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回 阻水力地室困双雌 惊斧声石岩来一马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三十三回 阻水力地室困双雌 惊斧声石岩来一马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红姑同了那婆子,历尽艰难,到得中央那座高楼上,正站在一间屋子的门前,侧耳倾听着,只闻得那哭道人和一个妇人在屋内吵着嘴。一会儿,忽闻到那妇人要冲出屋子来。这一来,倒把她们二人大大的骇上了一跳。因为这妇人一冲出屋子来,逆料这恶道也要追出来的,这不是糟糕么?不过,二人的心思也各有各的不同。在红姑呢,只想悄悄的就把继志盗了回来,不必惊动得这个恶道。在那婆子昵,也只想把这里的机关探听得一个明白,并不想和这恶道动得手。如今这恶道倘然一追了出来,当然要把她们发见,不免把他们预定的计划全行打破,你就是不愿惊动他,不愿和他动得手,也是不可得的了。但是“人急智生”这句话,真是不错的,就在这十分吃紧的当儿,她们忽瞥见离开这房门口不远,有一个凹了进去的暗陬,很可躲藏得几个人,便各人受了本能的驱使,肘与肘互触了一下,即不待屋中人冲出来,相率向这暗陬中奔了去。</p>

    谁知这一下,可大大的上了当了。也不知是否那恶道所弄的一种狡狯,故意布成了这种疑兵,逼迫着她们,不得不向这暗陬中奔了去的。当下,只闻得豁啷啷的一阵响,她们所置足的那块地板,立刻活动起来,她们的身子,即如弓箭离弦一般的快,向着下面直坠,看去是要把她们坠向千丈深坑中去的了。幸而她们都是练过不少年的工夫的,早运起一股罡气,以保护着身体,免得着地时跌伤了筋骨。好容易方似停止了下坠之势,又象在下面什么地方碰击了一下,起了一个狠剧烈的反震,便把她们翻落在地了。照理讲,他们早已有上一个预防,运起罡气保护着身体,这一跌不见得就会把她们弄成怎么一个样子。但是,很使她们觉得难堪的,她们并不是跌在什么平地上,却好象是跌落在一个水池之中,而且有一股秽恶之气和血腥之气,向着鼻孔内直钻。于是她们二人都大吃一惊的想到:我们莫不是跌落在水牢之中了?同时,却又闻得一种声浪,从很高很高的地方传了下来,这是红姑一属耳就能辨别出来的,作这声浪的主人翡,除了那个恶道,还有什么人。细聆之下,他挟了十分高亢的音调,在上面很得意前说道:“你们两个妇人好大胆,竟敢闯进我这龙潭虎穴中来了。如今怎样,不是只须我略施小计,就把你们弄成来得去不得了么。</p>

    现在我也别无所敬,只好委屈你们在这里喝上几口血水罢。”说完这话,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此后即不闻得什么声音,大概这恶道已是去了。他们一闻得恶道说上喝血水这句话,更觉得有一股不可耐受的血腥气,向着四面包围了来。这在那婆子还没有什么,红姑是修道的人,当然不欢迎这一类的东西,教她哪得不把眉峰紧促起来呢。然四围也是黑魆魆的,他们虽能在黑暗中辨物,却不能把四周围看得十分清晰。于是促动红姑,想起他身上所带的那件宝贝来了。只一伸手间,早巳把那件宝贝取了出来,却是一颗夜明珠。</p>

    这是他有一次到海底去玩,无意中拾了来的。拿在手中时,真是奇光四彻,无远勿届,比灯台还要来得明,比火把还要照得远。同时,也把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瞧看得一个清清楚楚了。</p>

    原来这那里是什么水池,也不是什么水牢,简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血污池。在池中浮动着的,全是一派污秽不堪,带着赭色的血水,而且有一种小生物在这血水中蠕动着,却是一种血蛆,繁殖至于不可思议,数都数不清楚。那婆子见红姑把夜明珠取出来,颇露着一种惊讶的神气。比见到这血水中的许多血蛆,又早已叫起来道:“啊呀,这是些什么东西?适才我见了那些庞大的鳄鱼,倒一点也不惧怕,很有勇气的和他们厮战着,如今却一些儿勇气也鼓不起来,只觉得全身毛耸呢。”说时,身上早巳爬满了这些蛆,有几条向上缘着,竟要爬到她的颈项上、脸部上去了。引得他只好用两手去乱掸。红姑也笑道:“不错,越是这些小小的丑物,越是不易对付得,倒是适才的那些鳄鱼,有方法可以制伏他们。你瞧,这些蠕蠕而动的血蛆,难道可以用剑来斫么?就是用剑斫,也斫不了许许多多呀。如今第一步的办法,最好把这一池血水退他一个尽,只要池水一退尽,这血蛆就无存在的余地了。”</p>

