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五宗室三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宋史 列传第五宗室三
(88106 www.88106.com)    ○吴王颢益王頵吴王佖燕王俣楚王似献愍太子茂郓王楷肃王枢景王杞济王栩徐王棣沂王咢和王栻信王榛太子谌弟训元懿太子信王璩庄文太子愭魏王恺景献太子询镇王竑



    英宗四子:长神宗,次吴荣王颢,次润王颜,次益端献王頵,皆宣仁圣烈高皇后出也。颜早亡,徽宗赐名追封。



    吴荣王颢字仲明,初名仲糺,自右内率府副率为和州防御使,封安乐郡公,转明州观察使,进祁国公。治平元年,加检校太傅、保宁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东阳郡王。三年,出阁。神宗立,进封昌王;官制行,册拜司空,徙王雍。哲宗嗣位,加太保,换成德、横海二镇,徙封扬王,赐赞拜不名,五日一谒禁中。帝致恭如家人礼。神宗祔庙,拜太傅,移镇京兆、凤翔。



    自熙宁以来,颢屡请居外,章上辄却。至元祐初,乃赐咸宜坊第一区,榜曰「亲贤」与弟頵对邸。车驾偕三宫临幸,留宴终日。拜太尉,诸子皆命赐官,制曰:「先皇帝笃兄弟之好,以恩胜义,不许二叔出居于外,盖武王待周公之意。太皇太后严朝廷之礼,以义制恩,始从其请,出就外宅,得孔子远其子之意。二圣不同,同归于道,皆可以为万世法。朕承侍两宫,按行新第,顾瞻怀思,潸然出涕。昔汉明帝问东平王:'在家何以为乐?'王言:'为善最乐。'帝大其言,因送列侯印十九枚,诸子五岁以上悉佩之,著之简策,天下不以为私。今王诸子性于忠孝,渐于礼义,自胜衣以上,颀然皆有成人之风,朕甚嘉之。其各进一官,以助其为善之乐,尚勉之哉!毋忝父祖,以为邦家光。」徙封徐王,诏书不名。



    宣仁有疾,颢旦旦入问,因亦被病。宣仁祔庙,拜太师,徙王冀,赐入朝不趋。改淮南、荆南节度使,徙封楚王。病益笃,帝亲挟医视诊,令昼夜具起居状闻,小愈则喜。既而薨,年四十七。帝即临哭,辍朝五日,成服苑中。赠尚书令兼中书令、扬荆冀三州牧、燕王,谥曰荣,陪葬永厚陵。徽宗即位,改封吴王。



    颢天资颖异,尤嗜学,始就外傅,每一经终,即遗讲读官以器币服马。工飞白,善射,好图书,博求善本。神宗嘉其志尚,每得异书,亟驰使以示。尝赐方团玉带,俾服而朝,颢辞,乃为制玉鱼以别之。是后亲王遂踵为故实。初,居英宗丧,丐解官终制,以厌于至尊,不克遂。服慈圣光献太后之服,易月当除,颢曰:「身为孙而情文缺然,若是可乎?请如心丧礼,须上禫除,即吉。」诏可。



    子孝骞嗣,终宁**节度使、晋康郡王;孝锡终嘉州团练使,赠永国公。



    益端献王頵,初名仲恪,封大宁郡公,进鄮国公、乐安郡王、嘉王。所历官赐,略与兄颢同。更武胜、山南西、保信、保静、武昌、武安、武宁、镇海、成德、荆南十节度,徙王曹、荆,位至太尉。元祐三年七月薨,年三十三,赠太师、尚书令、荆徐二州牧、魏王,谥端献。徽宗改封益王。



    頵端重明粹,少好学,长博通群书,工飞白、篆籀。宾接宫僚,岁满当去,辄奏留,久者至十余年。颇好医书,手著《普惠集效方》,且储药以救病者。



    子九人:孝哲,右骁卫将军,早亡;孝奕,彰化军节度观察留后,赠司空、平原郡王;孝参,奉**节度使,改宁武、武胜,封豫章郡王;孝永,邢州观察使,赠司空、广陵郡王;孝诒、孝骘、孝悦、孝颖、孝愿,皆至节度使。



    神宗十四子:长成王佾,次惠王仅,次唐哀献王俊,次褒王伸,次冀王僴,次哲宗,次豫悼惠王价,次徐冲惠王倜,次吴荣穆王佖,次仪王伟,次徽宗,次燕王俣,次楚荣宪王似,次越王偲。八王皆早薨:佾、仅、伸、伟,徽宗赐名追封;俊、僴、倜、价,徽宗改封。



