正月、九年正月,京师雨木冰。



    元祐八年二月,京师大寒,霰、雪,雨木冰。



    宣和五年十月乙酉,雨木冰。



    靖康元年十月乙卯,雨木冰。二年正月丁酉,雨木冰。



    绍熙五年十一月辛亥,雨木冰。



    宣和六年,御楼观灯,时开封尹设次以弹压于西观下,帝从六宫于其上,以观天府之断决者,帘幕深密,下无由知。众中忽有人跃出,黑色布衣,若寺僧童行状,以手画帘,出指斥语。执于观下,帝怒甚,令中使传旨治之。箠掠乱下,又加炮烙,询其谁何,略不一语,亦无痛楚之状。又断其足筋,俄施刀脔,血肉狼籍。帝大不悦,为罢一夕之欢,竟不得其何人,付狱尽之。七年八月,都城东门外鬻菜夫至宣德门下,忽若迷罔,释荷担向门戟手,出悖骂语。且曰:「太祖皇帝、神宗皇帝使我来道,尚宜速改也。」逻卒捕之,下开封狱,一夕方省,则不知向之所为者,乃于狱中尽之。



    建炎二年十一月,高宗在扬州,郊祀后数日,有狂人具衣冠,执香炉,携绛囊,拜于行宫门外。自言:「天遣我为官家儿。」书于囊纸,刻于右臂,皆是语。鞫之不得姓名,高宗以其狂,释不问。明年二月,金人犯维扬。三月,有明受之变。



    绍兴元年四月庚辰,阆州有狂僧衰绖哭于郡谯门曰:「今日佛下世。」且言且哭,实隆祐太后上仙日云。阆距行都万里,逾月而遗诏至。



    淳熙十四年正月,绍兴府有狂人突入恩平郡王第,升堂践王坐曰:「我太上皇孙,来赴。」郡鞫讯,终不语,亦狂咎也。是冬,高宗崩。明年八月,王薨。



    绍熙二年十二月庚辰昧爽,成都府有人衰服入帐门,大呼阃帅京镗姓名,亦狂咎也。



    建隆元年十月,蔡州大霖雨,道路行舟。



    开宝二年八月,帝驻潞州,积雨累日未止。九月,京师大雨霖。五年,京师雨,连旬不止。河南、河北诸州皆大霖雨。九年秋,大霖雨。



    太平兴国二年,道州春夏霖雨不止,平地二丈余。五年五月,京师连旬雨不止。七年六月,齐州逮捕临邑尉王坦等六人。系狱未具,一夕,大风雨坏狱户,王坦等六人并压死。



    雍熙二年八月,京师大霖雨。



    淳化元年六月,陇城县大雨,坏官私庐舍殆尽,溺死者百三十七人。三年九月,京师霖雨。四年七月,京师大雨,十昼夜不止,朱雀、崇明门外积水尤甚,军营、庐舍多坏。是秋,陈、颍、宋、亳、许、蔡、徐、濮、澶、博诸州霖雨,秋稼多败。五年秋,开封府、宋、亳、、陈、颍、泗、寿、邓、蔡、润诸州雨水害稼。



    咸平元年五月,昭州大霖雨,害民田,溺死者百五十七人。



    景德三年八月,青州大雨,坏鼓角楼门,压死者四人。



    大中祥符二年八月,无为军大风雨,折木,坏城门、军营、民舍,压溺千余人。十月,兖州霖雨害稼。三年四月,升州霖雨。五月辛丑,京师大雨,平地数尺,坏军营、民舍,多压者,近畿积潦。五年九月,建安军大霖雨,害农事。



