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福星姜宓 第一百二十九章 崔氏搬迁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恃运而娇第一章 福星姜宓 第一百二十九章 崔氏搬迁
(88106 www.88106.com)    姜宓进舱后,在自己昨晚睡的那一个角落重新躺下。

    黑暗中,她的呼吸细细,姜宓转过头透过窗口看向外面的夜空,直觉得繁星无数,而每一颗都遥远得让人荒凉。

    就在她眨了眨眼,慢慢眨去眼中的晶莹时,黑暗中,陈三小小的声音传来,“徐二,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可惜了崔公子带来的美酒,都让那些粗人给喝光了。”

    姜宓小声道:“我不喝酒的。”

    陈三囔囔一句,姜宓也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就在她再次神游方外时,陈三再次小声说道:“对了,那崔公子到了不久,他那些手下便拿了一张少年的画像到处问人。还别说,我隐约觉得那画像中的少年有点眼熟呢。”

    少年的画像?

    猛然的,姜宓咬紧了唇,她记起来了,以博陵崔氏的人脉,肯定是能查出她当日是以什么面目脱身的!

    转眼,姜宓又暗暗忖道:那时我不想打草惊蛇,只匆匆购置了几样最简单的易容物。不过今天我已经买了一味更好的,明天我可以适当遮掩一下。

    刚想到这里,姜宓又头痛起来:同伴们都熟悉了她的模样,这个关口上她改变容颜,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于是,姜宓愁得越发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也许是她翻动的声音惊动了舱中的另外两个,邵小子含着睡意的嘟囔声传来,“徐二,你折腾了一天就不累吗?”

    姜宓立马停止了翻动。

    岂料,邵小子的瞌睡这时也醒了,他又转向陈三。迷糊问道:“陈三,今天听你和曾四用蜀语说话,你们是蜀人?”

    陈三是蜀人?姜宓也竖起了耳朵。

    听到邵小子的询问,陈三“恩”了一声,他干脆回道:“我舅舅是蜀国大官,我小的时候还在成都住过两年呢。”

    邵小子一下子好奇起来,“你舅舅是蜀国大官?什么样的大官?”

    陈三说道:“他是蜀国的户部尚书。”

    蜀国的户部尚书?那不是王城吗?姜宓心下一惊。想道: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有想到在离成都这么远的地方。都能碰到王伯伯的亲戚。

    邵小子哧了一声,道:“你小子有那么一个有权势的亲戚,自己居然混成这样!”

    “你懂什么?”陈三没好气地回道:“蜀地虽好。可太偏安一隅,呆久了人也就成了废物。我舅舅是个有眼光的人,他把我表哥都派出来了,说不定这次我们去了后周还能与他见面呢。”

    姜宓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她细声细气地问道:“你表哥叫什么名字?”

    邵小子心粗。陈三也似乎没有多想,他很干脆地回道:“我表哥叫王珲,他可聪明着呢。”

    就在这时,曾四翻了一个身。没好气地喝道:“睡觉睡觉!这么晚了聊什么聊!”

    于是,三人不敢说话了,一个个翻来覆去一阵。终于在夜色深浓时渐渐睡着。

    ……

    崔子轩起得很早。

    东边的天空刚刚浮起一缕晨光,他便起塌了。按习惯他在甲板上舞了一会剑。便收了势。

    众护卫早就习惯了他的作息,这时已在甲板上摆好了榻几和两样清淡的粥。

    崔子轩慢慢举着剑,他对着晨光凝视着剑锋上流转的寒光,一动不动。

    许久后,崔子轩回头问道:“画像呢?”

    一个护卫连忙走出,低头应道:“在属下这里。”

    “多画几份,天一亮就挨个询问!”

    那护卫一怔,他抬头看向崔子轩,片刻后,他低声说道:“公子这是?”

    崔子轩蹙了蹙眉,他摇头说道:“我也说不出。你们照做吧。”

    “是。”

    崔子轩这才还剑入鞘,走到榻旁坐下。

    凌晨的时候,万籁俱静,天地皆黑,只有东方那一线晨光带来让人惊艳的希望,崔子轩每次都是百看不厌。

    看着看着,他走到几前画起画来,不一会功夫,一男一女相互依偎着看日出的画像便出现在他笔端。画中的女子,自然还是姜宓。

    崔子轩低头看着画中姜宓那温婉的眉眼,他修饰干净的指甲轻轻划过,良久后,他眼中的思念被怒意取代,刷的一声,那副画被他一扔,轻飘飘掉入不远处的火盆燃烧起来。

    清晨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崔子轩才看了一卷书简,外面的河道上便是喧哗阵阵。不一会功夫,一个护卫冲了进来,兴奋地叫道:“公子,运河解禁了,杭州城的城门也开了!”

