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回 虎跃龙骧辽天动战鼓 风凄雨冷燕市哭忠魂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朝秘史 05回 虎跃龙骧辽天动战鼓 风凄雨冷燕市哭忠魂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蓟辽督师袁崇焕斩讫毛文龙之后,随出告示,晓谕东江将士,只诛文龙一人,余均不问。一面传文龙家属,领尸归殓;一面具本奏明皇上。各事干好,自己穿着素服,备了盛席祭筵,到文龙灵前,奠酒哭拜道:“昨天斩你,是国家法令;今天祭你,是本部院私情。”拜毕连连洒涕。众人见了,无不感叹。袁督师又把东江全镇分为四协,保奏文龙儿子毛承祚及副将陈继盛等分泛统领;又令毛有德等各复本姓。自以为恩威并济,再无什么不妥的地方了。哪里晓得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三个人,竟会偷偷儿投奔满洲,哭请报仇呢。</p>

    当下孔有德把毛帅屈死事情,详细奏诉太宗。太宗沉吟半晌,问道:“袁崇焕是当世英雄,毛文龙也是一时豪杰,两个人无冤无仇,怎么会闹出这桩事故来?”孔有德碰头道:“这里头还有一段公案。”太宗笑向范文程道:“范蛮子,你会写字的,烦你拿纸笔来,把孔蛮子所讲的话,逐一写出,将来咱们也好做一个准备。”文程应了一个“是。”早有内监送上纸笔,文程接笔在手,听一句,写一句。只见孔有德道:“袁崇焕这厮,九千岁跟他本不很对。自从崇祯爷登基,九千岁坏了事后,凡是九千岁不对的人,都提拔了起来,袁祟焕也趁这当儿里跳起,封为兵部尚书、蓟辽督师。受封这天,在平台召见,崇祯爷问他所抱的方略。祟焕回奏:‘臣受皇上特眷,如果假臣便宜,只消五年功夫’。”说到这里,顿住了口,两个眼珠子,不住瞧着太宗。太宗道:“怎么不说了?”孔有德道:“这厮的话,很是放肆,臣可不敢奏闻。”太宗道:“各忠各主,那有什么要紧,你尽直说是了。”有德道:“袁崇焕说只消五年功夫,建夷可以扫除,全辽可以恢复。”太宗回向众人道:“袁崇焕这蛮子,咱们倒不可不防备防备,你们记着。”众人连声应“是。”太宗又向有德道:“后来怎样?”有德道:“彼时给事中许誉卿私下问他,五年恢复全辽,究竟用何妙计?</p>

    祟焕笑道:‘哪里就能恢复,不过见圣心焦劳,聊以是相慰耳。’誉卿道:‘你可糟了,皇上何等英明!到那时问起你来,看你用什么话去回复?’崇焕听了誉卿的话,宛如一桶冷水顶头浇下,打了一个寒噤道:‘我可糟了。’于是又想出一番花言巧语来,蒙奏崇祯,什么‘以臣之力,制全辽有余,调众口不足。忌能妒功之人,即不明掣我肘,亦能暗败我谋。’一派都是想脱卸的话。偏偏当朝的刘阁老,极力保举他,叫祟祯赐了他尚方宝剑,许他便宜行事。苦得他卸脱不掉,那股怨气,便都移到咱们主帅身上来了。”说到这里,碰头道:“恳求皇上大兴义师,替毛帅报仇。某等三人愿为前驱,略尽犬马微劳。</p>

    ”太宗道:“袁崇焕杀毛文龙,那是蛮子杀蛮子勾当,不与咱们相干。只袁蛮子口出大言,想来总有点儿能干,咱们不去,恐怕他倒要杀来。你们三个人,既然投降了来,总算是识时务的聪明人。现在就封你们为一等大臣,等立了功劳,再行升赏。咱们这里办事,可不比尔朝,有了功就赏,有了罪就罚,实事求是,一点儿情面不讲的。宗室勋戚满汉一样看待。你们不信,只要问这范文程。他也是你们汉人,还是老爷手里来的呢,到这会子也有十多年了,你问问他,咱们可曾亏待过他。”文程正在收拾笔墨,听太宗这么说了,随站起身道:“可不是嘛,我自从万历年间,投了这里来,蒙太祖高皇帝天恩,一竟言听计从,自己人一般看待。就皇上待的我,也跟亲王勋戚,没什么分别。君臣鱼水,真是旷古未有的知遇,百代难逢的隆恩!</p>

