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 闻哭泣无意遇娇娥 诉根由有心钩壮士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六十一回 闻哭泣无意遇娇娥 诉根由有心钩壮士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蓝辛石听那哭声中诉道:“我实在不愿意活了,这种苦日月。活著还有甚么趣味?倒不如拼着一死的干净多了。”蓝辛石细听那哭声的方向,正在自己归家应经过的道路上。心里不偷快的人,听了这类的悲哭的声音,更是难过。遂懒得着意去听,只放紧了些脚步向前走。走不到一里多路,遇了一座大石桥,那哭声不在别处,正是从这桥上发出来的。</p>

    此时天上的月光,已偏在西边,将近钻入地下去了,因此桥上已没有月光。蓝辛石听哭得益发凄掺,即立在桥头上高声问道:“是哪里来的娘子,为甚么三更半夜的独自在这里哭泣?”这话问出去,不见有人答应,只是哭声已停了。蓝辛石接着说道:“娘子不要害用,我不是无赖的人。若娘子有为难的事,不妨照实说给我听,凡我所能帮助的,无不竭力。”这几句活一说出去,使听得很相娇怯很脆嫩的口音答道:“虽承先生的好意,愿竭力帮助我,但我是个生成薄命的人,就得先生帮助,也只能用助一时,长久下去,仍是不了。先生是过路的人,可以不必怜憎我。左思右想,还是拼着一死的干净,免得在世界上终日受人欺负。蓝辛石一听这女子说话。怜牙俐齿,娇啼婉转,使人荡魄销魂。心用:这样年轻的女子,有甚么委屈,这时分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悲哭?听他说话的情形,不像是小户人家的女子,小户人家女子,见了面生男人,说话决没有这们大方。大户人家女于,又岂有半夜三更独跑到这地方来的?若为寻死而来,何地不可以寻死,必要到这里来呢?这东西的来历,只怕有此蹊跷。我何不盘问他一番,看他怎生答应?蓝辛石想毕尚没开口,那女子已接续哀啼着说道:“我若不因为怀中已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寻死也用不着踌躇了。我这样苦的命,死了不算甚么,怀中的冤孽没有罪过,不应该跟着把一条小性命断送。”</p>

    说罢,又嘤嘤饮泣起来。蓝辛石说道:“娘子徒然悲伤,也没有用处。请问娘子贵姓?家住在那里?究竟为的甚么事,如此伤感?”边说边走近前去。</p>

    那女子背靠桥柱坐着,此时月光虽已偏西,远望不得分明。就近借着满天星斗之光,还能看得出女子的身材窈窕,态度风流。头上青丝,蓬松覆额,虽看不清容貌怎样,然仅就所见的,已足使人动心了。</p>

    女子见蓝辛石走近面前,即抬起头来答道:“三更半夜,抛头露面的出来,连我祖宗三代的脸都被我丢尽了,我还好意思把娘家的姓氏说给先生听吗?翁姑、丈夫都凌虐我,不将我当人看待,我原不妨将婆家的姓氏说给先生听。然说给先生听了,也没有用处。不如存一点厚道。我的命已苦到如此地步,并且已是快要死的人了,犯不着扬人之恶,加重我自己的罪过,来生更受苦报。至于先生问我究竟为甚么由,如此伤感,我不能不将大概情形说出来。不然,也太辜负先生的一番盛意了。</p>

    “我今年一十九岁了,我父亲、哥子,都是读书有功名的人,我婆家也是诗礼之家。只丈夫不争气,因生长富厚之家,不知银钱艰难,不识人情刁狡。从去年我到他家起,初时一二个月内还好,白天不大出外。就是出外,一到黄昏向晚就得回来。两个月以后,不知如何结识了地方上几个不成材的人,终日吃喝嫖赌,无所不来。越闹越糊涂,时常半夜还不回家。翁姑怪我不会伺候丈夫,不能得丈夫的欢喜。我何尝不会伺候呢?无奈那没良心的人,成心不欢喜我。我除了哭劝、哀求而外,又有甚么法子咧?准知那没良心的人,见我越是向他哭劝,他越是嫌讨厌似的,更整日整夜的在外嫖赌,一连三五日不见他的踪影了。翁姑大发雷霆,说他的儿子原是极老成极现矩,从来不在外面胡行乱走的,只因讨了我这个不贤良的媳妇,将他儿于逼得不能在家安身,只得去外面借着嫖赌解闷。</p>

