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迁兴宁再练童子剑 走南岳惊逢智远师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二十四回 迁兴宁再练童子剑 走南岳惊逢智远师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王氏和朱、胡二人,一阵痛哭。万清和的心肠,毕竟不是生铁铸成的!看了这种凄惨情形,也不由得一时软下来了。长叹了一声,向王氏说道:“罢罢!用不著号哭了!不见得除了这两个,便没有中用的童男女!”王氏这才转悲为喜,朱复、胡舜华好像知道自己是死囚遇赦倒的,也止了啼哭,又连连的向万清和叩头。</p>

    万清和勉强回头看了一眼,说声:“起来!”朱、胡二人起来,挨紧王氏站著。万清和也不理会。心中已决定:如迁延时日,竟找不著合用的童男女时,宁肯夫妻反目,非拿朱、胡二人练成阴阳童子剑不可!又过了此一时,果然寻不著合用的童男女。只得把心一横,正言厉色对王氏说道:“你可知道周胜魁受了招安,当了统领,於今专一和我们绿林中人作对,已剿散好几处山寨了麽?”</p>

    王氏看了万清和的神色,又听了这般言语,心里早明白了他的用意!只得摇头答道:</p>

    “外面的事,你不来和我说,我怎生知道?周胜魁是甚么人?我都没听你说过!”</p>

    万清和道:“你是个妇人,不知道外面的事,自是正理。周胜魁是和我此刻一样的人,不过他能受招安,我不能受招安!我既不能受招安,你不知道这山里上千的人,性命都靠谁保护?”</p>

    王氏道:“不待说是全仗有你的!”</p>

    万清和嘎了一声道:“你也知道全仗我麽?老实对你讲,我的阴阳童子剑不练成,休说一山人的性命难保,连你我的性命,也保不了!你不要我做丈夫,只由得你!我劳神费力才弄到手的童男女,不能由你要留下来,便留下来,更不能为你一个人的妇人之仁,断送满山兄弟们的性命!我於今已选择了明日庚申日开坛。你休得再发糊涂,耽搁我的大事!”</p>

    王氏见丈夫如此神色,知道无可挽回了!只得一声不做,倒在床上,掩著面哭。万清和也不瞧睬,自将朱复、胡舜华拉到神坛里来。</p>

    二人这时的年龄,虽只得八九岁,然都是聪明绝顶,具有夙慧的人。又早已听得王氏说过掳他们上山的用处。此刻被拉到神坛里,自然明白是死到临头了!都哇的一声哭了出来。</p>

    万清和冷笑道:“哭甚麽!只怪你们自己的命,生得好,因此不得好死!你们也不要怨我!”</p>

    说著,亲自动手,将二人的上衣卸了。</p>

    神坛左右,安好了两条木凳;先把朱复捆在左边凳上。朱复越加号哭得厉害。万清和用食指,在朱复额头上点了一点,恶狠狠的说道:“你想死得快就哭!不哭倒可以活一百天!”</p>

    两句话,真吓得朱复不敢哭了!捆好了朱复,将胡舜华也照样捆在右边凳上。准备就在这夜子时,刺出血来,开坛祭练飞剑。</p>

    这里便恰好用得著平常小说书说的,无巧不成书的那句成语了!万清和才把练剑的种种设备,忙得有个头绪。忽得著派在外面跑盘子的兄弟回来报告,说:周胜魁带领了二千人马,并有无数的大炮,不分昼夜的,前来攻打山寨,已到了离这里不过三四十里路了!万清和听了这消息,虽并不慌张著急,然不能不从事於筹防署。练剑的闲情,是没有了!只得仍将朱、胡二人解下来,交给王氏看管。王氏不待说是喜出望外!</p>

    万清和知道周胜魁,不过一勇之夫,没有多大能耐。所虑的,就是周营有许多大炮,朝山寨攻打起来,不容易抵敌!遂思量一个抢炮的方法:挑选了二百名壮健兄弟,各人只带长矛短棍,埋伏在离山寨十来里,险要的山峡两边;等官军经过的时候,猛然杀出,专一抢夺大炮。</p>