    ”太宗又向左右道:“这范文程,不是我当着面夸奖他,他那聪明,那智慧,那能干,我们这里,十个也赌不上他呢。我们国里各种制度,都是他一个儿心思才力创成的。我们原底没有文字的,他来了把蒙古字,合着国语,缀联成句造成一种满欧文字;我们兵制,原只有黄红蓝白四旗,他来了添设镶色四旗,变成了八旗,为左右两翼;又替我老爷想出了个覆育列国英明皇帝名目来,又造了太庙,筑了宫殿。到这会子,咱们已经做了两代皇帝了。想起来不都是他的功劳么。就是我待他偏厚一点,也是礼所应当。你们三个,只要学着他做事,将来不怕没有好处。”孔有德等叩头而退。清太宗收降孔、耿、尚三将后,谋取中原之志益急,昼夜赶造弓箭,训练士马。</p>

    到这年十月里,各种篷帐兵器,都已置备齐集,遂令和硕睿忠亲王辅佐太子监国,自己亲统八旗劲旅,四国遗英,蒙汉各军,步马各将大举入寇。内阁大学士范文程,一等大臣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和硕豫通亲王多铎,皇长子贝勒豪格,以及各贝子贝勒、辅国公、镇国公、蒙古各台吉等众文武,尽行随驾出发。鸣鼓吹角,张盖扬旗,驰马嘶风,戈矛耀日。清太宗身穿织龙开襟袍,外罩黄缎绣龙马褂,戴着京缎纬帽,上冠红宝石没梁顶子,帽儿前面订着莲子大一颗夜明珠,外披着黄缎斗篷,脚登粉底乌缎靴,骑一匹卷毛嘶风千里黄标马,绣鞍金登,华丽非凡。左右夹侍的,都是宝石顶、双眼翎、黄马褂的亲王贝子。太宗执着御鞭,迎风一望,见大军整队前行,蜿蜒环曲,渡水穿林,不知几多远近,笑向左右道:“有了这样的兵势,就踏平中原,也不费什么手脚。”众人齐声附和。师行迅速,不多几天,早到大明疆界,安下营寨。太宗带领众文武,出帐察看形势。只见两面都是高山,层峦叠嶂,险峻异常,缺口处恰筑着关城,旗戟隐隐。太宗指道:“这座关城,想来就是遵化州了。”范文程回道:“这不是遵化州,是遵化东北角一座关城,名叫洪山口,是进遵化第一个口子。”太宗道:“遵化共有几个口子?”范文程道:“照臣所晓得,这洪山口是一个口子,西北角上,还有两个口子,一个叫大安口,一个叫马阑关。”太宗点头不语。随即回帐,派太监传谕各营将领,都到御营会议,太监遵旨而出。霎时,满蒙汉军各将领,闻召都到,请双安见驾。此时御营地上,早铺下虎皮豹皮各种坐垫。太宗传下恩命,各各赐了坐。众将领谢过圣恩,才按了品职,一一席地而坐。太宗开言道:“咱们兴师而来,已经到了。这遵化形势,瞧去非常险峻,用什么法子,能够打破它,大家商议商议。”说着,两目中露出极威严的神光,向四周打了个圈儿,瞧得众人都凛然生惧起来。只见一人开言道:“奴才从前人贡明廷,边地上出入过好多回。洪山口这条路径,是很熟悉的。哪一位高兴进攻,奴才情愿充当向导。”众人瞧时,发言的乃是蒙古科尔沁台吉布尔噶图。太宗点头道:“布尔噶图情愿充当向导,难得难得。但光是一个向导,也不济什么事。”道言未了,众中早跳起两位英雄来,一个面如冠玉,目若明星,望去只有十六七岁年纪的,便是太宗长子大贝勒豪格。这豪格年纪虽小,却是弓马娴熟,战策精通,是皇族小辈中数一数二人才。当下向太宗道:“子臣愿领马步五千,夺取洪山口,为吾军发一利市。”才待允许,豫通亲王多铎起争道:“出兵第一仗,须让我去,我是前辈呢。”豪格不肯,二人就在御前争论起来。范文程分解道:“遵化州口子,好在不只一个。依我愚见,大贝勒同了布尔台吉去攻洪山口,豫亲王去攻大安口,两路夹攻,谁先攻破,就算谁头功。”太宗拍手道:“好好,就照这么办,就照这么办。今儿休息一天,明儿你们两个人就出兵,总不要丢咱们满洲人脸是了。”豪格、多铎齐声应了两声“是。”当下散会,各自归营,一宵无话。次日太宗升帐,早听营外马足奔驰,角声吹动,左右报说豫亲王、大贝勒各率马步,分头攻关去了。太宗叫请范学士。</p>

