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指迷路大吃八角亭 拜师坟痛哭万载县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十七回 指迷路大吃八角亭 拜师坟痛哭万载县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向乐山脚踏实地後,睁眼一看,认得是长沙城里的八角亭。两边所有的铺户,都关门深入睡乡了;除大家门口悬了几盏檐灯外,没有一些儿灯火。道人向前走着道:“跟随我来!”向乐山跟着走了一箭之地,道人停步指着一家小铺户,说道:“你看这家准备了点心,等你我去吃!”向乐山看里面尚有灯火,门也是虚掩着;是心里不相信会真个准备了点心在那里等,不敢过去推门。</p>

    道人笑推向乐山道:“怕甚麽,如何不推门进去呢?”向乐山得上前把门一推。</p>

    原来是一家小小的点心子,房中悬了一盏满堂红的油灯。灶上蒸笼,蒸得热气腾腾的;一个腰系围裙的小夥计,靠墙壁坐着打盹;几张破旧的小方桌,也靠墙壁放着。房中没第二个人。</p>

    道人走过去,将那小夥计的肩膊一推道:“快把蒸好了的点心拿过来!”那小夥计被推惊醒起来,揉了揉眼睛,望了道人一望,也不说甚麽,好像是约会了的;走到灶跟前,从锅里将蒸笼端起来,拿了一个大磁盘,检了一盘热烘烘的鳗头,搁在桌上。</p>

    道人先就上首坐下来,指着鳗头对向乐山道:“你尽量吃罢,蒸笼里还有的是呢!”向乐山不知师傅是甚麽神通,这时候真个有人准备了点心在这里等。腹中既是饥饿了,也就不客气,拿起来就吃。向乐山的食量本大,片刻如风卷残云,一顿把大盘鳗头吃了。</p>

    道人问:“再能吃得下麽?”向乐山吃了这一大盘鳗头,已是很饱;回说:“不能吃了。”</p>

    道人叫小夥计过来,说道:“下的馒头,都给你去吃;你领我们上楼去睡罢。”小夥计应着是,点了一个纸搓,在前扬着引道。</p>

    道人挽着向乐山,跟在後面。一把小扶梯,搭在一个灰尘积满了的楼口;小夥计一面向後扬燃纸搓,一面用左手扶着梯于上去。</p>

    道人复推着向乐山道:“你先上去,我出外小解了就来。”向乐山更是莫名其妙,怎麽忽然跑到这里来睡呢?这里分明是一个小小的点心店于,又不是饭店,怎麽能留客人歇宿咧?这不是奇怪吗?心里旋揣想着,旋举步跟着爬上扶梯。</p>

    小夥计吹燃了手中纸搓,就壁间一碗油灯点着,拨了拨灯芯,自反身下楼去了。</p>

    向乐山看这楼上,无一处不是灰尘堆积。两条单凳,搁着几条木板,架成一个仅被睡一人的床;也悬挂着一条乌陶陶的破夏布帐子。楼上并没有可坐的椅凳,床档上放着一个极大极粗劣的木树。橱门已破烂了一扇,没了斗笋,不能安上去;就一头搁在楼板上,一头靠着木树,把橱遮掩了,不知橱里有甚麽东西没有?</p>

    他才吃了那一大盘馒头,不想便睡;又见师傅小解去了,不曾上来,也得等等。闲着无事,就轻轻将这扇破了的橱门搬开来,靠壁放了;看那橱里,竟是塞满了一栏的旧书。心里更觉诧异:怎的这样点心店里,却有这麽一大橱的书籍?随手拿起一本来,就油灯下,拍去了灰尘一看。这也应着小说上的套话,所谓:不看犹可!这一看,惊得两手抖个不住!</p>

    原来这本书面上,明明盖着一颗乐知山房藏书的图章。他急忙换一本看,也是一样。连看了几本,知道用不着再看了。禁不住两眼的痛泪,纷纷掉了下来!放下手中的书,打算等师傅上来,定计捉拿凶手。但是等了好一会,那有师傅上来?心里才恍然悟道:“原来是他老人家,指引我到这里拿凶手的!不待说,凶手必就是这店里的主人!好在那林桂馥的模样,见了面,大约还可认识!事不宜迟!趁他们这时睡着了,拿了困绑起来,等天明送到长沙县去!”</p>

