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香山城夫妻行巧骗 村学究神课得先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二十二回 香山城夫妻行巧骗 村学究神课得先机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方济盛见那一男一女,抱著两孩悲哭的情形,很觉有些可疑,两小孩一面抬起头哭,一面用手极力撑拒,完全是平常小孩子不肯给面生人抱的样子。小孩撑拒得越厉害,那一男一女便抱持得越紧,并都用背朝著方济盛,似乎怕人看出破绽来。

    方济盛暗想:这事蹊跷!虽说这两个小孩,有些痴迷心窍的样子,然亲生父母,不比他人,那有这般不相认的道理?便是这一男一女的哭声,也像是假装的!这其间恐有别情!我既觉得形迹可疑,这两个孩子,就万万不可随便给他带走!方济盛正待教二人坐下谈谈。

    那男子已揩著眼泪,向女子说道:“甚麽缘故,秋官桂香竟不认识你我了?莫不是在揭扬吓掉了魂麽?可怜,可怜!”女子硬著嗓音答道:“我也是这般思想啊!啊唷!我的儿呀!

    你就不认得你的亲娘了吗?”

    男子连连用嘴亲著朱复的脸道:“我的心肝宝贝呀!你连你老子都不认得了吗?”随抬头对方济盛道:“承老板的情,救了小儿、小女的性命!我夫妻不是没人心的人,总有报答老板的时候!小儿女多半是在扬扬吓掉了魂;本来是一对活跳跳的聪明小孩,想不到竟变成这个模样,连自己的亲生父母,见面都不认识了!只好带回家去,请医生诊治,慢慢的调养!

    等到精神复了原,我夫妻再带来叩谢老板;那时再重重的酬谢!这里略备一点儿薄敬,聊表我夫妻感激的意思!望老板不嫌轻微,赏睑笑纳了!”旋说旋从怀中摸出一个红纸包儿来,很像有些分两似的,约莫包中,至少也有二、三十两银子,走过来递给方济盛。

    方济盛见二人这们说法,不由得就把疑惑的心思退了,因自己也很相信这两小孩,是在揭扬吓掉了魂,自来方家十多日,总是如呆如痴的,说话既齿音不清楚,复没有次序;这时不认得亲生父母,也是意中事!不能说因小孩不认,便不给二人带去!不过自己是个有些积蓄的人,这种事是不肯受人钱财酬谢的!遂对那男子拱手笑道:“快不要如此客气!舍下托先生的福,还不愁穿吃!这岂是受人财礼的事?我只望令郎,令嫒,得骨肉团圆,便於愿己足了!”

    那男子道:“这如何使得?小儿女在这里打扰了这麽久,就专讲伙食,老板收受了这点儿薄意,也不为过!不要推辞罢了!我这时急著要延医生,善小儿女诊治!”女子也帮著劝方济盛收受。

    方济盛究竟是这做生意的人;虽为人诚机,不受横财,但是不义之财就不要;像这样搭救了人家的儿女,又带到家中住了这们久,便收受人家些酬报,问心也没有甚麽过不去。当下见二人殷勤劝说,就伸手接过来收了。

    女子抱著胡舜华,往外便走。男子又向方济盛道了声谢,也要跟定女子走。方济盛才想起还不曾问二人的姓名住处,即赶上前道:“先生的尊姓、大名,贵处那里,尚不曾请问得?”

    男子连连哦了两声道:“我也忘了!我姓赵,名敬亭。到潮安城里问赵敬亭,少有不知道的!”说著,匆匆的上轿。

    方济盛眼看著抬起走了,回身打开纸包来看,果是三十两散碎银子。自觉取不伤廉,取之无愧!高高兴兴的收藏起来。以为搭救的两个孩子,真是骨肉团圆了!自後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只是在当时的方济盛,听了赵敬亭云面的话,又自己相信朱复、胡舜华是吓掉了魂的人,自然不知道其中有诈!而立於旁观地位的看官们,此时当已明明白白是一个骗局了!不过骗局自然是骗局,赵敬亭却不是和曹喜仔一般的拐带,是一个比拐带还凶恶十倍的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为甚麽比拐带还凶恶十倍呢?这其中又牵扯了一段骇人听闻的故事!且待在下从头交代出来。

    这趟敬亭并不是这人的真名实字。定人姓万,名清和。他本是个读书人。相传二十多岁的时候,误入茅山;茅山末底祖师见了他说,说他有些根气,收他做了徒弟,传了他许多法术。後因他犯了未底祖师的戒,被驱下山。他原籍是顺德人,茅山被驱後,仍回顺德。

