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回 述奸情气坏小豪杰 宣戒律枪杀三师兄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三十三回 述奸情气坏小豪杰 宣戒律枪杀三师兄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欧阳后成见方振藻说当今之世没有能使他死的人,即随口问道:“只要没人能死你,便可随意犯戒,不要紧吗?”方振藻摇头晃脑的说道:“我生性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没有法力的时候,还有些儿顾忌王法。于今王法既奈何我不了,我还管他甚么戒不戒,高兴怎么便怎么。”欧阳后成气忿说道:“然则祖师收了你这种徒弟,不是罪过吗?王法能容你,但怕祖师不能容你。”方振藻仰天大笑道:“祖师多年不问我的事了,并且祖师若不容我,他自己就得先破杀戒。他自己既能破戒,又何能不容我这破戒的徒弟呢?”后成听了这强词夺理的话,更加生气道:“祖师就能容你,我也不能容你。你若再不忏悔,我必替祖师除了你这败类。”方振藻翻起白眼,望着后成冷笑了一声道:“你配么?你这点微末道行,那里够得上说这话。”后成道:“好,你果真怙恶不悛,我自有够得上的这一日。” 方振藻道:</p>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等你一百年罢。怕了你,还是方振藻吗?”</p>

    后成刚待回答,陡觉得耳里有人呼着自己的名字,说道:“你怀中预备杀虎的东西,不能拿出来杀人么?”后成恍然明白了。从怀中拔出那手枪来,枪口才露出,就轰然一声响。</p>

    只见方振藻哎呀了一声,两手一张,向后便倒,后成倒吃了一惊,暗想庆老伯教我要开放的时候,须用食指钩动枪机,怎样我才拔出来便响了呢?并且庆老伯曾教我开放时,应如何瞄准,方能打着要打的东西。刚才我并没瞄准,怎么一响便真个把他打死了呢?心里一面疑惑,两眼一面看方振藻仰倒在地下,胸口吐出鲜血来。睁开两只火也似的红眼,望着自己。两手在地下乱抓,好象痛苦得忍耐不住似的,两脚只管一伸一缩,把山土擦了两条坑。</p>

    后成本来丝毫没有杀方振藻的心思,平日为人也没有这日这们容易生气,糊里糊涂的,竟做出这种非常的事,仿佛如做了—场恶梦。这时一看方振藻的惨酷情形,不由得心中又是不忍,又是悔恨孟浪①。浑身不由自主的,抖得手枪都掉在地下。见方振藻两眼活动,尚不曾死,不禁走过去双膝跪下,失声痛哭道:“我该万死,我自己实在不知道,何以忽然这们的糊涂?”方振藻悠然长叹了一声,说道:“你也用不着哭,数由前定,并不是你忽然糊涂。</p>

    我自作自受,与你无干。不过我和你虽不是师生,也有一番指导的情谊。我今日如此结果,我身后未了的事,你应该替我办了,你能答应么?”后成拭着眼泪说道:“师兄未了的事,我自应代办,请师兄吩咐罢。”</p>

    方振藻就地下微微的点头道:“我在南京强占人家的妻子虽有好几个,然我自从诱奸了陶家姨太太之后,那些地方我都断绝了不曾去,各人的丈夫也都团聚如初了。惟有明媒正娶的三房家室,分做三处住了。我平日有的钱,到手就用,没一些儿积蓄。这三房家室,我死之后,毫无依靠,年纪虽都不甚大,又无生育,本不难另嫁,只是与我夫妻一场,三人都不曾有差错,我临死不能不给他们几两银子,或守或嫁,听凭他们自便。我打算每人给五百两银子,你得代替我筹措一千五百两,在三日之内,分送给三人,你能答应我么?”</p>

    后成听了,很觉得为难。暗想我自己还是寄人篱下,衣食都仰给于庆老伯,教我从那里去筹措这们多银两呢?上次要我筹五百两,由庆老伯如数拿出来,我心里已很觉不安,于今更多了两倍,难道还好意思向庆老伯开口吗?方振藻见后成踌躇不能答白,即忿然说道:</p>

