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回 彼妇何妖奇香入骨 此姝洵美娇态滞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江湖奇侠传 第一百五十四回 彼妇何妖奇香入骨 此姝洵美娇态滞人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当把新娘的那块盖面红纱揭了去,周小茂只向着新娘的脸上望得一眼时,即把他惊骇得什么似的,几乎要喊出了一声啊呀来。哈哈,看官,难道新娘的面貌,竟是丑陋得不象模样,还是生得狰狞可怕,好似,一个妖怪不成,否则为什么要把周小茂惊骇得这么一个样子呢?不,不,新娘也是好好的一个人类,并不是什么妖怪,新娘也长得十分的美丽,并非怎样的丑陋。只是在以前曾和小茂会过了面的,原来就是再要逼着小茂和他成亲,把小茂骇得逃跑了的那个王碧娥。</p>

    这时候,在周小茂的心中,觉得真是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的,受了他父亲的严命来向这位姑娘成亲,并说是这头亲事在他幼小的时候就订了下来的,却不道这位姑娘,就是他私下发过了誓,今生今世不愿再见到的那个王碧娥。</p>

    王碧娥一见到这个样子,也知道把他惊骇得太过了分了,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这确是一桩料不到的事,无怪要把你惊骇到如此。现在,且请在床边坐下来罢。我们不是已名正言顺的成为夫妇,没有什么嫌疑可避了么?”说时,伸出手来向他就拉。这一拉,倒把周小茂从惊骇中驱走了出来,一颗心反而觉得定定的。同时,更对于王碧娥,增加了不少厌恶的心思,便一声儿也不响,向着房门边就跑。却听得王碧娥在笑道:“房门已是关上了,你又跑向那里去?况且,现在在此洞房之中,只有你和我一对儿,并没有第三个人在旁边,你也实在用不着如此的害羞呢。”小茂仔细的一瞧望时,果然那两个伴娘,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都走出了房去,房门也是关得密密的,这时候洞房之中,确是只剩下了他们一双新婚夫妇了。但是,房门已是关上了,关什么紧,难道不能再打开么?倘然再要教他和王碧娥多厮混上一会儿,真有些闹不下去了。小茂如此的一想时,便对于王碧娥的那番话,只是给他一个不理,仍管自向着房门边走去。</p>

    这一来,王碧娥可也大大的不高兴了,即冷笑一声道:“哼,我好好的向你说着活,你竟置之不理么。然而,我并不是怎样好说话的人,不能由你不理就不理,我定要使你理了我方成。哈哈,你还是走了回来罢。在此洞房花烛之下,大家都得和和气气,亲亲热热,没有什么气可使的。</p>

    说时,又伸出手来,向着小茂的背后招上几招。这真奇怪,小茂原是头也不回,径向着房门边走了去的,在他这一招手之下,竟会胡里胡涂的,突然间转上一个身,反向着床前走了回来。这可使得王碧娥得意到了万分,不禁嫣然的一笑道:“这才是对了,否则,洞房花烛,在人生是何等得意的一个时候,也是何等重要的一桩事情,我们却在此时此际,反而闹着一种不相干的闲气,倘教别的人知道了,不要算是一桩大大的笑话么。”当她第二次招起手来,小茂已是一点主也不能做,又乖乖的在床边和他并肩坐下了。但在小茂的心中,却仍是十分的明白,知道这定是那妖妇使的一种什么妖法,所以自己本是要向房外走了去的,经不起她这们两次的一招手,竟反而走了回来,并在床边和她并肩坐下了。当下,虽不再立起身来,却把一张脸板得紧紧的,神气好不难看。</p>

    王碧娥见了,不免微微的叹上一声道:“唉,这是什么竞思?你这个人也太是古怪了,要论到以前的那一番事情,无非是我出自衷心的爱恋着你,过分或者是有之,可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后来你以为没有经过正式的手续,不肯接受我的那一片痴意,我也就不敢怎样的勉强着你,只索罢了。但是,现在呢,现在我们不是已经过了一种很正式的手续,并有你父亲在场主着婚,结成正式的夫妇了么。那当然和从前的情形已大有不同,你怎可再是这般淡漠的对待着我,未免太是薄情了。”小茂一见她竟以正理相责,更觉得有些不耐烦,便厉声向她叱道:“咄,你这个淫妇,敢还这般的巧言如辩么?也不知你使了如何的一个妖法,竟使我的父亲都受了你的蛊惑了,但在我,却是无论如何不承认这一头亲事的。”王碧娥一听这话,立刻也声色俱厉的向他诘问道:“哼,什么淫妇不淫妇,哼,这些个话真是你说的么,你说了没有什么后悔么?好,那我也没有别的话可讲,且把你们父子二人,拉到了将军的衙门中,看将军又是如何的一个发落。”</p>

