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回 平四川献忠伏天诛 破两粤双忠完大节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朝秘史 17回 平四川献忠伏天诛 破两粤双忠完大节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众臣听了多尔衮的话,不免都有些诧异,只范文程一个儿明白。豫亲王多铎道:“王爷明鉴,打仗的事情,日子原不能够限定。何况这张献忠又是积年巨寇,现在又僭了号;四川地方又是险峻不过。豪格出兵以来,也没有打过大败仗,若说用军法治罪,未免太重点子。这个还求王爷斟酌。”多尔衮向文程道:“此论如何?”文程道:“豫王爷的话也是,现在这么着罢。”王爷先降一道严谕,把肃王爷申斥一番,如果还不知勉励,说不得只好按行军法了。多尔衮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也只好先就这么行了。”说着,通政司又递上博贝勒奏报,多尔衮拆开瞧看,众人见他初看时,很露出喜欢的样子,忽地皱眉摇头,渐渐变了颜色,看到后来,忽又欢喜起来,猜不透是何朕兆。只见他向文程道:“范老头,你过来瞧瞧。

    ”文程就御案上瞧去,看那奏报,第一段,称说大兵略定兴化、泉漳诸郡,进逼安平,明帅郑芝龙军容还很烜赫,疑惧不肯遽降。给了他一封信,许他显官,才率五百人来降。芝龙的儿子成功,隆武赐过国姓的,拥着大队,盘据海上,倔强得很。叫芝龙招他,倒回信把他老子骂了一顿,什么“从来父教子以忠,未闻教子以贰,今父不听儿言,倘有不测,儿只有缟素而已”等语。又飞檄远近,有“本藩乃明朝之臣子,缟素应然,实中兴之将佐,泼肝无地,冀诸英杰,共伸大义”之语。芝龙故部,都听他指挥。成功现佩着隆武封的招讨大将军忠孝伯印绶,往来岛屿,志颇不小。中段称明大学士苏观生等,在广州地方,拥立隆武的兄弟唐王聿(钅粤)为皇帝,建元绍武;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奉着桂王由榔,在肇庆地方,先称监国,后称皇帝,建立年号叫永历。未段称派兵南下,袭破广州,绍武被擒缢死,苏观生自杀,何吾绉降顺,永历闻风逃遁,听说已奔梧州等语。随道:“博贝勒立了这么大功,最好封他一封,那才有赏必有罚呢。”多尔衮道:“我想还叫他回京歇歇,你就草一道上谕,封他做端重郡王,叫他凯旋时就把郑芝龙带了来京。海盗出身的,哪里有什么好人!留在京里,省得他作怪。”文程应诺。忽见汉班中一个老头儿,曲背弯腰而出,向多尔衮道:“回王爷,芝龙倒不消防得,倒是他的儿子成功,不很好弄。”多尔衮抬头,见是江南降臣钱谦益。因金之俊放了学差,派他暂署着礼部。遂问道:“郑成功不很好弄,你又怎么会知道?”钱谦益道:“微臣在南京时,成功恰在国子监念书,时常瞧见的,长得一副好仪容,明星般的眼珠子,冠玉般的脸蛋儿,又是倜傥,又是孝顺,真是个全齐的孩子。”多尔衮道:“住了,他老子降了,他还倔强,怎么倒说他孝顺呢。

    ”谦益道:“成功原是倭妇翁氏所生。芝龙就抚之后,倭子怕他兵威,送还成功。那时这孩子名字叫森,还只七岁呢,束向望母,常常掩涕。因此亲友没一个不称赞他孝顺。叔父郑鸿逵非常器重他,称之为‘千里驹’。先辈王观光,也向芝龙道:‘此儿英物,非你所及。’成功开笔学习制艺,作洒扫应对进退题文。中有汤武之征诛,一洒扫也,尧舜之揖让,一应对进退也语,塾师也很奇怪他。十五岁考了诸生,岁补一等,食饩。有一个术士,见了他的品貌,大惊道:‘这位相公,骨相非凡,命世雄才,是个奇男子,并不是科甲中人物。’接来芝龙引他见隆武,一见倾心。隆武就抚他背道:‘恨朕无女妻卿,当尽忠吾家,不要忘记了。’遂赐他国姓,赐名成功,封为御营中军都督,仪同驸马都尉、宗人府宗正。后又赐他尚方剑,加封忠孝伯,招讨大将军。现在他不肯降,倒是我朝心腹大患。”