    崔子轩还来不及说话,同样得到消息的河滩上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这欢呼声太响亮,转眼便惊醒了那些兀自沉睡的人,而那些睡醒的人一听到这个好消息,也跟着欢呼起来。

    崔子轩站了起来,他转头看向杭州城的方向,命令道:“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进城面见吴越国主!”

    “是!”

    ……

    姜宓因昨晚没有睡好,她醒得最迟,当她睁眼时,河道上所有的船只都扬起了风帆,无数个车队也把货物重新装了车,视野所到之处,都是一片忙碌喧哗的影像。

    就在这时,舱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曾四冲了进来。看到姜宓,他高兴地叫道:“徐二你醒了?赵大哥说了,今天我们就可以在杭州城过夜,你快点洗漱了来吃早餐。”

    姜宓叫住转身离开的曾四,问道:“那崔公子也与我们一道用早餐吗?”

    “崔公子?他已经提前一步前往杭州城了。”

    姜宓连忙应道:“我知道了。”

    嘴里说着知道了,她这一次洗漱用的时间还特别长。

    外面太阳挂上树梢时,赵氏兄弟和各位汉子正在大口大口地吃着胡饼包肉。

    就在这个时候,姜宓过来了。

    猛一看到姜宓,赵匡胤呛了一下。

    因赵匡胤向来沉稳。看到他失态,众汉子都是一惊,他们齐齐转头看去。

    这一回头,姓牛的汉子奇道:“咦,这是哪里来的小白脸儿?怪面熟的!”

    他的声音一落,为人精明的赵匡义已经失声叫道:“徐二?”

    姜宓双手绞着衣角,双眼水汪汪像害怕遗弃的猫狗一样瞅着众人。她嚅嚅说道:“这外面兵荒马乱的。我前阵子在脸上涂了一点东西。”

    姜宓因为身高不高,眼睛又总是水汪汪的,所以她这次明明把眉毛加粗。用阴影把鼻梁画高,把下巴加阔,可整个人还是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白嫩小少年样,软软萌萌的使得牛姓汉子这样心粗的人看了都想搓她一把。

    赵匡义听到姜宓解释。笑嘻嘻地问道:“这么说来,现在这副模样就是徐二你的真面目了?”

    他还要再说什么。一侧,赵匡胤咳嗽一声,说道:“行了,吃饭吧。”

    “哦哦哦。”众汉子听了。果然一个个转过头来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吃饭。

    这些人这么淡定,有点不符合姜宓的想象,她眨了眨眼。傻呼呼地看向赵匡胤。

    赵匡胤瞟了她一眼,伸手朝她挥了挥。见到姜宓屁颠屁颠地过来了,他顺手拿起一个胡饼塞到她手里,命令道:“吃!”

    于是,姜宓稀里糊涂地吃起早餐来。

    姜宓却不知道,她易容了这么重大的事,之所以一点也没有让这些汉子反感。那是因为她这个人从里到处都写着“无害”两字。一个无害的小家伙做了点遮遮掩掩的事,在这种朝不保夕的时代,众汉子没有兴趣去追根究底!

    吃过早餐后,赵氏兄弟让众人收拾包袱,然后上了前往杭州的官道。

    杭州城很近,一行人走了不到半天就进城了。

    因崔子轩早到,他这人又事无巨细地张罗惯了。所以众人几乎刚进杭州城,便被一众崔子轩安排的护卫领着进了一处官邸,再然后,赵氏兄弟也向吴越国主提交国书去了。

    大伙都在忙碌,就姜宓和邵小子两个有点空闲。于是,赵匡胤发话了,他让人把姜宓带到一处废旧的藏书楼。说是后周国主柴荣交待过,到了吴越后,只要吴越人同意,能换多少书简就换多少书简回去。而这处藏书楼里的书简,就是吴越国主允许他们带回后周的。