    果然周胜魁不普防备,被抢去了几尊大炮,并杀死了数十名官军。官军的锐气大挫,那里是万清和这般强徒的对手?差不多被打得全军覆没!有这麽一来,这山塞强盗的声势,就更闹大了。不到几日,竟又调来五千多官军,只把暄座山寨围了,并不进攻。山中并没有出产,官军打算围到山中的食粮一尽,便不能支持!</p>

    山中的强徒,见官军密密包围,也不免有些著虑,一个个都盼望万清和用道术解围!万清和却先将满山的兄弟,聚在一处说道:</p>

    “官军来攻打我们,并不算一回事!这般不中用的官军,那怕他再加上几倍,也不在我心上!要打发他们回去,我立刻可打发他们回去!不过我刚才占了一课,不久便有招安的消息来!我初上山的时候,原没有受招安的心思,所以教你们下山寻找合用的童男女,若当时容易找著,则此刻我的法宝,已经练成,法宝既经练成,不但这山寨,能使官军不敢正眼相向,便是两广的绿林兄弟们,我和李大哥早已商议了,都要邀集做一块儿大干一番!</p>

    “无奈事不凑巧!合用的童男女,迁延几月复才找箸;却又为阴人阻隔,直到前几日,方待从事祭练,而周胜魁忽来相扰,於是复延搁下来。我再四思量:我们这番若不受招安,必是接连不断的,有官军前来麻烦,我的法宝终没有祭练成功的时候!不如暂时由李大哥出面,受了招安。我好趁这当儿,另择僻静所在,将法宝练成,那时再图大举!不知诸位兄弟的意思如何?”</p>

    众强徒和李有顺,忽然听得要受招安的话,都觉得出乎意料之外!一时都没话回答。</p>

    万清和接著说道:“请诸位兄弟仔细思量:我和李大哥初次在村学里见面的时候,我说:</p>

    做强盗太劳苦,太风险!我当时虽不曾说出我的做法来,其实就在使我们的声势张大,好受招安,招安後,得了一官半职,则一切皆可不劳而获了!不过我的心愿,此次尚不易相偿;所以正好趁这当儿,把自己的脚跟站稳!”</p>

    万清和虽是这麽说,众强徒仍是莫名其妙。次日果由官军里,派人上山招安,许李有顺当管带。李有顺见周胜魁受招安获,做了官,心中早已羡慕!此时见万清和也主张招安,自然很容易就范!</p>

    于今,且搁下众强徒受招安的事。却说万清和不待招安事了,即带了王氏和朱复、胡舜华,到兴宁县境一座丛山里,自结一所茅屋住著。打算在这清静所在,好祭练阴阳童子剑。</p>

    无奈朱、胡二人在王氏跟前,一日亲热一日,王氏简直看待得比自己儿女还要宝贝,死也不肯给万清和练剑。</p>

    大凡练习邪魔妹术的人,对於家庭的感情,必是很稀薄的,万清和见王氏几次阻挠,料知有王氏在侧,阴阳童子剑决练不成功!只得索性将老婆不要,乘王氏不在意,带了朱复、胡舜华,从兴宁到南岳衡山。他打算在丛山中,结一所茅屋,好安心祭练。</p>

    万清和只闻得衡山的名,并不曾到过衡山。他这回带著朱、胡二人到衡山的时候,正是八月中旬。</p>

    衡山居五岳之下,每年八月间,南岳庙的香火极盛。无论富贵贫贱,男女老幼,常有从数百里数千里以外,步行到南岳进香的;更有许了朝拜香,从各人家中出来,就三步一拜,五步一跪,直跪到南岳山顶上。</p>