    她边说边又从身上取出一个小葫芦来,而把手中的那颗夜明珠,递与那婆子执着,说道:</p>

    “你且替我执着了这东西,让我作起法来。”这时红姑虽不知婆子是什么人,那婆子却早已知道他是红姑了。心想,红姑在昆仑派中,果然算得是一个重要的人物,有上了不得的本领,但瞧这葫芦,只有这一些些的大,又有什么用处?难道说她能把这一池子的血水,都装入这小小的葫芦中去么?当下,露着很为疑惑的样子,并喃喃的说道:“这葫芦不免太小了一点罢?你瞧,只要把一掏的水放进去,就会满溢了出来的。”红姑也懂得他的意思,但仍微笑不语。随即把这葫芦平放在血水中,听凭那晃动着的血水,从这葫芦口中冲进去。说也奇怪,看这葫芦的容积虽是很小报小,只要一小掬的水放进去,都会满溢了出来的,可是如今任这血水怎样的续续流入这葫芦,都尽量的容积下来,没有一些些的溢出,看来尽你来多少,它能容得下多少的,真可称得上一声仙家的法宝了。不一会,早把这一池子的血水,吸得个干干净净了,就是那些血蛆,也没有一条的存在,都顺着这血水流动的一股势,流入了胡芦中去。于是红姑很高兴的一笑,随手把这葫芦系在腰间,又把身上的衣服抖了几抖,似欲把衣服上所馀留的那些血蛆,也一齐抖了去的。一边说道:“现在第一步的办法,我们总算已是做了,所幸的,我们都不是什么邪教士,衣服上就沾上了这些污血秽水,讨厌虽是讨厌,却一点也不要紧。倘使这恶道易地而处,那就有些难堪了,恐非再经过若干时的修炼,不能恢复原状呢。”那婆子最初也照了红姑的样子,抖去了衣服上所馀留的那些血蛆,此后却直着两个眼睛。只是望着那个葫芦,好似出神一般。红姑一眼瞥见,早已理会得他的意思,便又笑着说道:“这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讲到道与法二桩事,道是实的,法是虚的。道是真的,法是假的。唯其是虚是假,所以一般修道士所作的法,也正和幻术家的变戏法差不多,表面上看去虽是如此,其实也只是一种遮眼法,不能正正经经的去追究他的实在情形呢。依此而讲,我的这个小小的葫芦中,能把这一池子的血水都装了进去,就没有什么可以疑惑的了。但是你要说我这葫芦中,实在并没有装得这些血水么?却又不尽然。那我只要再作一个法,把这胡芦尽情的一倾泼,立刻又可把这一池子的血水,重行倾泼出来呢。”</p>

    那婆子至是,才象似领悟了的,而对于红姑的信仰,不免也增高了几分,不似先前这般的怀疑了,便又说道:“那么,我们现在第二步的办法,应当怎样呢?”红姑道:“第二步的办法,当然是要在这间地室中,找寻到一个出路了。”说了这话,便从那婆子手中取过了那颗夜明珠来,又走至靠边的地方,很仔细的照了一照。见这间地室,完全是岩石所凿成的,复用指向石上叩了去,并在四下又试验上了好多次,每次只闻得一种实笃笃的声音,从那些石上发出来,并不听到有一点的回声。不免很露失望之色,喃喃的说道:“这是一间四面阻塞的地室,恐难找得到一条出路呢,别的且不用讲,只要待在这里再长久一些,闷也要把我们闷死了。”那婆子这时自己巳想不出什么主意,也施展不出什么能为,只把这个同舟共难的虹姑,仰之若帝天,奉之如神明。</p>

    以为有她这么一个能人在这里,还怕什么,要走出这间石室,那是一点也不成问题的。如今一听这话,倒又惊骇起来了,不免露着很殷切的神情,问道:“怎的,你也没有方法走出这间地室么?</p>

    那么,我们随身所带的宝剑,不是都没有失去么?这岩石虽是十分的坚实,却终敌不过这宝剑的犀利,我们就用宝剑斫石,辟成一条道路,你瞧,好不好?”红姑仍把头摇了几摇道:“这只是一个不得已而思其次的方法,这里距离着山的边端,不知要有多少路,倘然单仗着我们这二把宝剑,一路的开辟过去,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万一路还没有辟成,我们已闷毙在这乱石堆里,不是白费了许多的力气么?”</p>