    多尔衮道:“且等他老子来了,再商量罢。”谦益献勤儿讨好,白遭多尔衮这么淡淡一句话,弄得同列倒都抿嘴窃笑,自觉没意思,退了下来。多尔衮又向文程道:“你再替我草一道旨给豪格,问他军事怎么了;广东、福建人家怎么一样办妥了呢?前一道上谕没有发,草好了就一同发了去。”文程先应了一声“是,”然后回道:“朝廷统兵大将,派在外面的,不光是肃王爷一个儿,现在严旨光责肃王爷,在知道的呢。原晓得朝廷至公无私;那起不明理的糊涂种子,保不住又要嚼舌根,说朝廷偏心了。像何腾蛟死,据着湖南顺承郡王勒克德浑攻打了好多时,也没见立什么大功,最好也下一道旨,申斥申斥。”多尔衮摇头道:“不用,勒克德浑我原要派人去调他呢。”过了两日,果然下旨,命定南王孔有德为定南大将军,到湖南去调勒克德浑回来,就叫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同去。却说靖远大将军肃亲王豪格,驻师汉中,正谋进取,忽然接到两道申斥的谕旨,叹道:“这回出兵,我早知道要收拾我性命呢。”不禁滴下泪来。左右忽报平西王进营回事。豪格站起身,三桂已经走了进来,瞧见豪格脸有泪痕,随坐下问道:“王爷为甚伤心?”豪格叹了一口气道:“一言难尽,你瞧了就知道了。”说着,就把两道严旨,递给三桂。三桂瞧过,笑道:“好叫王爷欢喜,我才得着个喜信呢,四川这一块地,看来就在这几天里可以打破了。方才有个贼将叫刘进忠的来投降,说起张献忠大杀蜀人,部将孙可望、李定国、白文选等谏了好多回,都不听,川里头人,没一个不怨恨他。这回他因刘进忠部下都是川人,又想掘个大坑,一古脑儿活埋死。不料这个消息,被管门人知道了,报知进忠,进忠就率领部下到营投降。他说献忠在顺庆金山铺地方,离此一千四百里,日夜趋赶,五天工夫可以赶到,他还情愿做向导呢。擒住献忠,四川不就平定了么。”豪格道:“就算四川平定,也救不了我的命。长白,这个人,总在这两年里头。你不信,往后瞧就是了。”三桂道:“这是什么缵故呢?”豪格停了半晌,叹道:“从来说家丑不可外扬,我还有什么说。”说着,又流下泪来。三桂见他如此,也不敢再往下问,随谈了一回别的事。豪格道:“降将的话,大半总靠得住的。”三桂道:“看来还不致有甚意外。

    ”豪格道:“这么很好,长白你就叫他领了路先走,我随后赶来。咱们偃旗息鼓,偷偷的走,别太招摇了。”正是:

    时方逐鹿,难长儿女之情;

    志欲吞鲸,未短英雄之气。

    当下大小三军,拔营而前。残月晓风,鸡声茅店,途中风景,也不及赏览。这日行到凤凰山,恰恰漫天大雾。豪格勒军登山,流星探马报称献忠高坐府堂,会众饮酒、连斩三探。豪格笑向部下道:“这贼子骄极了,他也料不到咱们这会子会到这里的。”遂令:“吹笳鼓角,满汉各兵,一齐冲杀前进。”

