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 靠码头欣逢戚友 赴边县谊重葭莩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五十五回 靠码头欣逢戚友 赴边县谊重葭莩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钱素玉的船才靠近长沙码头,就听得码头上有一片喊杀的声音,仿佛千军万马,在码头上开仗的一般。胡成雄等都不知道为着甚么事,大家朝码头上看时,只见黑压压的一大堆人,一个个都颠起脚,伸长脖子,好像争着看甚么热闹似的。喊杀的声音,就从那一大堆人中发出来。

    一片喊杀之声过后,接着就有一片吆喝之声。

    杨继新虽是生在长沙,当离长沙的时候,还在襁褓之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长沙人。以为此时是到了异乡,又眼见了这种奇异的现象,急急的想上码头去瞧瞧热闹。胡成雄兄弟也同具一种心理。三人遂先上码头。走近一堆人跟前,只见千数百人,重重叠叠,围了一个大圈子。只因围观的太多,看不见圈子里面是甚么。亏得胡成雄、胡成保二人力大,慢慢的分开众人,杨继新跟在后面,一步一步挨进去。

    只见两个少年男子,年龄都不过二十多岁。一个身体十分壮健的用青绢包头,上身的在服脱了,堆在旁边地下,露出半身羊脂玉也似的白肉来。前后立了七八个身穿号衣的兵士,各人手中执着一条白腊木矛竿,矛头磨的雪亮,使人一望便知道是很锋利的。矛头都对准那袒衣少年的前胸,后背,齐喊声杀,同时猛力向少年胸背刺去。杨继新看了,不觉惊得喊了一声哎呀。以为必是前后刺七八个透明窟窿。可是作怪,杨继新这声哎呀,喊的并不甚大,可被刺的少年倒象听入了耳,随即望了杨继新一眼。杨继新更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再看那少年行若无事的样子,矛头刺到那白肉上,比刺在钢板上还要坚硬,连刺处的痕迹也没一点。围着看的人,接声就打一个吆喝。

    只听得那被刺的少年,笑嘻嘻的对前后兵士道:“你们刺了这们多下,已刺够了么?你们要知道:我这不算希奇,我这个伙计的本领很大呢。你们不可因他的身体瘦弱,便瞧不起他。”即有一个兵士问道:“你这伙计有甚么车领?”少年正色道:“他的率领就会喝水。”这句

    话说出来,说得大家都哄笑起来。那兵士也第道;“水有谁不会喝,算得了甚么本领?”少年道,“谁会喝水,谁和我这伙计同喝着试试看?”兵士道:“怎生一个喝法?”少年道:“这码头下面,有的是水。你们用水桶挑来,看毕竟是谁会喝?”兵士听了,向四围一看,见有好几个原是挑了水桶,到河下来挑水的,因有这热闹可看,便放下水桶看个不走。兵士就指挥了几个挑水的,每人赶紧挑一担河水来。这些挑水的都存心想看把戏,无不兴高采烈的各自跑到河边,挑一担水来圈子里面,顷刻之间,挑来八担河水。