    小茂却仍是冷冷的说道:“为什么要把我们拉到将军衙门中?难道将军还来管你这些事?”王碧娥冷笑道:“将军虽是不来管我的事,但你父亲是一个配戌云南的军犯,你们二人又都住在将军的衙门中,倘有人把你们二人告到他的台前,他就不能不管的了。我现在只要拿“图娶孤女,事成遗弃”八个字,作为控告你们的一种罪状,恐怕你们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呢。”</p>

    王碧娥一壁如此的说着,一壁又偷偷的溜过眼去,瞧看小茂听了是怎样的一个神情。果见小茂呆着了在一旁,大概已经这几句话骇着了。心中不觉暗暗得意,便又向下说道:“其实,这都是你自己的不老到,可不能怪得我的。因为你既是不中意我,就不该和我结什么亲,既已结了亲,便确定了一种夫妇的关系,就不能有什么话可说了。须知道,我们女子都守着从一而终的这句话,这件事哪里可以给你儿戏得的呢。”这更把小茂说得窘不可言。然在窘迫得无路可走的时候,忽又给他想出了一句话来道:“但是,照我父亲说来:你和我是从小就订了亲的,我想这句话,恐怕不见得是确实罢。倘然真是确实的话,我现在就是不和你结什么亲,你不是也要等侯着我一辈子么?”真是想不到,小茂竟会说出这些个话米。在王碧娥想来,还以为经上了他这么的一阵恫吓,小茂不得不改变了从前的意思,已是回心转意向着她了。于是,她不禁得意忘形的,说道:</p>

    “不错,我们确是从小就订了亲的,你把我等候得好苦呀。”</p>

    不料,他刚把这句</p>

    话说完,小茂即突然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戟指指着了她,吼也似的一声大喝道:“咄,好一个无耻的淫妇,在这里,你可把破绽露了出来,并不知用了怎样的一个妖术,竟使我父亲都在你的指挥之下了。哼,我且问你,我既是从小就订了亲的,你又是守贞不嫁的,在等侯着我这个周小茂,那么,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为何又不把这些个事情况了出来,并完全不是这样的一个说法呢?”这真好似从青天打下了一个霹雳来,第一次把王碧娥震骇得什么似的,无沦她是怎样的能言舌辩,却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实在,这个破绽太是大了一点,已是补无可补的了。然在小茂这一方,一把这种神情瞧入了眼中,这一份的得意,也就可想而知的了。</p>

    至是,王碧娥也知道自己的底蕴,已给对方瞧了一个穿,再不是口舌所能为力,还不如把自己所擅长的那一种媚术,施展了出来罢。这在从前,她已是试不一试,只消她把这媚术一施出,不论对方是怎样铁铮铮的一个汉子,都得百练钢化为绕指柔,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的。</p>

    王碧娥把这个主意一想定,即把窘不可言的一副神情收起,却朝着小茂嫣然的笑了一笑,随又摸出了一块手绢来,在空气中扬了几杨。小茂最初见到了她的那种媚笑,心上好生的不得劲,便又想拔起足来,向着房门边跑去了。但当他刚只走得一二步,忽有不论用什么字眼都形容不出的一股香气,直向着他鼻子边袭了来,一到了鼻子中,即分成了几细缕,徐徐的徐徐的向着他的四肢百体间都输送了去。而每到达一个部份,那个部份的肌肉,就觉得有些松弛下来,而且在意识到软绵绵的之外,还有些酸酸的麻麻的。到得最后,全个身子都是软绵无力,象要酥化下来的样子。同时,在神智间,也逐渐的逐渐的有些儿模糊起来了。于是,那里再能听着理智的驱策,向着房门边走了去,早又不自觉的回过身来,并柔驯得同绵羊一般的,傍着了王碧娥,重在床边坐了下来。王碧娥一见他已自动的在床边坐下,知道那媚术的第一步,已是告了成功,便又回过脸去,向他凝望了一下,并笑眯眯的问着道:“你不觉得怎样的辛苦么?”这虽只是很寻常的一个同句,然当她微启朱唇之际,却又有一股香气,从她口中喷出,向着小茂的鼻中直钻。这股香气更是非常的特别,和寻常的口脂香,又是大有不同的。这一来,可使小茂把理智完全失去了。</p>

