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铜脚道运米救饥民 陆伟成酬庸清道藏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四十六回 铜脚道运米救饥民 陆伟成酬庸清道藏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陆伟成见这人弯腰取出一件黄灿灿的东西搁在桌上,连忙就灯光看时,乃是一只铜铸的脚,形式大小和人脚一样。正待问这人这铜脚有何用处?这人已指着铜脚说道:“你无须问我的姓名,只认明这个就得了。你是富贵中人,原不能甘寂寞耐劳苦,潜心学道。只因你在两江总督衙门的时候,曾动过一点儿向道之念,我道家和佛家一般的以渡人为主,我所以特地前来传你道法。朱镇岳从来是个独善其身的人,徐书元错认了他,将你引上这条行不通的道路。”陆作成见铜脚道人说出来的话,和亲目所见的一般,不由得不惊服。当下铜脚道人便传陆伟成修养之道,隔几日来指点一次,来时必在半夜。如是经过了一年多。

    一夜,铜脚道人向陆伟成道:“我不能长久在此地教你,你也不能长久住在家中修道。我于今有事须往别处去,此后你我何时再会,就得看你修持的力量和缘法.”陆伟成听铜脚道人这般说,不觉黯然问道:“师傅此去何方,不能将地址说给弟子听吗?”铜脚道人摇头道:“说给你听,你也不能知道。”陆伟成道:“弟子他日若想寻觅师傅,可向何方寻觅呢?”铜脚道人笑道: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寻觅是没有用处的。”陆伟成道:“然则弟子这一年来,受了师傅成全之德,将如何报答呢?”铜脚道人道:“各结各的缘,各修各的道,无所谓成全报答。”陆伟成道:“话虽如此,然受恩的究不能忘报。”铜脚道人捏指轮算了一会,说道:“且等你到了襄阳再说。你此时还有甚么心事要说的么?”陆伟成一时竟想不出要说的话来。铜脚道人好象等待甚么似的立了一会,见陆伟成没

    话说,才叹了一声气道:“缘尽于此矣。”话才说了,陆伟成再看铜脚道人时,已去的无踪无影了,心里很觉得奇怪。暗想:我原没有要说的心事,何以师傅是这们问我呢?更何以忽然叹气说缘尽于此矣的话呢?

    陆伟成正在疑惑,猛听得花园里有人发笑声说道:“可惜,可惜。少爷为甚么学了一年的道,不提起拜师的话呢?”陆伟成大吃一惊,听声音知道是徐书元。才放大了胆说道:“徐先生请上这里来,我正在非常想念你。”陆伟成说毕,不听得回答,高声叫了两遍,也没人应。急忙赶到园里寻找,哪里还找得着徐书元呢?料知是说了那两句话就走了。

    当下陆伟成也研究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失悔自己太不细心,叫了一年的师傅,竟不曾想起没叩头拜师,这师傅两个字,从哪里叫起?然而只心里懊悔一阵,也就罢了。至于不叩头拜师,何以就说缘尽于此的道理,陆伟成也不知道。

    过了五六年之后,陆伟成得着陶文毅公的接引,由州县次第升迁,这年升到襄阳府知府。陆伟成本是个能员,到任后爱民勤政,一府的百姓都很感念他。只是他上任的这一年,天时雨水极少,田禾都干枯死了。入秋颗粒无收,灾区并且极广,把个陆作成急得甚么似的。只得召集襄阳一府的官绅大贾,募捐赈济。但是灾区既广,灾民自多,富绅大贾捐助的有限,杯水车薪,济甚么事呢?陆伟成是个爱民的官,正急得无法可施。

    这日,忽报玄妙观的老道人求见。陆伟成到任的时候,就听说玄妙观的住持黄叶道人道行高妙,没人知道这道人的年纪究有多少岁,每年必到襄阳玄妙观住几个月。襄阳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说在做小孙子的时候,就看见这黄叶道人每年到襄阳玄妙观住持几个月,七八十年中没有更变。