    他的父母,早已死过了,只有一个妻子王氏,并无儿女。因万家素无产业,万清和便在顺德村中,招集些乡下蒙童教学。夫妻两口也还可以勉强度日。地方有人知道他曾在茅山学法的;每遇有疑难的病症,多来请他画符咒水诊治,遇有疑难不得解决的事情,以及被窃了财物,也多来请他占卦指教。都有十分灵验,却并不向人索钱!一乡人对於万清和的感情,甚为融洽;恭送他一个绰号,叫“赛管辂”。

    这日,万清和早起,自己占了一个卦。很高兴的对他妻子王氏说道:“今夜有上客自西方来,於我的命宫有利!准备些酒会,等候他们!”王氏是一个极能干的人,相信丈夫的神课最灵,依话备办了些酒食。夫妻二人,入夜便坐著等候。直到三更以後,忽然大雨倾盆而下。

    王氏笑向万清和道:“你这回的课,只怕是不曾诚心,没了灵验!”万清和道:“你何以见得不灵呢?”王氏道:“於今已到这时分了,又于这麽大的雨,还有谁到我们家来咧?”

    万清和正要回答,猛听得有人敲著大门响。

    万清和一面起身答应,一面向王氏笑道:“何如呢?不是那话儿来了吗?”说著连忙出来开门。

    只见门外立了一大堆的人,约莫也有十多个,驮包里的,挑担的,二人共扛的,都被雨淋得落汤鸡一般!立在靠大门近些的一个汉子,对万清和说道:“我们是有急事,要赶路的;因雨太大,不曾带得雨具,想暂借尊府,躲避些时,住雨就走。求先生方便方便!”

    万清和笑道:“只要不嫌舍间窄小,请进来坐就是!”一行人遂蜂拥进来。

    王氏早将坐位安排好了,并搬出许多柴草来,烧给大众供衣。众人烘乾了衣。万清和夫妇将准备的酒食搬出来。众人见了都欢喜,说正用得著。惟有最初和万清和说话的那汉子,不住的用眼睛向万清和打量。万清和只作没看见,提箸壶只顾劝众人饮酒。

    那汉子扦地立起身来,扬手指住同夥道:“这酒且慢喝,得问一个明白!”随望著万清和道:“先生怎知道我们会来这里避雨;一切都安排好了等候?先生不把这

    话说明,我们却不敢领情!”

    万清和见汉子说话的语意很和缓,声色却甚是严厉,已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恐怕误遭毒手!却不慌不忙的笑答道:“你们到我这里避雨,也不打听打听我是甚麽人吗?”

    那汉子立时变了颜色,说道:“你是甚么人?我们不过是顺路借这里避雨,半夜三更去那里打听?只是不问你是甚么人,我们也不怕!”

    众人听了汉子的话,都跳起身,准备厮杀的样子!万清和哈哈笑道:“诸位放心坐下来饮酒罢!我是有名的赛管辂,虽不敢说知道过去未来,眼面前事,谁也瞒不过我万清和!我今早占了一课,就知道今夜有上客降临,并知道你们是从西方来的,所以准备了些酒食等候。

    你们不用疑虑!我若有恶意,也不是这们做作了。”

    那汉子这才几步走到万清和跟前,一揖到地笑道:“原来先生就是赛管辂万清和吗?我久闻先生道法高深,只恨无缘拜见!想不到今夜在这里遇著,亏了这场大雨,真可算得良缘天赐!”

    万清和看这汉子,虽是短衣窄袖,和众人一般的麻鞋套足,青绢裹头,却另有一种英爽之气,举动谈吐,都不似寻常人!当下便也回了一揖,说道:“不敢,不敢!我还不曾请教老兄的贵姓大名?”

    原来这汉子,便是广东有名的大盗李有顺。练就了一身高去高来的本领。会射一十八枝连珠袖箭,能使一十八个人,同时受伤倒地;上山下岭,更是矫捷如飞,同夥中都称他为爬山虎,江湖上就呼他为李飞虎。

    那时两广的妇人、孺子,闻了李飞虎的名,都没有不害怕的!官厅悬了上万的花红捉拿他,那里能望见他的影子!万清和神课的声名,知道的本也不少。李有顺这时见了面,并不隐瞒,即将其姓名说了。万清和见是李有顺,也就喜出望外!当下大家开怀畅饮。

    酒至半酬,李有顺笑问万清和道:“先生的神课,果是名不虚传!可否请先生替我们占一课?我们打算明夜去东南方,做番生意,看去得去不得?”

    万清和旋点著头,旋捏指算了一算,慌忙的说道:“东南方万分去不得!去了必有性命之忧,不是当耍的!”

    李有顺听了,吃惊问道:“不去东南方,就不妨事么?”

    万清和道:“不去东南方,自然无事,还是西北方最利!”