    吴荣穆王佖,帝第九子。初授山南东道节度使,封仪国公。哲宗立,加开府仪同三司、大宁郡王,进申王,拜司空。帝崩,佖于诸弟为最长,有目疾不得立。徽宗嗣位,以帝兄拜太傅,加殊礼,旋拜太师,历京兆、真定尹,荆、扬、太原、兴元牧,徙国陈。崇宁五年薨,辍视朝七日。赠尚书令兼中书令、徐州牧、燕王,谥荣穆。又加赠侍中,改封吴王。子有奕,武信军节度使、和义郡王。



    燕王俣,帝第十子;越王偲,帝第十二子。母曰林婕妤。俣初授定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成国公;偲初授武成军节度使、检校太尉、祁国公。哲宗朝,俣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咸宁郡王;偲加开府仪同三司,封永宁郡王。是后累换节铖,历任尹牧,俣进封莘王,偲封睦王。徽宗朝,俱历太保、太傅,俣进封卫王、魏王、燕王,偲进封定王、邓王、越王。靖康元年,同迁太师,俣授河东剑南西川节度使、成都牧,偲授永兴成德军节度使、雍州真定牧。



    二年,上皇幸青城,父老邀之不及,道遇二王,哭曰:「愿与王俱死。」徐秉哲捕为首者戮之,益兵卫送二王于金营,北行至庆源境上,俣乏食薨,偲至韩州而薨。



    绍兴初,有崔绍祖者至寿春府,称越王次子,受上皇蜡诏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兴师恢复。镇抚使赵霖以闻。召赴行在,事败,送台狱伏罪,斩于越州市。



    楚荣宪王似,帝第十三子。初为集庆军节度使、和国公,进普宁郡王。元符元年出阁,封简王。似于哲宗为母弟,哲宗崩,皇太后议所立,宰相章惇以似对。后曰:「均是神宗子,何必然。」乃立端王。徽宗定位,加司徒,改镇武昌、武成,徙封蔡,拜太保,移镇保平、镇安,又改凤翔、雄武。以王府史语言指斥,送大理寺验治,似上表待罪。



    左司江谏江公望上疏,以为:「亲隙不可开,开则言可离贰;疑迹不可显,显则事难磨灭。陛下之得天下也,章惇尝持异议,已有隙迹矣。蔡王出于无心,年尚幼小,未达祸乱之萌,恬不以为恤。陛下一切包容,已开之隙复涂,已显之迹复泯矣。恩意渥缛,欢然不失兄弟之情。若以暧昧无根之语,加诸至亲骨肉之间,则有魏文'相煎太急'之讥,而忘大舜亲爱之道,岂治世之美事邪。臣愿陛下密诏有司,凡无根之言勿形案牍,倘有瑕可指,一人胸次,则终身不忘,迹不可泯,隙不可涂,则骨肉离矣。一有浸淫旁及蔡王之语,不识陛下将何以处之,陛下何颜见神考于太庙乎?」疏入,公望罢知淮阳军。徽宗虽出公望,然颇思其言,止治其左右。



    崇宁中,徙镇荆南、武宁。崇宁五年薨,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冀州牧、韩王,改封楚王,谥荣宪。



    子有恭,定**节度使、永宁郡王。



    哲宗一子:献愍太子茂,昭怀刘皇后为贤妃时所生。帝未有子,而中宫虚位,后因是得立。然才三月而夭,追封越王,谥冲献。崇宁元年,改谥献愍。后之立也,邹浩凡三上疏谏,随削其稿。至是,或谓浩有「杀卓氏而夺其子,欺人可也,讵可以欺天乎」之语,徽宗昭暴其事,复窜浩昭州,而峻茂典册。后上表谢,然浩盖无是言也。



    徽宗三十一子:长钦宗,次衮王柽,次郓王楷,次荆王楫,次肃王枢,次景王杞,次济王栩,次益王棫,次高宗,次邠王材,次祁王模,次莘王植,次仪王朴,次徐王棣,次沂王咢,次郓王栱,次和王栻,次信王榛,次汉王椿,次安康郡王楃,次广平郡王楗,次陈国公机,次相国公梃,次瀛国公樾,次建安郡王楧,次嘉国公椅,次温国公栋,次英国公楒,次仪国公桐,次昌国公柄,次润国公枞。柽、楫、材、栱、椿、机六王早薨。



