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狗碰狗三狗齐受劫 人对人一人小遭殃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八十九回 狗碰狗三狗齐受劫 人对人一人小遭殃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张汶祥听柳无非问甚么事说得这们起劲,只得起身让柳无非姊妹坐了,问道:“且待我说完了,二嫂欲知详情,再问二哥吧。”当即继续着说道:“我看那三条狗的来势凶猛,便是空手也难招,那后生肩挑了豆腐担,待放下来是万分来不及的,不放下来却怎生对付呢?在这时分,就显出那后生的本领来了。只见那后生一手护着豆腐担,一手从容向迎面扑来的那狗挥去,那狗的颈项,早被他抓住了,才一抓住,那两条狗恰好扑到,就将手中的狗横掼过去,只见狗碰狗,同时叫了一声,三狗都跌在地下,几翻几滚,便和死了的一样,不能动弹了。</p>

    “那村庄里的人,大约是听得外面有狗叫的声音,立时跑出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莽汉来。一眼看见三条狗都死在地下,不由得怒冲冲的问道:‘你这东西是那里来的?为甚么把我家三条狗都打死?你能好好的照样赔出三条狗来便罢,赔不出就得请你赔命。’后生也怒道:‘你家简直是率兽食人,我正要找养狗的人问个道理,你倒来找我,很好,我且问你:你家为甚么要养这般比豺狼还凶猛的狗咬人?今日幸亏是遇着我,若是年老人或小孩妇女,不要活活的被狗咬死吗?’那汉子辩道:‘养狗的不仅我一家,乡村里人家,那有一家不养狗的。就是我家养狗,也不是从今日才养的。平日在我家来往及打这门口经过的人,也不知有多少,若依你说的,老年妇儒就得活活的被咬死,那么我家应该遭了多少场人命官司了。你这东西定是个贼,存心打死我的狗,好来偷盗,真是好大胆的恶贼。’一面骂着,一面窜上去拿那后生。我看那汉子的身法好快,武艺必练得不弱。那后生竟是毫不在意似的,并不放下豆腐担,只见他的手一举,好象在那汉子的肩窝上点了一下,汉子的两条腿,就和软瘫了的一般,登时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下,身体随着向后一仰,面朝天的躺着,也和死了的一样,一下也不曾动弹。后生这才从容放下豆腐担来,笑道:‘就是纸扎的人,也不应该象这们不结实。’我这时与后生相隔不过丈来远近,即走过去打了一拱,说道:‘好武功,佩服佩服!请教尊姓大名?有这样好的武功,为甚么做这小贩生意?’“后生刚待回答,才向我回拱了一手,庄子里跟着便拥出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来了。每个手中都操着兵器,单刀、花枪、双钩、棍棒都有,仿佛是事前准备了厮杀的。我想:这后生今番可糟了。看那七八个大汉的身手脚步,使人一望就知道不是好容易对付的,常言:好汉难敌三双手。那后生又是赤手空拳,并是长衣大袖,倒要看他怎生对付?我那时心里已抱定一个念头:后生果有大能耐,能对付那些凶神煞恶便罢,万一寡不敌众,我就只好跳进圈子去,助那后生一臂之力,因为七八个围打一个,未免太欺人了。谁知那后生绝不把人看在眼里,神色自若的举手摆了两摆,说道:‘你们这样拿刀使杖的拥上来,是不是打算和我动手相打呢?’大汉之中的一个年岁略大些儿的,擎着一把雪亮的单刀,挺身走近后生跟前,答道:‘你打死了我家三条狗,还不认错,公然敢动手将我的兄弟打死。我们岂但打算动手和你相打,不取你的狗命,替我家兄弟报仇,我们也不活在世间做人了。’后生哈哈笑道:‘你们一不与我沾亲,二不与我带故,你们不活在世间做人,干我甚么事?我一点儿不着急。不过据我看你们这些笨蛋,那里是我的对手,休说只有这几个毛人,便再邀几十几百个来,也不够我动一动手。我若不事先说给你们听,就一阵将你们个个打死,所谓不教而诛,显得我太残忍了。于今我也没精神和你们多说,只略给点儿能为你们看。你们是有眼睛有心思的,看了自去思量,若自信能和我动手,被我打死了就不能怨我,你们仔细瞧着罢。’说毕,回头看草地上有一个长方形的石蹬,现在草地上面的,有一尺五六寸高下,见方约一尺大小,半截埋入土中去了,却看不出埋在土内的有若干深浅。后生望着这方石,点了点头道:‘就拿这东西做个榜样给你们看,你们有气力好的,可将这石头摇出来。’“那些大汉好象都自知拿不起那石头的样子,大家不作理会。后生不慌不忙的走近石头跟前,低头看石上有两处握手的地方露在外面,原来是一个练武的头号石蹬。大概是因为太重了,没人能拿起来,年深月久,所以埋了半截到草地内去了。后生端详了几眼,也不用手去拿,只一脚横扫过去,那石头就连黄泥带青草的翻了一个跟斗。后生并不踌躇,两手捧住那石头,轻轻往上一抛,伸左手托着,随即举右手对准石头劈去,只听得‘喳喇’一声响,碎石四散。吓得立在近处的人,连忙躲闪。后生指着散在地下的碎石,说道:‘你们自信比这石头坚硬,就不妨前来和我试试。’那些大汉一个个惊得脸上变了颜色,没一个敢动手的。</p>