    万清和正在香期当中到南岳。南岳山中,处处是人山人海,不容易能找著一处僻静地方,给他祭练飞剑!万清和见朝山的如此之多,正踌躇不得计较。忽见从人丛中,走来一个高大的和尚,身被一件破烂袈裟,袒出左边臂膀来,又粗又黑,筋肉突起;汗毛疏疏落落,也粗黑得和须发一般,托著一个钵益,比五斗栲栳还大,浓眉巨眼,很透著几分凶恶像。</p>

    万清和看了,心想:这和尚的形状看来,决不是一个安分守戒律的东西,心里是这么想著,那和尚已走近了身边。万清和一手牵著朱复,一手牵著胡舜华,连忙向旁边让开。因见和尚已喝得烂醉,手中钵盂里,还有半钵孟的酒;恐怕惹得他发酒颠!说也作怪!那和尚已挨身走过去了;走不到三五步,忽回过头来,两眼圆溜溜的望著朱复!万清和心虚,怕和尚看出破绽,难得罗嗦!急拉著二人,背转身去。</p>

    那和尚也急回过身来,朝朱复叫了一声朱公子,那声音就和天空响了一个霹雳相似!朱复听得,望著和尚发怔,仿佛是认识的!和尚大笑著走过来,伸起巨灵般的右掌,在万清和肩上一拍道:“夥计,夥计!你也来了吗?害我找得好苦!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所在!快跟我走罢,我和你有得帐算呢!”</p>

    万清和不由得老大着了一惊!但是住著自己的道法,又不知道和尚是何等人。却不甚惧怯!放下脸对和尚呸了一口道:“谁和你这贼秃是夥计?是识时务的!快滚开些!”说时,紧紧的把朱、胡二人的手握了。</p>

    和尚也正色说道:“你这东西,才是不识时务呢!也不打听明白,这朱公子是我的甚麽人?他是我的徒弟,你知道麽?”万清和一看左右前复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大堆,不好施展手段!即点头对和尚道:“看你这贼秃,要到甚么地方,和我算甚么帐!你就走罢,怕你的也不是人了!”和尚连连道好,分开众人,侧著身体往前走。万清和拉著二人跟在后面。</p>

    走到一处山林里,万清和估量:这和尚必也有些本领,不如先下手为强!遂乘和尚不觉,腾出左手来,朝和尚脊梁当中,哗喇喇一个掌心雷打去。以为:打死了便没事!谁知雷才出掌,和尚已不见了,那雷不偏不倚的,劈在一株松树上,将松树劈得枝干纷披,倒拆下来,几乎压在自己头上,吓得倒退了几步!</p>

    和尚已在万清和背后,一把抓住万清和的顶心发,哈哈大笑道:“你真是在龙王爷面前卖水,这一点点儿毛法,也拿出来卖弄,你还有本领麽?尽量使出来罢!”</p>

    万清和不提防,被和尚抓住了顶心发,想借隐身法逃走,也来不及了!只得发哀声求饶道:“我肉眼不识圣贤!求师傅饶恕了我这遭!”</p>

    和尚道:“你求我饶恕你,却为甚么还拉住我的徒弟不放呢?”</p>

    万清和没法,只好把两手松了!和尚将万清和提离了地,说道:“你也是个学道之士,本与我无仇无怨。不过你这东西的心地太坏,不知断送了多少无辜的童男女!我受了未底祖师的拜托,特地来这里等候你,一则救我自己的徒弟;二则替人世除一大毒,幸亏未底祖师,见机得早,不待你的道术成功,就驱你下山。像你这种无良心的东西,假使你能尽得了未底祖师的道术,凡事有预知的本领,还了得吗?仅传了你一点皮毛法,你就拿著无恶不作起来,竟敢剪纸为马,撒豆成兵,假装官军,将强盗逼得拥你为首!你仗著妖术做强盗,尚嫌不足,还要祭练阴阳童子剑!一个略有天艮的老婆,你都视同仇敌!你这种东西,留在世间,有何用处?”</p>