    李有顺道:“谢先生的指教,我看先生这般大才学,实在不应该居这般箫条的家境!我很有些替先生不平!我是个一点儿才学没有的人,就凭著这一副身手,在两广地面,横行了十年;恩怨分明,无不如愿!我看人生如一场春梦,迟早都有个归结的时候;乐得在生快活快活,何必刻苦过先生这般清凉日月!先生若不嫌局面狭小,我们愿奉先生为大哥,一切听先生的号令!不知尊意如何?”

    万清和道:“老兄的好意,我很感激!不过我觉得老兄们这种生活,毕竟是苦多乐少!

    一旦筋力衰颓,便要受制於人了!”

    李有顺不待万清和说完,即仰天大笑道:“先生真是计深虑远!我说为人在世,都是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在甚麽时候,说甚麽时候的话。只要壮年时候努力,还愁筋力衰颓了,没得享受吗?”

    万清和连连摇头道:“我的话,不是这般说法!我是说你们这种做法,大劳苦,又大风险!为人能拚著劳苦,何时何地不能换得些享受?何况担著无穷的风险,更可算是拚著性命,去求享受。人果能拚性命来换些享受,又岂愁没得享受吗?何必要做这世人都不欢喜的强盗呢?所以我并不是不愿意做强盗,只不愿意像你们这般做法!”

    李有顺道:“我原说了,一切听先生的号令!先生既不愿意像我们这般做法,何不把先生的做法说出来,教我们兄弟大家遵守呢?我们何尝不觉得现在的做法,又劳苦,又风险!

    只是从来当强盗的,除了我们现在这种做法而外,不曾留下又安逸又稳妥的做法;我们因此不能不是这麽笨拙的做著!先生真个有又安逸又稳妥的法子,休说我们兄弟,愿听先生的号令;少打算点儿,我可包管两广的绿林中兄弟们,没一个不愿听先生号令的!”

    万清和喜笑著问道:“你果能包管两广的绿林中兄弟,都听我的号令么?”

    李有顺拍著胸脯道:“尽管惟我是问!不过先生须把那好法子说出来,我才能号召得动!”

    万清和点头道:“你明晚独自到我这里来,我慢慢说给你听。你只牢牢记著东南方去不得!此刻天色已快要亮了,我这里地方太小,天亮后学生一来,看了你们,多有不便!”随起身向众人拱手道:“自家人不客套!雨已不下了,我不留你们久坐误事!”大家都起身道谢。

    李有顺拣了一个包里,双手捧给万清和道:“我们兄弟一点儿薄意!先生不嫌不乾净,就赏脸收下来!”万清和毫不推辞的接了。李有顺率领著一行大盗,出了万清和家,趁著天光未亮,急急的赶回巢穴。

    他的巢穴,在顺德东南一座丛山之中,山中有几十户人家,尽是李有顺的部下。平时各人有各人的职业,和普通乡村中农民一般的生活。由李有顺派人往四处踏盘子,打听确实了,有动手的价价,才临时发出召集的命令。李有顺或亲自率领,或不亲自率领,由踏盘子的夥计引导去动手。抢劫後归来摊派赃物,也是由李有顺主持,众人不敢说半个不字!像这样的巢穴,李有顺共统辖了十多处。只是这十多处巢穴,并不是由李有顺组织而成的,也不是和李有顺有关系的人组织的。

    当李有顺未成名之前,各处原是现成的巢穴,原是不断的打家劫舍,不过首领不是李有顺罢了。他们各处的首领,都是大家承认,共同推举出来的,不必是本团体的人,只要是声名大、本领高的同类,都有推举为首领的资格。

    首领所享的权利,第一是分赃,分赃以外的事,首领固有相当的权限,然不必有首领在跟前,也一般的可以有举动。但得了采,就非等公推的首领来,无论甚麽人,不能处分!有人勉强处分了,大家也不服!若是由公推首领摊分的,那怕十分不均匀,也绝对没人敢争多论少!只是当首领的,总得保持这公正人的资格,必按照各人出力的多少,仔细摊派!李有顺就是因为分赃公道,所以十多个村寨,都奉他为首领。

    这番李有顺率领众盗,回到顺德东南方这个巢穴,还不曾将赃物摊派。猛听得山背後一声炮响,接连一阵喊杀的声音,震得满山响应。原来是官军来围剿这山中强盗,凑巧这时候才到!李有顺等刚得了采回来,丝毫没有准备,一闻炮声,都吓慌了手脚,争先恐後的往山下逃跑。

    李有顺料知不能抵敌,忙教众人不要分散逃走,须聚做一块,到山顶上看那方官军稀薄,即合力向那方冲下去!众人因是事前没有准备,一知道有官军围山,便一个个如脚底下揩了油的一般!等到李有顺发出号令来,早已逃散十之七八了。在李有顺左右的,不过三四人,并都是没多大本领的!