    “就在这时候,又从庄子里走出来一个须发雪白的老头,撑着拐杖,缓步走近后生面前,说道:‘你显出来的能力是不错,只是能力显过了,这躺在地下的人和狗,你应该赶紧救转来。’那后生看老头精神充满,颜色和平,便也改换了和易的神气,说道:“要救转来是极容易的事。</p>

    不过你们庄子里养了这种恶狗,白昼放出来咬人,还想归咎于我,说我不应该打,我无论如何不能认这个错。’老头笑道:‘不能教人立着不动,送给狗咬,怎能归咎你不应该打呢?这只怪他们不懂礼节,又不懂人情。且请你将人和狗救转来,我还有话向你说。’后生欣然点头,走到躺地汉子身边,一弯腰捉住汉子两脚倒提起来,和烂醉的人一样,浑身棉软,似乎一点知觉没有。</p>

    后生将两手拌动几下,仍放下来伸手在汉子肋下一扭,扭得‘哎呀’一声,即时如梦初醒,睁眼向四周望了一转,托地跳起来,指着后生对老头说道:‘师傅,看这王八蛋把三条狗都打死了,非教他偿命不可。’</p>

    老头儿厉声叱道:‘休得胡言乱说,你知道是打死了吗!’叱得这汉子不敢做声了。转脸又向那七八个手操兵器的大汉叱道:‘还不快给我滚进去,都站在这里现世。’那些大汉被叱得满面羞惭,—齐奔进庄子里去了。我估量这老头也不是寻常人物,既经遇着,岂可失之交臂。遂整衣上前施礼,请问他的姓氏,老头拱了拱手,指着地下的狗对我说道:‘等这狗救转来了,一同请到庄子里指教指教。’只看那后生毫不费事的样子,在每条狗身上踢了一脚,狗即随脚而起,低头掸尾的走开了。老头向门里叫了个汉子出来,替后生把豆腐担挑进去,然后让后生和我迸庄子。</p>