    道人的容颜神采,永远如初见的时候,一些儿不觉得比前苍老。道人每年到玄妙观住持的时候,必做一坛水陆道场,赈济一般孤魂野鬼,此外一事不做。玄妙观的观产极富,襄阳一府中,房屋田地最多的当首推玄妙观。黄叶道人从来不肯结交官府,有许多贪婪的官垂涎观产,借故去拜黄叶道人的,都见道人不着。陆伟成知道黄叶道人不肯与官府往来,所以募捐不到玄妙观去。

    这日忽听报黄叶道人来拜,不觉十分诧异。暗想黄叶道人是个历来不与官府往来的人,我到任便闻他的名,就因为前几任的官府去拜都碰了钉子,恐怕他对我也一例拒绝不见。难得他今日竟肯来拜我,他来必有缘故。随吩咐开中门迎接,自己也恭恭敬敬的降阶恭候。不一会,只见一个须发如银的老道,身穿杏黄色道袍,潇洒风神,望去如经霜之菊,全没一些儿尘俗之气。不问是甚么人见了,都得肃然起敬。

    陆伟成的夙根甚深,生成一双慧眼,少小时便能看出徐书元的根底。从铜脚道人学道年馀之后,两眼观人的能耐,当然比少小时更加确定了。何况一到襄阳府任,就闻黄叶道人的声名呢。

    当下忙紧走几步迎上去,打躬说道:“想不到法驾降临,未曾熏沐敬候,罪过罪过。”黄叶道人回礼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折煞贫道了。”陆伟成侧着身子,将黄叶道人引进客厅中,推在上面坐了,自己坐在下面相陪。黄叶道人只略略谦逊了两句,便说道:“贫道因今年旱荒,为百十年来不经见的大灾,灾地之宽广,也为从来所未有,百十万饥民,都奄奄垂毙。贫道有白米三十万石,愿捐供赈济,已派小徒从各处陆续运来襄阳河下。所以亲身前来,请求委员分途按户施放。”陆伟成听说白米有三十万石之多,料知足够赈济这一府的饥民了,不由得又惊又喜,更五体投地的钦佩,从心坎中说出许多代饥民感谢的话。黄叶道人只说明了这话,即告辞起身。陆伟成恭送出大门。回头打发两个衙役,去河边看米船来了没有。

    衙役去不多时,两人都气急败坏的样子,回来报道:“河边停泊的大小船只,比平时果然多了几十倍,并且都是重载船。但是各船上一律用芦棚遮盖得严密,一个船户也没看见。小人叫问了几遍,不见船里有人答应。只得拣一只靠岸近些儿的大船,跳上去查问来历。只见一个乞丐似的跛脚,从芦棚里爬出来喝问:‘是甚么人?跑到我船上来干甚么事?’小人回他是府衙里打发来的,看你这船上装的甚么?叵耐那厮可恶,听了小人说是府衙里打发来的这句话,不但不赶紧迎接招待,反将两个乌珠一瞪,对小人骂了许多无礼的话,小人不敢说出来。”陆伟成很惊异的问道:“骂了些甚么无礼的话?尽管说出来,不与你们相干。”衙役才接着说道:“那厮瞪着两个乌珠骂道:‘我船上装的甚么,关你们府里甚么事?要你们来看些甚么?’小人见那厮敢如此无礼,实在是目无王法,打算将他拿回来。谁知那厮形同反叛,竟敢不由分说的一手一个,将小人抓着掼到岸去。并声称:你们回去告知陆某,要看我船上装的是甚么,须他亲自前来。打发你们来是不中用的。小人因那厮的形状虽然猥琐,气力却是很大,不敢再上船去拿他,只得回来禀报。”陆伟成一听衙役的报告,也按不住冒火。但不便对衙役露没度量没涵养的样子来,极力按纳住问道:“没船户的大小船只,共计约有多少艘?”衙役道:“一时也点数不清,大约至少也有几百条。”陆伟成便传谕亲到河边去。