    想罢,向乐山转身走到楼口,恐怕扶梯响动,惊了凶手;就楼口往下一跃,赛过秋风飘落叶,着地全无声息。</p>

    寻那小夥计,已不在这房里了。那盏满堂红,原有四个灯头;此时已吹熄了叁个。向乐山搬了张椅子垫脚,将灯取了下来,端着照进左边一间房里。</p>

    向乐山从那回遇难之後,即花童价买了一把锋利的小匕首,连柄才得九寸叁分长,拇指粗细的铁钉,要将匕首轻轻一按,登时两段;并且截下去,没有声响。终日带在身边,不曾片刻离过。此时从腰间抽了出来,去了皮鞘。看那房里,也是开了一张单凳架的床,挂着蓝布帐子;帐门放下了。地下有两双破鞋。</p>

    向乐山放下那灯,撩开帐门看了一看,一头睡着一个男子;认得睡在外边的这个,就是那小夥计;里面的像是很有些年纪,不是林桂馥的模样,也不像那条船上的船夥。但也不管他是谁,且困绑起来再说。是身边没有绳索,一时却怔住了!举眼向房中四处一望,见房角上放着一个吊桶;桶口盘了一大卷棕索。</p>

    原来这时长沙城里的居民,饮的是河水;每条街上,或是巷子里面,都有吊井;镑家自备吊桶,打水就带去,打完了。又带回来;所以这房角上,放着这个吊桶。向乐山立时将桶索解下来,本想就这麽将二人困绑做一块。因见这两人,是两个笨货,被人困醒了,必然闭着眼乱喊;就拿匕首去吓他们,他们闭着眼,也不看见:不如将他们推醒,再拿刀吓他;他知道怕死,就不敢声张了。</p>

    丙然把二人喊醒明白了,拿匕首往他脸上一亮,低声喝道:“敢做声就是一刀!”二人即吓得筛缕一般的抖,连哼也不敢哼一声!颠倒着困绑起来。割了两片帐门市,揉成两个麻核桃;塞了一个在那年老的口里。</p>

    向乐山留着这个小夥计,问道:“你这里的老板,姓甚麽名字?是那里人?快说出来,一些儿不干你事!”</p>

    小夥计战战兢兢的答道:“我我我这里的老板姓张,没没没有名字,就是这城里的人。”</p>

    向乐山知道就是这条船上的船夥张胡子。按着问道:“他睡在那间房里:“小夥计道:</p>

    “他和老板娘同睡。”向乐山气得在小夥计身上踢了一下,骂道:“我问你是他睡在那间房里?管他和谁同睡!”</p>

    小夥计痛得弹了弹,说道:“老板娘就睡在这间房的後面房里。”</p>

    向乐山忙看这房的木板壁上,有一个单扇的门;随将手中的麻核桃,塞入小夥计口中;走到那房门口,试推了一下,推不开!拿匕首截断了一门边斗笋,哑的一声开了。</p>

    这时的天色已亮,房中看得分明。张胡子已醒来,先听得隔房说话,以为是小夥计和烧饭的起来了;及听得房门响声又不寻常。他是个犯罪心虚的人,那有不惊慌的!一翻身爬了起来,大声问道:“谁呢?”</p>

    向乐山一纵步,已到了床跟前;随口应道:“是我!”张胡子把帐门一撩,伸出那个癞痢头来。</p>

    向乐山是何等的眼明手快?一见那癞痢头,就看出是那个船夥。</p>

    那船夥却也看出是向乐山了,苦於帐後没有可逃的路,只能挺身出来,打算和向乐山拚命打。他还不曾知道那夜前条船上劫抢的情形,一向总以为是一般得手後,远走高飞了。这时见了向乐山,心里虽然疑惑,是还没想到向乐山有多大的本领。又欺向乐山一个人,手中仅拿着几寸长的兵器,所以并不惧怯!他也略懂得几手拳脚,握着拳头,向向乐山扑来。</p>

    向乐山到了这时,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胡子这点儿拳脚,那有他施展的分儿?</p>