    此令一下,步骑各将,宛如狂飚骤雨。张献忠军没有防备,又蒙着大雾,正不知清兵来了多少,吓得东奔西窜。打仗这件事情,越是拼命,越保住性命;越是逃命,越丧掉性命。张献忠军才一逃,就被清兵左突右冲,杀得个尸山血海。献忠含了一嘴的饭,穿着半臂飞蟒,率同十多圈牙将,仓皇出视。恰碰着章京雅布兰,也是献忠气数已尽,被雅布兰一箭,射中在额上,跌倒在地。众牙将抢救不及,被清兵一阵乱刀剁为肉泥。张献忠部众大半投降。豪格一面派兵,分剿川南、川东、川西、川北,一面飞章到北京报捷。上谕下来,命总兵李国英为四川巡抚,平西王吴三桂留镇汉中,肃亲王豪格凯旋听赏。豪格接过上谕,就把地方事情交割清楚,率着本旗人马,回京复命。说也奇怪,升见这日,豪格还健得生龙活虎相似;赐宴回邸,不知怎样,就得着暴病薨了。京师人言籍籍,都说与多尔衮很有关。说书的生于二百年后,无从查考,不敢妄拟。却说满洲入主中原而后,待到汉臣,总不免奴育隶视。众多降将不堪其辱,因此纷纷奉表永历,举旆归明。广东李成栋、江西金声桓、王得仁、大同姜瓖,先后反抗。又有明朝的旧臣瞿式耜、吕大器、姜曰广互相应和。张献忠余党同了明朝旧将李占春等,分踞川南川东。于是永历帝遂有云贵、两广、江西、湖南、四川七省的地方。郑成功在福建,张名振在浙江,也时常出没攻掠,倒很有中兴的气象。无如人心思汉,天不祚明。经清朝派了几支兵,派都统谭秦为征南大将军,同着都统和洛辉从江宁赴九江,会了耿、尚二王,专攻江西、广东;派郑亲王济尔哈朗,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会了孔有德,专攻湖州、广西;派端重郡王博洛,敬谨郡王尼堪,专攻大同;又叫吴三桂、李国翰分攻陕西一带;洪承畴留镇江宁,经略沿海各地。也不过一二年工夫,早打得落花流水,依旧没结果。李成栋金声桓头,廉颇虽已用赵,子房终难存韩。徒守殷顽,空传汉腊,只落得与白杨衰草,徒供后人凭吊而已。其中就是大同姜瓖,因为逼近京畿,多尔衮曾经亲自出征过。那时忻州、朔州、偏关、宁武、岢风、保德、雁门、代州、繁峙、五台、延安、榆林、河西、洮岷各州县,平阳蒲解潼各关,通通起兵响应。多尔衮兵到大同,也不曾得着便宜。后来经博洛、吴三桂、李国翰、洛硕、阿济格五六路的攻打,才打掉了。于是天下大半又归人大清版图。可怜那永历皇帝东奔西窜,靠着李定国、白文选等几个孤臣,守着些剩水残山,度那悲惨日子。此时清世祖已经亲政,多尔衮、多铎都已薨逝。世祖为人,很是英明,因愤多尔衮摄政时举动僭越,行为荒谬,迹类反叛,下旨追削封号。又念多铎旧勋,敕封其子铎尼为信郡王。又特设议政大臣,以宗室近支各王贝勒贤明有远见者充当。内阁大学士范文程见世祖料理国政,这么精明强干,恐怕究起大婚旧案,自己也有不是,连忙上了一道乞休本章。世祖手诏慰留。到翌日上朝,世祖又当着群臣,着实夸奖了一番,文程才安了心。回到家里,儿子承谟进来请安。文程道:“东南海疆不靖,圣上很是焦心,我想趁这机会,就替你谋一个好缺。”承谟道:

    “儿子在京里很安逸,又何必离家背井。”文程道:“你现在是工部侍郎,能有几多出息?就姜瓖造反那一年,当了三个月粮台差使,过此何曾见你拿过大宗儿银子进来。现在家里头开销,一天大似一天,终不然要我老头儿一个儿支持不成!”承谟道:“老爷教训的何尝不是。只是圣上才亲政,儿子就谋着外任,万一有人参起咱们来,说咱们父子营私植党,可怎样呢?老爷不见洪承畴那么谨慎,上月还有人参他呢!何况咱们!”