    李有顺流泪跺脚道:“天数难逃!我们众兄弟,合当有这大劫!赛管报万先生分明说了:

    东南方去不得!我们以为只是不能去东南方做生意,谁知道我们正住在东南方,回来就遇了这场大祸!偏偏众兄弟不待我的号令,各人先自逃了,於今只剩了我们这几个人,想要冲下山去逃命,就得有神明保佑。便是已经逃了的各位兄弟,也不见得能冲出重围!为今之计:

    我们惟有各自努力,各安天命!我凭著这身本领,在前拚命杀开一条血路;你们有力量跟上来,是你们命不该绝!万一你们的气力赶不上,我就劝你们值价点儿!横竖十八年後,我们又是一条好汉!”说罢,一声大吼,手舞单刀,往山下撞将去。

    三人也各舞手中兵器,如冲发了四条大虫,一会儿便进了官军队里。李有顺那把单刀,真是使得出神入化!一刹时官军队里,被杀了二三十个人,只好纷纷的往左右闪避!李有顺冲出了重围,回头看後面三人时,一个也不曾跟上!原来李有顺的步下太快,有名的爬山虎,三人如何能跟踪得上呢?李有顺这时也就没有回身杀进去,救那三个兄弟出来的勇气了。恐怕官军追来,急急的逃到别一处村寨躲了。

    夜间仍到万清和家。他一见万清和,就忍不住流泪说道:“悔不听先生的神课!昨夜在这里打扰的兄弟们,只怕一个也没了性命!”接著将归寨来没一会,就被官军围山攻勒,众兄弟如何敌逃,自己如何保拚命冲出的话,说了一遍。

    万清和听了,神色自若的答笑道:“数皆前定,岂是一人之力所能挽救?你又何用悲哀呢?”

    李有顺心想:这人本领虽高,却没有仁爱之心!他昨夜明知道我众兄弟会有这场大祸,也不向我们说明一声,仅说东南方上去不得。我那时是问去东南方做生意利与不利?并不是问村寨归得归不得?教我们怎生想得到,不去东南方做生意,也有性命之忧呢?於今他听得我众兄弟都送了性命,连叹息都没有一声,可见得这人的心,比我们做强盗的心,还要狠了!

    但是当时李有顺只得含泪答道:“先生的话是不错!不过我和众兄弟,出生入死多年,情同骨肉!今一旦眼见他们都死於非命,仅剩下我一个人,心里虽想不悲哀,却如何做得到啊!”说著,两眼又扑簌簌的掉下泪来。

    万清和悠然长叹了一声道:“这本是可伤的事!不怪你止不住悲痛!”李有顺一闻万清和的叹息声,更哽咽的哭出声来了!万清和忽哇了声道:“你且不要哭!我有句话问你:你那此」一兄弟,都是如何把性命送掉的?”

    李有顺扶乾眼泪,说道:“我不是曾说了:众兄弟因为事前没有准备,临时各自偷逃的话吗?山上的官军,围里得铁桶也似的紧密;众兄弟多没有大能为,若能大家聚在一块,齐心合力的冲出来,或者还有一半,可以逃出;既是一个一个的单逃,除了我有谁逃得出?因此我逆料一个也没有了。”

    万清和笑道:“命里该死的,就聚在一块,也不难死在一块,命里不该死的,一个人也能逃出来,你不就是一个人逃出来的吗?”

    李有顺听了这话,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呆呆的望了万清和一会,说道:“众兄弟实在不能比我!我这一点点本领,虽算不了甚么?然百十官军,休想将我困住!众兄弟中,能赶得上我三五成的也没有,如何能拿我一个人逃出来的事,和他们比譬呢?”

    万清和笑道:“照你这样说来:有本领的人,简直在许多该死的人当中,也不该死了!

    就是命理该死,有本领也不会死了麽?”这两句话,说得李有顺没得回答。半晌才说道:

    “那麽我就是命不该死了!”万清和点头道:“你的命是不该死!便是你众兄弟的命,尤不该死!若是该死的,我昨夜也说明了!”

    李有顺道:“众兄弟既是命不该死,为甚么又都死了呢?这话就教我更不明白了!”

    万清和仍是笑道:“你要明白很容易!”说时随掉头向里面连喂了几声道:“你们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李有顺是个十分机警的人,见了万清和这情形,心里猛然疑惑有人暗算,惊得跳了起来!

    不知万清和喂呀喂的,叫出些甚么人来?且待第二十三回再说。

    施评

    冰庐主人评曰:万清和以神课灵应,煽惑人心,结合李有顺图谋不轨,与施耐庵写吴学究议取生辰纲一段颇相合。惟吴用只待智计,而万清和兼有道法,合智多星入云龙而一之,宜乎阴险奸狠,较吴学究为尤甚也。

    --------------------------------------------------

    jycy扫描 xmwjw OCR, 独家连载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