    一时文程人见。太宗道:“多铎太喜欢用意气,豪格究竟孩子家,没有见过大仗,我很是不放心。最好派谁去接应一下子。</p>

    ”文程道:“诚如圣谕,依臣愚见,还是叫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个儿去一趟罢。”太宗停了半晌,才说了句:“这三个人么?你保荐他,总不会差到哪里。只是这三个都是汉人呢。</p>

    ”文程见太宗有迟疑之意,也就不敢说什么了。太宗道:“怎么倒又不响了?”文程请了一个安道:“从来说知臣莫若君。微臣愚昧,窃以为皇上聪明天直,识拔的人,总没有差。圣意欲派谁就派谁,总比臣举荐的胜起十倍呢。”太宗正欲传旨,飞马报说:“大贝勒攻破洪山口,明军杀伤无算,其余残卒,都逃向遵化去了。”太宗喜道:“我知道咱们孩子不会丢脸,才叫他办这样的大事。”文程道:“诚如圣谕,大贝勒原是国家奇杰,真是知子莫若父。”道言未了,飞马走报:“豫亲王攻克大安口,我军大捷。”文程致贺道:“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足证我国家方兴未艾。”太宗传谕拔营进口,围攻遵化城池。</p>

    一声令下,万众遵行。风驰雨骤,早齐到遵化城下。多铎、豪格接旨,于是把遵化城池围得铁桶相似。忽报明山海关总兵赵率教领兵来救,离此只有二十里光景。太宗问众人道:“谁去抵敌援兵?”大贝勒豪格踊跃道:“子臣情愿讨这美差。”太宗把豪格肩儿一拍道:“好孩子,你乏了,歇歇罢。”豪格道:“南蛮都是不经战的,子臣只当玩耍呢。趁这战胜余威,吓也吓死他。”说着跳上马,率领本部飞一般去了。只听鼓声大震,喊声大举,宛如天摧地陷,岳撼山崩。太宗正在不得主意,一将骑着快马,执着红旗,流星似的奔进营来,高声喝报:</p>

    “大贝勒阵斩明军主将赵率教,敌人全军覆没,我军不伤一人。</p>

    ”太宗大喜。豪格回营,演讲战斗情形,指手画脚,非常得意。太宗传令宰杀牛羊,团饮庆贺。饮毕,率领马步各将,即行攻城。梯石并进,鼓声如雷,只一刻便攻破了三门,清兵蜂拥进城,遇见汉人,不管是军是民,刀斩斧劈,杀得削瓜切菜一般,满街上红殷殷地都是血水。那尸身横的竖的平的叠的,小街狭巷,几乎塞了个满。等到太宗下令封刀,十停中人早已杀掉五六停了。那遵化守城各官,巡抚王元稚、总兵朱国彦、粮台何天球、查库官李献明、知县徐泽、前任知县武起潜、教谕曲毓龄、中军彭文炳、守备徐联芳等八九个人,没一个肯投降,没一个不殉节。太宗不胜赞叹。满洲将士,本很骠悍,这一回又因养精育锐了五六年,又有孔、耿、尚三降将作向导,又是清帝亲自做元帅,风驰雨骤,所向无前。明朝兵将遇着他,宛似落叶碰着秋风,不堪一扫。</p>