    一眼望去,只觉得王碧娥真是—个千娇百媚的绝色美人儿,不论就她的五官,或是四肢,或是全体观去,无一处不是合于美的标准,无一处不是美到了十分的。不免令他扬起一双眼睛,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几乎要瞧看得垂涎起来了。</p>

    好个王碧娥,真不愧为风月惯家。一见小茂这种神情,知道她的媚术已是大行,那里再肯放松一点,也就轻轻的把一个身体向着小茂的怀中偎了去。小茂便也出于本能的,把他紧紧的棒了起来了。王碧娥便又勾着小茂的颈项,放出了十分柔和的声音,在他的耳畔,低低的问道:“真的,我要问你一句话:翠娟那个发射成贱蹄子,不知又在你的那边说了我的什么坏话,所以使得你对我这般的淡漠了。”又是一阵香气,向着小茂的鼻中直钻,这更使小茂心旌摇摇,有些不能自持的神气,同时,并把翠娟对他的一片柔情忘了去,反觉得翠娟真不是一个东西,确是说了碧娥一番坏话。其实,碧娥是一个冰清玉沽的好女子,决不致如她所说这般的淫贱。咦,自己是入了翠娟的谗言了。一壁便含笑说道:“她也没有说你什么坏话,即便是说,我也决不会相信他。</p>

    我现在已是深深的知道,你实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女子呢。”于是,王碧娥更把全副工夫都施展了出来,只见她嫣然一笑间,便十分自然的,又十分技巧的,把一个舌尖,轻轻的进入了小茂的口中去。倘然说这是在作戏,那刚才的种种,还只能都说是前哨的小接触。现在在王碧娥一方,却已是下了总攻击令了。在这一个总攻击之下,小茂竟是完全失去了抵抗力,不得不竖起降幡来。</p>

    王碧娥却还象煞有介事的在说道:“我虽是把你爱恋得太厉害了一点,但在那一天,幸而大家尚能自持,并没有什么苟且的行为发生,否则,到了今天洞房花烛之夜,就不能如此风光的了。”</p>

    可是,这时候的周小茂,已是完全支配在他的那种媚术之下,到了十分昏迷的一个境域中,三魂六魄都可说已不在他的身上,那里再能理会到王碧娥在说些什么。只紧紧的勾着了王碧娥的纤腰,一起儿滚到床中去。</p>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忽听得一个很大很响的声音,象焦雷一般的在小茂的耳畔震响了起来道:“小茂,小茂,你不要昏迷到了这般的地步,你们父子虽巳得团聚,但你们的那个大仇人马天王,还在作恶多端,你新娶的这个媳妇儿,我知道他很有本领,你何不叫她就去把马天王的首级取了来,然后再同圆好梦,时候尚不为迟呢。”这可把小茂又从迷魂阵中拉了回来,神志间也是清楚了不少,即不自觉的把王碧娥向着旁边一推,矍然的坐了起来道:“不,不!现在尚非我们可以欢娱之时,我父亲的那个大仇人马天王,至今尚在本乡作恶多端,并没有除了去。我一想到了,就按捺不住这股愤气,你最好马上就赶到他那边,把他的首级取了来,那我们方可快快乐乐的同圆好梦呢。”小茂已柔顺得同一头小绵羊一般,正在听人家如何的宰割,却不料突然间又有上这么的一个变局,这在王碧娥瞧见了,似乎也很为惊诧。但一壁又象已受了什么人的法术似的,在蹬起了一双眼睛向着小茂望上了一眼后,也不询问马天王是什么人,又究竟住在什么地方,即嗷然的应上一声道:“好,我就去取了他的首级来,决不致使你失望的。”说完此话,便从床上匆匆走起,只在窗户边一闪动间,已是不见踪影了。也没有多久的时候,又见一个黑影在窗户边一闪动,王碧娥已是提了血淋淋的一个人头,向床边走了来。即把那人头在桌上一放道:“这就是马天王的首级,我已把他斩了来了,你也要验一下子么?现在你总该不致再有什么</p>