    天禧四年七月,京师连雨弥月。甲子夜,大雨,流潦泛溢,民舍、军营圮坏大半,多压死者。自是频雨,及冬方止。



    乾兴元年二月,苏、湖、秀州雨,坏民田。



    天圣四年六月戊寅,莫州大雨,坏城壁。七年,自春涉夏,雨不止。



    明道二年六月癸丑,京师雨,坏军营、府库。



    景祐三年七月庚子,大雨震电。



    庆历,六年七月丁亥,河东大雨,坏忻、代等州城壁。



    皇祐二年八月,深州大雨,坏民庐舍。四年八月癸未,京城大风雨,民庐摧圮,至有压死者。



    嘉祐二年八月,河北沿边久雨,濒河之民多流移。五月丁未,昼夜大雨。六月乙亥,雨坏太社、太稷坛。三年八月,霖雨害稼。六年七月,河北、京西、淮南、两浙、江南东西淫雨为灾。闰八月,京师久雨。是岁频雨,及冬方止。



    治平元年,京师自夏历秋,久雨不止,摧真宗及穆、献、懿三后陵台。



    熙宁元年八月,冀州大雨,坏官私庐舍、城壁。七年六月,陕州大雨,漂溺陕、平陆二县。



    元丰四年七月,泰州海风驾大雨,漂浸州城,坏公私舍数千楹。



    元祐二年七月丁卯,以雨罢集英殿宴。



    元符二年九月,以久雨罢秋宴。三年七月,久雨,哲宗大升舆在道陷泥中。



    建中靖国元年二月,久雨,时钦圣宪肃皇后、钦慈皇后二陵方用工,诏京西祈晴。



    崇宁元年七月,久雨,坏京城庐舍,民多压溺而死者。三年六月,久雨。四年五月,京师久雨。又自七月至九月,所在霖雨伤稼,十月始霁。



    靖康元年四月,京师大雨,天气清寒。又自五月甲申至六月,暴雨伤麦,夏行秋令。



    建炎二年春,淫雨。三年二月癸亥,高宗初至杭州,久霖雨,占曰:「阴盛,下有阴谋。」时苗傅、刘正彦为乱。五月,霖雨,夏寒。



    绍兴元年,行都雨,坏城三百八十丈。是岁,婺州雨,坏城。三年,雨,自正月朔至于二月。七月,四川霖雨,至于明年正月。四年六月,淫雨害稼,苏、湖二州为甚。九月,久雨,时刘豫连金人入寇;十月,高宗亲征而霁。五年三月,霖雨,伤蚕麦,行都雨甚。九月,雨,至于明年正月。六年五月,久雨不止。七年十月,高宗如建康,久雨。八年三月,积雨,至于四月,伤蚕麦,害稼。二十一年夏,襄阳府大雨十余日。二十三年六月,大雨,坏军垒、民田。三十年五月,久雨,伤蚕麦,害稼。八月,施州大风雨。三十二年六月,浙西大霖雨。



    隆兴元年三月,霖雨,行都坏城三百三十余丈。二年六月,阴雨。七月,浙西、江东大雨害稼。八月,风雨逾月。



    乾道元年二月,行都及越、湖、常、润、温、台、明、处九郡寒,败首种,损蚕麦。二年正月,淫雨,至于四月。夏寒。江、浙诸郡损稼,蚕麦不登。三年五月丙午,泉州大雨,昼夜不止者旬日。八月,淫雨,江浙淮闽禾、麻、菽、麦、粟多腐。四年四月,阴雨弥月。六年五月,连雨六十余日。十一月,连雨。辛巳,郊祀,云开于圜丘,百步外有澍雨。八年四月,四川阴雨七十余日。六月壬寅,大雨彻昼夜,至于己酉。九年闰正月,淫雨。



    淳熙二年夏,建康府霖雨,坏城郭。三年五月,淮、浙积雨损禾麦。八月,浙东西、江东连雨。癸未、甲申,行都大风雨。九月,久雨。十月癸酉,孝宗出手诏决狱,援笔而风起开霁。四年九月丁酉、戊戌,绍兴府余姚、上虞二县大风雨。五年闰六月己亥,阶州暴雨,至于戊申。乙巳,兴化军、福州福清县暴风雨夜作。六年四月,衢州霖雨。九月,连雨;己巳,将郊而霁。八年四月,雨腐禾麦。五月,久雨,败首种。十年五月,信州霖雨,自甲戌至于辛巳。八月,福州大霖雨,自己未至于九月乙丑,吉州亦如之。十一年四月,淫雨。戊寅,建康府、太平州大霖雨。六月甲申,处州龙泉县暴雨。十二年五月、六月,皆霖雨。十三年秋,利州路霖雨,败禾稼穜稑,金、洋、阶、成、岷、凤六州亦如之。十五年五月,荆、淮郡国连雨。戊午,祁门县霖雨。十六年四月,西和州霖雨,害禾麦。五月,浙西、湖北、福建、淮东、利西诸道霖雨。