    太宗攻破遵化之后,只一月光景,克蓟州,徇三河,下顺义,破通州,势如破竹,直薄北京城下。所破各城,尽行颁发告示,其辞道:</p>

    满洲国皇帝谕绅衿军民知悉,我国素以忠顺守边,叶赫与我,原属一国。尔万历皇帝干预边外之事,离间我国,分而为二,曲在叶赫,而强为庇护,直在我国,强欲戕害。屡肆欺凌,大恨有七。我知其终不相容也,故告天兴师。天直我国,先赐我河东地。我太祖皇帝,意图与民休息,遣人致书讲和。尔天启皇帝、崇祯皇帝,仍加欺凌,使去满洲国皇帝之号,毋用自制国宝。我亦乐于和好,遂欲去帝称汗,令尔国制印。给制,又不允行。以故我复告天兴师,由捷径而入,破釜沉舟,断不返旗。尔明君臣,不愿和好,而乐兵戈,今我兵至矣,用兵岂易事乎?凡绅衿军民,有归顺者,必加抚养;有违抗不顺者,不得不杀。非予杀之,乃尔君杀之也。若谓我国褊小,不宜称帝,古之辽金元,俱自小国而成帝业,岂有一姓而恒为皇帝之理乎!天运循环,有天子而废为匹夫者;有匹夫而起为天子者,此皆天意,非人之所能为也。上天既已佑我,尔明国乃使我去帝号,天其鉴之矣。我以抱恨之故兴师,恐不知者以为恃强征讨,故此谕知。</p>

    清太宗统率马步,直薄北京城下,就在城北土城关的东面,扎立大营,八旗劲旅,飞骑驰突,沙尘蔽日,声势滔天。吓得阖京文武都慌了手脚。亏得崇祯帝拿定主意,一面叫京营提督,督率本京马步,登城严守;一面颁诏各省,叫各总督、各巡抚、各总兵迅速来京勤王。这道圣旨,是用飞马八百里加紧递送的。</p>

    于是宜大总督、蓟辽总督、宣府巡抚、保定巡抚、河南巡抚、山东巡抚、山西巡抚、及各总兵各提督无不纷纷起兵来救。这日清太宗在御营中,聚集了众文武,正商议进攻方略,忽报一支明军如飞驰来,旗上大书“总兵官满桂勤王军”,现在德胜门外扎营了。太宗道:“谁去瞧瞧?”大贝勒豪格挺身愿往,跨上马引着三千铁骑,风一般去了。霎时战鼓喧天,炮声震地。探马飞报:“贝勒爷阵斩敌将三人,吾军大胜。”太宗喜甚。一时豪格奏凯回营。太宗接着询问,豪格回道:“今儿的仗,要不是老天保佑,咱们早败下来了。”太宗道:“你不是阵斩过三员敌将吗?”豪格道:“三员都是裨将,不足称道。只满桂这南蛮,异常勇悍,跟子臣交手五十多个回合,子臣几乎败在他手里。城头上明军,又是矢锐并发,石炮交轰,咱们的兵队,哪里再站得住脚。亏来亏去,多亏了后来的一大炮。”太宗道:“谁放的?”豪格道:“也是城上的明军。他们开放时候,原是要攻打咱们,哪里晓得恰恰打中了满桂的人马,连满桂自己都被打伤,一总伤掉三五百人马。子臣乘势袭击,才得了个大胜。”太宗道:“满桂呢?”豪格道:“被城里明军接了进城去,因此不曾擒得。”忽见多铎匆匆走人道:“袁崇焕到了,崇祯皇帝封他做大元帅,各省勤王军都由他一人调遣。”太宗惊问:“这事可真?”多铎道:“如何不真!袁崇焕率着祖大寿、何可纲两总兵,星夜赶进京来,所过各城,都留兵把守。才与满桂向在平台召见,就下了这道圣旨。”太宗才待回答,遂闻角声吹动,一将飞奔入帐,报说:“祖大寿率着铁骑,闯营来也。”太宗大惊,急率诸将出营观看。只见祖大寿横刀骤马,率着明军,左冲右突而来,要矫迅疾,宛似生龙活虎。八旗将士弯弓奋射,箭如飞蝗,哪里阻挡得住!</p>