    “你不能答应,也得你答应,来生再见。”说罢,两脚一伸,两眼往上一翻,竟咽气死了。</p>

    后成呆呆的望着尸体流泪,一时不知要怎么才好。</p>

    就在这为难的当儿,忽听得石岩里有人咳嗽一声,后成不由得吃惊.回头看时,只见一个风神飘逸的少年,宽袍缓带,从石岩里从容走了出来。面上带着笑容,向后成说道:“好孩子,能替我诛锄凶暴,也不枉我成全你一番。”后成这时已看见岩中石桌上的骷髅没有了,心里已明白这少年便是祖师。连忙掉过身,仍旧跪下叩头道:“弟子一时糊涂,做梦也似的干出这桩逆伦的事,千万求祖师慈悲,救活师兄的性命。”少年正色说道:“你师兄的行为,你曾知道么?”后成伏地答道:“曾听师兄自己说过。”少年道:“你听了觉得怎样?”后成道:“觉得师兄不应该那们犯戒。”少年道:“犯戒便得犯咒,你知道么?”后成道:“知道。”少年笑道:“你既知道,为甚么又求我救活他的性命呢?”后成道:“师兄犯戒,是应得犯咒,然弟子受了师兄的好处,论人情物理,似乎不应该死在弟子之手,因此求祖师慈悲。”少年大笑道:“你至今还以为你师兄是死在你手里么?你起来搜你师兄身上,看可有甚么东西?”后成立起身来,挨近方振藻尸旁,弯腰在方振藻身上摸索了一会,从衣袋里摸出一封信来。一看信面上写着遗嘱两个字,心里不禁又是一惊,两手吓得抖个不住,不敢抽出信封里面的东西来。少年在旁喊道:“遗嘱是给你的,怎么不开封瞧呢?”后成只得战兢兢的开了封,抽出一张字纸来,只见上面写道:</p>

    后成吾弟:吾于三年前已知有今日之罚,只以造孽过深,不容忏悔,后事须吾弟代了。</p>

    二十年后,当俟吾弟于天津。祖师垂戒极严,甚不可忽。今日之事,即是后来者之榜样。慎之,慎之。</p>

    纸尾署“方振藻手书”五字。后成看完,已是汗流浃背。少年指着方振藻的尸道:“装殓掩埋是你的事,你须永远将这情形放在心上。”后成正想问遗嘱上怎么有二十年后俟我于天津的话,还不曾说出,一转眼就见红光一闪,照得岩石里面通红,少年已不知去向。再看岩中石桌上,仍然端坐一具骷髅骨。后成恭恭敬敬的在岩口朝里面拜了四拜,心想这装殓掩埋的事,惟有回去求庆老伯,就是那一千五百的银子,暂时也只好向庆老伯借用,将来由我赚了钱,如数奉还。想罢,收了遗嘱、戒条,拾起手枪揣好,对着方振藻的尸哭道:“师兄请耐心在这里等一会,我就来送你入土。”说毕下山。</p>

    还没走到山脚,即见前面有八个人抬一具棺木,后面跟着一个骑马的,五六个步行的。</p>

    后成初以为是来这山上进葬的,仔细看时,那骑在马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庆瑞。心里疑惑道:</p>

    “我昨夜起更时候,才从庆老伯家来此修炼,并不曾听说衙里死了人。这棺木里面装的是谁呢?哎呀这棺木的盖,还不曾封好,是空棺木么?难道庆老伯已知道我师兄被手枪打死了吗?”</p>

    后成一面心里猜度,两脚往山下迎上去。行到切近,后成正待向庆瑞诉说方振藻的事,庆瑞已因上山不便骑马,跳下了马来,说道:“不用说,事情我已知道。特备了棺木前来装殓的。”后成更加疑惑,问道:“事情才出只有这一刻儿工夫,这山上又没有旁人能去老伯那边送信,老伯怎得知道得这们迅速呢?”</p>

    庆瑞边携了后成的手上山,边笑着说道:“岂待此刻才能知道。在三年前,你在我那里拜师的时候,早已知道有今日的事了,当日拜师的情形,你就忘了吗?你那时答应成全他,今日果然在你手里成全了。”后成听了,不觉悚然说道:“小侄那时正觉得师兄的举动很奇怪,师兄本来一次也不曾和我见过面,却忽然会问我认识他不认识他的话,那时尚以为他有些失心疯的模样,后来老伯追问小侄,老伯也没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若早知有今日这一劫,早就应该避匿不和师兄见面了。”庆瑞笑道:“老伯小侄的称呼,从今日起应当收起,另换一种称呼才是。你知道我是你甚么人么?”后成愕然了半晌,说道:“我知道是家叔至好的朋友。”庆瑞摇头道:“称呼是以比较亲厚些的为准。我和令叔固然是要好的朋友,须知我和你,更是同门的兄弟。你此后见面,应呼我为二师兄。今日应了咒神死在这山上的,是你的三师兄。你三师兄的本领,虽没有甚么了不得,然以你此刻的本领拿来和他比拼,十个你也敌他不了。只因祖师不肯轻开杀戒,就为今日的事,才收你做徒弟。你不遇这种机缘,好容易列入祖师门墙吗?”说着话,已到了方振藻尸旁。</p>

