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化公子和尚显神通 救夫人尼姑施智计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二十回 化公子和尚显神通 救夫人尼姑施智计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朱继训见和尚能医治自己已死的儿子,那里环顾得来顺手上的伤呢?当下即把和尚引到朱复死的那房里。朱复的母亲,正抚着朱复的尸痛哭。心里已不免有些恨外面不识时务的和尚,在这时候来化缘;打伤了人家当差的,还要人家主人,亲自出去陪话!这时见自己丈夫,更把和尚引了进来。</p>

    平日朱继训治家,非常严肃,内外之防,丝毫不苟!和尚尼姑这类不耕而食、不织而衣的人,尤不喜接近!朱继训一生的嗜好:就只不能听说有特别能为的人;不怕千里迢遥,不问娼优皂隶,但他听得说果有能耐,他总得去结识结识!然而从来不曾把和尚引到内室来过。</p>

    朱夫人心中狐疑着,不觉把哭声停了。待立起身躲避,和尚已将钵盂放下,合掌当胸,对朱夫人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朱继训即将和尚要化自己儿子作徒弟的话,同朱夫人说了。朱夫人这时只要有人能将已死的儿子医活,甚麽事都愿答应。</p>

    只见和尚用双手在朱复周身摸遍,也不用药石针砭,口对着朱复的口,度了一会气。教朱继训拿出一个酒杯来,和尚用针刺破他自己的左手中指,滴出小半杯白浆;白浆里的热气,只往上腾;拨开朱复的牙齿,将小半杯白浆全倾入口内;复口对口的,连度了几口气。</p>

    没月刻工夫,朱复的肚内,轨咕噜咕噜的响起来;即时双眸转动,口里随着长吁了一声,已是活转来了!把个朱夫人喜得忘了形!也不管和尚立在旁边,走过去抱着朱复,口叫着孩儿,连声问道:“你清醒了麽?不觉怎麽难过了麽?这位大师暗,救了我孩儿的性命,还不快起来谢谢!”</p>

    朱继训只喜得哈哈笑道:“那里是起来谢谢,可以了事的吗?从此以後,算是大师傅的徒弟,不算是我们的儿子了!大师傅是救活了他自己的徒弟,不是救活了我们的儿子。这时刚醒转来,总还得安睡一会,方熊动弹!”朱夫人听了这话,翻着两眼,望了朱继训;刚才哭儿子的时候,眼中流不尽的痛泪,又流了出来。</p>

    朱绶训知道朱夫人的心理,见儿于已经医活,就舍不得化给和尚了!朱继训自己的心理,也自有些舍不得将这一个单传的儿子,化给和尚!但话已说出了口,大丈夫说话,不能出尔反尔“并且自己的儿于,已经咽了气,若不是这和尚,万无复生之理了便是舍不得,也只得忍痛割舍了!此时见自己的夫人,望着自己流泪,便安慰她道:“你我的儿子,本已死了二连棺材和装殓的衣服,都已备办齐全!倘若大师傅迟来一时半刻,此时不已装进了棺材吗?死了是永远不能见面!於今化给大师傅做徒弟,尽有见面的时候,还有甚麽不舍得呢?”</p>

    朱夫人见丈夫是这麽说,和尚又立在旁边看着,不能说出不舍的话。只得问道:“是那个庙里的?离这里有多远的路呢?”和尚答道:“老僧云游天下,本没有一定的庙宇:到此地暂时挂单在千寿寺里。我僧家最戒诳语,公子化给老僧之後,施主想时常见面,是办不到的事!到了能团圆的时候,老僧自然送他回来。”</p>

    朱复自服下和尚的白浆,陡觉精神大振;身上的痛苦竟完全没有了,反土不曾病的时候,强健得多。一翻身爬了起来,望着朱夫人叫肚中饿了。朱夫人想起这可爱的儿于就要化给和尚,得跟着和尚同去;一时只顾得抱着朱复痛哭。和尚端起钵盂笑道:“老僧还有事去,回头再来化公子去。”</p>