    那时的一个知府出门,前护后拥的好不炫赫。陆伟成因听了衙役报告的话,心想如果是寻常驯良船户,断没这大的胆量,敢将知府衙门里的官差,胡乱抓着往岸上掼,并说出那些横蛮无礼的话。便是黄叶道人派遣的运赈米的徒弟,就应该知道赈米当然得由府衙里派人接收,然后分途施放。更不敢对我打发去的人,有那种荒谬言动。也没有数百号米船上,不见一个船户的道理。

    陆伟成心里一有这种思想,便不能不预防有意外变动的心思,因此所带随从的人,比平时出门更加多了。

    一路鸣锣喝道,全副仪仗的拥到河干。陆伟成坐在大轿中,举目向河边一望,只见一字长蛇阵也似的排列着无数的船只,牵连一二里路远近。每只船桅上,悬挂黄色长方旗一面,旗上分明写着玄妙观赈济襄阳之米九个斗大的黑字。棚席都已除掉,露出一舱一舱的白米来。每船二三个、四五个船户,都寂静无哗的在船头立着。那一种整齐严肃的气概,与衙役所禀报的绝对不相符合,正待将那两个衙役传来,问他谎报之罪。忽一眼看见一艘最大的船上,一个蓬首垢面的人,斜靠着船舱打盹,一双赤脚向前伸直,一只是平常人肉脚,一只黄光灿烂,一望就看得出是铜脚。陡然触发了少年时学道的事,不由得吃了一惊。两眼不转睛的盯住那人,想看个仔细。只是那人低着头打盹,面部又不清洁,认不出是否铜脚道人?陆伟成正在注意的时候,那两个衙役已到轿前禀道:“小人刚才来这里探看的时分,这些船只多不曾靠岸停泊,离岸有丈来远。也没有旗帜,也没有船只,全不是于今这种气象。不知怎的变换得这们快?惟有抓着小人掼上岸的那厮,此刻还是在那条大船上,靠着船桅打盹的便是。”陆伟成点了点头,吩咐停轿,自己走下轿来,向那大船走去。

    那人忽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呵欠,朝河岸立起身来。仔细看时,不是铜脚道人是谁呢?陆伟成一看出是铜脚道人,便不敢慢忽了。也顾不得自已是襄阳府的知府,河边有多少人民注目。急忙走上那船,朝着铜脚道人双膝跪下,叩头说道:“想不到在这里得拜见师傅。”铜脚道人忙伸手将陆伟成扶起来,笑道:“你还没忘记吗?只是于今已拜的太迟了些呢。我当日已说过了,你要报答我的话,且等你到了襄阳再说。这回我师傅要广行功德,委我运来白米三十万石,赈济这一府饥民。只是从来办理赈务,经手的人莫不希图中饱,难民所受的实惠有限。你此番能认真办理,使这三十万石米,颗颗得到饥民肚中,就算是你报答了我。而你办好了这回的事,你自己的功德也无量。”陆伟成至此,才知道铜脚道人还是黄叶道人的徒弟。

    陆伟成本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赈济饥民的事,原来办得十分认真,便没有铜脚道人一番嘱托,也不至和寻常借赈灾捞钱的样,经手的只图中饱,何况有番嘱托?不待说一府的饥民,没一个不实受其惠。赈务办了之后,官厅对于捐钱出力的人,照例有一大批保奏。陆伟成因黄叶道人的功绩太大,不能与寻常捐钱出力的人一例保奏。亲自步行到玄妙观,请示黄叶道人,看他心里想得何种褒荣之典。黄叶道人从来不按见官府的,这回却破例迎接陆伟成到静室里款待。陆伟成表明来意,黄叶道人表示不愿意的神气说道:“贫遭自行功德,别无他项念头。无论何种褒荣之典,在贫道看来,都觉得不堪,不是小家修道的人所应当膺受的。”陆伟成那里知道黄叶道人是朱明之后,正恨挽不同劫运,不能把清室推翻,光复他朱明的故物,怎么反想得清室褒荣之典呢?