    庆瑞朝着尸体作了三个揖,挥泪说道:“三弟英灵不远,身后的事,有我在,尽可放心。</p>

    二十年后,仍是今日成全你的人,来成全你。安心去罢。”后成看方振藻的两只红眼,自中枪倒地后,两眼向上翻起,直待庆瑞到来不曾合拢。庆瑞刚挥泪说完这几句话,两眼登时合下来了。庆瑞指挥跟随的人,将带来的衣服替方振藻装殓,并教扛抬棺木的人就在石岩旁边,拥一个深坑,装殓停当,即时掩埋起来。不多一会工夫,已七手八脚的做了一个坟堆。庆瑞见已葬好,才带了后成和众人回衙。</p>

    后成偶然想起,方振藻今早曾说拿住了两个小尼姑,监在衙里,遂向庆瑞说道:“三师兄说昨夜拿住了两个女刺客,于今三师兄已经去世,二师兄打算怎生发落呢?”庆瑞停了一停,笑问道:“他已将详情对你说过了么?”后成点头应是。庆瑞道:“这事依你打算,怎生发落才好呢?”后成道:“这事实是三师兄的罪恶。我今早听得他述这事的时候,即很不以他这种举动为然。比时我就自恨没有能耐,不能禁阻他。假使我在旁边遇着这般的事,必定不顾性命,把诱奸良家女子的人除掉。便是自己本领不济,反死在恶徒手里,也心甘情愿。</p>

    何况这两个女刺客和陶家的女人,同是佛门弟子。亲眼看见这种污秽行为,出自佛门清净之地,自己又没有力量,如何能袖手旁观呢?依我的意思,二师兄可替三师兄减轻罪恶,赶紧将二人释放。并且据三师兄说,二人的本领不小。以三师兄的本领,初次交手,尚且受了伤,可见二人必也有些来历,不是寻常之辈,二师兄正好借此做个人情。”庆瑞摇头道:“若就事论事,你这意思自是不错。不过你三师兄只对你撩头去尾的说了他自己这段事故。其实这里面的情由,还很长很长。你此刻既已和我是同门兄弟,便不可不知道我们这派现在的仇敌极多。这两个女子,也是我们的仇敌。就没有你三师兄这种污秽的举动,他们既到了南京,也是要和我们为难的。”</p>

    后成诧异得很的样子问道:“修道的人,与人无忤,与物无争,怎么会有很多的仇敌呢?”庆瑞正色道:“谈何容易。与人无忤,与物无争!旁的不说,我且问你:你不是为要替你母亲报仇,才专心学道的吗?此时你报仇的机会已快到了,你能做到与人无忤,与物无争八个字么?万一潘道兴的法力比你高强,你一人不能报仇,能不拉几个好本领的帮手同去么?</p>

    即算你比潘道兴厉害,如愿将你母亲的仇报了,你能保潘道兴没有同门兄弟与徒子徒孙,又出来替潘遭兴报仇么?似此冤冤相报,仇敌安得不多?你要知道,我们奉的崆峒派。崆峒派与昆仑派,素来是不相合的。昆仑派全是汉人。崆峒派原是从蒙古发源的,蒙古人居多,回子、苗子都有,从来汉人极少,也轻易不肯收汉人做徒弟。自从祖师在七十年前由蒙古入中原传道,才收入董禄堂和杨赞化、杨赞庭兄弟,杨赞化又传庞福基,杨赞庭又传甘瘤子,甘瘤子、庞福基更传了不少的徒弟,都是汉人。昆仑派的人,因此更仇视我派了。这两个小尼坫,是眇师傅的徒弟。一个是朱继训的女儿,一个是朱继训的儿媳。朱继训在潮州谋叛,已正了国法。全家因有眇师傅搭救,才留了性命。这番二人到南京来,一则因祖师在这里,想来显显自己的能为。二则因我和你三师兄都是旗人,在他们更觉有深仇积怨。我于今纵能大度包容,将他释放,他不见得知道感激,从此不与我为难。”</p>