    朱继训心里正自惨痛,听了和尚的话,急忙问道:“师傅去甚麽地方?何时方来呢?”</p>

    和尚旋向外走旋答道:“说去就去,不拘地方!说来就来,不拘时刻!”</p>

    朱绶训送到厅上,忽想起还不曾问和尚的名字;随即问道:“师傅的法讳,是那两字?</p>

    我一时心慌意乱,尚不曾请问得”“和尚还没回答,来顺已走至跟前来笑道:“我的手,不治也好了!”朱绶训一看,果已回复了乎时的模样。</p>

    和尚点头笑道:“这番是不治也好了。下次若再要无礼的动手打和尚,只怕治也不好呢!”</p>

    和尚说着,迳出大门去了。</p>

    朱继训因来顺走过来,把话头打断了;和尚已走,仍是不知道和尚叫甚麽名字。当时急欲回房看儿子,也无心赶上去追问。回到房里,朱复已在地下行走。朱夫人也止了啼哭,见丈夫进房,忙问:“和尚如何就这麽去了?”</p>

    朱继训道:“和尚说了有事去,回头再来。他去那里?甚麽时候再来?他又不肯说。大约等一会,就要来的!”</p>

    朱夫人道:“等歇和尚来了,我自愿多送金银给他:请他去别处,花钱买一个徒弟,把我的儿子留下来。他有了银钱,还怕买不着徒弟吗?可怜我四十七岁了,就只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要我把他活生生的,施舍给一个游方没有一定庙宇的和尚,终日跟他在外面,受雨打风吹;不是出割掉我的心,还要痛吗?”说话时,丫鬟光明端了碗粥进来,给朱复吃。</p>

    这丫鬟年才十岁,生得伶俐异常。五岁时,被他自己的父母卖到朱家来。朱继训夫妇,甚。</p>

    是爱怜他。替他取蚌名字叫光明。也含蓄着光复明社意思在内。他年龄比朱恶紫大,朱继训夫妻,就教他陪伴小姐玩耍。朱恶紫也很欢喜他在一道儿玩,名份上虽有主仆的分别,实际是和亲姊妹一般。</p>

    这时他端粥进来,听了朱夫人说的话,他小小的心肠就有了个主意,只不敢对朱夫人说。</p>

    悄悄把朱恶紫拉到一旁,说道:“夫人既不肯将公子施给和尚,何不趁这时和尚不曾来,将公子藏起来?和尚来时,不见公子,再给他些银钱,他便不能不要了!”朱恶紫更是小孩心理,以为此计甚妙!慌忙跑到他母亲跟前,照样说了。</p>

    朱夫人心里高兴,即问朱继训,有甚麽地方,好给朱复藏躲?</p>

    朱继训摇头说道:“和尚并没有强夺我们的儿子,我们自己答应了化给他。刚才他若要带去,我们也只好随他带去。他见你哭得可怜,好意等回头再来。我们若是把孩儿藏躲起来,道理如何能说得过去?并且我看这和尚的道行,人得不可思量!他既能知道我的孩儿死了,难道就不能知道藏躲起来了吗?他有起死回生的本领,难道就没有把孩儿摄取去的本领吗?依我想:孩儿能得他这麽一个师傅,可说是很有缘法!你不必悲痛罢!”</p>

    朱夫人不乐道:“孩儿是我生的,我心痛,我实在不舍得活生生的施给人家!不是你肚皮里生出来的,你自然不心痛!是你在外面答应化给他,我是没有说化给他的话!他有道行是他的,我的孩儿用不着他那麽大的道行!你没地方给孩儿藏躲,我自有地方:你若怕和尚来了,道理说不过去,你也躲着莫见和尚的面,我有话回复他!那怕把家业都施给他,也没要紧!”</p>

    朱复这时虽只十岁,资性却是极高:听得和尚要收他去做徒弟,要别离亲生的父母了,也知道伤心,也扭着朱夫人哭,说不能跟和尚去。这一哭,吏哭得朱夫人决心要将朱复收藏了。</p>