    以为黄叶道人是客气的推辞,很诚恳的说道:“你老人家虽是清高,不存这种念头,然朝廷酬庸之典,是没有偏私的。”黄叶道人见陆伟成说得极诚恳,遂点头说道:“贫道个人实用不着何等褒荣,但我住持这玄妙观的年数不少了,却没一些儿可以留作纪念传之久远的东西。你能为玄妙观奏请领下全部道藏,倒可以作镇观之宝。”陆伟成听了,自是欣然应诺,转奏上去。不料部里竟批驳下来。陆伟成在官场中混的日子不多,又是个科甲出身,不大明白部里需索银钱的手段。

    见保奏上去,居然批驳了,只急得甚么似的。黄叶道人倒知道部里批驳的用意,亲自进京,花了上万的运动费,经过一年多的时日,才将全部道藏请下来。这一路运回襄阳,沿途官府都焚香顶礼。陆伟成事先就满城张贴了告示:道藏运到襄阳的这日,家家户户都得在门口陈设香案。襄阳一府的百姓,受了黄叶道人赈济之德,异口同声的称黄叶道人为万家生佛,没一个不想瞻仰丰采。

    朱复姊弟和胡舜华,正在这日由金陵到了襄阳,看了这家家点烛户户焚香的情形,不知道为的甚么。向人打听,才知道是迎接玄妙观从清廷请下来的道藏。朱复也不明白道藏是甚么东西,有何焚香顶礼迎接的必要。少年人好事,定要参观一番。朱恶紫、胡舜华也愿意看个究竟。三人便杂在瞧热闹的人丛中,等待道藏经过。耳里就听得瞧热闹的人议论黄叶道人如何高寿,如何富足,和陆知府如何要好,这一部道藏的价值是三十万石白米。朱复一听黄叶道人的名字,心里就是一惊。正待和朱恶紫说话,忽前面鼓乐声喧,两旁鞭炮齐响,原来道藏已由这里经过。只见十几口木箱,每口用四人抬着,木箱上有绣金龙的黄缎子覆着。前面八人扛抬,抬着圣旨两字。后面一个黄袍老道,也坐着八人大轿,还有许多官员的轿子,跟随在后。

    朱复看了圣旨两字,便不由得气忿,不高兴再看。带着恶紫、舜华,投到一座古庙里。悄悄的向朱恶紫说道:“姊姊知道方才坐八轿的老道是谁么?”朱恶紫摇了摇头道:“我和你一般的,今日初次到这里,谁知道甚么老道?是好东西,当不至有这番举动。”朱复道:“这事很奇怪。

    据路旁人说,这个老道,便是黄叶道人。我师傅曾对我说过,他老人家平生最钦佩的,碧云禅师之外,就只黄叶道人和金罗汉。并说过黄叶道人的胸襟行径,教我将来行事,当推黄叶道人的马首是瞻。只是照方才的情形看起来,何尝是和我们同道的人呢?”胡舜华道:“只怕不是师傅所钦佩的那个黄叶道人。师傅怎么会钦佩这种势利出家人呢?”朱复道:“没有第二个。黄叶道人在南七省,出家人无不推祟,有谁能假?几省玄妙观的总住持,更不是别人假冒得来的。”朱恶紫道:“不管他是真是假,我们到了药王庙,会见栖霞师傅之后,就自然知道详细了。”胡舜华道;“不错,栖霞师傅与这里相隔咫尺,断无不知道详情之理。”朱复道:“不然,这事用不着问栖霞师傅。并且道藏今日才到,栖霞师傅也未必便知道详尽。不如今夜我亲往玄妙观探看一遭,务必探个水落石出。”朱恶紫劝他不要去,朱复一定不肯。朱恶紫道:“也罢,就让你去走一遭。

    惟对于老前辈千万不可有无礼的举动。这古庙不好停留。我二人可先去药王庙,你探过玄妙观便来。”朱复应是。朱恶紫遂同胡舜华去柳仙村药王庙。朱复独自等到夜深,在古庙中改了装束,穿檐越栋,向玄妙观奔来。不知他探得了甚么情形?且待第四十七回再说。

    --------------------------------------------------

    修竹轩扫描OCR, 独家连载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