    万清和只急得浑身发抖!苦苦的哀求道:“师傅杀死小子,直如踏死一个蚂蚁!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圣贤许人以改过!小子从此一步也不敢妄行,只求师傅饶了小子的性命!”</p>

    和尚偏著头想了一想道:“也罢,我本也犯不著名你这东西,破我多年不开的杀戒!至于你改过不改过,妄行不妄行,那怕你躲在天涯海角,也瞒不过未底祖师的耳目!那时恐怕你的阴阳童子剑尚不曾练成,你的头早已被你师傅的飞剑斩了呢!去罢!”随将手一松,万清和跌倒在数步以外,爬了起来,向和尚叩头问道:“师傅的法讳,能否告知小子?小子向后也好感念!”和尚道:“智远禅师就是我!”</p>

    万清和心里记得:在茅山学道的时候,曾听得同学的说:未底祖师和智远禅师最好。智远禅师的道行极高,能乘龙出入沧海,本是豢龙使者降生只因自己在茅山不久被邀,所以不曾见过智远禅师的面。此时一听说便是智远,那里还敢支吾!即时回兴宁去了。</p>

    万清和这番到南岳来,竟像是知道智远禅师在南岳,特地亲送来朱、胡二人来交割的一般。其实是智远禅师,当在潮州救活朱复性命的时候,就已知道朱家有灭们之祸,一家人都得流离颠沛!朱维训更是死在临头,无法挽回劫运!所以朱夫人不肯将朱复给他带走,他也不甚勉强!光阴易逝,又过了几月。智远并不曾离开广东,仍在千寿寺中住著。不过他住在千寿寺,并不是和寻常僧人挂单一样,正式谒见住持,呈验度牒,拨住僧寮。他日间到处游行,入夜才到千寿寺来,就在廊檐下,拳做一团睡了,也不念经,也不打坐。所以朱家派人打听,回说并没有这般的和尚。他白天来住的地方,就在五华山中水月庵。</p>

    水月庵的住持,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尼姑,法讳了因。少时和智远,原是同门姊弟,游行且在智远之上。只为练丹走火,烧瞎了一只左眼,遂发愤在五华深山之中,终年人迹不到的所在,亲手诛茅辟草,复募化十方,建筑这座水月庵,一心一意的在庵中修练。智远因朱复的魔劫未除,不能离开广东;欢喜水月庵不近尘俗,好供自己修持,复得与了因同证道果,所以每日到水月庵来。</p>

    这日智远忽来向了因稽首道:“今有一件功德,非得师兄亲去,不能完成!”因将自己要度脱朱复为徒的情形,述了一遍道:“于今朱继训的案子已快破了!这案一破,朱家便有灭门之祸!但是他夫人、小姐,都不应该在这劫数之内,而我虽有力,也不便救援!师兄若不伸手援引他们,则我必至前功尽弃!”</p>

    了因踌躇了一会道:“恶紫和光明丫头,也合当与我有缘,这事我愿任劳。不过你的徒弟,你应当去救,不合累我!”</p>

    智远笑道:“我的徒弟,早已不在朱家了。他的磨难更多,此时救他尚早。”</p>

    了因於是动身到潮州来,沿途仍装作募化的尼姑。这日黄昏时候,了因走一座很陡峭的山壁下经过。忽听得山上有脚步声,跑的很急。随立住脚,台头向山上一看。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士,背负长剑,左胁下悬革囊,短衣其履,英气盎然,不要命的向山下逃跑。背复相离二三十丈远近,有个身体魁伟、形状凶恶的汉子,紧紧的追赶。不觉吃惊!暗道:“这事既落到我眼里,我若袖手旁观,如何能对得住道友?”</p>

    不知山上逃的,追的是谁?了因怎生对付?且待第二十五回再说。</p>

    --------------------------------------------------</p>

    jycy扫描 xmwjw OCR, 独家连载</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