    文程见说,只得罢了。承谟又道:“南京才有信来,儿子拆了,里头附着一大卷诗文,大半都是明朝孤臣临终绝命之作。这洪亨老也太不晓事,这种文字,上头知道了,岂不又要生出事故来。”文程道:“在哪里,拿来我瞧。”承谟只得递上。文程先瞧过信,然后瞧那卷子。只见上写道:

    黄道周发自婺源之作:

    火树难开眼,冰城倦着身。

    支天千古事,失路一时人。

    碧血题香草,白发逐钧纶。

    更无遗恨处,搔首为君亲。

    捕虎仍之野,投豺又出关。

    席心如可卷,鹤发久当删。

    怨子不知怨,闲人安得闲。

    乾坤犹半壁,未忍蹈文山。

    诸子收吾骨,青天知我心。

    为谁分板荡,不忍共浮沉。

    鹤怨空山曲,鸡啼中夜阴。

    南阳归路远,恨作卧龙吟。

    为世存名教,非关我一身。

    冠裳天已定,得失事难成。

    姓氏经书外,精神山海滨。

    高悬崖上月,偏照夜行人。

    残棋垂手已难工,又是论人成败中。

    但说丹心无所用,一时张眼念臧洪。

    续经溪口万重山,救尔尚差旬日间。

    自是泰华须破碎,岭云终古不开颜。

    余煌绝命词:

    生为大明之人,死作大明之鬼。

    笑指白云深处,萧然一无所累。

    子房始终为韩,木叔死生为鲁。

    赤松千古成名,黄蘖存心独苦。

    臣年五十有七,回头万事已毕。

    徒惭赤手擎天,惟见白云贯日。

    去夏六月念七,今夏六月初八。

    但严心内春秋,莫问人间花甲。

    手著遗文千卷,尚传副在名山。

    正学焚书亦出,所有心史难删。

    慧业降生人文,此去不留只字。

    惟将子孝臣忠,贻与世间同志。

    张国维绝命词:

    艰难百战戴吾君,拒敌辞唐气励云。

    时去仍为朱氏鬼,精灵长傍孝陵坟。

    傅冠绝命词:

    白发萧萧已数茎,孽冤何必苦相寻。

    拼将一副头颅骨,留取千秋不贰心。

    华允诚绝命词:

    视死如归不可招,孤魂从此赴先朝。

    数茎白发应难没,一片丹心岂易消。

    世杰有灵依海岸,天祥无计挽江潮。

    山河漠漠长留恨,惟有群鸥侔寂寥。

    文程摇头道:“那种人怀了满肚子好文章,只落得如此结果,岂不可怜可叹。只是姜曰广、何腾蛟、瞿式耜,都很有文名的,怎么临死倒又不留只字呢?”承谟道:“姜、何两人,没有瞧着,想来是没有罢。瞿式耜有的,连他临死的事迹都有,很长很长一篇呢。”文程道:“在哪里?你翻给我瞧。”承漠应诺翻出,文程念道:

    顺治七年冬十一月,王师既克广州,遂大举入严关。时明大学士临桂伯瞿式耜留守桂林。闻报檄赵印选,为战守计,不应再促之,则尽室逃。宁远伯王永祚迎降,卫国公胡一青、武陵侯杨国栋、绥宁伯蒲缨、宁武伯马养麟等,驰出小路勒兵,兵自溃,乃皆逃。式耜危坐府中,总兵戚良勋操二骑至,跪而请曰:“公为元老,系国安危,身出危城,尚可号召诸勋,再图恢复。”式耜:“四年忍死留守,其义谓何?我为大臣,不能御敌,以至于此,更何面目见皇上。遣调诸勋乎?人谁不死,但愿死得明白耳。”家人泣请曰:“次公子从海上来,一二日即至。乞忍死须臾,一面诀也。”盖式耜次子元镇间关入粤,时已至永安州矣。式耜挥家人出,曰:“毋乱我心,我重负天子,尚念及儿女邪?”俄总督张同敞自灵川回,入见曰:“事急矣,将奈何?”曰:“封疆之臣,将焉住?子无留守责,曷去诸。”同敞曰:“死则俱死耳!”乃呼酒对饮。四顾茫然,惟一老兵不去。命呼中军徐高至,以敕印付之曰:“完归皇上,勿为敌人所得也。”