    “请先生替我想想:我就是容貌丑陋,性情恶劣,何至便逼得丈夫不能在家安身?并且丈夫去外面嫖赌,在翁姑手里拿不着银钱,将我所有赔嫁过去的私蓄,一古脑儿用尽了,还嫌不够,把我赔嫁的金珠首饰,拣好的拿去变卖,连问也不问我一句。我为怕他生气,想借这些事换转他的心来,件件依遵他,看他要多少银钱,我无不尽力设法给他。原不过想图他一个高兴,对我回心转意,不忍再去外面胡闹了。</p>

    “谁知不讲情理的翁姑,反怪我别有用意,成心要丈夫去外面胡闹。原来只骂我的,至此更动手打起我来了。翁姑打媳妇,做媳妇的自然只能顺受,那敢违抗呢?翁姑见我跪着不动给他们打,不说我懂礼节有孝心,也就罢了,倒驾我不动是和他们拼死,更打的厉害些。我见跪着不动有罪,就起来走开,却又骂我目无尊长。我处这种境遇,也只好自怨命苦,不能怨翁姑、丈夫不好。 想不到那没良心的人,无论给他多少银钱,不须几日工夫,就嫖赌得没有了。不到手中没了钱,也不回来。我陪嫁的银钱,首饰是有限的,怎经得起他这样泥砂不如的使用呢?我手边有的时候,他一开口,就如数拿给他。手边一没有了,教我去娘家设法,何能每次都能如愿?我给的少了,或给的迟了,他也由不高兴而责骂,由责骂而动手打起来。</p>

    “可怜我一个终身不出闺房门的女子,身体又素来孱弱,不但没有反抗他的力量,连躲闪也躲闪不来。近来知道我有了身孕。若是寻常人家见媳妇怀了孕,举家都应该欢喜,教媳妇好生调养的。惟有我的翁姑、丈夫不然,硬说我怀中的身孕,不是他儿子的骨血,将我吊起来拷打,间我曾和甚么人通奸。唉,这真是黑天的冤枉。我是何等人家的小姐,何等人家的媳妇,翁姑、丈夫现在正不欢喜,我岂肯自寻苦恼,再干这种辱没家声的事呢?我也不知道我翁姑、丈夫,前生和我有甚么冤孽?有多大的仇恨?任凭我如何表白,如何发誓愿,只是咬紧牙关,说不是他家的。</p>

    我要他儿子子自己凭良心说,那东西确是没有良心的人,板着面孔不做声,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翁姑见他儿子这样的情形。更坐实我曾和人通奸。每日朝骂暮打,吃没饱的给我吃,穿没好的给我穿。我忍气吞声过到今日,连那没良心的人,今日都说出我怀中的孕,不是他骨血的话来了。我实在不能再忍了,问他不是你的骨血,是谁的骨血?我半年之内不曾回娘家,也不曾离你家的大门,有甚么人能飞进来和我通奸?你虽说在外面嫖娼的日子多,然手边没了钱的时候,归家向我要钱,那一次不在家中歇宿?如何能说怀中身孕不是你的。凡人既不要天良,便没有不能做的事,没有不能说的话。他是我的丈夫,他要咬紧牙关这们说,我就有一百张口,也分辩不了。</p>

