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回 蒋式瑆上疏劾庆王 唐绍仪奉诏议藏约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清朝秘史 120回 蒋式瑆上疏劾庆王 唐绍仪奉诏议藏约
(88106 www.88106.com)    话说除夕这一日,太后绝早起身,先到诸佛跟前拈过香,然后再祭先祖。祭祀完毕,太监入报客至,却是荣寿公主、醇王福晋、洵贝勒福晋、涛贝勒福晋、恭王福晋、庆王福晋、郡主等五十余人,都是入宫行除夕礼的。除夕礼的意思,是在新年之前向太后辞岁呢。诸贵女觐见了太后,各归私室,略事休息。午后两点钟,太后盛服临朝。诸贵女群集朝堂,各依了爵位,排班行礼。由皇后领袖,叩头称颂。太后温颜相答,各赐红缎平金荷包一个,荷包内各贮着金钱。这是满洲旧俗,预备新年之后,叫各人从事储藏,以供雨旸不时之用。</p>

    是晚,举行守岁典礼,音乐大作,嬉笑为欢,由夜达旦,没一个睡觉的。太后同将宫眷双陆为戏。到半夜时光,众太监携进一个大铜盆,满满一盆火炭。太后折取所备的冬青枝叶,掷在火里,众宫眷跟着丢掷,随又加掷松香,这也是博取吉祥的意思。彼时众宫眷除陪侍太后玩双陆外,分为两班,一班做元旦饼,一班剥莲子。因为元旦日,阖宫的人,都不吃饭,都餐着元旦饼呢。天将破晓,太后才回寝宫歇息,众宫眷也各回房装束。</p>

    此时各种水果,都已齐备。那是预早叫太监出去采办的,专为贡献太后庆祝新年之用。天色大明,宫眷们都携了水果,到太后寝宫恭献。那些水果,都寓有庆祝意思,如苹果是祝平安,橄榄是颁永年,莲子是贺福利之类。走入寝宫,见太后已醒,记人贡上水果。太后笑道:“生受你们,愿你们今年各个添福。”又问你们晚上睡过没有。大家都回说没有睡。太后道:</p>

    “大除夕原该不睡才是。我原也不要睡,不过略略休息。不意年纪大了,精神不济,竟然蒙陇睡去。”说着,早起身下床,太监过来替她梳头。众宫眷俟她梳好了头,才向她行礼,庆祝新年。又到皇帝皇后那里行过礼,才随了太后听戏。这日,太后非常高兴,听罢了戏,又叫众太监取进乐器,大敲年锣鼓。太后又亲自唱歌,宫眷太监,无不附和。只德宗一个儿面现戚容,毫无喜色。因此宫监等背后议论,说他长了一岁,愈益傻了,不知他伤心人别有怀抱呢。初二这日,太后绝早至朝堂祀财神,众宫眷均陪侍行礼。</p>

    从元旦到元宵,宫里头除了玩牌掷骰之外,一无所事。不过正月初十,是皇后千秋,除了太后、皇帝,众人都向皇后祝寿。元宵这一夜,宫中各处都悬上花灯。只见颐和园中,香烟缭绕,花影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繁华热闹,富贵风流。各宫的太监,又各争奇斗巧,制出各种绢灯,如狮子灯、龙灯、虎灯、麒麟灯、兔子灯、马灯、凤凰灯、锦鸡灯、仙鹤灯以及各式花灯之类,都穿着五彩衣,掮灯串舞,分行成字,凡数十变。有“太平万岁”、“万寿无疆”诸字,用黄绫册子书成字样,陈在御案之上,以供太后御览。后人有诗赞道:百宝华灯密炬红,太平万岁字当中。</p>

    换衣试作回身舞,可似幽州浑脱工。</p>

    花灯之后,又到迎春堂看烟火。烟火放出,是历史中的各种故事,各式风景,以及葡萄紫藤等花形。种种幻状,极为可观,并于此时燃放爆竹数万。太后很为高兴,诸宫眷无不和兴,一时欢声雷动。这放烟火,乾隆年间,原定于燕九日,在圆明园“山高水长”殿内举行的。所以后人有诗叹道:寂寞山高与水长,银花火树不成行。</p>