    郓王楷,帝第三子。初名焕。始封魏国公,进高密郡王、嘉王,历奉宁、镇安、镇东、武宁、保平、荆南、宁江、剑南西川、镇南、河东、宁海十一节度使。政和八年,廷策进士,唱名第一。母王妃方有宠,遂超拜太傅,改王郓,仍提举皇城司。出入禁省,不复限朝暮,于外第作飞桥复道以通往来。北伐之役,且将以为元帅,会白沟失利而止。钦宗立,改镇凤翔、彰德军。靖康初,与诸王皆北迁。



    肃王枢,帝第五子。初封吴国公,进建安郡王、肃王,历节度六镇。靖康初,金人围京城,要帝子弟为质,且求输两河。于是遣宰臣张邦昌从枢使斡离不军,为金人所留,约俟割地毕遣还,而挟以北去。



    景王杞,初授武安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冀国公。大观二年,改授山南东道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封文安郡王。政和中,授检校太保,寻迁太保,改授护国、武昌军节度使,追封景王。靖康元年,授荆南、镇东军节度使,迁太傅。



    二年,遣诣金营充贺正旦使。既归,又从上幸青城。及上皇出郊,杞日侍左右,衣不解带,食不食肉,上皇制发愿文,述祈天请命之意,以授杞。杞顿首泣。及北行,须发尽白。



    济王栩,初授镇洮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鲁国公。大观二年,改授彰武军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安康郡王,政和中,授检校太保,改荆南、清海军节度使,进封济王。靖康元年,授护国、宁海军节度使,迁太傅。



    同景王杞为贺金人正旦使。既还,又与何桌为请命使,金帅绐栩曰:「自古有南即有北,不可相无,今所欲割地而已。」栩回以白上,且言金帅请与上皇相见,上曰:「岂可使上皇蒙尘。」遂自出,以栩从行。及索诸王家属,栩夫人曹氏避难他出,徐秉哲捕而拘之,遂同北去。



    徐王棣,初授镇江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徐国公。政和中,授检校太保。宣和中,改镇南军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封高平郡王。寻改山南东道、河阳三城节度使,进封徐王。后从渊圣北去。



    绍兴二年,有万州李勃者,伪称祁王,内侍杨公谨与言徐王起居状,勃遂改称徐王。宣抚使张浚遣赴行在,上命王府故吏验视,言非真,诏送大理,情得,弃市。



    沂王咢,初授横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冀国公。政和中,授检校太保。宣和中,改剑南西川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封河间郡王。寻改剑南东川、威武军节度使,迁太保,进封沂王。



    后从渊圣出郊,至北方,与驸马刘彦文告上皇左右谋变,金遣人按问,上皇遣莘王植、驸马蔡鞗等对辨,凡三日,咢、彦文气折,金人诛之。



    和王栻,初授静江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广国公。三年,授检校太保。寻改定武军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南康郡王。靖康元年,授瀛海、安化军节度使、检校太傅,追封和王。后从渊圣出郊。



    有遗女一人,高宗朝封乐平县主,出适杜安石,命大宗正司主婚。



    信王榛,初授建雄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福国公。三年,授检校太保。宣和末,改安远军节度使,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平阳郡王。靖康元年,授庆阳、昭化军节度使,迁检校太傅,进封信王。



    后从渊圣出郊,北行至庆源,亡匿真定境中。时马广与赵邦杰聚兵保五马山砦,阴迎榛归,奉以为主,两河遗民闻风响应。



    榛遣广诣行在奏之,其略曰:「邦杰与广,忠义之心,坚若金石,臣自陷贼中,颇知其虚实。贼今稍惰,皆怀归心,且累败于西夏,而契丹亦出攻之。今山西诸砦乡兵约十余万,力与贼抗,但皆苦窘,兼阙戎器。臣多方存恤,惟望朝廷遣兵来援,不然,久之恐反为贼用。臣于陛下,以礼言则君臣,以义言则兄弟,其忧国念亲之心无异。愿委臣总大军,与诸砦乡兵,约日大举,决见成功。」广既至,黄潜善、汪伯彦疑其非真,上识榛手书,遂除河外兵马都元帅。潜善、伯彦终疑之,广将行,密授朝旨,使几察榛,复令广听诸路节制。广知事不成,遂留于大名府不进。会有言榛将渡河入京,朝廷因诏择日还京,以伐其谋。