    只见那瘦弱的少年,做出埋怨壮健少年的样子,说道:“你见我得着了片刻安闲,便不服气,无端要生出这些事来,累我一下子。这一十六桶河水,看谁有这们大的肚皮可以装得下,请谁去喝,我这一点儿大的肚皮,是喝不了。”壮健少年做出陪笑恳求的样子,说道:“好哥哥,我已当众将你说出来了,顾全我这点儿面子,喝了这一次罢。并且是你我两人同闹出来的乱子,我已送给他们刺了那们久,你就喝点儿水,也不算吃了太亏。”瘦弱少年才转了笑容,向那几个兵士道:“你们谁会喝的先喝,明人不做暗事。你少爷喝过水,就要少陪了呢。”众兵士道:“原是挑来给你喝的,你且喝了再说。”瘦弱少年这才举眼向四围望了一望,一眼望到胡成雄兄弟身上,略略的打量了两下。即走近水桶,弯腰用双手捧起来,张口对着橘边,咕噜咕噜一会儿就喝干了一桶。又捧第二桶,又是咕噜一阵喝干了。把四围看热用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胡成雄悄悄的向胡成保道:“我看这两人必有些来历。这个青绢包头的少年,说话带些我家乡的口音,这喝水的又单独打量我们两个。我想等他们走的时候,跟上去探探他们的来历,或者能在这两人身上,探出妹妹的踪迹,也说不定。”胡成保道:“结识这样的两个朋友,也是好的。”二人说话时,那少年已喝了十桶水下去。也伸起腰来,两手拍着鼓也似的肚皮,对大家说道;“我本待把这六桶水,做一阵喝下去。无奈我这小肚皮不答应,已经喝下去的十桶。此刻都不许他立脚,要把他排挤出来。我正在竭力的向肚皮说好话,还不知道肚皮依与不依?依了便没事,这六桶水一并喝下去了事,若是肚皮不听说,就只得仍把十桶水退出来。”说著,接连哎呀几了声。双手紧紧按住肚皮,蹙着眉,苦着脸道;“这便怎么了。肚皮竞搭起架子来了,一刻也不许那十桶水停留。哎呀,不好了,挤出来了。”只见他两眼往上一翻,脖子一伸,即有一匹白练也似的水,夺口喷将出来,向天射去,足有十多丈高下,才散开来,如雨点般落下。落到一般看热闹的身上,衣服登时透湿,一个个争先躲避。杨继新头颈上着了几点,觉得痛不可当。见大众都四散奔逃,也回身向船上逃走。胡成雄兄弟毕竟是老走江湖又会武艺的人,不肯逃跑,只见这少年把头一低,那股水便向几个兵士身上射去,只射得那几个兵士跌跌滚滚的逃跑。再回过身来,那股水竟射到胡成雄兄弟身上来了,淅淅的好似雨雨一般。胡成雄兄弟且不回船,只向人少的地方闪躲。谁知那股水直跟在背后赶来。胡成雄忽然心中一动,暗想。这水来得蹊跷,其中必有缘故。黄叶老祖既命我兄弟来长沙,而到码头就遇着这两个异人,我心里正想结识他们,他们也只追赶我两个,何不且跑到僻静处所,看他们追来,怎生说法。

    主意想定,即示意胡成保,同向荒野的地方跑去,听得两少年果在后面赶来。四人的脚步都快,约莫一口气跑了五六里路,那水早已没有了。只听得少年在后面喊道:“两位不用跑了,我二人已在码头上迎候多时了。”胡成雄听了,甚是惊诧。忙停步回身。抱拳向二少年说道:“请问二位尊姓?何以知道我兄弟会来,预先在码头上等候?”说时,二少年已来到切近。瘦弱些儿的说道:“二位可是广东潮州人姓胡的么?”胡成雄连连点头道是。少年笑道:“那么,一定是因寻找令妹而来的了。”胡成雄又点头道是。少年即指着那壮健些儿的笑道:“我这伙计是二位的同多,曾会过面么?”胡成雄看这少年生得浓眉大眼,气概非常,上身脱了的衣服已经穿好,和这瘦弱的一般长途旅行的装束,摇摇头说道:“我兄弟眼拙,或者在哪儿会过面,因日子太久,已经忘了。请问尊姓?”瘦弱少年哈哈大笑道:“二位确是不曾和我这伙计会过面。倒是令妹,和我这伙计会面的日子多呢。”

    胡成雄见这少年说话,处处带些滑稽意味,正不好如何回答。这壮健少年已拱手向胡成雄说道:“大哥不用疑虑,我这师兄说话,素来喜开玩笑。我姓朱,单名一个复字。令妹舜华,是和我在小时候同时落难的,今已承我师傅及黄叶祖师的训示,与令妹返俗成婚了。这位师兄姓向。

    名乐山。他固有杀兄之仇,不曾报得,求师傅指示仇人的所在。他的仇人是个405当船户出身的,姓林,名桂馥。此时已成为广西武鸣的土豪了。师傅派我与他同去,我与他前日才从广西报了仇回来,到长沙就遇见解清扬师弟,传师傅的谕,说两位寻找令妹来了,不可错过。我二人因此就在长沙守候。