    是夜雨不止,城中寂无声。两人张灯相向,黎明有数骑腰刀挟弓矢入。式耜曰:“吾两人待死久矣。”偕之出,见定南王孔有德。有德踞地坐,举手曰:“谁为瞿阁部先生?”式耜曰:“我是也。”顾曰“坐。”式耜曰:“我不惯坐地,城陷求一死耳。”有德曰:“甲申之变,大清国为明复仇,葬祭成礼。今人事如此,天意可知。吾断不杀忠臣,阁部毋自苦。吾掌兵马,阁部掌粮饷,一如前朝事何如?”式耜曰:“我明之大臣,岂与汝供职邪!”有德曰:“我先生后裔,势会所迫,以至今日。阁部何太执?”同敞厉声曰:“汝不过毛文龙家提溺器奴耳!毋辱先圣。”有德怒,自起批其颊,叱左右刀仗交下。式耜叱之曰:“此宫詹张司马,国之大臣,死则同耳,不得无礼。”有德遽命还其衣冠,因曰:“某年二十起兵海上,南面称孤。投诚后,拥旄节,爵名王,公今日降,明日亦然矣。语曰:识时务者为俊杰,清自甲申入中原,五年之间,南北一统,至县县破,至州州亡,天时人事,盖可知矣。公守一城奸天下。屡挫强兵,能已见于天下。不转祸为福,建立非常,空以身膏原野,谁复知之?”式耜曰:“汝为丈夫,既不能尽忠本朝,复不能自起逐鹿。称孤,为人鹰犬,尚得以俊杰时务,欺天下男子邪?昔少康光武,恢复中兴,天时人事,末可知也。本阁部受累天朝大德,位三公兼侯伯,常愿殚精竭力,扫清中原。今大志不就,自痛负国,刀锯鼎镬,百死莫赎。尚何言邪?”有德知不可屈,馆两人于别所,供帐饮食如上宾。臬司王三元,苍梧道彭爌,皆式耜里人,说以百端不应,劝剃发为僧,亦不应。曰:“为僧者,剃发之渐也。”两人日赋诗唱。式耜诗名《浩气吟》,其一曰:

    藉草为茵枕土眠,更长寂寂夜如年。

    苏卿绛节惟思汉,信国丹心只告天。

    九死如始遑惜苦,三生有石只随缘。

    残灯一宣群魔绕,宁识孤臣梦坦然。

    其二曰:

    巳拼薄命付危疆,生死关头岂待商。

    二祖江山人尽掷,四年精血我偏伤。

    羞将颜面寻吾主,剩取忠魂落异乡。

    不有江陵真铁汉,腐儒谁为剖心肠。

    其三曰:

    正襟危坐待天光,两鬓依然劲似霜。

    愿仰须臾阶下鬼,何愁慷慨殿中狂。

    须知榜辱神无变,旋与衣冠语益庄。

    莫笑老夫轻一死,汗青留取姓名香。

    其四曰:

    年年索赋养边臣,曾见登陴有一人。

    上爵满门皆紫绶,荒郊无处不青燐。

    仅存皮骨民堪畏,乐尔妻孥国已贫。

    试问怡堂今在否,孤存留守自捐身。

    其五曰:

    边臣死节亦寻常,恨死犹衔负国伤。

    拥主竟成千古罪,留京翻失一隅疆。

    骂名此日知难免,厉鬼他年讵敢忘。

    幸有颠毛留旦夕,魂兮早赴祖宗旁。

    其六曰:

    拘幽土宣岂偷生,求死无门虑转清。

    劝勉烦君多苦语,痴愚叹我太无情。

    高歌每羡骑箕句,洒泪偏为滴雨声。

    四大久拚同泡影,英雄到底护皇明。

    其七曰:

    岩疆数载尽臣心,坐看神州已陆沈。

    天命岂同人事改,孙谋争及祖功深。

    二陵风雨时来绕,历代衣冠何处寻。

    衰病余生刃俎寄,还欣短鬓尚肃森。

    其八曰:

    年逾六十复奚求,多难频经浑不愁。

    劫运千年弹指去,纲常万古一身留。

    欲坚道力频魔力,何事俘囚学楚囚。

    了却人间生死事,黄冠莫拟故乡游。

    同敞诗曰:

    一日悲歌待此时,成仁取义有谁知?

    衣冠不改生前制,名姓空留死后诗。

    破碎山河休葬骨,颠连君父未舒眉。

    魂兮懒指归乡路,直往诸陵拜旧碑。

    留四十日,求死不获。式耜谓同敞曰:“偷生未决,为苏武邪?李陵邪?人其谓我何。”乃草檄谕焦琏曰:“城中满兵无几,若刭旅直入,孔有德之头,可立致也。”降臣魏元翼,浙人,曾任桂平督粮道,以贫墨为瞿张所劾。至是,布逻卒获其檄,献之有德。十二月十七日丙申,数骑至系所。式耜曰:“乞少缓,待我完绝命词。”援笔书曰:“从容待死与城亡,千古忠臣自主张。三百年来恩泽久,头丝犹带满天香。”肃衣冠南向拜讫,步出门。遇同敞曰:“吾两人多活四十一日,今得死所矣。”同敞出白网巾于怀曰:“服此以见先帝。”行至独秀岩,式耜曰:“吾生平爱山水,愿死于此。”遂同就义。

    同敞尸不仆,首坠地,跃而前者三。顷刻大雷电,雪花如掌,空中震击者亦三。有德股栗,观者靡不泣下。金堡时已为僧,上书有德,请葬忠骸,未报。而吴江义士杨艺,服缞绖,悬楮钱肩背间,叩军门号哭,请殓故主。有德叹曰:“有客若此,不愧忠良矣。”许之。艺抚尸哭曰:“忠魂俨在,知某等殓公乎?”忽张目左右视。艺抚之曰:“次子来见邪?长公失所邪?目犹视,门下士御史姚端叩头曰:“我知师心矣。天子已幸南宁,师徒云集,焦侯无恙。”目始暝,遂具衣冠浅葬两人于风洞山之麓,端与阳羡清凝上人卢墓不去。初式耜知桂林不守,遣其孙中书舍人昌文诣梧州陈状,辞世袭爵,永历帝授昌文翰林院检讨,赐式耜黄钺龙旌,节制公侯伯大小文武,甫撰敕文。而两粤省垣齐陷,昌文走山中,叛将王陈策,挟之至梧州。大学士方以智,时为僧于大雄寺,言于我镇将马蛟麟,曰:“瞿阁部精忠,今古无双,其长孙来,君以德绥之,义声重于天下。”蛟麟厚遇之。魏元翼憾不已,构昌文于有德,将甘心焉。一日,闻铁索铿然,绕室有声,元翼伏地请罪。忽吴语曰:“汝不忠不孝,乃欲杀我孙邪?”七窍流血死。有德尝以事,遣一弁祷于城隍神,恍惚见同敞南面坐,有德大骇,为双忠神位祀之,因厚礼昌文,迁式耜柩而改葬之。清凝上人亦迁同敞枢与夫人合葬焉。

    文程道:“死鬼会这么灵?也真是古怪不过的事。”承谟道:“这种文字,儿子怕的是上头要不依。”欲知文程如何回答,且听下回分解。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朝秘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朝秘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朝秘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