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乌鸦山访师遭白眼 常德府无意遇奇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四十五回 乌鸦山访师遭白眼 常德府无意遇奇人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戴福成心里正在极难过的时候,听了贯晓钟那种小孩口腔的话,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举手用衣袖揩了揩眼泪说道:“你哪里知道我的苦处啊。我在这石穴里三年的工夫,想不到就被师尊在我额头上那一脚,踢得前功尽弃了。怪道我清醒转来的时候,四肢也没有力了,背也痛了,肚里也饿了,全不像是曾做过道家工夫的人,我没想到自己做的工夫,师尊也有法取了去,还想用五鬼搬运法搬东西来吃,险些儿倒连我自己的性命都被五鬼搬运去了。”说时,又流下泪来。接着说道:“我此刻的道法,反赶不上你初学的人。唉,就悔过也来不及了啊。”

    贯晓钟看了这情形,仍回身在石上坐下来,说道:“我曾听师尊说过,能悔过便是豪杰,哪有悔过也来不及的道理。方才师尊临走的时候,曾留下几句话,教我在响过霹雳之后向你说。于今霹雳已经响过了,你听着罢,师尊说:我原念你三年面壁,道法得来不易,不忍一旦尽行剥夺。

    无奈你下愚不移,随时随地都生妄念,实在玷我门墙。若再姑容,我必因你获罪。”贯晓钟述罢,默坐不话,嘻笑的态度,一点儿没有了。

    戴福成这才知道被师傅认真驱逐了,连道法都被剥夺得干净,不禁伤心痛哭起来。哭了一会,打算和贯晓钟商量,看还有挽救的方法没有?谁知贯晓钟不待他开口,已向外面挥手,说道:

    “你快去罢。不是我不念同门之情,只因这里地位绝高,不到日落,就寒恶不可当。你的道法既被师尊剥夺尽了,身上又没有御寒的衣服,必受不住寒冷。”戴福成被这几句话提醒了,果然登时觉得冷起来,筛糠也似的发抖。再看贯晓钟板着冷酷的面孔,绝没有商量馀地的神气。想起自己是他的师兄,刚才还对着他说了许多自居先进的话,此时实无颜再说告哀乞怜的话。便也不说甚么了,垂头丧气的下山。还亏了怀中有那六十两银子,有盘缠能回四川。戴福成修道的事,就如此做了一场大梦,只略能记忆,不复有踪影可寻了。笑道人自从误收了戴福成这个不成材的徒弟,很受了黄叶道人几番训斥。以后收徒弟,便格外慎重了。这是后话,后文尚有交待。

    于今,既因写朱镇岳的身世,连带将笑道人的来历,说了个大概。这枝笔不能不回到陆伟成身上,再一个大弯子,绕到襄阳府的朱复身上去。

    且说陆伟成自得了徐书元的指引,次日即独自骑了一匹马,到乌鸦山拜朱镇岳。这时候朱镇岳,年纪已有了六十多岁。他儿子朱宝诚,都已有二十多岁了,家务概由朱宝诚经理。朱镇岳夫妻两个,对于一切外事都不过问,也不和世人来往。因此常德人只知道乌鸦山朱家是常德一府的世家大族,却没人知道朱镇岳夫妇,便是唐人小说中所称述的剑仙一类人物。这日,陆伟成到了乌鸦山,由朱宝诚接见了。陆伟成说明了来意,要求见朱镇岳。朱宝诚见陆伟成是个贵家公子气概,又来得很突兀,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从来不肯传授徒弟,而对于有富贵气息的人,更不欢喜交谈,逆料是决不肯接见陆伟成的。便对陆伟成说道:“家父年来精力衰竭,终日静坐,尚惟恐家中人多纷扰,所以独自住在一间楼上,多久就不能接见亲友,不与闻外事。实在对不起,辜负了阁下一番跋涉。”陆伟成见朱宝诚这们说,把来求师的兴头扫了一个干净。只得说道;“我诚心前来拜师即不蒙收纳,但求见一面也罢了。”朱宝诚也不知道陆伟成的来历,以为富家公子,不是真能有诚意拜师的人,若果是诚心前来拜师的,便不是这般口气了。遂说道:“家父平生不曾收过徒弟,也本来没有艺业可以传人,阁下只怕是听错了。家父习静已久,恕不能出来接待。”