    金人恐广以援兵至,急发兵攻诸砦,断其汲道,诸砦遂陷。榛亡,不知所在,或曰后兴上皇同居五国城。



    绍兴元年,邓州有杨其姓者,聚千余人,自称信王。镇抚使翟兴觉诈,遣将斩之以闻。



    钦宗皇太子谌,朱皇后子也。政和七年生,为嫡皇孙,祖宗以来所未有,徽宗喜。蔡京奏除检校少保、常德军节度使,封崇国公,从之。会王黼得政,谋倾京,言其以东宫比人主,遂降为高州防御使。靖康元年,迁检校少保、昭庆军节度使、大宁郡王。寻进检校少傅、宁**节度使。四月,诏立为皇太子。



    二年,上幸青城,命密院同知孙傅兼太子少傅,吏部侍郎谢克家兼太子宾客,辅太子监国,称制行事。未几,金人请二帝谕太子出城。统制吴革力请留,欲以所募士微服卫太子溃围以出。傅不许,乃谋匿民间,别求状类太子者并宦者二人杀之,送金人,绐以宦者窃太子欲投献,都人争之,并伤太子。迟疑不决者五日。吴开、莫俦督胁甚急,范琼恐变生,以危言詟卫士,遂拥太子与皇后共车以出。百官军吏奔随号哭,太学诸生拥拜车前,太子呼云:「百姓救我!」哭声震天,已而北去。弟训。



    训乃北地所生。有砀山人留遇僧者,金人见之曰:「全似赵家少帝。」遇僧窃喜。绍兴十年,三京路通,诏求宗室。遇僧自言少帝第二子,乃守臣遣赴行在,过泗州,州官孙守信疑之,白其守,请于朝。阁门言渊圣无第二子,诏宁信劾治。遇僧伏罪,黥隶琼州。后有自北至者,曰:「渊圣小大王训,见居五国城。」



    元懿太子讳旉,高宗子也,母潘贤妃。建炎元年六月,生于南京。拜检校少保、集庆军节度使,封魏国公。金人侵淮南,帝幸临安,会苗傅、刘正彦作乱,逼帝禅位于旉,改元明受。既而傅等伏诛,帝复位,乃以旉为皇太子,从幸建康。太子立,属疾,宫人误蹴地上金炉有声,太子惊悸,疾转剧,薨,谥元懿。



    信王璩字润夫,初名伯玖,艺祖七世孙,秉义郎子彦之子也。生而聪慧。



    初,伯琮以宗子被选入宫,高宗命鞠于婕妤张氏;吴才人亦请于帝,遂以伯玖命才人母之,赐名璩,除和州防御使,时生七岁矣。伯琮以建国公就傅,璩独居禁中。俄拜节度使,封吴国公,宰执赵鼎、刘大中、王庶等坚持之,命不果行。会秦桧专政,遂除保大军节度使,封崇国公。寻诏赴资善堂听读。绍兴十五年,加检校少保,进封恩平郡王,出就外第。时伯琮己封普安郡王,璩官属礼制相等夷,号东、西府。逾年,改武昌军节度使。



    二十二年,子彦卒,璩去官持服,终丧,还旧官。显仁太后崩,普安郡王始立为皇太子,璩因加恩称皇侄,名位始定。迁开府仪同三司,判大宗正事,置司绍兴府。



    孝宗即位,璩表请入贺,许之,特授少保,改静江军节度使。顷之,省绍兴府宗正事,改判西外宗正司。璩累章乞闲,改醴泉观使。淳熙中,除少傅。高宗崩,奔赴得疾,逾年而薨,年五十九,追封信王,累赠太保、太师。



    始,璩之入宫也,储位未定者垂三十年,中外颇以为疑。孝宗既立,天性友爱,璩入朝,屡召宴内殿,呼以官,不名也,赐予无算。



    子四人:师淳历忠州团练使、永州防御使,师瀹、师沦、师路并补武翼大夫。孙希楙,特补保义郎。



    庄文太子讳愭,孝宗嫡长子也,母郭皇后。初名愉,补右内率府副率,寻赐名愭,除右监门卫大将军、荣州刺史。孝宗为皇子时,愭拜蕲州防御使。及受禅,除少保、永兴军节度使,封邓王。故事皇子出阁,封王,兼两镇,然后加司空。愭自防御使躐拜少保,章异数也。