    朱继训说也无益!</p>

    就在这夜,朱夫人亲自迭朱复到外祖母家,整日的关在内室里,不教朱复出外。不断的打发人到家来探信,若和尚来过了没有?打算等和尚来过了,把</p>

    话说明白了,和尚答应了,不要化朱复做徒弟;方带朱复回家。</p>

    可是作怪!朱夫人带着朱复,在外祖母家,足住了叁个月;和尚并不会到朱家来。</p>

    打发人到千寿寺探听,也从没有这麽一个和尚来挂单。朱继训也猜度不出是甚麽缘故。</p>

    朱夫人防范的心,也就渐渐的懈松了?恐怕朱复耽搁了读书的光阴,逆料和尚已不会来了,遂仍将朱复带回家来。朱绶训照常带在跟前教读。</p>

    朱继训是个存心恢复明朝帝业的人;表面上虽坐在家里,教儿子读书,像一个极闲散不问世事的;骨子里,却是一刻也不曾停止进行。两广的绿林头目,和一般会武艺的江湖人物,也都拿赤心去结纳;挟其中有能耐、有知识,而又心地光明的,朱绶训便把自己的志向说出来,大家商议发难的计划。</p>

    这时洪秀仝、杨秀清还不曾在金日发动。二百年承平之世,全国的文武官吏,都只知道歌舞升乎。军队仅存了个模样,当兵是有名的吃孤老粮,各省都只养生老弱的废物,敷衍门面;做武官的,才好借着吞吃粮饷。这时要发难,才极容易!朱绶训只因发难的地点,踌躇不定。</p>

    这日朱复在门口玩耍,忽然不见了:朱绶训夫妇,急得着人四处寻找都没有;料知就是耶和尚化去了,寻找无益!</p>

    饼了几日,又来了一个化缘的老尼姑,定要进去见朱夫人。也是来顺在门口拦住说:</p>

    “我家夫人,索来不接见叁姑六婆的。他老人家常说,‘叁姑六婆’到这人家,这人家就得倒楣!你若不是尼姑,倒可进去!我家的家法如此。我当下人的,担当不起!你要化钱,我给你几文钱;你要化米,我给你几合米。我家才把少爷去了,夫人正时刻不了的哭泣;你识时务些,化点儿钱米走罢!”</p>

    尼姑笑道:“丢一个少爷算不了甚麽事!只怕连老爷也去了,才真是倒楣呢:我专来向你家夫人化缘的,谁希罕你的钱米?”</p>

    来顺是一个实心护主的下人,听了连老爷都去了的话,不由得气又撞了土来!若不因是一个尼姑,又已年纪老了,怕不又要动手打起来:随擒着一口凝痰,对准老尼姑的脸,下死劲的悴去。打算悴了这一口痰,再忿骂他一顿,好骂得老尼姑走离这里。</p>

    谁知悴出口的凝痰,还不曾喷到老尼姑脸上;老尼姑已回啐一口,也悴出一团凝痰来。</p>

    恰巧碰在啐来的凝痰上,一碰就激了转来;不偏不倚的,正打在来顺的鼻梁上;比受了一石于,还要痛得厉害!哎呀了一声,倒退了几步,几乎栽倒在地!若是换一个心里机警些儿的人,上次受了和尚的创+。这回就不应再轻量方外人:并且自己啐出去的凝痰,在半途中,被尼姑也用凝痰啐转回来,打在鼻梁上,有这麽疼痛:这尼泵不待说,必是个有本领的人!</p>

    自己冒昧,受了这一下,也应该悟到是不好惹的了!</p>

    但是来顺生成是一个笨拙没有心眼的人:鼻梁上这一下,不但没有把他打明白,反打得他的无名业火,直高叁丈二登时揉了揉鼻子,把两袖一捋,握箸两个拳头,翻车也似的,朝尼姑打去。他存心欺尼姑年老,料想打得过。叵耐尼姑只是背朝着里面退让,井不回手。来顺越觉得鼻梁痛,越一步紧一步的追打;老尼姑退了好几步,已退到了厅上,口里就大喊:</p>