    陆伟成只听得徐书元说,究竟不知道朱镇岳是何等样人,原没有十分诚意。今见话不投机,只索作辞回家,很设有兴致的坐在马上,缓缓走进常德城。

    常德城里的街道不甚宽阔,这时的天色又快向晚了,行人本很拥挤。走到一条街上,只见前面挤满了一街的人,都不走动,好像在那里看甚么热闹。陆伟成策马近前一看,原来许多行人都挤在一家酒楼门首,一个个抬头颠脚,朝酒楼里面望着。陆伟成在马上比人高些,看见酒楼底下的帐桌跟前,立着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人,蓬首垢面,身上穿着一件破旧不堪的蓝布袍,宽大无比,使人一望便知道他所穿的,不是他本人的衣服。下面露出一双精光的脚杆,只一只脚趿了一只破鞋。乱丛丛的头发,披满一头,像是多年不曾剃过的。靠帐桌立着,现出满脸顽皮相,望着外面许多看热闹的人。帐桌这边立着的像是个管帐的人,怒容满面的向看热闹的人诉说这人的罪状。

    只听得说道:“我见他这模样,早已料到他是打算来吃白食的。他上楼我就关照堂倌,他若只吃一碗面或是几样点心,事情不大,由他白吃一顿也罢了。象是一个颠子,能敷衍他出门便没事。谁知他并不疯颠,说话倒有板有路。坐下来就对堂倌说,我知道你们管帐的先生看了我这种模样,疑心我是来吃白食的人,又疑心我是个颠子,想拿一碗面或几样点心敷衍我出大门。这是你们管帐的先生看走了眼色。你们都只认得衣服,不认得人。我若没有钱,也不上这里来了。要吃面,不会到面馆里去吗?要吃点心,不会到点心店里去吗?特地跑到这里酒楼上来,不待说是要喝好酒,要吃好下酒菜。我自己很识趣,喝酒要喝得快活,你们疑心我,防备我,不敢给我吃喝,我有甚么兴味呢?你们所虑的,不过怕我吃了不给钱。这很容易,我先交钱,后吃喝。有多少钱,吃多少钱,这样行不行呢?堂倌只得说,我们管帐的先生并没说这话,客人若怕银钱放在身上遗失,就请暂时交给帐房保管也使得。吃完了,再还给客人。他说:‘很好。’随即从身边摸出一个大布手巾包,交给堂倌道:‘这里面有十三两五钱银子,你去教帐房尽这数目给酒菜我吃,拣上等的办来,不怕价钱大。’

    “堂倌拿到我这里,我用天平一秤,足有十七两五钱。银色虽低了些,因有十七两五钱,无论要吃甚么东西,一个人总够吃的了。便招呼厨房办给他吃。谁知他的食量大的骇人,从正午吃到刚才,独自吃了一桌上等翅席,一缸陈酒,结算应该八两七钱六分银子,我照算当找他八两七钱四分,我拿出他交存的银子来找还。他看了看银子,说我换了他的,他存的是十三两五钱纹银,这里十七两多,是假银子。不错,堂倌拿这银包来的时候,我是不曾仔细得看走了眼。这时仔细一看,原来他交存的,是一包假银子。请众位评一评这道理我们规规矩矩做生意的人,哪里会有假银子换他的真银子?分明他拿这假银子来讹诈人,吃了酒菜,还想讹诈几两银子去,看世间有没有这道理?”