    话说,我们可以高高兴兴的一同睡觉了。”</p>

    这时候小茂神智已是大清,正要向他说什么,不料,忽又听得有一个人在窗外叫道:“碧娥,你且把那首级挂到这里来,让我验一下子,究竟是不是马天王的?”王碧娥虽显得不大高兴,然又有上莫可奈何的一种样了,依旧提着人头走了去。一到窗下,那个人好象就把那首级验上了一会,然后,又听他说道:“不错,这确是马天王的首级。这一次,我本想自己去的,为了要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所以派你去代我勾当这桩事情了。如今功罪差可相抵,你还是回山去静修罢。须知周小茂是个孝子,自有他的佳偶,决不是象你达一类的女子所能匹配他的,你徒恋恋于他,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呢。”此下,便听得王碧娥低低的在诉说,似乎请那个人可怜她,代她设法挽回的样子,却只招得那人大声的呼叱道:“咄,你这个女子怎么如此的不知进退。这是何等大事,岂可勉强得来的。不如赶快与我走了罢。不然,我可就要来驱逐你了。”当下,即闻得一声嘤嘤吸泣声,渐次便又远了去,而至于一些都听不见了。大慨这王碧娥,已是莫可奈何的走了。</p>

    正在这个当儿,周小茂忽又听得窗外的那个人,在叫着他自己的名字道:“周小茂,这个妖妇用着一种法术约束着你的父亲,有上这一个瞒天过晦之计,硬要和你成亲,其情虽是可恶。然她后来究竟把你们仇人的首级取了来,功罪也差可相抵了,你也不必怎样的恼恨她罢。至于你,自有你的良缘,也自有你的佳偶,如要立刻证实我的话,你不妨就向床头瞧上一瞧呢。”周小茂听了那个人说话的声音,早就觉得十分的稔熟,一时却想不出他是谁。至是,忽地恍然大悟了过来:这不是江南酒侠的声音么?莫非他也在暗地跟踪着我,到了云南了?一壁又觉得江南酒侠末后所说的那一句话,很是有点奇怪,免不得依了他的话,向着床头望上一望。这一望,却使小茂骇诧得什么似的,又欢喜得什么似的。原来在他的床头,却和他身体傍着身体的,卧了一个女子,正不知在什么时候走进房来,爬上床来的。而一张如花之靥,又在灯光之下很明显的露了出来,不就是以前救他出险,和王碧娥泾渭不同流的那个王翠娟么?却已是睡熟了在那里了。小茂也不暇叫醒了王翠娟,向她说上些什么话,却想先向窗外回上一声,是不是江南酒侠来了?但江南酒侠似已猜知了他的这个意思的,早又向他说道:“不错,我是江南酒侠。明儿再来向你贺喜罢。</p>

    如今你还是早早的安寝,不要把这洞房花烛夜,轻轻的辜负了。须知我把这小妮子摄了来,也很是费上一番手脚的呢。”言后寂然,看来已是走的了。小茂为了他末后的那几句话,却又兀自在疑惑着道:“这一下子,江南酒侠可真有些酒醉糊涂的了。刚才和我在堂前交拜的,乃是王碧娥,并不是王翠娟。如今我是和一个没有交拜过的王翠娟睡在一起,怎么又教我不要轻轻的辜负了这个洞房花烛夜呢?”这一个洞房花烛夜,小茂究竟辜负了没有辜负了,在下却不得而知。不过他们后来如何,成了夫妇没有,那是不必在下再交代得,看官们定也可以想得到的了。</p>

    到了第二天,小茂一觉醒来,却见和翠娟睡在一个旷地上。再一看,他父亲也睡在那一边。</p>

    方知并没有什么渠渠大厦,全是碧娥用法布成了的。唤醒了周茂哉,父子一相商之下,只好暂把翠娟安顿在逆旅中,父子二人仍回将军衙门中来。不多时,江南酒侠果然同着陶顺凡来了,上京献杯的毛顺祧、姚百刚也来了。原来,刚刚走到半路之上,忽然听得那位王爷已死,便不再上京,却也折到往云南的这一条路上来,又合在一起了。不久,又得到一个好泊息:那是马天王一旦暴死以后,所有受他荼毒的人,便把他的罪状,一桩桩的揭发了出来,一时上达清廷,不禁勃然震怒,便下了一道追削马天王官爵的上渝。福将军是何等乖觉的,也就乘此机会,撤消了周茂哉充戍极边的处分,送他们父子回里。从此,他们这一边的事,也就告上了一个总结束了。而为了这一次的祸变,全由那只玉杯而起,周茂战已换上了一种观念,不但不再珍视那玉杯,颇想把他击上一个碎,免得此后那玉杯辗转落入他人之手,再有什么祸祟兴起。江南酒侠知道了,便向周茂哉把这杯索了去。却想不到一入他的手,后来倒大大的有上了一个用场呢!</p>

    现在,我可又要腾出笔来,把别来已久的那个柳迟,提上一提了。不知柳迟最近又有上怎样的一番事迹?且待第一百五十五回再说。</p>

    --------------------------------------------------</p>

    金山人扫描,zhuyj OCR  独家连载</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江湖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