    迎春别启新堂宇,燕九年年乐未央。</p>

    元宵既过,太后一如平日,依旧临朝理事。不意有一个不知趣的御史,姓蒋,名式瑆,上了一个参折,参的是军机领袖庆亲王。所参款子很利害,什么招权纳贿,鬻爵卖官,该亲王存放汇丰银行私款,已有数百万之巨,请即派员查办等语。原来庆亲王奕劻,自做了军机领袖大臣之后,北京大小官员,没一个不奔走他的门路。官吏入邸求见的,总要先纳了门包,司阍的才肯替他通报。所以庆邸司阍的,倒也发了十多万的财。并且王府里从老福晋起,没一个不是要钱的。有一个京员以一万金庄票贿庆王爷,庆王许他调与优差。</p>

    该票已送入府中,经老福晋收下了。一日,庆王向京员索款,那京员回说已经送入府中。庆王怒道:“这差事,你也去找府里要?”那京员唬极,长跪请罪。庆王道:“这款你全送她用,难道我就不用了?”那京员大悟,再送了一万金,明儿公事就到手了。庆王为了这一桩事,很不直老福晋所为。一日,向老福晋道:“外面都说咱们府里要钱,要是这样胡闹,国家大事,如何能办?”老福晋蹙然道:“瞧现在的局面,若不积下些钱,将来如何是好?”庆王顿足道:“你好糊涂!将来大局如果不好,咱们不比平常百姓,难道有钱就会好了不成?”老福晋愤然道:“我只知道有钱就好,不管什么大局好不好?我不糊涂,你才糊涂!我不胡闹,你才胡闹!”庆王竟然奈何她不得。</p>

    这日,庆王正在内室,跟几位侧福晋麻雀消遣,忽报李总管到。庆王忙着出迎,见李总管已笑着进来。请过安,庆王道:“总管倒有暇到这里来坐坐!”李总管道:“奴才一来是请请王爷福晋安。二来有一件事要回王爷。”庆王忙问何事?李总管道:“今儿老佛爷瞧见一个折子,恼得了不得。奴才探得这一个折子,很关系着王爷。”庆王道:“参了我不成?是谁呢?</p>

    ”李总管道:“甚么款子,奴才也不很仔细。不过知道动折的那个御史,姓蒋,名叫式瑆。”庆王沉吟道:“蒋式瑆,是谁呢?不记得了。”李总管道:“这种卑官小职,王爷自然是不认得。”庆王道:“奇怪很了!人都不认得,跟我有什么冤仇,竟然动折参我?”李总管道:“这种没道理的书呆子,哪里配讲恩仇?他不过要借着王爷,轰出他自己的名儿呢!必是穷的要饿死,他想在家饿着也是死,冒犯了王爷,也不过是个死,才敢这么干的呢。”庆王道:“我是最好客的,要是好好的跟我商量,周济他一百二百银子,倒也不算什么。越是这个样子,我越要跟他斗一斗气呢。”李总管道:“依奴才主见,这种狗一般的人,王爷也不犯着为他呕气。”谈了一回,李总管起身兴辞。庆王托他太后跟前,疏通疏通,又托他探听参折的底子。次日,李总管又来,送到抄录的参折底子。庆王阅过,沉吟半晌,想了一个办法。当下就入宫见太后,自请查办。太后温言慰谕,随把蒋式瑆传旨申饬,并着回原衙门行走。清制,传旨申饬的事,京官由太监宣旨,外官由督抚代宣。太监得着此差,却是秀好的美差。被申饬的人,须预先纳贿,宣旨时光,才得免詈。不然,太监叫他跪聆宣令,随即破口辱詈,状至不堪。现在蒋式瑆是个穷翰林,奉了传旨申饬的谕,哪里有钱行贿?这日,奉派的王太监,又是李总管心腹人。李总管嘱咐道:“这蒋式瑆是庆王爷最恨不过的人,今儿传旨,别到他家去,到都察院衙门去,当了众人的面,狠狠羞辱他一场。”王太监应诺,随到都察院,派人去传蒋御史。</p>