    管帐的这般说,众看热闹的人当中也有说:看这人的棋样,是象使用假银子的,也有说:只能怪帐房太粗心,做生意的人,不应看不出银子的真假。当时看出是假银子,就应该退还这人的。

    也有说:帐房因贪图便宜,以为可以多得这人四两银子,利令智昏,便不仔细看银色的。只是各人虽有各人的议论不同,然没一个肯出头判断一个是非曲直。

    这人见帐房向大众说了那一段话,也高着嗓子说道:“不用我说甚么,只就这管帐先生亲口向众位说的话,请众位平心说句公道话。我只交存十三两五钱银子,若不是他们换了,如何会多出四两来?如果我交存的是这们一包假银子,他岂有看不出成色,并称不出分量的道理?他不怕我吃了不给钱,便不会要我先拿出银子来。别人交存的银子,他还可以推说没看得仔细。他既防备我没有钱,我交出来的银子,不待说比平常更要看得仔细些。象这样一望而知的假银子,能瞒得过他做管帐先生的眼睛么?”当下有和这人表同情的,就随声附和道:“这银子不是帐房换了,便是堂倌换了。上酒楼要先交出钱来,才给人家吃喝的事,本来也没有听人说过。这是帐房没有道理,太存心欺负没好衣服穿的人了。”

    帐房听了这番话,只急得一副脸通红,两眼圆鼓鼓的对大众说道:“这冤枉使我有口也难分辩。我说话不能不要天良,于今我自愿吃亏,赔他的真银子。不过我不是开设这酒楼的人,是在这酒楼管帐的,我一个月的薪俸,只有几两银子。要我拿出四五个月的薪俸来赔他,我也没有

    话说。但是要我赔银子的事小,怪我拿假银子换他的真银子,这种声名,我做生意的人担不起。众位街邻在这里,我拿出十三两五钱银子来,和他一同到城隍庙去,将银子搁在城隍爷跟前香烛里面,他只发一个誓,银子就给他,我从此辞事,再也不给人管帐了。”

    众人还没回答,这人已扬着双手说道:“这话不对,这话不对。你不能拿着城隍爷来吓我。

    我本来十三两五钱纹银交存在你这里,为甚么要当神发过誓才能拿去?你以为你从此不给人管帐了,我就害怕么?你管帐不管帐,与我有甚么相干?我花钱买酒菜吃,只知道吃了多少银子,给多少银子。”帐房听了,也对外面扬着手喊道:“众位街邻听罢,他交存的既不是假银子,为甚么不能同去城隍庙发誓?我没做亏心的事,尽管到神前斩鸡沥血求菩萨把使用假银子的人显出来。”常德又最是信神的,大家都说这事不到城隍庙去,谁也断不出究竟是谁的不是来。

    这人忽然哈哈大答道:“也罢,也罢。你做生意的人吃不起这样大的亏,我也不要你找还银子给我,你也不要问我讨酒菜钱,就是这们脱开。众位说我这话公道不公道?”帐房连忙指着这人说道;“可见你交来的是这包假银子,此刻怕去神前发誓,才说出这话来了。你存的果是十三两五钱真银子,照算应找给你的,为什么不说找还?你存的是十七两五钱假银子,吃了八两七钱六分银子酒菜,为甚么不问你讨酒菜钱?你做客人的得脱开,我管帐的收下这假银子如何能脱开?”这人笑道:“你刚才不是当众一干说了,情愿拿出四五个月薪俸来赔的吗?怎么一会儿就不作数了呢?”帐房更生气道:“我赔是情愿赌,但是要去神前发誓再赔。你不敢同去神前发誓,我岂仅没有银子赔,怕不把你进官,问你一个使用假银子的罪吗?”这人做出涎脸的样子,说道:

    “好大的口气。我一番体恤你的好意,你倒要搭起架子来了。老实说给你听,我从来吃酒菜是不会帐的,越是怕我白吃,我越得多吃他些,今天还得算是吃得少的。”

    看热闹的人一听这话,都哄起来说:“这人真没有道理。原来果是拿一包假银子哄骗帐房。”

    帐房连忙接着说道:“这下子他自怕发誓,招出供来了。请众位说,这样没天良的人,应该送官不应该送官?”有几个嘴快的就说:“白吃的罪,还在其次,用假银子就应重办。”这话一说出来,便有堂倌模样的人,走过这人跟前,一边一个,将这人的胳膊拿住道:“这种东西不送官,我们还能做生意吗?”