    乾道元年,立为皇太子,册广国夫人钱氏为妃。诏增东宫从卫,太子谦让。及奏捐月给杂物,从之。三年秋,太子病暍,医误投药,病剧。上皇与帝亲视疾,为赦天下。越三日薨,年二十四,谥庄文。



    太子贤厚,上皇与帝皆爱之。帝从礼官议服期,以日易月;文武百官服衰,服一日而除;东宫臣僚齐衰三月,临七日而除。比葬,帝再至东宫,命宰臣奉谥册,大小祥皆以执政官行礼。



    子挺,钱氏所生也,甫晬,除福州观察使,封荣国公,乾道九年卒,赠武当军节度使,追封豫国公。



    宁宗时,命宗子希璂为太子后。希璂,艺祖九世孙也,赐名搢,补右千牛卫将军,置教授于府。开禧二年,除忠州防御使。嘉定八年,更名思正。



    魏惠宪王讳恺,庄文同母弟也。初补右内率府副率,转右监门卫大将军、贵州团练使。孝宗受禅,拜雄武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封庆王。



    庄文太子薨,恺次当立,帝意未决。既而以恭王英武类己,竟立之。加恺雄武、保宁军节度使,进封魏王,判宁国府。妻华国夫人韦氏,特封韩、魏两国夫人,以示优礼。赐黄金三千两、白金一万两,命宰设祖于玉津园,王登车,顾谓虞允文曰:「更望相公保全。」比至镇,奏朝天申节,许之。



    府长史上言,欲与司马分治郡,俾王受成。恺奏曰:「臣被命判府,今专委长史、司马,是处臣无用之地。况一郡置三判府,臣恐吏民纷竞不一,徒见其扰。长史、司马宜主钱谷、讼牒,俾拟呈臣依而判之,庶上下安,事益易治。」又请增士人贡额。朝廷悉从之。恺究心民事,筑圩田之隤圮者,帝手诏嘉劳之。



    淳熙元年,徙判明州。辍属邑田租以赡学。得两歧麦,图以献,帝复赐手诏曰:「汝劝课艺植,农不游惰,宜获瑞麦之应。」加恺荆南、集庆军节度使,行江陵尹,寻改永兴、成德军节度使、扬州牧。七年,薨于明州,年三十五。帝素服发哀于别殿,赠淮南武宁军节度使、扬州牧兼徐州牧,谥惠宁。



    王性宽慈,上皇雅爱之。虽以宗社大计出王于外,然心每念之,赐赉不绝。讣闻,帝滋然曰:「向所以越次建储者,正为此子福气差薄耳!」治二郡有仁声,薨之日,四明父老乞建祠立碑,以纪遗爱。



    子二人。摅早卒。抦生于明州,母卜氏,信安郡夫人,王薨,还居行在。抦性早慧,帝爱之,将内禅,升耀州观察使,封嘉国公。庆元间,封吴兴郡王,领昭庆军节度使。开禧二年薨,赠太保,封沂王,谥靖惠。



    子垓,三岁而夭。诏立宗室希瞿子为其后,更名均,领右千牛卫将军,置教授于府。寻加福州观察使。后更名贵和,即镇王竑也。



    景献太子讳询,燕懿王后,艺祖十一世孙也。初名与愿。宁宗既失衮王,从宰执京镗等请,取与愿养于宫中,年六岁,赐名严,除福州观察使。嘉泰二年,拜威武军节度使,封卫国公,听读资善堂。



    开禧元年,时边事益急,金人请诛首谋用兵者,严用翊善史弥远计,奏韩侂胄轻起兵端,上危宗社,宜赐黜罢,以安边境。从之。



    严立为皇太子,拜开府仪同三司,封荣王,更为帱。诏御朝太子侍立,宰执日赴资善堂会议。寻用天禧故事,宰辅大臣并兼师傅、宾客,太子出居东宫,更名询。嘉定十三年薨,年二十九,谥景献。



    镇王竑,希瞿之子也。初,沂靖惠王薨,无嗣,以竑为之后,赐名均,寻改赐名贵和。太子询薨,乃立贵和为皇子,赐名竑,授宁武军节度使,封祁国公。嘉定十五年五月,加检校少保,封济国公。