    “做人做到了我这种地步,活在世上,除了受罪而外,还有甚么可享受的呢?万不得已,只得趁他家人都睡了的时候,悄悄的到厕所里,打算悬梁自尽,拼一死了却前生冤孽。那知道苦命的人,孽报不曾受了,连寻死都不能如愿。他家当差的,早不上厕屋,迟不上厕屋,偏巧在我正套好绳索,刚将脑袋伸进圈里去的时候,那当差的擎着一枝蜡烛走进来了。一见我已上了吊,就一面大声则唤,一面把我解救下来。翁姑从梦中惊醒,到厕屋里一看,登时怒火冲天,大骂我有意害他家遭人命官司。一人拿了一条鞭子,将我按在厕屋地上痛打。两个人都打得精疲力竭了。</p>

    就逼着我立刻回娘家,不许在他家停留。要寻死也得去外面寻死,死了不干他家的事。我说:我娘家虽是我生长之地,然我在娘家一十八年,一次也不曾在外面走过,出大门就不认识路径。便是嫁来这里一年,也不知道大门外是甚么情形?这时分教我回娘家,不派人送我,我如何认识路径呢?翁姑齐说:认识路径也好,不认识路径也好,他们不管。只要出了他家的大门。那怕走不到三步,就寻了短见,也不与他家相干。</p>

    “只怪我自己命短,他们既对我这们恶毒,我如何能再停留?只好横了心,打算真个出大门就寻死。因此才走了出来。但是我走到门外一想,此时就这们死了不妥。翁姑、丈夫既说我怀中身孕,是和人通奸来的,若就这们死了,不仅这冤诬没有伸雪的时候,他们还要骂我是因奸情败露了,含羞自尽的。我一个人蒙了这不白之冤还不要紧,我怀中的孕,既确是我丈夫的亲骨肉,尚不曾出世,也就跟着我蒙了这不白之冤而死,未免太可怜了。并且我娘家是书香世族,若因我这不争气的女儿,把世代清白的家声沾污了,我就到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能见祖先?因有此一转念,觉得短见暂时是不能寻的。既不能死,又既被翁姑驱逐出来。除了回娘家,实在无路可走。</p>

    但是,我娘家的地名虽知道,路有多少里,应该朝着那方面走,都茫然不知。黑夜又无人可问,只得勉强挣扎着,随着脚步走去。走到这桥上,两脚委实痛的走不动了,不得不坐下来歇息些时。</p>

    当此凄凉的月夜,回想起种种伤心的事来,不由我不痛哭。想不到惊动了先生,承情关切,感激之至。”</p>

    蓝辛石呆呆的立着,听女子说完了这一篇的话,心中也未始不有些感动。但是总觉得这女子的态度太风流,言语太伶俐,既不像是大家的闺秀,更不像是穷家的女儿,始终疑心来历不正当。</p>

    自念从方绍德学道以来,所冶服的山魈野魅、木怪花妖,实在太多了,恐怕这女子就是那一类的余孽,乘黑夜酒醉之后,前来图报复的。只是他凭着所学的本领,和从来驱除丑类的志愿,即令这女子果是那一类东西的余孽,也不觉得可怕。心想:此时天色昏暗,究竟是不是妖怪鬼魅,纵有本领,也无从辨别确实。若这女子所言的,果然真实不虚,也可称得一个很贤孝,很可怜的女子。便是古时候的烈女贞姑,行为品格,也不过如此。我生性仰慕古来豪侠之士,这种贤德女子,在如此遭际之中遇了我,我若因疑心他是妖怪鬼魅,不竭力救他,岂不是徒慕豪侠之名,观有豪侠之实吗?我凭一点慈悲之心,便是认错了,中了妖魔的圈套,也可以无悔。并且就是妖魔,也不见得能奈何我,我只存着一点防范的心思罢了。想罢,自觉如此做去不错遂向这女子叹道:</p>

    “原来娘子有这般凄凄的遭际,真是可怜可敬。以我替娘子着想,暂时也只有且回娘家的一条路可走,娘子的娘家叫甚么地名,何不说给我听?我可以立刻送娘子回去。”女子似乎有点为难的意思,踌躇着不肯就说。</p>