    绍熙元年春,久阴连雨,至于三月。夏,阶、成、岷、凤四州霖雨伤麦。二年二月,赣州霖雨,连春夏不止,坏城四百九十丈,圮城楼、敌楼凡十五所。四月,福建路霖雨,至于五月。七月,利路久雨,伤种麦。癸亥,兴州暴雨连日。八月,行都久雨。三年五月,江东、湖北路连雨。常德府大雨彻昼夜,自壬辰至于庚子。宁国府、池州、广德军自己亥至于六月辛丑朔,雨甚,祁门县至于庚戌。七月壬申,天台、仙居二县大雨连旬。淮西路、镇江、襄阳府皆害禾麦。八月,普州雨害稼。四年四月,霖雨,至于五月,浙东西、江东、湖北郡县坏圩田,害蚕、麦、蔬、稑,绍兴、宁国府尤甚。镇江府大雨,自辛未至于丙子,淮西郡县自丙子至于戊寅。五年八月,霖雨,畿县、浙东西皆害稼。九月,雨,至于十月癸巳,大雨三昼夜不止,江东西、福建郡县皆苦雨。



    庆元元年正月,霖雨。甲辰,帝蔬食露祷,丙午霁。二月,又雨,至于三月,伤麦。五月,霖雨。七月,雨,至于八月。二年六月壬申,台州焱风暴雨连夕。八月,行都霖雨五十余日。三年七月,雨连月。四年八月,久雨。五年五月,行都雨,坏城,夜压附城民庐,多死者。六月,浙东、西霖雨,至于八月。六年五月庚午,严州霖雨,连五昼夜不止。



    嘉泰二年六月,福建路连雨,至于七月丁未,大风雨为灾。三年八月,久雨。



    开禧元年七月,利路郡县霖雨害稼。闰月,盱眙军阴雨,至于九月,败禾稑。十月,行都淫雨,至于明年春。二年春,淫雨,至于三月。



    嘉定二年五月戊戌,连州大雨连昼夜。六月,利、阆、成、西和四州霖雨。七月壬辰,台州大风雨夜作。三年三月,阴雨六十余日。五月,淫雨,至于六月,首种多败,蚕麦不登。四年八月,霖雨,至于九月。五年春,淫雨,至于三月,伤蚕麦。十一月,雨雪积阴,至于明年春。六年春,淫雨,至于二月。丁亥,雨雪集霰。五月,阴雨经日。辛酉,严州霖雨。月戊子,绍兴府大风雨,浙东、西雨,至于七月。七年九月,阴雨,至于十月,害禾麦。九年四月、六月,大霖雨,浙东、西郡县尤甚。十年三月,连雨,至于四月。十月,霖雨害稼。十一年六月,霖雨,浙西郡县尤甚。十二年六月,霖雨弥月。十五年七月,浙东、西霖雨为灾。十六年五月,霖雨,浙西、湖北、江东、淮东尤甚。八月,大风雨害稼。十七年八月,霖雨。