    十七年六月辛未,竑生子,诏告天地、宗庙、社稷、宫观。八月祭未,赐竑子名铨,授左千牛卫大将军。丁亥,铨薨,赠复州防御使,追封永宁侯。竑上表称谢。



    竑好鼓琴,丞相史弥远买美人善琴者,纳诸御,而厚廪其家,使美人目闲竑,动息必以告。美人知书慧黠,竑嬖之。宫壁有舆地图,竑指琼厓曰:「吾他日得志,置史弥远于此。」又尝呼弥远为「新恩」。以他日非新州则恩州也。弥远闻之,尝因七月七日进乞巧奇玩以觇之,竑乘酒碎于地。弥远大惧,日夕思以处竑,而竑不知也。



    时沂王犹未有后,方选宗室希瓐子昀继之。一日,弥远为其父饭僧净慈寺,独与国子学录郑清之登惠日阁,屏人语曰:「皇子不堪负荷,闻后沂邸者甚贤,今欲择讲官,君其善训迪之。事成,弥远之坐即君坐也。然言出于弥远之口,入于君之耳,若一语泄者,吾与君皆族矣。」清之拱手曰:「不敢。」乃以清之兼魏忠宪王府教授。清之日教昀为文,又购高宗书俾习焉。清之上谒弥远,即以昀诗文翰墨以示,弥远誉之不容口。弥远尝问清之:「吾闻其贤已熟,大要竟何如?」清之曰:「其人之贤,更仆不能数,然一言以断之曰:不凡。」弥远颔之再三,策立之意益坚。清之始以小官兼教授,其后累迁,兼如故。



    宁宗崩,弥远始遣清之往,告昀以将立之之意。再三言之,昀默然不应。最后清之乃言曰:「丞相以清之从游之久,故使布腹心于足下。今足下不答一语,则清之将何以复命于丞相?」昀始拱手徐答曰:「绍兴老母在。」清之以告弥远,益相与叹其不凡。



    竑跂足以需宣召,久而不至。弥远在禁中,遣快行宣皇子,令之曰:「今所宣是沂靖惠王府皇子,非万岁巷皇子,苟误,则汝曹皆处斩。」竑不能自己,属目墙壁间,见快行过其府而不入,疑焉。己而拥一人径过,天已暝,不知其为谁,甚惑。



    昀既至,弥远引入柩前,举哀毕,然后召竑。竑闻命亟赴,至则每过宫门,禁卫拒其从者。弥远亦引入柩前,举哀毕,引出帷,殿帅夏震守之。既而召百官立班听遗制,则引竑仍就旧班,竑愕然曰:「今日之事,我岂当仍在此班?」震绐之曰:「未宣制以前当在此,宣制后乃即位耳。」竑以为然。未几,遥见烛影中一人已在御坐,宣制毕,阁门赞呼,百官拜舞,贺新皇帝即位。竑不肯拜,震捽其首下拜。皇后矫遗诏:竑开府仪同三司,进封济阳郡王,判宁国府。帝因加竑少保,进封济王。九月丁丑,以竑充醴泉观使,令就赐第。



    宝庆元年正月庚午,湖州人潘壬与其弟丙谋立竑,竑闻变匿水窦中,壬等得之,拥至州治,以黄袍加身。竑号泣不从,不获已,与之约曰:「汝能勿伤太后、官家乎?」众许诺。遂发军资库金帛、会子犒军,命守臣谢周卿率官属入贺,伪为李全榜揭于门,数弥远废立罪,云:「今领精兵二十万,水陆进讨。」比明视之,皆太湖渔人及巡尉兵卒,不满百人耳。竑知其谋不成,率州兵讨之。遣王元春告于朝,弥远命殿司将彭任讨之,至则事平。弥远令客秦天锡托召医治竑疾,竑本无疾。丙戌,天锡诣竑,谕旨逼竑缢于州治。



    帝辍朝,赙银绢各一千、会子万贯,赠少师、保静镇潼军节度使。给事中盛章、权直舍人院王既一再缴奏,诏从之。右正言李知孝累奏,追夺王爵,降封巴陵县公。于是在廷之臣真德秀、魏了翁、洪咨夔、胡梦昱等每以竑为言,弥远辄恶而斥远之。



    端平元年,诏复官爵。妻吴氏为比丘尼,赐惠净法空大师,月给钵钱百贯。景定五年,度宗降诏,追复元赠节度使。德祐元年,提领户部财用兼修国史常楙请立竑后,试礼部侍郎兼中书舍人王应麟请更封大国,表墓锡谥,命大宗正司议选择立后,迎善气,销恶运,莫先于此。下礼部议,赠太师、尚书令,依旧节度使,升封镇王,谥昭肃。以田万亩赐其家,遣应麟致祭。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宋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宋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宋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