    于是那婆子对于红姑的信仰,不免又有些动摇,很失望的瞧了红姑一眼,悻悻的说道:“如此说来,难道我们只好坐以待毙么?”随又象想得了一件什么的事情,陡露欣喜之色,望着红姑又说道:“用宝剑来辟路,果然太费时光,现在我们只要有穿山甲这么一类的东西,就可打穿了石岩逃出去。难道在你随身所带的许多法宝中,竟没有这一类的东西么?”这虽只是一个问句,然而很有一种肯定的意味,以为象红姑这般一个有法力的人,一定携有这一种法宝的。但在红姑听到以后,不免笑了起来,半晌方说道:“不论怎样会施用法术的人,不见得件件法宝都有。我更是非到万不得已不肯用法的一个人,平素对于法宝一点也不注意,适才的那两件东西,也不过是偶然带在身上,想不到都会有用得着的地方,此外可就没有什么别的法宝了。”这一说,说得那婆子又第二次失望起来,而且是失望到了极点,对于红姑的那种信仰心,也根本动摇起来了,不禁喃喃的说道;“如此讲,我们真只好坐以待毙。”</p>

    正在这个当儿,忽闻得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种绝轻微的声响,很带点鬼鬼祟祟的意味。她们二人纵是怎样的武艺高胆力大,然在此时此地,听得了这种声响,也不免有些毛骨竦然。她们第一个所能想得到的意念,这定是那个恶道,还以把他们囚禁在这地室中为不足,又派遣了什么人,或竟是那恶道自己,前来暗害他们。于是她们受了本能的驱使,各自暗地戒备起来,决意要和进来的那个人大大地厮战上一场,不至势穷力竭不止,万不能象寻常的懦夫一般,俯首受命,听他的屠杀的。而在同时,红姑倒又从万分绝望之中,生出了一线希望之心。原来她是这么的在想:</p>

    照这一派鬼鬼祟祟的声响听去,那人已到了这岩石之后了,那么,他既能走到这岩石之后,可见定有一条道路可通,不是通至山上,就是通至山下的。那如今最紧要的一桩事情,只要把那个人打倒,就可从这条路上逃走出去了。不是比之他们自己,设法要把这地室凿通,反来得便利多了么?再一侧耳静听这声响的来源,似发自这地室的南端,而就那丁丁的声响听去,似又正把斧子这一类的东西,凿在岩石之上,只因恐给人家听见,所以一下下的凿得很轻微、很当心的。当下红姑向耶婆子使了一个眼色,即向这声响传来的所在走了去。但离开岩石边约有十多步路便立停了,又把这颗夜明珠,也藏进身畔一个黑黝黝的革囊中去。于是,全个地室复入于洞黑之中,更加重了一种阴森的意味。至此,这真是一个很吃紧的时候了。倘热能乘他一个措手不及,就把走进来的那个人杀了去,那他们立刻就有逃出去的希望,否则,势必有一场大大的厮杀,究竟谁胜谁败,可不能预先断定。</p>

    幸而红姑天生成的一双电光神目,那婆子虽然及不上他,然因曾下了苦功练习过目力的关系,也能在黑夜中辨物,只是不能十分清晰。因此他们二人,都睁着一双眼睛,凝神注意的向着那岩石边望了去。不一会,只闻得砰砰的几声响,即有不少块的岩石落进地室中来,原来已给那个人在岩石上凿成了一个圆圆的洞了,并有一股冷气冲了进来,这一来他们二人更加小心在意,竟连大气都不敢透一透,生怕那人知道了她们预伏在这岩石边似的。随即见黑黝黝的一件东西,象是一个人头,从洞的那边伸了进来,显然的,那个人把岩石凿通,就要爬了讲来呢。这时红姑怎敢怠慢,马上走前几步,举起手中的那把剑,很迅速的就向象烟人头的那个东西斫了去,只一剑,那件东西早扑的滚下地来。并闻着很惊怖的一声叫喊,此后即不闻得有别的声响。在红姑还想再静静的等待上一会,倘有第二个送死者伸进头来,不妨再如法炮制。不料,那婆子已一些不能忍耐了,即出声说道:“我看,这瘫在地下的,并不象什么人头。大概是那厮先用什么东西来试探上一下,知道我们巳有上准备,便尔逃走了。我们不要久处在这黑暗之中了。还是拿出你的那件法宝来,照上一照罢。”</p>