    众人与王太监应酬,王太监仰着脸,不大理人。一时蒋御史到,王太监摆出钦差架子,喝道:“有旨申饬蒋式瑆,蒋式瑆跪下听宣!”蒋式瑆跪下,王太监顿足大骂道:“混帐忘八蛋,不知抬举,干出这种乱子来。你们姓蒋的原都不是好人,出到蒋式瑆这忘八更要坏。坏透的忘八,滚下去!”蒋式瑆叩头起身,面无人色。王太监骂够了,扬长自去。蒋式瑆向众御史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初不料国家有此恶例!”众人见他如此,未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倒都替他惋惜。蒋式瑆遵着圣旨,自回原衙门去了。</p>

    此时俄日战争消息,愈益紧急,无论宫廷衙署,谈的无非是辽阳战事。一日,忽报日本东乡司令官,率领战舰数艘,水雷艇数艘,护着木质废舰五艘,是天津丸、武信丸、报国丸、武扬丸、仁川丸,满载了砖石,齐向旅顺进发,要塞断旅顺港口,把数十艘巍巍俄舰,闭置在港里呢。不意被守炮台俄将知道,连发巨炮,把废船悉数击沉。又报俄日两军,在鸭绿江地方大战,俄兵打了个大败仗,九连城、凤凰城都被日军占据了。不多几时,又得着日军在奉天大孤山上陆占据金州的惊信。太后异常忧懑,每日率了宫眷,在佛前祈祷。德菱依旧逐日把西报中战电,译呈太后。</p>

    这日,恰见报上载有新闻一则,是康有为已由巴达维亚行抵新加坡的事。德菱只道这一段新闻,太后必然注意的,一并译出。不意太后见了,勃然大怒。德菱很是惶惧,太后道:“你不要怕,我又不是恼你!你方才译出的康有为,实是扰乱中国的罪魁祸首。皇帝没有遇见康逆时光,列祖列宗的遗训,遵守得非常谨慎。自从引进了康逆,遂发念要变法了,并且还要汲引耶稣教于中国。你想罢,耶稣教是没祖宗的。他眼珠子里,既没了祖宗,哪里再会有娘?彼时康逆曾调唆皇帝,叫把军队围困颐和园,把我幽在里头,他们好把各种新政放胆做去。亏得荣禄、袁世凯都很忠心,早早报信于我,才得破他的计划。我那时气的什么儿是的,忙赶到禁城,询问皇帝。皇帝自知错了,求我再行垂帘。没奈何,劳碌到如今。我再懂不出那外国政府,为甚定要保护中国的国事犯,不许咱们惩治自己臣庶呢?”德菱见太后烦恼,只得把别事来劝解。此时日军愈战愈近,大石桥,营口,牛庄,析木城,海城等地方,都被日军占据。太后惕于外祸,竭力举办了几桩新政。一桩是颁行商律的公司律,一桩是裁撤粤海、淮安两关监督,所遗政事,即着总督兼管。云南、湖北两巡抚,也被裁去。又命铁良往江苏等省查勘财政武备事宜。准直督袁公之奏,试办直隶公债票。准江监端方、御史周树模之奏,裁去漕运总督,改为江淮巡抚。设立得没有几个月,又裁撤了改为江北提督。又特设八省膏捐总局,派柯逢时管理八省土膏统捐事宜。派商约大臣吕海寰与葡使白朗谷续定中葡商约二十款。又因光绪十六年,中英订立的藏印条约八款,十九年,通商、游牧、交涉三款,议订了九条,并续款三条,为了藏人争执,久末照行。上年,英将荣赫鹏带兵入藏。本年六月里,杀到拉萨,达赖喇嘛逃了库伦去,英人与番众立约十款。朝廷为西藏是中国属地,力阻画押,特派唐绍仪从印度入藏查办。查办完毕,就与英国所派全权大臣,将条约酌量改订。</p>

    这年冬底,俄国旅顺守将因援绝粮尽,降了日本。奉天省城,也被日兵所占。波罗的海舰队,又在日本海里,被日本海军歼灭了个尽。俄国到此地步,也只好派员议和了。不意俄日两国在美国朴茨茅斯城议和之后,竟然勾起中国一个立宪大问题来。为了这个立宪大问题,扰的上下沸腾,江翻海倒,竟把大清朝列祖列宗沐雨栉风力征经营的锦绣江山,就此丧掉。有分教:假立宪引起真共和,革命军产出新中国。欲知端的,且待下回书中,再行讲演。</p>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朝秘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朝秘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朝秘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