    蓝辛石道:“娘子是不是因恐怕有伤限家的声望,所以不愿意说给我听呢?娘子不可生气,这念头实在错了。休说这种事是世间极寻常的事,即算可丑,也是婆家没道理,与娘家不仅不伤声望,象娘子所说这般贤淑的性情,孝顺的行径,娘家并很有光彩,为甚么反怕人知道呢?”女子至此,才发出带些欢喜的声音,答道:“先生的高见自是不错,只是先生不知道家父的性情、脾气最是古怪。他老人家若听我讲是被翁姑、丈夫驱逐回家的,必不问情由,即时大怒,也将我驱逐出大门之外。因为我未出嫁以前,家父时常拿烈女传、女四书一类的书教我,对于三贞九烈之道,解说得很仔细。并曾说过:若女儿嫁到婆家,不能孝敬翁姑,顺从丈夫,得翁姑、文夫的欢心,以致被退回娘家来了,这女凡简直可以置之死地,毫不足惜。如念骨肉之情,不忍下毒手,就惟有也和婆家-样,驱逐出去。这女儿既是娘婆二家都不要了,逼得没有路走,看他不自去寻死,有何法生活。家父的性格,素来是能说能行的,平时已有这种话,今日轮到他自己家里来了,请先生说,他老人家如何肯容留我?我刚才被翁姑逼得出门的时候,虽只好打算回娘家,然心里计议是万不能向家父说实话的。于今承先生的美意,送我回家。我正是要回家不认识的人,自然感激万分,岂有恐怕有损家声,不敢将地名说出之理?并且一个地名。与舍下声望也绝不相关,我其所以踌躇的缘故,完全不在这上面。先生不要误会了。”</p>

    蓝辛石问道:“然则娘子不肯说,是为的甚么呢?女子道:“这其中有两个缘故,我都觉得甚是为难。我就把地名对先生说了,先生也不能立刻送我回去,说与不说无异,所以不得不踌躇。</p>

    蓝辛石道:“只要有地名,那怕在天涯海角,我既说了送你回去,不问如何为难,我都不怕。请娘子且把第一个缘故是甚么说出来,看我觉得为难不为难,不为难,就再说第二个。”女子带些笑声说道:“我婆家离我娘家,平日听得人说有三十里路。我今夜走了许久,不知方向错也没错,若是错了,此地离我家,就应该还不止三十里。这们远的道路,如何好烦先生相送呢?况且我所知道的是小地名,只近处的人知道。此地若相离太远,就说给先生听,先生平时没听说过那地名,岂不也和我一样不知道东西南北吗?”蓝辛石也笑着截住说道:“这便是第一个为难的缘故吗?</p>

    不用说三十里不算远,就是三百里也不过两三日的程途。地名虽小,只在几十里路以内,我就不知道,也好向人打听出来的。你且把地名说出,看我知道不知道。”女子道:“既是如此,舍下的地名叫做雄鸡岭,先生知道么?”</p>

    蓝辛石哈哈大笑道;”雄鸡岭吗?岂但知道,并且是我归家所必经之地,我每个月至少也得走那山上经过一两趟的。此处还不上十里路。你这第一个为难的缘故。可说是毫不为难了,第二个呢?”女子很高兴的问道“原来此去雄鸡岭,已不到十里路了吗?我倒不明白何以信步乱走,居然没走错方向,而且走的这们快?从来不曾走过稍远些儿的路,今夜居然不觉着就走了二十来里。这是甚么道理呢?我只怕地名叫做雄鸿岭的,不仅这里一处,舍下那边也叫做雄鸡岭。听说两地同名的很多,先生可知道旁处还有地名叫做雄鸡岭的么?不知是不是有第二个雄鸡岭?且待第六十二回再说。</p>

    --------------------------------------------------</p>

    金山人扫描OCR, 独家连载</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