    乾德四年二月长春节,甘露降江宁府报恩院。五年二月,甘露降江陵府玉泉寺松树。



    开宝元年十二月,甘露降蔡州僧院柏树。



    太平兴国三年正月,甘露降寿州廨。四年五月,甘露降河东县廨丛竹凡三日。七年四月丙戌,知汉州安守亮献柏叶上甘露一器。九年三月丙子,甘露降西京南太一宫新城。



    雍熙三年四月庚子,甘露降后院草木。四年十二月,甘露降兴化军罗汉峰前五松。



    端拱二年二月,甘露降寿州廨园柏及资圣寺桧。



    淳化二年十二月,资州廨及延寿观、德纯寺甘露降松柏,凡六日。三年正月,舒州,二月,衢州;四月,舒州;四年六月,舒州:并甘露降。



    至道三年四月,蕲州;三年五月,泉州;六月苏州,甘露降。



    咸平元年四月,甘露降平戎军廨果树,凡九十余本。十一月,甘露降亳州真观灵宝柏树。二年五月,太平州、浔州;三年二月,泉州;十一月,浔州;四年二月,龚州;五年正月,桂州;十一月,许州,并甘露降。



    景德元年,义宁县;二年正月,郁林州;二月,晋州及神山县;三年正月,梓州;四月,遂州;十二月,荣州、怀安军,甘露降。



    大中祥符元年十二月,上饶县、信阳军;二年正月,信阳军、陈、鄂二州;三月,陵、升、梓三州;三年二月,柳州、怀安军;闰二月,富顺监;五月,泽、耀、晋、益四州;四年正月,梓州;三月,泽州;四月,常州;五年四月,遂州;五月,无为军;六月,梓州;七月,真定府;十一月,荣州开元寺;六年三月,梓州;六月,鄜州;八月,遂州;九月,信州;十月,亳州太清宫;十一月,浔州;十二月,荣州、南仪州;七年二月,凤翔府天庆观;五月,郓州;十月,亳州太清宫;十一月,彭州天庆观;八年正月,中江县;二月,果州;十月,衢州:九年十一月,玉清昭应宫,并甘露降。



    天禧元年正月,贵州天庆观;二月,玉清昭应宫;三月,后苑;四月,会灵观;五月,庐州通判厅及后土祠;十二月,昭州天庆观;二年十二月,荣州开元寺、怀安军天庆观;三年四月,舒州;五月,益州;四年三月,邵武军;十二月,平泉县;五年三月,泉州;十一月,韶州,并甘露降。



    天圣元年正月,柳州;十一月,河南府;二年五月,凤州;十月,泾州;四年,荣州、怀安军;六年,太平州;七年正月,益州;九年正月,荣州,并甘露降。



    明道元年十一月,韶州、梓州甘露降。



    景祐四年十一月,成德军;庆历四年正月,桂州;皇祐三年十二月,吉州;嘉祐七年三月,眉州、蓬州;九月,陵州,并甘露降。



    熙宁元年距元丰八年,甘露降凡二十余处。



    元祐元年距元符三年,亦如之。



    大观初,甘露降于九成宫帝鼐室。三年冬,降于尚书省及六曹,御制七言四韵诗赐执政已下。其后内自禁中及宣和殿、延福宫、神霄宫,下至三学、开封府、大理寺、宰臣私第,皆有之,岁岁拜表称贺。



    建隆初,蜀孟昶末年,妇女竞治发为高髻,号「朝天髻」。未几,昶入朝京师。江南李煜末年,有卫士秦友登寿昌堂榻,覆其鞋而坐,讯之,风狂不寤。识者云:「鞋,履也,李氏将覆于此地而为秦所有乎?'履'与'李'、'友'与'有'同音,赵与秦,同祖也。」又煜宫中盛雨水染浅碧为衣,号「天水碧」。未几,为王师所克,士女至京师犹有服之者。天水,国之姓望也。



    淳化三年,京师里巷妇人竞剪黑光纸团靥,又装镂鱼腮中骨,号「鱼媚子」以饰面。黑,北方色;鱼,水族,皆阴类也。面为六阳之首,阴侵于阳,将有水灾。明年,京师秋冬积雨,衢路水深数尺。



    景德四年春,京城小儿裂裳为小儿旗,系竿首,相对挥飐,兵斗之象也。是岁,宜州卒陈进为乱,出师讨平之。



    绍兴二十一年,行都豪贵竞为小青盖,饰赤油火珠于盖之顶,出都门外,传呼于道。珠者,乘舆服御饰升龙用焉,臣庶以加于小盖,近服妖,亦僭咎也。二十三年,士庶家竞以胎鹿皮制妇人冠,山民采捕胎鹿无遗。时去宣和未远,妇人服饰犹集翠羽为之,近服妖也。二十七年,交阯贡翠羽数百,命焚之通衢,立法以禁。