    一辫尾扫过去,就把他拖翻在地;用脚踏住了胸脯,回头见帐勾上挂着一条丝腰带,顺手取下来,困了张胡子的手脚。</p>

    张胡子的老婆,是新讨来的;不知就里,道是强盗来劫抢,躲在被窝里,张开喉咙,大喊救命。向乐山因他是妇女,又睡在被里,不肯动手去困她,也不阻止她喊叫;自将张胡子提到外面。</p>

    忽听得大门外,有人门,并高声问里面甚麽事。向乐山跑到大门跟前,开了大门,见门外立着几个做生意的人;打量了向乐山两眼,正要开口问话,向乐山已对他们卑了拱手道:</p>

    “请诸位街邻进来,我有几句要紧的话奉告!”</p>

    那几个街邻,见向乐山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又听了喊救命的声音,都以为必出了杀人的案子,一个个吓得不敢进来!立在後面些儿的,一低头就溜跑了;立在前面的几个,回头见同来的溜了地想溜开!</p>

    向乐山笑道:“我又不是强盗,又不是凶犯,好好的请诸位进来谈话。这也怕甚麽呢?</p>

    但请放心,决不是连累诸位的事!”几个街邻听得这麽说,才放大了胆量,跟箸向乐山进房。见张胡子被困在地;左边房里,又颠倒困着两个夥计。一个个望着向乐山发怔。</p>

    向乐山收了匕首,从容对街邻述了一遍叁年前兄弟遇难,及自己出门寻仇的情形,接着说道:“今日才捉箸了这个张胡子,所以惊动了诸位街邻。”</p>

    那些街邻听了向乐山的话,没一个不佩服向乐山是个豪杰,也没一个不骂张胡子是个没天良的恶贼!</p>

    向乐山就托街邻代雇了几名脚夫,抬了楼上那些书籍;向乐山亲手牵了张胡子,和那两个夥计一同到长沙县衙里。</p>

    县官见是盗案,自然立刻升堂审问。张胡子无可抵赖,得招承了和林桂馥同谋。并说:</p>

    “当时是二人同动手,把向曾贤从床上拖下来;杀死後,截成无数小块,装入一个大子里,投下江底。当夜停泊在一个小河汊里。打开皮箱一看,谁知尽是书籍,口口如是,当下悔也无及。林桂馥分了十二箱书,说是要回广西,自驾着船走了。”我得了八箱书,也没用处。</p>

    我也没有兄弟,父母是早年亡过了;有个姑母住在易家湾。</p>

    和林桂馥拆夥後,就寄住在姑母家里。因要生活,瞒着姑母作了一次贼,偷了几件衣服,一百五十两银子,就到八角亭开点心店。劫来的八日皮箱也卖了;剩了这些没用的书,零零碎碎的,也不知已烧掉了好多;留下来的,不过十分之一了。</p>

    “这也怪新讨来的这个老婆,她说:这些昼留了有用处,问她甚麽用处,她说可以留给将来生下了儿子长大了的时候好读。因此,就做一个破木橱装了,搁在楼上。那楼上是给小夥计睡的;从来没别人上去,不知怎麽会发觉的?”</p>

    县官教招房录了供。就问那小夥计:怎的会把向乐山引到楼上去?</p>

    小夥计供说:“我这日早起,因烘老面,随手从橱里带了一本栏书下来,撕了好引火。</p>

    没烧完的,就丢在门角落里。我在这里,当了一年多的夥计,常是用烂书引火。近来讨了老板娘,虽不教我再用,然间常烧几本,老板娘就见了,也不说甚麽。我贪图烂书容易烧着,每次烘老面,就拿一本。”这日我正将烧剩下来的,丢向门角落里,忽有一个道人,打门首走过;见我烧书,连忙说:罪过,罪过!弯腰拾起我丢下的书,看了一看:问道:“你烧书不怕罪过,难道你东家也由你吗?”</p>