    按赵匡胤的意思,他让姜宓能整理多少便是多少,心里有数后也好分门别类的装车。当然,这件事完全可以到了后周再让人做,赵匡胤这样安排,就是想让姜宓打发时间。

    很快的,姜宓便明白了赵匡胤让她忙碌的原因了。原来,在崔子轩和赵氏兄弟先后向吴越国主递交了国书后,几天后,吴越国主便同意了博陵崔氏一族举族搬迁的要求。也就是说,赵氏兄弟安排在长江对岸的五千士卒,介时将一起护送博陵崔氏一路北行,直至抵达后周的都城汴梁。

    举族搬迁那可是大事,虽然博陵崔氏的族人早已分散,可光是那些器物财产之类的运送,便不知会引来多少虎狼。这也难怪柴荣会特意让赵氏兄弟带兵前来护送了。

    当然,博陵崔氏的离开,对吴越国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可要做的手脚他们前阵子已经做过了,到了现在他们是想挡也挡不住了。

    据赵匡胤估计,博陵崔氏家大业大,要动身上路少说也得三个月后,所以他安排姜宓做点事来打发时间。

    明白了这些后,姜宓便在旧书楼忙活起来。赵匡胤的意思是让她随便忙忙,可姜宓自来最喜书籍,看到这么多书简卷宗的她哪里闲得住?

    翻开一卷帛书,咦,这是一卷地理志,是汴梁城的。

    姜宓翻着翻着,发现这些旧书中有很多都是地理志和一些山川形势图。不过这些帛书不但积了厚厚的灰尘,有一些还被虫蛀得不成样了。

    姜宓这一忙活,便是整整三个月。三个月里,她看累了书简便跟着邵小子等人学骑马,骑马骑累了又回来整理书简。

    终于,在三个月过去,她把藏书楼里的书简大约看了十分之一,也终于学会了骑马后,博陵崔队的队伍到了,他们要出发了!

    ……

    十天后,浩浩荡荡的车队,终于渡过长江与赵匡胤的五千兵马成功会合,开始朝着北方前进。

    从杭州到汴梁,中间隔着关山千万重!

    刚渡完河,崔子轩便勒着马绳朝着河的南岸望着,久久不愿意离去。

    一个护卫来到他身后,在那里轻声劝道:“郎君,我们总有一天还会回来!”

    几乎是他的声音刚落,崔子轩那含着哽咽的声音便从咽喉中挤出,“我这一走,她就算知道怕了,后悔了,也找我不着了……”

    众护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崔子轩,一时不敢再看,他们齐刷刷低下头来,任由一人一骑在河边徘徊不往。

    也不知过了多久,崔子轩才猛然转头,他狠命地抽着马,转眼间便卷起了一道烟尘,远远地冲向了队伍前列!

    ……

    转眼,傍晚到了,队伍开始扎营了。

    赵匡义回头看了一眼,奇道:“这崔子轩在干嘛?天都快黑了他还带着队伍去长江边做什么?不会是有什么东西丢下了忘记带来了吧?可是又不对啊……”

    他还在那里猜测,赵匡胤已大步走来,他的身后跟着牛哥等几个将领。

    几人围着火堆团团跪坐好后,赵匡胤打开一份卷宗,严肃说道:“这是我们此行要经过的几处要道口。这次博陵崔氏搬家一事非常重大,我们得防着那几个国家联起手来伏击。”

    赵匡胤一开口,在场的人都严肃起来。赵匡义伸手拿过那份卷宗,看了一眼,他失望地说道:“咦?怎么就几个干巴巴的地名?这样叫人怎么防备?”

    赵匡胤叹了一口气,说道:“能这几个地名还是问了不少行商才知道的。这又不是盛唐,哪里还找得到地形图?”

    他说着说着,那一边,姜宓和邵小子四人正充当着婢仆的角色,端着一托盆一托盆的酒肉走了过来。自然,这些吃食都是博陵崔氏提供的。

    对于他们,赵氏兄弟并没有防备,在酒肉香味飘近时,赵匡胤拿起树枝在泥土上画了几道,嘴里说道:“前面五十里处便有一道关隘,以前经常被山贼们用来伏击商队。这处地方已经侦查过了,它的地形是这个样子……”就在赵匡胤严肃地说着,几个汉子都围着他认真倾听时,姜宓等人也到了身后。(未完待续。)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恃运而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恃运而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恃运而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