    陆伟成看了这情形,觉得有些过不去。慌忙跳下马来,分开众人,走进酒楼门,向那帐房说道:“这事他原可以不招承的。他不招承,不发誓,论理也不愁你不找还他四两多银子。发誓无非表明心迹,你要表明心迹,应你发誓,他本可以不怕的。于今他既直说出来,可见他倒是一个有些良心的人,你反要拿住他送官,人情上未免说不过去。”帐房打量了陆伟成两眼,料知是个有点儿来头的人,不敢拿出对这人的轻悔态度对待。陪笑说道:“不是我定要拿他送官,只要他拿出八两七钱六分银子来,我就不说甚么了。这假银子由他拿去,我也不追究。白吃是不行的,他一个人哪里能吃下这们多?分明是存心来白吃,故意将酒菜糟蹋。我刚才说了,我不是开设这酒楼的人,是在这酒楼管帐的人,漂了帐是要担责任的。他既是有良心的人,为甚么存心要害我赔这们多银子?”这人双手拍着鼓也似的肚皮说道:“你说我一个人吃不下这们多洒菜,我还觉得没到半饱呢。你搭甚么架子,要拿我送官,倒看你凭甚么送我去。我只喝你四两酒,四小碟下酒菜。你欺我是外省人,银子到了你手里,硬要讹诈我八两七钱六分银子。我正想去见官,看常德府的酒菜,如何这们昂贵?”

    帐房见这人又变换了腔口,竟不承认吃了一桌上等翅席,一大坛陈酒的帐,不由得又冒火又着慌。为甚么着慌呢?这帐房并不是个糊涂人,逆料这事当了官,论情论理,都说不过这人。本来独自一个人,决吃不下一桌上等翅席,一大坛陈绍酒,官府断不肯相信有这种事情。弄得不好,反把自己问成一个见财起意,讹诈客人的罪名,所以不能不着慌。只是面上不肯露出着慌的样子来,也不和这人辩论,只向陆伟成说道:“我们做生意的人,多是安分怕惹麻颇的。先生和众位街邻都在这里看了的事,于今他连吃下肚里去了的酒菜都不肯认帐了,看有没有这个道理?这酒楼在常德城里开设了二三十年,我也在这里管了六七年帐,凭众位街邻说,何尝有一次讹诈过客人?这简直是存心来捣乱的,望众位街邻参一句公道。”陆伟成道:“有甚么公道不公道?你既说怕惹麻烦他要就这们脱开,你便不应该不答应。好,大家都不用说了,你做帐房的赔不起帐,自是实在话。然看他身上这般衣服,就到县衙里去,姑无论这场官司问下来,谁曲谁直,即算能办他使用假银子的罪,判令他再拿出八两多真银子来还酒菜帐,你说他有真银子拿出来么?到底仍免不了是给他一场白吃。八两多银子,算不了甚么大事,我身上还有点儿散碎银子,虽不曾秤过,不知有多少,然大约相差也不多,我替他会了这笔帐罢。若相差在一两上下,说不得要你做帐房的吃点儿亏。”

    陆伟成边说边将怀中所带的散碎银两尽数掏了出来,放在帐桌上,教帐房用天秤量量看有多少。帐房看了看都是十足纹银,拿到天秤盘里量起来,笑道:“这真巧极了,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恰好是八两七钱六分,众位看巧不巧。”这人指着天秤盘里的银子,说道:“不要又看走了眼呢。于今有人替我会了帐,你还有甚么

    话说么?”帐房笑道:“这位先生身上拿出来的银子,那有假的道理。用假银子是何等样人呢?我这次不但看走了眼,简直是瞎了眼。”说得众人都笑起来。这人倒不觉得难为情,向帐房要回假银包,在手中掂了两掂,笑道:“我有这包东西,到处有得酒菜吃,不一定要照顾你这里。”说着,也不向陆伟成道谢,高一脚,低一脚,偏偏倒倒的往外走。众人都说:这人真不是个好东西。有人替他会了帐,连姓名都不请教一声,谢也不谢一句,就掉头不顾的走了。陆伟成听了,却毫不在意。