    绍熙元年,里巷妇女以琉璃为首饰。《唐志》琉璃钗钏有流离之兆,亦服妖也,后连年有流徙之厄。



    理宗朝,宫妃系前后掩裙而长窣地,名「赶上裙」;梳高髻于顶,曰「不走落」;束足纤直,名「快上马」;粉点眼角,名「泪妆」;剃削童发,必留大钱许于顶左,名「偏顶」,或留之顶前,束以彩缯,宛若博焦之状,或曰「鹁角」。



    咸淳五年,都人以碾玉为首饰。有诗云:「京师禁珠翠,天下尽琉璃。」



    太平兴国三年三月,凿金明池,既掘地,有龟出,殆逾万数。



    大中祥符二年四月,有黑龟甚众,沿汴水而下。



    至和元年二月,信州贡绿毛龟。



    大观元年闰十月丙戌,都水使者赵霆行河,得两首龟以为瑞,蔡京信之,曰:「此齐小白所谓象罔见之而霸者也。」郑居中曰:「首岂容有二,而京主之,意殆不可测。」帝命弃龟金明池。



    政和四年,瑞州进六目龟。五年,博州进白龟。



    绍兴八年五月,汴京太康县大雷雨,下冰龟数十里,随大小皆龟形,具首足卦文。



    乾道五年,舒州民献龟,骈生二首,不能伸缩。郡守张栋纵之灊山,近龟孽也。



    嘉定十四年春,楚州境上龟大小死者蔽野。



    咸平三年八月,黄州群鸡夜鸣,至冬不止。



    绍兴初,陈州民家鸡忽人言,近鸡祸也。松阳县民家鸡生三足,县治有鸡伏卵,毛生壳外,近鸡祸,亦毛孽也。



    乾道六年,西安县官塘有物,鸡首人身,高丈余,昼见于野。



    庆元三年,饶州军营鸡卵出蛇,近鸡孽,亦蛇孽也。婺源县张村民家雌鸡化为雄,烹之,形冠距而腹卵孕。同里洪氏家雄鸡伏子,中一雏三足。



    咸淳五年,常州鸡羽生距。



    建隆元年夏,相、金、均、房、商五州鼠食苗。二年五月,商州鼠食苗。



    乾德五年九月,金州鼠食苗。



    太平兴国七年十月,岳州鼠害稼。



    绍兴十六年,清远、翁源、真阳三县鼠食稼,千万为群。时广东久旱,凡羽鳞皆化为鼠。有获鼠于田者,腹犹蛇文,渔者夜设纲,旦视皆鼠。自夏徂秋,为患数月方息,岁为饥,近鼠妖也。



    乾道九年,隆兴府鼠千万为群,害稼。



    淳熙五年八月,淮东通、泰、楚、高邮黑鼠食禾既,岁大饥。时江陵府郭外,群鼠多至塞路,其色黑、白、青、黄各异,为车马践死者不可胜计,逾三月乃息。



    绍熙四年,饶州民家二小鼠食牛角,三徙牛牢不免,角穿肉瘠以毙,近鼠妖也。



    庆元元年六月,番阳县民家一猫带数十鼠,行止食息皆同,如母子相哺者,民杀猫而鼠舐其血。鼠象盗,猫职捕,而反相与同处,司盗废职之象也,与唐龙朔洛州猫鼠同占。



    绍兴三年八月辛亥,尚书省后楼无故自坏。



    庆元元年夏,建昌军民居木柱有声如牛鸣者,三日乃止。



    咸淳九年,丞相贾似道起复之日,在越上私第,方拜家庙,忽闻内有裂帛声,众宾愕然,密询左右,知家庙栋裂,皆逡巡而退。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宋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宋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宋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