    这几句话,倒又引起了红姑的疑心,果然,这不象是什么人头。人头滚下地来,定要发出较重的响声,决不会这般的悄无声息的。而且这婆子既已喊出声来,倘若有人站在洞的那一边的话,一定已经听见,她也用不着再静默,再取着秘密的态度了。因此,又把那颗夜明珠从革囊中取了出来,比拿在手中一照时,果然见卧在地上的,那里是什么人头,只是十分敞旧的一顶毡帽。倒不禁自己暗暗有些好笑起来,道真是三十年老娘倒绷孩儿了。毡帽和人头都分辨不出,竟会把宝剑斫了下去,还能称得什么夜光神眼呢。谁知这时候,倒又有一个真的人头,从洞外伸了进来。</p>

    红姑正在没好气,便一点也不踌躇,又举起剑来,想要使劲的斫下去。但是还没有斫得,早从斜刺里伸出一支手来,把他的手腕托住,一壁很惊惶的呼道:“斫不得,斫不得,这是那个姓马的。”</p>

    原来这时候,那婆子他倒已把钻进洞来那个人的面目瞧清楚了。红姑便也收了剑,又向那姓马的很仔细的瞧了几眼。那姓马的倒似乎不知道自己适才的处境是怎样的危险,倘没有那婆于托住了红姑的手腕,现在早巳是身首异处了,却夷然不以为意的,向地室中瞧了一下,悠然的说道:</p>

    “你们二位的法力真是不小,竟把这一池子的血水都退得干干净净的了,如今可不必多耽搁,请随我走出山去罢。”红姑在这时和那婆子,似乎都很信托他的,此中决不会寓有什么诡计,便也一点不露踌躇之色,等他把头连身子退回洞外以后,也都从这圆洞中走了出来,步入一条长长的隧道之中。当步行之际,那姓马的又向他们谈起一切的事情,方知道隧道和那石室,都是天生成的,并不是人工所开凿的,自从那恶道把那石室圈为血污池,作为一种机关后,方把那石室及隧道的入口都一齐堵塞起来。然他是不论什么都知道的,所以一听到他们二人被囚禁在这石室来的消息,即偷偷的把堵塞着的隧道口挖开,忙不及的赶了来,想把她们救了出去呢。至于他因恐哭道人对他下毒手,早已偷偷的逃了出来。哭道人说已把他杀死,那只是恫吓他母亲的一种说话。</p>

    而仗着对于这山上及山洞中的地理十分熟悉,又有从哭道人那儿盗来的几道符作他的一种帮助,倒常能掩到洞中去,探听到各种消息,只是要把哭道人杀死,却也没有这种本领罢了。红姑便又问道:“那么,你的母亲现在仍住在这山洞中么?适才和那恶道的大吵大闹,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将在门边偷听到的一番话,对他说了一说,并说到他们就因此而跌入了这个血污池中去的。在珠光照耀中照见那姓马的听了这一席话后,很露出一种不安和抱愧的神气,似乎把他的母亲失身于恶道,很引作为一种羞耻的。—壁说道:“他们是常常吵闹的,今天的这件事,或者是适逢其会。然那恶道最是诡计多端的,或是他把我母亲的生魂拘了来,故意互相口角着,布成这种疑兵,以引你们二位入彀也有点说不定,我可不能知道了。”</p>

    大家谈了半天,不知不觉的,把这条长长的隧道走完,早已到了入口处。他们便从那儿走了出来,却在靠近山腰的一个地方,晓日正从云端徐徐下窥,已是清晓的时候。那姓马的,为免哭道人启疑起见,早把刚才取下来的大石条重行盖覆上去,又在外面堆掩了许多的泥。不料,红姑刚放眼向山峰间看去,却见一个人立在山峰上面,正向他们这儿瞧视着。啊呀!这不是别人,却就是那个恶道。这时那恶道似也巳瞧见了他们了,立时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即从鼻孔中喷出二道黑雾,直向着他们所站立的地方射了来,滃滃然的,几乎把峰峦间都笼罩着了,但红姑只在眉头一皱间,似早已想得了一个防御的方法,即把腰间那个小小的葫芦解下,高高的举了起来。</p>

    一壁笑道:“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这儿可用得着这两句话了。”不知红姑与那恶道究竟有怎样的一场斗法?且待第一百三十四回再说。</p>

    --------------------------------------------------</p>

    金山人扫描,zhuyj OCR  独家连载</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