    “这庄子的房屋不小,进门经过一处方形的土坪,两旁排列着刀枪架,架上有种种的兵器,一望而知这土坪是练武所在。土坪尽头处,才是三开间的房屋。看房中的陈设,可知是个务农之家。老头让我和后生在东首一间房里坐下,说道:‘我并非这里的主人,我是流落在此地,承这里的主人赏识,留我在这里,给碗闲饭我吃了,教我陪着他家的子弟练练武功。我原不懂得甚么武艺,又加以年老血气衰颓,只好借此骗碗饭吃罢了。难得今日无意中遇着两位英雄豪杰之士,真是三生有幸。这里的主人拜客去了,一会儿工夫就得回来。他也是一个欢喜结交的,请两位多坐一会,等他回来了,我还有事奉求。’后生问道:‘我还没有请教老丈和此间主人的尊姓大名?’老头答道:‘说起来见笑,我的姓名,已有四五十年不用了。十年前皈依我佛的时候,承雪门恩师赐了慧海两个字。原来认识我的人,都呼我为在家的老和尚,其实我历来无家,却又不能出家了,只是一个老怪物罢了。听两位说话,都不是本地方口音。请问两位因何到此乡僻之处来了?’后生答道:‘我是湖北襄阳人,也是流落在此地,只得做做小贩生意糊口。’老头似不在意的听了,掉转脸来问我。我知道后生所说流落的话是假,但我也不愿意说出真话来,随口报了个姓名,并胡诌了几句来历。老头略沉吟了一下,问后生道:‘你是襄阳人,知道有一个叫黄花镇的地名么?’后生忽然怔了一怔,说道:‘我就是住在黄花镇的人。老丈曾到过那地方么?’老头含笑点头道:‘离黄花镇不远有个柳仙祠,还有个药王庙。你家既住在那里,这两处地方,应该都去玩耍过?’后生道:‘那地方是常去玩耍的。’老头又问道:‘那药王庙里的沈师傅呢?</p>

    你知道他老人家此刻还康健么?’后生听了,望着老头出神道:‘老丈也认识沈师傅么?’老头笑道:‘论班辈,他老人家还是我的师叔,如何不认识?’后生至此,连忙立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向老头叩拜道:‘沈师傅便是我的恩师。’老头也慌忙立起身拉住那后生,笑道:‘你原来就是朱家的公子么,得名师传授,果是不凡,才几年工夫,就有这般成就,佩服,佩服。’从此他们一老一少所谈论的言语,我因不知底细,听了也摸不着头脑。但是可以听得出老头的能耐,比后生还要高强多少倍。时见后生很诚恳的求教。约坐谈了一个时辰,我曾两次作辞,被老头留住不放。</p>

    “又过了一会,有一个人迸房报道:‘少爷拜客回来了。’老头挥手,说道:‘有稀客在这里等过多久了,去请少爷快来。’来人应声而去,即有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跨迸房来,口里向老头呼了声师傅。老头起身指着后生对少年笑道:‘这是赵承规公子,沈栖霞师傅的高足。难得有机缘在这里遇着,快过来拜见拜见。’我听了不由得心中疑惑,刚才分明听得老头说道:这后生是朱家的公子,怎么一会儿又说是赵承规公子呢。但是我心头虽然疑惑,却不便向他们盘问。少年很亲热的拜见之后,老头又给我介绍见面。</p>

    “这少年姓鲁,单名一个平字,好像他父亲是个京官,此刻已经去世了。我陪着坐了些时,一则因他们有世谊,我是过路之人,久坐在那里,使他们谈话不便;二则我心里时刻惦记关帝庙的醉人,猜度他必差不多睡醒了,想去见面探问一番,遂勉强作辞出来。老头和赵、鲁两少年都送别门外,老头忽然皱着双眼伸手给我握着,说道:‘老哥气色不大开朗,凡事以谨慎为上。我知道老哥是个有作有为的好汉,万一此后有甚么为难的事,请过来与我商量,我能为力的,必当尽力。’我只得道谢走了。我心想:这老头无端对我说出这些话,是甚么用意?我思索了好一会才明白了。因为老头自己说流落在这地方,后来赵公子也说是流落在此,我既不愿说实话,也只好说是流落。老头必是不知道我是随口说的,以为我真是流落无依,所以此后有为难的事,可去与他商量,他必尽力。我想来不觉好笑。”</p>

    郑时听到这里,忽向他问道:“那么你从那边走出以后,也曾会到关帝庙的醉人没有呢?”</p>

    不知张汶祥怎生回答?且待第九十回再说。</p>

    --------------------------------------------------</p>

    金山人扫描,zhuyj OCR  独家连载</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