    “我说:“是东家教我烧的;有甚麽罪过?”</p>

    “道人又问:“你东家有多少书教你烧?怎麽有书要烧掉?”</p>

    “我说:“有好几箱,特为收买了烧的。”</p>

    “道人笑着点头问:“书都搁在那里?”</p>

    “我说:“都搁在我睡的楼上。”道人还待问,我因有事走开了,道人也走了。</p>

    “过了两个月,直到前日,道人复来店里吃点心,吃了两个馒头;鸭走给我一吊大钱。</p>

    说我是个好人,穷得可怜!多给我些钱,好买件衣穿。我谢了道人收了。”昨日黄昏时候,道人又来店门首,把我招到外面说道:“我今夜要请一个朋友,到你这店里吃点心。我此时给你二两银子。你做好一笼馒头,叁更後蒸着等候。你能等到那麽迟久麽?”我看有二两银子,昨日那道人又给了一吊;有甚麽不能等呢?即一口答应道:“无论要等甚麽时候都使得!我横竖拚着一夜不睡就得了!”</p>

    “道人见我肯了,又拿出一两银子道:“再给你一两银子。我请的那朋友没地方睡觉,在这里吃过点心,就借你的床睡一觉。你若怕你东家骂,便不要对你东家说:睡一觉就走。</p>

    你真能拚着一夜就行了!”</p>

    “我儿道人的银钱,这般松动:心想我是一个光身汉子,那里怕人粘刮了我甚麽去?末帐都是老板的,也值不了几文钱!不怕人偷了去;并且我把床让给人睡,我自己仍可同烧饭的睡,更不必坐一夜。乐得多得一两银子,便也一口答应了。谁知道人引来的朋友就是这人!”说时指着向乐山。</p>

    县官问向乐山:那道人是谁,向乐山将前昨两夜,在岳麓书院遇见道人时的情形说了。</p>

    县官连连点头叹道:“诚能通神!至诚所感,仙佛自来相助!”</p>

    向乐山等到定了案,将张胡子处决了,才归家报知向闵贤。向闵贤几年来,因二弟惨死。</p>

    叁弟出外寻仇,不知下落;心中终日悲痛。又加以连年荒歉,书生本来不善营运,家境便一日不如一日,越发忧思成疾!等到向乐山报了仇回家,同闵贤已是病在垂危了;听说仇已报了,即含笑而逝。向乐山遭此情形,哀痛自不待说!料理了丧葬。幸得向曾贤娶妻得早,已生了一个儿子,这时已有五岁了,向闵贤的子,也有十来岁了。</p>

    向乐山因喜武艺,不肯娶妻;频年在外飘流惯了,在家安身不住。惜在岳麓山上,不曾问明师傅的住处,不好去那里寻访。忽然想起万载的师傅罗新冀,已有几年不见了;何不去探望探望?於是由家里动身,到得罗新冀家里,才知道罗新冀也已死去半年了!</p>

    向乐山跑到罗新冀坟上,痛哭了一场!也不再去罗家了。</p>

    独自凄凄惶惶的,并无一定的方向行走。满心想去广西,寻找林桂馥;因不知道林桂馥是广西那一道的人,又不是有名头的人物;踌躇不好向那条路上去找。正打算且去广西,仍装作游学的,到处行走;或者机缘凑巧,也有狭路相逢的一日!却因近来忧伤过度,酒也喝得大多了些;不料在万载一家火里,生起病来!</p>

    像向乐山这样年轻练武艺的人,不容易生病;一生病就不是轻微症候,人里的主人,怕他死了麻烦,逼着要向乐山挨出门外去死。向乐山又是伤心,又是忿恨,也无法反抗,得勉强挨出火门;行不到两箭路,就昏倒在草地上,不省人事了。</p>

    不知向乐山的性命如何?且待下回再说。</p>

    施评</p>

    冰卢主人评曰:作者写向乐山传,洋洋数万言,叙述不厌细详,盖向乐山亦昆仑派之重要人物也。下回人解清扬传,将叙智远仙迹之前,先以笑道人事一引,则下文愈觉奇特。或病其诞,余谓不如此,即不足当奇侠之称也。</p>

    向乐山所遇道人,言语惝恍,行从诡秘,岳麓山头,夷犹杳渺,飘飘乎有遗世独立之意。</p>

    作者虽未指明为谁,而读者早知其为笑道人矣!呜呼!世果有笑道人其人欤?余为之执鞭,所忻慕焉。</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