    救命!</p>

    朱继训正坐在内室劝慰朱夫人。忽听得外面大喊救命,吓了一跳!连忙跑出来,见来顺发了狂一般的追赶着一个尼姑打。即大声喝住。来顺见朱绶训出来,才吓得不敢追打了:停了手,跑到朱绶训跟前,气喘气促的,指着自己的鼻梁,诉道:“这妖尼姑把小的鼻梁打伤了!小的一下也没打着他,他倒喊起救命来!得老爷作主,把他捆起来,给小的毒打一顿;小的才得出气!”</p>

    朱绶训看来顺的鼻梁红肿了;再看老尼姑的鬓发全自,龙锺不堪的模样,不像是能打人的;而且脸色非常慈祥和善。更不像是会动手打人的!朱继训知道来顺素来喜和人打架。遂开口骂道:“休得胡说!你这东西,动辄向人无礼!你不动手打人,人家就无缘无故的,打伤你的鼻梁吗?”来顺再想申诉,奈鼻梁撞得连睑都和瓜瓢一样;一霎时两眼肿没了缝;开口就满头满脸,牵扯得痛不可当!</p>

    老尼姑听得朱继训责骂来顺的话,便走过来,同朱继训一面合掌行礼。朱绶训一面拱手还礼,一面端详这老尼姑:眇了一只左眼,右眼却份外的光明;易量虽极矮小,立在厅堂之上,彷如奇松古木,另有一种潇洒出尘的风度。不由得从心坎中,生出敬仰之念“当即叱退来顺,让老尼姑就厅堂坐下,开口问道:“师傅法讳甚麽?宝刹在那里?”</p>

    老尼姑道:“贫僧受人之托,特来救施主的性命!此时大祸已在眉睫,没有闲谈姓名住址的工夫!请施主快随贫僧逃走!再迟一步,就有回天的本领,也来不及了!”说着,便立起身来,不住的回头,用那一只有光的眼,同门外张看,好像怕有人追来似的。朱继训是个最有胆量,临事不苟的人;乎白无故的,怎肯听了一个素昧生乎人的话,就仓皇出走妮?当下仍是神闲气静的笑道:“鄙人家居,力贫食苦,无端有何大祸?逃避得了,埚必不大!师傅但请安生!鄙人为此间土著;即果有意外之涡,亦不患不得昭白!”</p>

    老尼姑神色很露出惊慌,又一连向门外张看了几眼,对朱继训长叹一声道:“天数果难逃!不然,贫僧在路上,也不至有那些耽搁了!既是施主安命,贫僧救夫人小姐去罢!”说罢便向内室走去。</p>

    朱继训见老尼姑这般举动,疑心是个失心疯的尼姑;忍不住立起身来喝道:“内室不能去!”边喝边待上前去拉。猛听得背後一阵脚步的声音,回头一看,只吓得魂飞天外“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潮州府的衙役;蜂拥一般的,进来了十多个;一蚌个手中拿着刀叉,横眉怒目的,如临大敌。朱绶训明知不妙!然到了这时分,只得勉强镇定着。回身,大声问道:“诸位来寒舍,有何贵干?”</p>

    众衙役且不答白,料出铁炼来,七手八脚的,将朱继训锁上。来顺跑出来看,也锁上了。</p>

    有几个衙役,往内室跑;见中门关着,就举刀背,在门上就砍;口中乱喊开门。喊了一会,里面没有动静。众衙役从门缝里,同里面骂道:“关着门就可以了事吗?”</p>

    捉拿朱继训的卫役,同那些打门的衙役喊道:“怎不劈门进去?还有甚麽道理可讲呢?</p>

    谋反叛逆的案于,岂同小可!”</p>

    朱继训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惊:只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能将一干衙役打倒:又悔没听得老尼姑的话,趁早逃走,知道自己此时已没有逃走的希望!觉得自己儿子,被那不知名姓的和尚,化去做徒弟,不至一同遭难,将来或者还能继续自己的志愿。心里只着急关在内室的夫人小姐,不知能否听信老尼姑的话,作速逃生?</p>