    祖大寿望见惊驾黄盖,晓得就是满洲皇帝,舞动大刀,直奔太宗。御营各将拼命杀出,才救住了。鼓声大震,喊杀连天,前后左右,各营兵将都到,围住大寿,混杀一阵,两军各有损伤。</p>

    大寿见不能取胜,杀开一条血路,退回本营去了。太宗传旨退营五里,一面令多铎、豪格分头出哨,以防敌人再来袭击。当夜无话。</p>

    次日,御帐中又开军事议会,诸将毕集。太宗道:“袁崇焕大营扎在城外东南角,竖立栅木,开挖濠沟,防备得非凡严密。要攻京城,总先要破掉这座大营,你们可有法子?”范文程道:“袁崇焕这个人,明斗是很难取胜,除是用暗算,只可惜不很光明。”太宗道:“管他光明不光明,只要与国家有益呢。先生你有什么好计?”文程附着太宗耳朵,轻轻说了三五句。太宗喜道:“好了!咱们就这么着行,保管有效。先生你老人家,真是咱们的智多星咧!”说毕狂笑不已。文程道:“此事叫谁去办?”太宗道:“还叫谁,只好仍旧费你心了。”文程应诺,回到自己营里,叫当差的把高鸿中、鲍承先请来。</p>

    这高、鲍二将,原也是汉人,由文程引进的。当下请到。文程道:“有一件很好的差事,我替你们讨了下来。”二人起身谢道:“全仗中堂栽培。”文程道:“主子为了袁崇焕,忧闷异常,我因献了一条反间计,就叫你们两个去行。”二人听了一吓,起身道:“这个,请中堂委派别人罢,我们两个,嘴笨口呆,恐怕行不去么。”文程道:“怕什么,有我呢。前回拿住的两个太监,都不是交给你们看管的么?现在,只消在这两个太监跟前作耳语,假说‘今儿退兵,是咱们主子的妙计。方才亲见主子单骑向敌,跟袁帅两个心腹将讲了许多密话,光景袁帅所约的事情,就要成功了’这几句话,讲的时候,须要做出怕他们偷听个样儿,总要使他们深信不疑才好。再到半夜里,叫人暗把这两个太监放掉了,就完结。就这点子事,你们会办不会办?”高、鲍二人喜不自胜,连说“会办,会办。”告辞回帐,就去依计行事。</p>

    隔不上几天,果然传说袁崇焕下了狱,祖大寿、何可纲领着兵,走向关外去了。太宗拍手道:“蛮子中我计了。”遂令拔营直薄永定门。明将满桂、祖大寿开城出战。满洲马步各军,势若江湖海浪,哪里抵挡得住!一阵恶战,只落得全军覆没。</p>

    清太宗乘这一胜之盛,分一支兵,下固安,克良乡,自己统着大军,从通州东渡,把明国的要隘香河、永平、迁安、湾州通通夺了。直到明年五月里,才饱掠而归。附近各部落酋长,听说满洲皇帝大胜了天朝,都派专使人贺。太宗道:“袁崇焕不死,咱们要过安逸日子,终还不成功。待他死了,你们贺我不迟。”范文程回道:“袁公死期,我看总不远呢。崇祯皇帝很疑他。”忽报派在北京坐探明朝大事的探子回来了。太宗唤进一问,才知袁崇焕已于七月初五凌迟处死,首相钱阁老也得了充军之罪。北京土民,没一个不替他呼冤。太宗大喜道:“从今后咱们可以长驱直入了。”</p>

    后人有吊袁督师墓七律一首道:</p>

    谁云世乱识忠臣,山海长城寄一身。</p>

    不杀文龙宁即福,空嗟银鹿亦成神。</p>

    遗闻玉貌如佳女,亡国天心胜醉人。</p>

    万古大明一堆土,春风下马独沾巾。</p>

    欲知袁督帅中计冤杀后,满洲国有何举动,且听下回分解。</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朝秘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朝秘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朝秘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