    后成听得里面有种种关碍,便不敢有所主张。又因庆瑞刚才提到替母亲报仇的话,触动了几年来蕴蓄于衷的心事,只坐在一旁低头落泪。庆瑞看出了后成的心事,即向后成说道;“你还悲苦些甚么?我刚才不是说,此时你报仇的机会已快到了吗?你的根基很厚,白日飞升,在你并非难事。不过你的年事太浅,阅历不深。因阅历不深,操持便不易坚定。我等须以道为体,以法为用。祖师因见你的根基尚好,修炼较平常人容易百倍,所以想将你作育出来。</p>

    惟恐你为急于报仇一念,分了向道之心,才命你三师兄专一传授你的法术。你要知道法术没有邪正。有道则法是正法,无道则法是邪法。你此刻的法术,足够修道之用,只是若从此不在道上用功,则你这些法术,都是自杀的东西。你三师兄今日如此下场,即是无体有用之结果。祖师假手于你以杀他,实具有深意,千万不可忽略。”后成觉得领悟了,说道:“二师兄说我此刻的法术,足够修道之用,我实不懂得。我从三师兄苦炼了三年,三师兄常说我很有进境,但是我至今还觉得一种法术都施用不来,这是甚么道理呢?”庆瑞笑道:“你不到施用的时候,如何能施用得来?”后成问道:“怎么谓之施用的时候呢?定要与仇人见面,才是施用的时候吗?”庆瑞说:“不然,你三师兄还不曾将开门的钥匙给你,钥匙就是口诀,我传给你罢。”当下庆瑞传授了后成的口诀。</p>

    次日,后成正在庆瑞跟前听庆瑞谈道,忽见一个亲随送了封信进来。庆瑞拆开封皮看了一遍,随手揣入怀中,连忙起身出去了,好一会才蹙着眉头进房。后成不知是那里来的信,不敢过问。看庆瑞面上,很露出忧容。后成是个生性很忠实的人,亲眼看见于自己有大恩的人有为难的事,实在忍不住不顾问。却是转念一想,二师兄这们高的道行,这们强的法力,尚且为难忧虑,我就问,不也是白问吗?</p>

    后成心里这般思想,庆瑞象是已经知道,长叹一声,对后成道:“你三师兄真累人不浅。</p>

    他欺眇师傅已死,求我帮同设计,将这两个小尼姑拿住。也不打听清楚,朱继训的儿子是智远禅师的徒弟。方才的信,就是智远禅师打发他徒弟朱复送来的。我看了信,不由得要着惊,虽立时将两个尼姑放了,然我从此又多几个劲敌。我要专心炼道,就得解组②入山。这小小的前程,在我本不值一顾。无奈我是荫袭的职分,又是旗籍,其中有种种滞碍,使我不得如愿。终年坐在这个参将衙门里,哪是修道的地方?你三师兄撞下大祸走了,却教我一个人担当,你看我怎么能不忧虑。我思量你的亲仇未报,必不能安心在这里久留。好在你家中并没离不开的人,你叔叔、婶母已在此地落了业。你回家乡报复了仇恨,仍回我这里来。一则你们叔侄兄弟可以团聚,二则我有你做个帮手,凡事都放心一点儿。不知你的意思怎样?”</p>

    后成不假思索的答道:“二师兄便不吩咐我仍回这里来,我报仇之后,也没地方可走,自免不了仍依家叔生活。只是我报仇的事,二师兄打算教我何时前去呢?”庆瑞捏指算了一算道:“哎呀,此刻就得动身,在路上还不能耽搁,赶到醴陵,方不迟误。若稍有耽搁,只怕不能完全如你的心愿。”后成听了这话,那敢怠慢,慌忙立起身说道:“二师兄既这们说,我就只得即时动身了。”庆瑞点头道:“令叔和先生两处,我自会告知他们,不用你去说。”</p>

    后成匆匆拾夺③了一个包裹,庆瑞拿了一包散碎银两给他做盘川④,后成遂动身向醴陵报仇去了。不知这仇怎生报法?且待第三十四回再说。</p>

    ——————————</p>

    ①孟浪,卤莽,轻率。</p>

    ②解组,解下印绶。组,印绶。意谓辞去官职。</p>

    ③拾夺,即拾掇,收拾之意。</p>

    ④盘川,即盘缠,旅费之意。</p>

    --------------------------------------------------</p>

    修竹轩扫描OCR, 独家连载</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