    朱继训心里这般想着,两眼望着那些劈中门的衙役。只见他们一齐动手,劈拍劈拍的,砍了好一会:奈中门甚是坚厚,衙役手中的刀叉,又轻又小,又不锋利;仅将那门砍得一条一条的缺口,那里砍得开来呢?</p>

    捉拿朱继训的卫役,就向朱绶训道:“你若是一个好汉,就得值价些儿!你犯了这样的弥天大罪,你自己尚逃不了!你的老婆儿女,还想能躲掉吗?把这门关了,便能没事吗?你要知道拒捕的罪,更加一等:快亲去把门叫开,免得我们劳神!我们也是奉官所差,出於不得已,并不和你的老婆女儿有仇!快去快去!”遂押着朱继训,到中门跟前,逼着朱继训叫门。</p>

    朱继训只得用手在门上拍箸,口叫光明开门。又拍叫了好一会,里面仍是没有动静。众衙役都冷笑道:“看他们这些该死的东西,能在里面藏躲得了?後门早已有多人把守了,也不怕他们逃到那里去上我们且台一块大石头来,那怕他铁铸的门,也要撞开他”“於是有几个壮健的衙役,跑到丹墀里,在阶基边,挖出一条四尺多长、尺多宽、五六十厚的大石来;四个人用手抬着打油榨似的,向中门上抵撞。果然不到十来下,便把门闩撞断了。两个气力大的,用力把门一堆,跨足进去。不提防两扇石磨,从上面打了下来;一扇打在这个的头顶心上,登时脑浆迸裂,倒地死了!一扇打在那个的肩头上,哎呀一声,也昏倒在地!吓得立在後面的卫役,连忙倒退,以为是有人从里打出来的!再一看,里面并不见一人!才大胆进内,各房都是空洞洞的,没一个人影:箱箧都打开着,堆在地方,衣服器皿,散满了各地。</p>

    众衙役都惊诧道:“居然逃走了吗?把守的人,都到那里去了呢?”捉拿朱继训的几个人,见满地都是衣服,便起了不良的念头;教将把守後门的人叫进来,商议先处份这些物事再说。</p>

    随将朱继训捆绑在房柱上;大家动手拾衣服。</p>

    把守後门的衙役,走进来说道:“後门始终关着不曾开,并不见有人从那里出来。”这些衙役,只要捉拿了朱继训;旁人如何脱逃,因都存心要争夺衣物,也就不再加研究了!镑人把贵重的衣物,都分配妥当了;抄了那些不值钱的东西,算是朱继训的家业。查抄已毕,也奉行故事的加了封条。方押朱绶训主仆,并扛抬着一死一伤的衙役去了。</p>

    原来:有一个绿林头目,姓周,名数祥,和朱绶训最相得。朱继训误认他当个豪杰,曾和他商议发难的计划。不料周致祥犯了旁的案件,在惠川被捉。他原是一个脓包货:禁不起叁推五问,就把朱继训的计划,和盘托出的供了:在惠川的朱继训同志,因此也十九被捉。</p>

    两广的绿林,有一种特性:这案件不是他做的,打死他也不认!如确是他做的;问官一提起,他就立刻承认,无须乎动刑。狡赖的便不算汉子!大家都得骂他不值价!连于孙都在绿林中说不起话,做不起人!那些和朱继训要好的绿林,不曾与闻发难计划的便罢,与闻过的,也都和盘托出的供了。於是惠川就慎重将事的,移文到潮州,把朱继训做谋反叛逆的要犯拿了。</p>

    朱继训自知狡赖不了,百供不讳!拿去没两个月,竟在广州被难了!死後没人敢来收尸。</p>

    第叁日才来了一个眇了一只眼睛的老尼姑;说从前受过朱继训的施舍,不曾报答得,要求官府施恩,许他领尸安葬。官府允许了。老尼姑就买了一口棺材,将尸首装殓停当,搬上了一条民船,不知运往何处去了。</p>

    要知朱夫人和恶紫小姐、光明丫鬟的下落,以及和尚、尼姑的来历,且待下回再说。</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