    “今日也是事有凑巧。我二人因无事在码头上闲逛,偶然遇见有两个身穿号衣的兵士,在码头上调戏洗衣的妇人。我这师兄看了不服,上前正言厉色的说了几句。谁知那兵士恼羞成怒,伸手就打他,我上前拦阻,也举起手来要打我。我一时气涌上来,将那两个恶贼痛打了一顿,谁知那两恶贼跑回营去,纠合了七八个凶暴之徒,各拿矛竿追来,想打个报复。我思量这些东西虽说可恶,然究竟是蝗血肉之躯,如何够得上与我们动手。不如索性开个玩笑,脱去上衣,听凭他们拿矛头饱戳一顿。正在给他们戳的时候,我忽听得有个仿佛外省的口音在人丛中说话,并喊了声哎呀。我看时,原来是两位和一个文士打扮的人,站在一块儿。我看了两位的神情面貌,同胞兄妹,毕竟有非仿佛,所以看了能辨认得出。但是仍没有十成把握,不敢直前相认。因此才对那些恶赋,说出师兄会喝水的话来,用意就是要借水力,将围困我们的人喷开,我们好会面谈话。两位真机警,知道向荒僻所在逃走,正台了我二人的心愿。”胡成雄兄弟听了大喜,从此兄妹相逢,各叙别离后情状。这些事毋须在下浪费笔墨,且搁下不去说他。

    于今,却要叙述看官们心里时时刻刻记里着的八月十五了。在第一集第四回书中,金罗汉吕宣良到柳大成家,传授柳迟一部《周易》的时候,不是当面约了柳迟于明年八月十五日子时,到岳麓山顶上云麓官大门口坐着等候他的吗?此时书已写到第五十五回了,一个字也不曾提到那八月十五日子时的事上面去。并不是在下把那一回事忘了,实在自第四回以下的书,从向乐山、解清扬在玄妙观看见朱复起,都是补写以前的事,并不曾写到吕宣良所约八月十五日的时期上来。

    直到此刻,才是时候了。闲话少说。

    且说柳迟自从得了吕宣良赐的那部周易,日夕不辍的口诵心维。初读的时候,多不能了解,看了吕宣良的注释,也是茫然。但他抱定一个熟能生巧的主意,不问自己能理会与不能理会,尽管周而复始,一遍一遍的读下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何况柳迟是个生有慧根的人,自然渐久浙能领悟,穷研几个月之后,心境不知不觉的一日开朗一日,凭着所心得的理解,占测天气阴晴风雨,在三日之内,异常准确。

    柳大成夫妇中年才得这一个儿子,家中产业,虽不能说是豪富,但已是小康之家了。他夫妇所希望于柳迟的,不在能赚钱谋衣食,只想他能认真读书,图个上进之路。谁知柳迟生小就与寻常小孩不同,种种举动,以背通的眼光看来,都得骂他一句毫无出息的孩子。自柳迟从清虚观由杨天池护送回家后,接着有清虚道人来探视,吕宣良来赐《易经》。柳大成听了两奇侠的言语,看了两奇侠的举动,才觉得自己儿子不是寻常没出息的。不过大成夫妇的心理,对于柳迟有两种希望,一种是方才说了的,希望柳迟能图个上进,飞黄腾达,光复门庭,二种就是希望从速替柳迟娶个媳妇,他夫妇好早日抱孙。今见柳迟举动奇异,所结交的是清虚道人、吕宣良这类怪人,希望他读书发达的念头,是不能不自行减退的了,只是不发达还可以,不娶妻生子,是关系柳家宗祀的,断不能马虎听柳迟自便。

    这日,柳迟的母亲问柳迟道:“你知道人生的第一件不孝的事,就是没有儿子么?”柳迟连忙答应知道。他母又问道:“你要如何才有儿子呢?”柳退道:“要讨老婆才会养儿子。”他母亲笑着点头道:“是呀,好孩子。知道这道理就得哪,你父亲现在已快要替你讨老婆了。”柳迟道:“不行,父亲替我讨的,不是我的老婆。我老婆得我自己讨。”他母亲听了,诧异问道:

    “你这是甚么话,从来儿子讨媳妇,是由父母作主的。你于今小小的年纪,知道些甚么?如何能由你自己讨?并且你何以知道你父亲替你讨的,不是你的老婆?”柳迟道:“我自然能知道,决不敢欺骗你老人家。”他母亲因他平日预言气候阴晴寒暑及一切人事变迁,十九奇验,遂又问道:

    “你自己讨老婆,在甚么时候?”柳迟摇头道:“早呢。”他母亲道;“是得早些讨进来才好,我和你父亲望孙子的心思很急切,巴不得你早一年讨媳妇,好早一年得孙子。”柳迟道:“我说早,不是讨的早,是说讨来的时候还早。我推定我的媳妇,今日还不曾离娘胎,不是差讨来的时候还早吗?”他母亲道:“胡说!今日还不曾离娘胎,那不是等到我和你父亲死了,葬在土里,脚杆骨可翻出来打鼓的时候,你还不能讨老婆吗?自从那个顶上没有毛的老头无端跑来,送了那本捞什子书给你之后,你就终日躲在书房里,失魂丧魄似的,一阵一阵发呆,于今越弄越说出些鬼话来了。旁的事407不妨由你,这替你讨媳妇的事,不是当耍的,不能由你自己胡闹。此刻在你父亲跟前替你作合的,已有好几个人。我就要你父亲拣相当的定下来。”柳迟道:“便是父亲定下来,也不中用,徒费心机而已。”他母亲不悦道:“替儿子娶媳妇,是凡有儿子的都免不了的事。怎么说是徒费心机?我和你父亲,就只你这一个儿子,若依你的性子胡闹下去,怕不绝了我柳家的香火吗?”柳迟见自已母亲生气,便叹了一声说道:“孽障,孽障。”叹罢,即退了出来。

    他母亲也不理会,自去和柳大成商量定媳妇的事。

    湖南的风俗极鄙陋,凡是略有资产的人家,不论如何不成材的儿子,从三五岁起,总是不断的有人来作媒。若是男孩子生得聪明,又有了十多岁,百数十里远近有女儿的人家,更是争着托了情面的人出来做媒。每有为父母的,因为来替儿子作媒的人太多了,难得应酬招待,就模模糊糊的替儿子定下来,好歹听之天命,只图可以避免麻烦。柳大成只有一个儿子,虽没有这种图免麻烦的心理,只因见柳迟从小行为特异,平日待人接物的礼节以及家庭琐屑的事,好像全不懂得的样子,以为若能替他娶一个贤德的媳妇,慢慢的劝导,必能将柳迟引上为人的道路。因此夫妻同一心理,急想将柳迟的亲事办妥。不过一时得不着相当的,只得留心物色而已。

    柳迟的姨母,嫁在新宁县巨族刘家。有个女儿名细姑,年龄比柳迟小两岁,德言工貌都好。

    柳迟的母亲,早有意定作自己儿媳。只因刘家世代做官,声势甚大,柳太成虽也是个读书人,但不曾发迹,家业又非豪富,恐怕刘家嫌是小户,不愿结亲。刘细姑的父母,倒没有这种势利之见,只为细姑的年龄尚幼,许人还早。而柳迟自从八九岁的时候,曾跟着他母亲到过新宁一次之后,为路远不曾去过二次,细姑父母也没到柳家来。在一般世俗人的眼光看柳迟,没有不骂他是一个没出息的孩子的。细姑的父母没听得有人称赞柳迟,也就想不到结亲的事上去。

    柳迟的母亲既有意想定细姑做儿媳,除了细姑而外,又实在找不着相当的女子。便顾不得怕刘家有不愿意的表示,只得托人微向刘家示意。刘家并不表示可否,只打发人来迎接柳迟母子到新宁去。柳大成夫妇料知刘家迎接的意思,是在相攸。进不推辞,即带着柳迟动身到新宁去。柳迟明知此去的作用,很不情愿,只以在清虚观听过欧阳净明那番教调之后,从不敢过拂他父母的意思,勉强随行。不知柳迟这们亲事究竟结成与否,且待第五十六回再说。

    --------------------------------------------------

    金山人扫描OCR, 独家连载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