    等众人散了,才待据鞍上马,只见这人又走回头来,走到陆伟成跟前,偏着头在陆伟成浑身上下端详了几眼,问道:“刚才替我会帐的就是你么?”陆伟成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在两江总督衙门里的时候,便能看出徐书元是个异人来。这番若不是觉得这人有些奇异之处,也不至出头多管闲事。在陆伟成心里想,在酒楼里当帐房的人,银子的真假应该落眼便能分别。这帐房既存心防备这人白吃,而这人竟能交出这们多银子来,岂有不仔细看清成色的道理?并且说是十三两五钱,秤起来又多了四两,尤应该仔细看看。假银子居然瞒过了帐房,这一层已很奇怪。一桌上等翅席,纵办的不丰盛,大盘小碗也有二三十样,一个人便有牛大的食量,也吃不下这些。一坛陈绍酒,怕不有二十来斤,一个人要一顿喝下肚里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层就更是奇怪了。这假银子帐房既当时不曾看出来,已代收管了半日。这人若一口咬定是帐房换了,数目又不相符,谁能说是这人没道理的话。便闹到官衙里去,这人也担不了甚么罪名。何苦自己招承出来,当着一干人丢自己的脸呢。城隍爷不是活神仙,这人岂真个不敢发誓,怕犯了咒神么?这一层不也很奇怪吗?

    陆伟成因觉得有这几种奇怪的地方,所以忍不住出头多事。及至自己掏出来的银数,恰好够还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心里更惊诧的了不得。本想就当面请教这人姓名的,只因一转念这里看热闹的人太多了,异人决不肯在这种地方露出真面目。打算等众人散了,才骑马赶上去。想不到这人却已回头来了。听了这人问的话,即陪笑说道:“小事何足挂齿.请问长者尊姓大名?

    仙乡何处?”这人翻起两眼,将陆伟成望了一会,也不回答,好像疯了的人一般,忽然对陆伟成点了点头,说道:“孺子可教。”说毕,又一偏一跛的走了。陆伟成此时虽觉得这人有些奇异之处,然自己毕竟是个读书人,在父母师保跟前长大的,不明白江湖上三教九流的勾当,不知应如何对待才好?只眼睁睁的望着这人走得远了,才上马回家。

    陆伟成家里房屋很宽大,是常德城里有名的巨第。陆伟成因图读书清净,独自住在靠花园的一间楼上。这夜因白天去乌鸦山拜师,来回骑了四五十里路的马,身体觉得有些疲乏了。又因拜师遭了拒绝,心上甚不爽快,没心情读书,二更时分就上床睡了。刚睡了一觉醒来,正待下床小解,猛听得花园里风声陡起,只刮得花枝树叶瑟瑟作响。对园里的窗门,原是关闭严密的,这一阵大风过去,接着就听得喳喇一声,两扇窗门大开了。亏得房中的灯光是有琉璃罩笼着的,不曾被风刮息,只刮得一闪一闪,摇摇不定。

    陆伟成的胆气极壮,连忙翻身坐起来,打算下床仍将窗门关好。才一伸手撩开帐门,举眼向窗口一望,就见凭空飘进一个人来,直到床前落下。陆伟成虽在这时候,心里并不惧怯,只觉得很奇怪,也没有防备这凭空飘进来的人,有加害自己的心思。目不转睛的看飘进来的这人,衣服身段,和黄昏时在酒楼底下所见的一般无二。眼里一看得明白,胆气就更加壮了。慌忙跳下床来,迎着这人一躬到地,说道:“我固知长者不是凡俗之辈,今果得法驾降临,还求恕我不曾扫径恭迎。”只见这人笑容满面的说道:“有根气的毕竟不同。徐黑子的眼力,果是不错。”这人说时,弯腰取出一件黄灿灿的东西往桌上一搁,听那搁下的响声,很象有些分量。陆伟成就灯光看那东西时,不觉吃了一惊。不知是甚么东西?且待第四十六回再说。

    --------------------------------------------------

    修竹轩扫描OCR, 独家连载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